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东海一枭(余樟法)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十)

   

   金石流:

   道为本体,本体非精神非物质,含精神含物质,亦非主观非客观。精神为主观,与物质相对立。道若分家,则非至道,若论各家,不必言道。

   枭兄一直有个误解:认为道是用思维“摸到”的,大错!大错!道的证悟过程,佛家有四个阶段之说,即信、解、行、证。首先是相信,坚信不疑,其次是理解,再次是如此去做。最后才是证悟。三个阶段又是互相促进的。证悟是不通过思维,对真如的直接洞察,也就是第三只眼。禅宗有句话:“思而知,虑而得,尽是鬼家活计”。凡是通过思维获得的理论也好,结论也罢,无论你吹得再高,在佛家看来,也不过是第六意识的胡思乱想罢了,与本体无干。本体超第七末那识,第八识阿赖耶。

   这些不过是佛教里面最基本的认识。就连最下乘的修行人,也不会认为自已懂得一些理论,更不要说创立一些自已为高明的理论,就成功了,就证道了。用禅宗里的一句话,假若你当头挨了一棒,打成了脑震荡,失忆了,你的道在何处?

   或者,你死了,道又在何处?(请谅解,这是禅宗里的教法,并不是一般人认为的没礼貌),于此用力,方是真实。

   为学为道不同,为学,是益之又益,为道乃损之又损,至无可损之地。心地下干干净净,不加杂,不染污,所有看法,理论,善心恶念,俱是染污。十二时中,自已心如明镜,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自已心中的念头起伏,情绪波动,俱能明白,俱能放下。乃至名利,身心,痛苦快乐,一切感受,俱能放下。方有悟道的希望。

   以上所说,决非高深,而是一般的佛教常识。

   悟道,决不是喝了两杯茶,坐在书房里,舒舒服服的胡思乱想。伪山问香严:你在百丈先师会下,问一答十,灵利多识。我今试问一句,你能答么?香严答,请问。山问:请将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试道一句?香严默然。

   楞严经云,若能转物,即是如来。宗下祖师一再教人:脚跟著地。知道自已的本命元辰下落处,因果不昧。不要说悟了的人,就是一个得定的人,也是俱备一些神通的。

   佛在楞严经上说,末世修行,有许多魔人,妄谓自已得无上道,未得谓得,未证谓证。佛记是人,为大妄语,永远沉沦。末世,虽有许多菩萨应世度人,但不得自说我是菩萨,我是罗汉,我是某佛,我已开悟。否则就是魔,大妄语人(大意)。请枭兄认真看一下楞严经。

   

   东海一枭:

   一

   我多次指出:不少人在批枭时喜欢伪造我的观点,虚树一个假靶,然后勇不可挡地大射特击。除在没读过老枭原文、不了解我的真知的读者那里卖弄风骚显示高明外,毫无实际意义。所以我一再强调,欢迎批评,但希望批枭时对准“原文”,有的放矢。金石流云“枭兄一直有个误解:认为道是用思维摸到的”就是有意“误解”,所以下面的长篇大论,虽小部分正确,其实与我无关。

   

   金石流“一般的佛教常识”实在不怎么样,很多话甚为片面、偏执、一根筋。例如,他把“凡是通过思维获得的理论也好,结论也罢”全都斥为“胡思乱想”,认识就出偏了。“道”固然超出思维和语言,但并不与思维和理论完全绝缘,它仍然可以通过语言的标示、思维的深入而成就。道固然不能仅凭(注意这个“仅”字)思维、理论摸到,但摸“道”却也离不开思维理论。佛学最强调正思正念正理,它可以协助成就对道的证悟。

   

   职是之故,道非理论不离理论,并非所有看法理论俱是染污(佛学本身不排除理论,能说它是染污么),对真如法性正确的“看法理论”本身,就有除污去染之助。对一般修习者而言,理论有助于证道实践,证道离不开正确的理论指导。懂了理论虽然不等于成功证道,但至少比那些理论上都一团酱糊者离成功和证道距离近些。另外,佛教史上不乏上上根者凭一句经文直取无上菩提的例子。

   

   “善心恶念俱是染污”这种话更不能随便说。起心动念,皆可造业。善心造善业,恶念造恶业。只有菩萨或有极高修习成就者,心识才可离善恶等相对概念。如以“善心恶念俱是染污”之言指导一般学佛者或诲导世人,是要下无间地狱的,慎之慎之!对于世俗人等和一般学佛者,必须全身心扬善去恶,严格奉行“诸恶莫作,诸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之旨。佛教之广海摄尽于此偈,大小乘八万法藏自此偈流出也。

   

   大般涅槃经有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的教导,其中依义不依语,就是要求学佛者不要过于执着于语言文字,尤其要警惕断章取义之病。特别是禅宗有很多话语针对性极强,不可贸然依之。这句“思而知,虑而得,尽是鬼家活计”,改为“不思不虑,妄言知得,尽是鬼家活计”,也无不可。道要自家用心证得才是真得,不经正思维自心实证,人云亦云便妄言知了得了,非鬼家活计而何?

