[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杜导斌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杜导斌文集]->[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一: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杜导斌文集
·CCTV的潇洒是人民的痛
·F4与王小波、昆德拉、博尔赫斯、马拉多纳
·黄喝楼主的自述
· 老蛋兄好——转帖《穷国的浪费与富国的节俭》
·Great ! “战略影响办”的倒闭
·攀着神的肩膀
法律文书
·两点意见─二审法庭辩护和陈述
·杜导斌的上诉状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一)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二)
·我(给刑事申诉书)的三点补充意见(三之三
·是“被沾光”,还是“沾光”?
·(杜导斌)刑事裁定书──〔2004〕鄂刑二终字第153号——
·要求撤销二审裁定的第二次刑事申诉书
·杜导斌诉应城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案辩护词
杜导斌的狱中日记
·黄喝楼主:狱中日记
·狱中日记(续)
·狱中日记(续二)
·狱中日记(续三)
·狱中日记(续四)
·狱中日记(续五)
·狱中日记(续六)
·狱中日记(续七)
·狱中日记(续八)
·狱中日记(续九)
·狱中日记(续十一)
·狱中日记(续十二)
2005年文章
·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刘路《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序
·致诗人蒋品超
·声援文章之十八:任不寐:国家,住手!——抗议有关当局逮捕作家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九:王丹:抓作家求稳定──南辕北辙
·声援文章之二十:王力雄从杜导斌被捕谈中国出路
·声援文章之二十一:王怡:2003年网络舆论的价值
·声援文章之二十二: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杜导斌被捕而作
杜导斌因言获罪的二十六篇文章
·因言获罪文章之一:论颠覆政府是合法的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坚持党的领导”意味著什麽?
·因言获罪文章之三:警惕、预防和抵制中国网路的“23条”立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四:中南山下,活死人墓
·因言获罪文章之五:民运回国有安全通道
·因言获罪文章之六:人大代表的素质问题是个僞问题
·因言获罪文章之七:行动起来,保卫香港!
·因言获罪文章之八:支援23条是卖港主义卖国主义
·因言获罪文章之九:祝贺《民主论坛》四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中共的全面褪色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一: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二:谁是恐怖份子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三:到底谁的心中有鬼?钱其琛?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四:是西西弗斯 也是愚公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五:[百问正义]论坛设坛人语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六:关闭中宣部后会怎么样?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七:今日国内诸子应回头向杨度学习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八:良心不许我再沉默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九:论学习江氏思想与学做强盗关系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中宣部的纪律大于宪法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一:为台湾介入大陆民主进程叫好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二:一个大陆底层知识者的“六.四”十三周年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三:国家越糟 法网越密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四:请朋友们为香港的自由出一把力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五:解读中国官民关系不正常
·因言获罪文章之二十六: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
杜导斌案的声援文章
·声援文章之一: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二:国际笔会强烈关注杜导斌案
·声援文章之三:就杜导斌案转发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紧急行动通报的呼吁书
·声援文章之四: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作家杜导斌被拘捕的声明
·声援文章之五:保障言论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50人声明(更新版,有改动)
·声援文章之六: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附最新签名)
·声援文章之八:【专访】丁子霖评杜导斌事件:自由靠自己争取
·声援文章之七:【专访】刘晓波由杜导斌被捕谈法轮功问题
·声援文章之九:【专访】甘冒风险愿作杜导斌律师的李建强
·声援文章之十: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就中国警方拘捕网络作家杜导斌等人致胡锦涛公开信
·声援文章之十一:大纪元专访鲍彤谈杜导斌以言入罪事件
·声援文章之十二:刘晓波: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三:刘晓波:“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声援杜导斌
·声援文章之十四:刘晓波:声援杜导斌的茅于轼先生
·声援文章之十五:刘晓波:不得不「从宽」的文字狱
2007年文章
·敦促全国人大法工委履行职责
·请求对《刑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进行宪法解释
·我所失去的只是做奴才的机会与资格——杜导斌致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受奖答谢词
·吉炳轩有双释伽牟尼的手?
·公安禁止我离境是违法行政
·我们需要杰伊我们需要卢武弦—— 刘路《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序
·我被从老家绑回应城市的经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因言获罪文章之十一: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20021023a_杜导斌_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2002.10.23 a

