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1、赖立人:“东海之道”的一种读法

   赖立人

   此道,乃狂人之道,狂人者,仰圣而鄙俗。狂,既是对思想的僭越,也是对现实的“佛跳墙”。圣与狂共同创作、排练、演出了中国精神的双人舞,彼是大道之发明者,此是闻道之狂歌者。狂,之所以狂,是因为,狂而不妄,狂而备天地万物之道、情怀广大,且不与小人为伍(精神上的或身份上的“乡愿”)。那么,狂人是不是几近完美的啦?不是的,狂人的(或者狂之道的)问题是,他们的“道成肉身”,只存在于他们自身的‘道感”之中。因此,他们本质上是诗人的、心性的。所以,诗,写得好。譬如,好诗《我的坚持》,是诗人的情怀、诗人与存在关系的几乎完美的表达。

   附东海一枭: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被你们扔掉了

   象扔掉垃圾

   我会重新拣起

   一一放到你们手上

   你们扔多少次

   我就拣多少次

   放多少次

   直到你们再也扔不出去

   直到你们捧起它们

   就象捧起暌离已久的

   情人的脸庞

   2006-11

   首发2006、12.12《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2.一野静泉:同意东海先生此论,我道已修改为“中体西用”。

   基督教是与我道所倡之佛教相韦,我亦反对之。另今日受《四书》浩气感召,特修改吾道如下:

   一野之道概括起来就是八个字:“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简称“中体西用”。中学以儒学、佛教、道家为主,其中儒学为主,佛教与道家为辅;西学以民主、科学、马克思主义为本,其中民主为主,科学与马克思主义为辅。吾道上不封顶、下不保底,追求者永无止境,不承认终极真理,一切都发展变化,活到老学习到老。

   

   3.浑沌草:东海一枭说的对吗

   浑沌草

    东海一枭表面上狂妄不羁,傲慢不羁,内心里非常谦卑,和蔼可亲。东海一枭的文章内涵丰富,论理严谨,他是一面旗帜,唯真理而求,是中华民族的杰出人士。

    东海一枭也有许多盲点,前不久他推出了“东海之道”,宣传他的“真知灼见”,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角度讲,这无疑是好的,但从上帝之道的角度讲,这无疑是旁门左道,因为这会导致“西海之道”、“南海之道”、“北海之道”的出现从而乱相纷呈争斗不息。

    此外,耶稣教导我们即使自己的敌人也要爱,佛陀教导我们不要住色生心,不要住声、香、味、触、法生心,老子教导我们要无为,而东海一枭的大多数文章在骂共产党,置事实于不顾,比如农民不缴税这是共产党的一大功劳,今日中国物产极大丰富也是前所未有的。

    今日读到东海一枭的新作(《为释迦牟尼一哭!》),读后让人深思,他说的对吗?

   4.HuXiangXianSheng

   发表于《扬起天下主义理想-----并与刘晓波君商榷 》之后

    东海先生对儒家天下理想之阐释非常精到。

   不过中共撒下大把钞票的非洲布局,虽然其有拓展战略空间牵制美国,缓解国内矛盾的作用,但是似乎其中能源与资源需求占很大成分,这对于多数老百姓来说还是多少有点好处的。不然资源都让美国人抢完了,将来我们中国的发展怎么办?所以从这一点上看,我觉得这实际上是一个和意识形态没有多大关系的事情。

   5.流浪工程:读枭兄狂文,颇有感触。

   祟儒尊孔,不以孔子之是非为是非,此真儒之风范。然何以自比强于孔子?

   虽“心更热、人更勇、学更博、志更坚、气更豪、胸更广。”然“智隐惑内,虽真而不达。月在云中,虽明而不照。”也!

   兄之道,以中华文化为本位,立足于儒,旁通佛道,融摄西学。几近完美之境地。然“承认性恶论一定程度的合理性”,却使整个的“道”之根基毁于一旦。虽不局限于此,但终难避免殊途同归之最终结局。

   孔子之道直承大易,故我们只需向大易中找寻“性之本性”。善乎?恶乎?

   

   

   6.HuXiangXianSheng:赞叹先生性善之论。然先生对荀子则苛责过矣。

   荀子之性恶论乃于政治制度构建而言,并非于大道之根本而言。其荣辱篇云:“夫贵为天子,富有天下,是人情之所同欲也;然则从人之欲,则埶不能容,物不能赡也。故先王案为之制礼义以分之,使有贵贱之等,长幼之差,知愚能不能之分,皆使人载其事,而各得其宜。”是其证也。虽其未免等级特权之窠臼,然其于性恶处着眼设计政治体制,却为难能可贵也。

   愚以为,既为世间法,便难脱善恶两分。虽于人性根源而言,性善(至善、圆满)说当为固有之义;然于政治制度构建而言,其乃处人心善恶并存之世间,故若以性善说为据,亦当以诸政客之劣根性为出发点,方可制约独裁恶行。

   故于大道本源处立性善论,与政治制度设计中立性恶论实无矛盾。前者为体,而后者为用,于世间法而保持性善与性恶之间的适当张力,当有助于克服单纯之性善论于制度设计中之弊端。独阴不生,独阳不长,此之谓也。

   7.popoiq:原来儒家有东海一枭

   