   

   二

   关于心物一元,心能转物,此意幽远之极,容我多说几句。当今学者夸夸其谈者众,议论或作文时,一些词汇信口信笔就来,对其含意往往不求甚解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曾有学佛者对我高谈“心物一元心能转物”之妙理。我让他“转”点什么物给我看看,并谅他在我面前一针一线也休想“转”动,其人结舌哑然;我又反问:即然心物一元,有物即有心,宇宙诞生以来,万象纷繁,但人类出现之前,心在哪里?瓦块木石,牛屎狗粪,它们的心又在哪里?其人更加茫然。

   

   道体心物不二,天地万物亦心物不二,妙理确然。但这里的心,指的是指宇宙间健动不已生生不息的一种生机活力。这种生机活力是无时不在无处不有的,是“先天地生”(老子语)、法尔如是(法尔,自然而然的意思)不可究诘的,可强名之为“道心”。

   

   庄子说,道在屎尿,很多人把这句话当作一句形容,或理解为屎尿也有它的规律、也符合自然规律云云,都错了。这句话意思是道心无处不有,与万物同在,屎尿也不例外。佛教天台宗称“墙壁瓦石”等都有佛性,乃“无情有性”之物,表达的与庄子之言是同样的意思。有句古诗说得好:“凡物身中皆有佛,何人性里独无天。”

   

   心物不二,有心必有物,有物必有心,心物不可分。但道心属于健动向上的力量,相对而言心主动而物被动,心与物同在但“心”总是在寻求着“发展”的机会,不断推动着物的进化。宇宙诞生以来,道心无时不“转”,无处无“转”。一部人类的历史、地球的历史和宇宙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心转物”的历史。金君把“心能转物”仅仅理解为特异功能似的“一些神通”,那才真叫鬼家活计了。

   

   心一边转物(推动物的进化),一边也有赖于物的进化而逐渐得到发抒。瓦砾木石虽有道心在,但它们的组织结构太落后,道心滞锢其中不得发抒,呈物盛心衰之象;动植物比瓦砾木石进步些,道心便得到一定程度的抒发,但仍然是阴盛阳衰的。

   

   人为万物灵长,天地间之至灵至贵之“物”。生物进化为动物,动物进化为人,道心才得到最完善的发抒,而成为“人心”,阴阳才平衡,心物才共荣。人心,乃是随着宇宙不断发展进化、“道心”借助于人身得到最完善的抒发而已(另一方面人身亦为道心所潜转而造就)。

   

   人心不仅能宰治、影响自己的肉体(同时也受肉体的宰治和影响),不仅能一般地宰治、影响种种物质,而且能在掌握自然规律的基础上“人定胜天”、“制天而用之”,这都是“心能转物”的表现,是高层次的“转物”啊。所以,要说神通,孔子仁心,孟子浩气,程朱天理,阳明良知,都不同程度地调伏刚强教化愚顽,为天地立心为万民造命,都是“上下与天地同流”的,那才是鬼服神钦的大神通呢。

   

   在大儒面前,在老枭面前,谁胆敢胡吹瞎玩什么神通,只怕不小心通到牛头马面那里去哩,哈哈哈!记得当年办公司时,有气功师由友人引荐而来,自称有搬运大神通,闹了半天,鬼都不通,只好辩称状态不佳,气场不好,又说什么老枭功能太强大把他压制住了。开头大话连篇,最后落荒而逃。

   

   三

   佛理圆融无碍,“流言(金石流之言)”却往往流于片面偏执一根筋,真不知他的佛是怎么学的。香严“问一答十,灵利多识”,虽不一定认识本来面目,但象金石流那样,常见断见不断又自以为是,于本来面目无疑就更茫然了。

   

   另外,关于本体唯一,道不可分,我在《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一文中已说得很清楚了(如“我们平常说儒家之道,道家之道,佛家之道,说各家有各家的道,其实是指各家对道的认知、理解、证悟不同,并不是说宇宙存在着许多本体,儒道佛各家都分得了一个。”)金石流仍在絮叨什么“道若分家,则非至道,若论各家,不必言道。”无不无聊?“道为本体,本体非精神非物质,含精神含物质”等意思我也讲得很清楚了,你又重复返回来“教导”我一遍,而且表达不够严谨,无不无聊?

   

   还有,我无数次说过我是以儒为本的,佛道仅“旁通”而已。学佛学道,是为了援之入儒。枭眼看来,佛尚空寂,不如吾儒之道更具生生之德、新新之息。对释尊我相当尊重,但仍认为不够究竟,谈不上怎样崇拜,菩萨罗汉,就更等而下之了。故我不会自说是菩萨、罗汉、某佛之类话。(倘别人如此许我,非我本意,倘诗句中有此类语句,不可滞实。)老金一再“伪造”我的观点言语,迹近造谣诬蔑,不知何以至此,用意何在。须知这种行为是与佛门教义水火不容的!难道被什么邪师所误入了岐途么?

   

   我所得所证乃儒门至正至高之道,即使“我自说我是菩萨,我是罗汉,我是某佛”,也是象征性的或已赋予菩萨罗汉佛等概念以新含义,并不因此就成魔了妄语了。释氏与老子,皆是为我所用的,作不了我的主。孔子为我所宗,但极而言之他说了也不算。他也有一些权宜之言早已过时了。

   

   一切以良知为标准,良知才是天地间一切的主宰、最高的标准。对于东海之道来说,孔孟就是两员主将,老释则偏将或参谋而已,我的良知(或者说“道”。形上之道在人为性、在身为心、在心为良知)才是最高统帅!

   2007-3-8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3-9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