   宪政的道理在书中,宪政的道路在脚下

   杜导斌

   听到楼梯响,何时人下来?围绕宪政的讨论已经历时两个多月,这个

   期间,我常常想起屠格涅夫的《罗亭》。

   我不想嘲笑和挖苦谁。对坚信宪政可以通过“制度安排”以实现的人

   们,其善良的居心令人尊敬。类比只用于论证行动的意义和价值。我

   认为,宪政的制度性研讨所讨论的是到了隧道那头我们将怎么办。本

   文着眼点却是如何避免停留并设法更快地走出黑暗的隧道。

   滔滔不绝是罗亭们的最大长处

   罗亭的出现,使17岁的富家少女娜达丽亚心荡神驰。与娜达丽亚激情

   对话时的罗亭有许多“秀”。他“突然把他那狮鬣般的头发向后一

   掠”,又说了:“我应该行动起来。我不应该埋没我的才能,假如我

   多少还有点才能的话;我不应该尽说空话,把我的精力尽浪费在空洞

   的谈话,浪费在毫无用处的空话上头……”。接下来,罗亭的话“象

   川流般地倾泻出来。他美丽地、热情地、令人信服地谈论着,谈到怯

   懦和懒散的可耻,行动的必要。他把自己痛责了一通,并论证道,还

   没有动手做事以前就先发一番议论,是有害无益的”。

   深处偏僻乡村的闺中、受过良好教育、个性单纯、感情丰富而热烈、

   满怀着为某个不确定的崇高理想不惜献身的少女怎能不情动于衷?没

   几个回合,娜达丽亚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两个多月前还是陌生的

   中年男子。她决心把自己的未来交付给这个看来注定要“做个有用的

   人”(肩负起莫名的伟大使命的人?),尽管他对她还只是芬芳的薄

   雾,只是轻纱般笼罩的夜色。不顾母亲强烈反对,不顾一切,纯真的

   少女已经决定了。在一个露水沾湿芳草的清晨,娜达丽亚踏着湿漉漉

   的小径,急急地向他奔来。

   临阵逃避是罗亭们的真本事

   口水战中所向披靡、超凡出圣的罗亭先生怎么样呢?刹那之间,理想

   的巨人罗亭的“自由的人格”消逝了。他没有不顾一切地迎接这个

   “纯洁的、热诚的灵魂”,根本没有勇气站起来迎接这份理想的爱

   情。此时此刻,他心里占据主导的是担心,担心因此而失去的东西:

   美食、沙龙中清谈客的地位、集中于身上的目光。开始他还心存幻

   想,幻想贵妇人也许会看在他的才华的份上,主动把小姐“玉成”于

   自己。当这种可能性破灭后,当得知沙龙的女主人绝对不能容忍他觊

   觎娜达丽亚后,罗亭的解决办法便只有悲伤地呼喊,“为什么咱们是

   这么不幸!……您问我,娜达丽亚.阿列克舍耶夫娜,我打算怎么

   办?我的头在打旋了──我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我只是感到我的不

   幸……我真奇怪您怎么还能这么镇静!”

   接下来的一段对话更是堪称经典。

   娜达丽亚告诉了罗亭自己爱他。罗亭将自己的头紧紧抱在手里──而

   不是把娜达丽亚抱在怀里。“德米特里.尼古拉耶维奇!”娜达丽亚

   说道:“咱们把时间白白浪费掉了。请记住,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

   您。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哭,也不是为了诉苦的──您瞧,我并没有

   哭──我是来找您拿主意的。”

   “我有什么主意可以拿给您呢,娜达丽亚.阿列克舍耶夫娜?”