    看了他的文章,才知道原来儒家里有这么一个人。

    以前还以为全是老六那样的人。

    看来儒家还是有真人,以前骂儒或许该冷静点,呵呵。

    支持民主还是专制,这是个分水岭吧,也是个基本原则。看了东海一枭,有点兴趣找点孔孟的书来看看了。

   黄横: 东海一枭还是很有分量的!人才难得啊!英雄不问出处嘛!凡是拥护民主的就是好人!凡是主张独裁就是“三蛋”(坏蛋、混蛋、笨蛋)嘛。

   8.闲话:戏评老枭

   枭是中国文化传统的一个产物

   我觉得老枭从写诗起家,骂中共出名,到后来的以儒学宗师自况,再到服软不认输,显示了一个中国文化人的处世之道。

   我说老枭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产物,并不全是褒义。

   老枭的所有文章,以气为重,而缺乏社会学意义上的分析,显示的主要是作者的胆量,而不是眼光。中国文化崇尚节气,老枭的名望就是来自于骂人显示的节气。在这个时代,敢骂人,确实也不错了。

   以节气获名,确实是一本万利的,但真正能为节气献身,并不容易。所以压迫一来,中国文人就会搬出一大堆理论来自我辩护,这里显示了中国文人严重缺乏自我解剖的精神。

   对于老枭的文章,我并没有太大的敬意。才气是有的,聪明也是不可否认的,但其价值,也不会比钱穆之类高,最关键的是缺乏社会科学与历史学的分析眼光,只能陷入人文性的释义中,不可自拨。当然如果只想当个儒学学者,当然已经不错,但想当思想家,显然不够格。

   行文也极其罗嗦,不懂节制。我曾问过他是不是为稿费,才写得如此长,他没有答复。现在网上异议分子的文章,行文罗嗦是一大通病。洋洋洒洒,一根经到底,反思能力严重不足。

   由于以上评价,所以对老枭的自夸就不以为然。自夸又是中国文人的一大特点,装疯卖傻,其实也是缺乏自我解剖精神的反映。

   当然放低标准,老枭还是不错的。

   此为戏评,是我真实的想法,不是与老枭叫板。

   9.精卫:先生往前看吧!回头看都是您要骂的!可是能没有过去吗?.

   回答: 立身常望千年重,下笔严防一字虚!-----见道者言 东海一枭文章 于 09/30/2006

   主题:先生往前看吧!回头看都是您要骂的!可是能没有过去吗?

   [人权论坛] 只有明白过来的人才真正理解我们人类所走过的路,可是没有过去那能有现在呢?不能用大人的观点要求小孩子呀!

   过去的思想是现代思相之母,不能一骂到底,而且这种骂只有少数人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与其对猪怒骂,真的不如对牛弹琴呀!

   给我的感觉是,枭兄就象要冲出蛋壳的雄鸡,想奋力啄破那层薄膜,我们看着很着急呀!

   您知道为什么海燕教友问您的文章灵魂所在吗?我们真的希望您能扛起人本文化的大旗,成为新时代的导师,您是有这样的基础的!

   您的那首《自勉》诗写得真不错!

   10.精卫: 和枭诗

   和枭诗——丹心一片映九天

   汤汤洪水漫怀山,炎炎烈日炙汉川。

   蓬莱仙鸟为探看,南海观音送枝来。

   柳枝滴露润华夏,神枭吐脯救愚顽。

   谁言寸草难为绿,丹心一片映九天!

   后记:我们要继承传统文化,但我们更要发展新文化。新文化的灵魂和向导就是以人为本!所以我们称新文化为人本文化。人本文化就是我们所追求的,与即将来到的新时代相契合,相造应,相调和,相渗透,相辅相成的新文化。没有人本文化的全面振兴,就没有新时代幻化而出的新鲜土壤。

   欧洲的文艺复兴,造就了今天的西方文明。人本文化的雄起,必将造就我们东方的圣园!

   民主、人权、自由和幸福,是人本文化的根脉。无此,则人本文化必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古老的华厦文明就是今天的人本文明的基石。有了这样的文明,就必然要成就我们这个时代的新的文明——人本文明!

   加油吧,尊敬的枭兄!

   一枭原诗:《写怀》

   焉能袖手忍旁观?襄岭怀山浊浪漫。

   恶制谁能逃压迫,微躯岂敢避饥寒。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太息途穷天不助,手援无力道援难!

   2006-9-28

   《五帝本纪》:"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包围了高山)襄陵(漫上了丘陵)"

   11.徐水良: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一文谈一点看法。

   

    佛道儒,都可以与几乎同时代的古希腊思想文化相媲美。那个时代有古希腊哲学和其他文化,有中国诸子百家,有印度佛教佛学,确实是一个很辉煌的时代。犹太基督伊斯兰,当然无法相提并论。不过,为尊重现在信徒们的感情,还是不说为好。说了也没有意思。试想,你把一个博士的博士论文,拿来与小学生的涂鸦作文相对照,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我也不太赞成“紧密团结在儒家理想主义旗帜下”之类的说法,毕竟,儒家思想还有许多糟粕,需要清理。儒家思想本身,原封不动,并不适合现代民主社会。

   

    这个问题,不妨听一听严家祺先生的意见:

   

    我与严家祺先生深入讨论和交流过相关问题。严家祺先生认为,今后的中国文化,将是多元文化,多元思想,三大主流。第一大最重要的主流,是新人本主义,这实际上是适合现代化民主社会的新儒家,是世俗文化和思想。第二大主流,将是基督教,第三大主流,是佛教。三大主流将占思想文化格局版图的百分之八九十。其他思想,包括马列主义在内,将各占余下小部分的一定比例。

   

    我(徐水良)个人认为,几千年人类的伟大理想,如大同社会,不是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的专利,相反,是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剽窃了这些理想,拉大旗作虎皮,欺骗全人类,以便偷运他们专制主义的私货。所以,马列主义共产主义坏的是他们的私货,不是他们剽窃的人类理想。这些伟大的人类理想,包括儒家大同理想等等,不能否定。严家其先生表示赞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