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东海一枭(余樟法)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胡风于一九五一年初创作了大型交响乐式的长诗《时间开始了》,表达了一代知识分子的心声:对新社会新时代的的无限憧憬。李慎之在他的《风雨苍黄五十年》中赞美“时间开始了”此言“真是一句神来之笔”!

   

   二OO一年九月,当我写罢第一篇网文《国家主席竞选书》时,也鹦鹉学舌般说了这一句话:时间开始了。对我自己而言,那是一次决绝的告别,告别独善其身自求多福的鸵鸟式旧我,把自己的命运与更多的人更高的价值追求更远大的梦想、与这个五千年的古国的命运联结在一起了!

   

   我相信,我会用笔开创出一个时代,一个真正属于人民的时代!记得有一位作家说过,历史上有些事情,当时轰轰烈烈,其实是时代泡沫,如戴安娜王妃的死,举世震动,时过境迁,就不值一提;而有些重要而巨大的事件,在当时往往是无声无息无人知晓的,就象海德格尔的写作。

   

   就象老枭的写作!那是一种内在的疯狂,一种莫名的燃烧!目光闪发着慧光,笔管接通了血管,太多的话要说,太大的痛要发泄,字字句句都是血泪的迸溅、思想的升华、智慧的结晶!贯穿中西的思想让我登高望远洞彻社会人生,传统深厚的智慧让我不惑于万事万物。仓颉造字,泄露了造化大秘,有鬼夜哭;老枭作文,点到了专制死穴,无风而行。

   

   有人说我写得太多了。确实,痛苦和思想是需要忍受的,象水库一样,蓄深积厚,忍不住了才发泄一下。殊²»知老枭已忍耐、压抑了大半辈子,倒流的泪,积郁的思,岂止水库?早已汹湧成东海,哮咆成地火,在多少夜晚奔突着怒啸着,当它找到了突破口终于汹涌而出时,你叫我如何挡回去?

   

   支持我对自己写作的自信的,是超轶的才华、渊博的学识、丰富的阅历、真诚的品格、豪迈的气度、超绝的悟性,还有绝无仅有乐在其中的勤学苦思,“是命运的痛击人世的风雨,是十万卷书千万里路十年江湖三千师友塑造了我,塑造了我精神的优秀、品格的优秀、思想的优秀、文字的优秀”(《我为什么如此优秀》)。

   

   有人问我:既然你如此优秀,为什么不将自己的文字发往传统媒体?如因语言过激不能刊发,实际上还是一个水平问题,一个度的把握问题,这也能看出一个人运用语言文字的能力,真正的高人是明明骂的是一些很不能骂的人,但偏偏却能让人看不出来或必须仔细看才能领会其意,这也是一种学问。

   

   不错,用翻译腔学术腔八股腔美文腔喉舌腔包装思想和异见,是一种学问,然而却是一种层次极低乃至有害无益的学问,记得王怡在给我的一封信中就说过,为平面媒体写文章时的自我审查,对自由的写作品质的伤害很大。

   

   思想的学术化或“喉舌化”努力,表面是对表达的伤害,其实对思想本身的伤害尤深,那是一种自我的伪装和萎缩。刀是用来杀人的,如果通过某种措施让他看起来纤软绵绵不能伤人了,它真实的锋利度就会受到影响,甚至可能就真的杀不了人了。况且,以我远远超出老共容忍“度”的犀利尖刻的杀气,无论怎样包装修饰,都休想公之于天下。

   

   好在有了互联网,将密封的铁屋子撕开了一个大口子!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啊。

   

   有作家来访,闲谈时问我认识当今思想界的哪些名家,我说不知道中国有个思想界,更不认识什么名家。他就给我启蒙,列举了一大串名家:刘晓波、余杰、摩罗、秦晖、徐有鱼、萧功秦、葛兆光、钱理群、余秋雨…等等等等,劝我去结交他们,加入他们的圈子。不然,“你永远是野狐禅,永远得不到思想界的承认”,他善意地警告。

   

   我想告诉他,现在是信息时代,秀才不出门,自知天下事。“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的现象已不存在。思想是相当个人化的事情,与交际圈的广狭没什么关系。思想的交流与碰撞,多以文字的形式发生。上面提到的“中国思想界名家”的文字,我也粗览过一些。除了刘晓波,余子碌碌,有名无“家”,有些更是党用文奴,何足道哉。

   

   历史上的大哲学家思想家,如老子、庄子、佛陀、达摩、慧能、尼采之辈会加入什么圈子并希望得到承认吗?中国思想界的高峰还没有出现。思想的泰岳出现在哪里,思想界就在哪里。

   

   我想告诉他,没有传统背景的思想是缺乏纵深的,学院里书斋里思想,大都冰冷苍白僵硬肤浅。吴稼祥说得好:有极生无,无极生有。无极不能生有便生空,山林中没有佛和道只有念经人,佛和道都在生活中;有极不能生无便生俗,鄙俗的王候将相无数,释迦牟尼只有一个。

   

   东海一枭只有一个。

   

   我想告诉他,大多数学院中人纵然博览群书,也只是学者而非觉者,至于有极生无的境界,那是一般人做梦也到不了的。老枭阅人阅书多矣,不说见识之高、智慧之深、思想之广、胆气之豪,仅论读书之丰之杂,我没遇见也不相信当今世上有超过我的人。

   

   我还想问问他,不论在朝在野在学院在民间,中国知识分子如我这般自持自爱自尊自乐,如我这般保持独立思考、自由精神和批判立场,为社会变革提供精神文化资源的,茫茫九州,几人能够?便是当作消忧遣怀的诗词,论数量质量思想含金量,也是当今中国无人可以超越的独秀峰!

   

   然而我什么也没说。不是怕他笑我狂妄,而是怕后人笑我愚蠢----对牛弹琴的愚蠢。呵呵。

   

   东海一枭2003、5、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