   “有什么主意?您是个男人;我已经信任了您,我还要信任您到底。

   请告诉我,您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怎么办?您妈妈,多一半,会把我撵出去的。”

   “也许。昨天她已经向我宣布,要我跟您断绝关系……但是您还没有

   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您看,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咱们怎么办?”罗亭回答,“当然,只有屈服。”

   今天中国重见罗亭困境

   毫无疑问,13年前那个夏天的价值不在于“说”,而在于“做”。那

   次的意义不可轻估。它不是象现在某些不明事理的人所讲那样“延缓

   了专制的寿命”,而是从根本上动摇了专制大厦的基础。但是现在,

   对这个“做”,某些失去方向和目标感的“精英”们,迷惘在言说与

   行动之间,却似乎又回到了罗亭的困境。尽管如今纯粹的“书本宪政

   主义者”已不多见,人们大多已经进化成了“实用宪政主义者”,或

   者起码也是“文化(启蒙)宪政主义者”──十足的“头巾气”已很

   “珍稀动物”了,罗亭那么样的可怜兮兮更加少见。向公众开放的宪

   政探讨,对于“在精英和群众之间对民主的含义和好处达成共识”功

   不可没。然而,要避免停留并设法更快地走出黑暗的隧道,仅仅停留

   在“共识”上是远远不足的,民主和宪政不可能活跃在文本上,必须

   化为行动才有实在的意义。

   如何打开理论与行动间的链接呢?我认为当前有四个工作十分急迫:

   要重新界定“合法斗争”与“非法斗争”

   什么是合法?合法并不是以北京所定义的“恶法”为法,更不能在

   《行政诉讼法》、《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等这样的部门“恶

   法”面前止步。一切“恶法”都是斗争的对象,而不是遵守的对象。

   如果什么都奉这些“恶法”为圭臬,我们只能钻进“四项基本原则”

   的彀中。这即是说,斗争的范围不能自我限定在“守法”的层面上,

   而应该果断地进入质疑“该不该守这个法”的层面。那么什么是合法

   呢?我提供的答案是:合乎联合国两个人权公约的一切斗争手段即为

   合法。这样定义不是唱高调,不是不尊重“中国的国情”。

   以国际公法为“法”有什么意义

   把行为直接与国际法挂钩至少有三个好处:其一,两个人权公约是国

   际公认的“正义程序”,按这个程序办事,并不会导致过激。相反,

   它可以使镇压者师出无名,陷入有力无处使的窘境;其二,可以使我

   们避免无所作为的尴尬,有利于赢得公众的理解和拥护,使民众看到

   努力的希望和方向;其三,有利于在国际上争取支持和声援。争取国

   际上的帮助并非卖国。孙中山和早期的共产党都有这页历史。这个合

   法还包涵一个意思,要最大限度地借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其

   它法律所留下的有限空间。这叫作隔物传功,又叫做借锺馗打鬼。什

   么是非法?违反国际公认的底线,采取恐怖的暴力的手段,即为非

   法。

   以国际公法为“法”还有个现实作用

   这个界定有着现实意义。1989年后,民情随着权力棒转圈,社会上有

   种舆论,把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都给否定了,都讥讽为激

   进,视为禁区,视为“爱闹事的人”才做的傻事。这种观念有必要纠

   正。现在人们几乎一致公认,暴风骤雨式的革命破坏力太大。不革

   命,还有没有达到革命效果的道路可走?上个世纪最有名的非暴力运

   动的创始人圣雄甘地和马丁.路德.金博士,都把集会、游行、示威

   当作达到目标的最有效途径,都采取过大规模的以和平方式出现的集

   会、游行、示威。两个国际公约认可的文明斗争手段,是我们的天赋

   人权。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观念要回过头去与“国际惯例”接轨。

   明确无误地确定民运斗争的对象

   抛开文化意义上的不谈,现实中为争取民主宪政要斗争的对象,主要

   有三种:恶法的恶执行者、恶法的恶立法者、恶法的恶条款。三者不

   可偏废。宪政研讨,是针对改良“恶法的恶条款”而建构“善法”。

   这方面,现在的学人作得卓有成效。但对于“恶法的恶执行者”和

   “恶法的恶立法者”,学人往往就无能为力。这种斗争要借助于民众

   的力量。拉封丹说,力量造就权力。宪法要发生权力效能,必须具有

   行动的能力,也就是要有权力,就必须掌握力量。在文明社会里,这

   个力量不是军阀,不是枪杆子,而是社会法团。台湾民主运动的老将

   洪哲胜博士创新了一个“民主运动的场论”。他所讲的“场”,主要

   指称“诸葛亮舌战群儒”之“场”、启蒙之“场”。我认为有必要把

   这个理论进行扩大化应用。象农民请愿、工人罢工、学生罢课、贪官

   激起民愤、重大安全死人事故等事件也是民主运动的“场”。不要看

   轻这些偶发性事件的价值。很多历史都是由一些重大的突发事件改写

   的。工人农民的有组织事件,表面看来很孤立,只是针对“恶法的恶

   执行者”的斗争。其实,这正是底层民众组成法团参与社会博弈的预

   演,如果能够加以引导,使它在非暴力抗争的道路上良性发展,进而

   演绎成全国性事件,现实意义和长远意义都将非同小可。

   汇集一切能汇集的力量争取言论自由

   让更多人明白民主、自由的价值,特别是军队和底层容易被专制宣传

   蒙蔽的人士,促使他们大范围的觉醒,可以有力地挖走专制力量赖以

   存身的土壤。这次对《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的抗议,可说是深

   得人心;发起后短短几天内,签名支持和参加的人数超过了200人。

   从签名者的分布来看,除西藏、内蒙等少数省份外,签名者遍及全国

   各地。抗议活动的价值并不在于一定要达到废除这个“恶法”的目

   的。那是不大现实的。它的作用在于以和平的方式向言论管制断然说

   “不”后,在公众中带来的冲击波及其后续影响。不要小看这200

   人。1770年,对华盛顿产生过巨大影响的民主派人士乔治.梅森说:

   全美洲能够接受独立思想的有识之士不会超过5人,但正是这区区5人

   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独立的火种。随着时间的推移,抗议活动的影响面

   还会扩大。这样的活动今后还要多进行。强权只会欺侮软弱,最怕强

   力的反抗。言论自由的空间是要奋力争取才能扩大的。当汇集的人多

   了,反抗的声音大了,强权的力量自然就会虚弱下去,言论自由的一

   天必将到来。

   用和平的、合法的斗争方式,却须抱定决死掘进的信念

   据《道-琼斯新闻》转载美联社7月24日香港消息,英国外交大臣杰克-

   司特劳(Jack Straw)说:“言论和集会自由是绝不能妥协的。”

   杰克-司特劳的这番话是在一份一年两度的香港发展报告中讲的。回

   归5年后,香港开始压制抗议,让这些英国官员感到忧虑。我引证一

   个外国官员的言论,是为了说明一个道理:游行、示威、集会、出

   版、言论诸般斗争手段,虽然不为北京所喜闻乐见,却是公民权退无

   可退的底线。这方面的斗争,没有退让的道理,半步也不能让。如果

   在这点上后退,即为怯懦。要以不惜身陷牢狱的气魄,运用这些全人

   类都承认的斗争手段,坚定不移地、无所畏惧地阻击强权,通过大规

   模的游行、示威,向全中国,向全世界表达我们的民主诉求。

   搞民主运动者不要心存幻想

   在既得利益者的虎口中夺食,方式有许多。我说的只是一家之言。但

   一切事业要成功,归根结柢是要付诸行动。东欧,苏联的宪政道路也

   是先有“事”,然后路才开通。在做“事”时,要坚信我们是真正的

   “官军”,要坚信我们的工作是正义的,所有阻挡非暴力民主诉求的

   才是“贼寇”,才是不义。有了这个自信后,遇事时还要克服罗亭式

   的畏怯和软弱,不能讲起来滔滔不绝,临到事头却屎多尿多。

   宪政不是天上的馅饼,不会自己掉到时代的嘴里。我们不要寄希望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