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东海一枭(余樟法)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陆文文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拜读东海一枭大作──《不速之客偷访枭居经过》,我有以下看法。

   

    这七个毛贼估计夜郎衙役,否则在如此和谐的社会,堂而皇之开警车到小区“办案”,趁机做手脚,一般小偷是没这个能力的,即使黑社会也没这个胆。从失主没失窃重要财物来看,这种现象也不符合贼骨头的职业特征。另外,警车不是一般人所能搞到的,伪造警官证也有一定风险和难度。如此从容的做贼,预先伪造警官证,显得蓄谋已久,也只有衙役才能办到。对东海一枭报案的态度,不冷不热或拒之门外,也印证了我的看法。试想,要是有人真的冒用他们的名义作案,衙役难道不暴跳如雷?他们肯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假使此案今后不了了之,更可以确定衙役作案。至于国安,公安,还是总参作案,哪怕是衙门雇佣的人作案,这个没必要多计较,因为都是一路货,他们有时还开联席会议,成立领导小组,协同作战,谁作案都一样。

   

    在现场从容不迫逗留四小时,证明衙役对房主何时回家胸有成竹。当晚请东海一枭吃酒的所谓体制里的三个朋友,估计其中至少有个是线人。(还记得衙役是如何利用吃酒的场合抓捕孙大午的吗?)他们能拖则拖,吃酒马拉松,目的是为了赢得作案时间。只要一枭兄离开酒席回家,他们其中一个就可以打电话叫衙役及时撤离。一枭兄跟这些人来往应小心。为了安全,宁愿冤枉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我强烈建议受害者将这三位都当作线人。

   

   

    动用七个衙役作案,说明这些衙役是些小喽罗,盗窃技术至多四级工水准。四人望风,三个做贼,真是劳民伤财!业务水平只配坐办公室打牌斗地主,上司派他们到番邦盗窃情报也不放心,只能在夜郎干点小差使,干点不上档次的偷鸡摸狗的活儿。这些人既不会飞檐走壁,又不会红砂铁砂,不可能是以一当十的大内高手!由此可见,这件事与人才济济的总参无关。按东海一枭现今的言论,总参也犯不着跟他作对。

   

    不过,登堂入室如此轻车熟路,证明这些人又是撬门开锁的老手。我猜测,在外望风的其中一位,是个老练的锁匠。入室行窃的三位,一位负责室内摄影并翻拍纸质资料,一位负责复制硬盘,一个负责搜查户主的秘密和隐私。如是希望这些衙役一专多能,既会开锁,又会摄影,又懂电脑,那是对喽罗的苛求。只有贪官才一专多能,既会贪污,又会嫖娼,还会养私囡。

   

    至于失主担心他们在室内安装摄像头、窃听器,这个嘛,我认为几无可能。因为东海一枭不是恐怖分子,对朝廷的批判,只是停留于口头言论,没有动刀使枪,双方关系还没到达剑拔弩张的程度。除非他们想偷拍枭兄跟枭婆的床上戏,复制成黄色光盘,以换几个铜钿。我甚至估计请一枭兄去拘留所住几天,他们都没兴趣。

   

    从失主家的锁孔里填塞胶质材料来看,作案有点公开和作弄的性质,显然要让失主晓得,并明白他们的厉害。这一举动有着向一枭兄示威和警告的意味。

   

    失去身份证,就是不能走出深井的青蛙,到了外地也开不到房间。联系以往不批准枭兄出国,从中可以猜知衙役也不喜欢枭兄在两会期间到处乱窜。浙江朱虞夫被拘留十天,以免他陪女儿去北京,同意胡佳去香港,省得他噜里噜嗦,维权报道个没完,也可以证明,此时衙役息事宁人的策略,就是将里面的赶出去,外面的不让进,最好能呆在原居住地,希望能顺利的开完两会。

   

    东海一枭说,“后来我已领到新身份证。”说明衙役志不在此,也有可能是为了洗刷自己的作案嫌疑。此事,极有可能是对枭兄的警告,希望他有所收敛,不要走得太远。枭兄也晓得,朝廷十分犯忌到天安门城楼大哭,哪怕写诗、嘴上说说。另外,枭兄处世傲慢,童言无忌,自称帝王师,要将元首关进笼子里,人家听了也不喜欢。

   

    失主对失窃的财物估计不足。他们不是为了身份证,即使为了身份证,也用不着花费四小时搜寻。我认为,行窃目的,是一枭兄电脑里的资料,衙役极有可能将整个硬盘复制,当然还有可能翻拍一枭兄的纸质资料,哪怕是女人给枭兄的情书。如果东海一枭像我的朋友那样给电脑设置开机密码,估计衙役的劳动量会十分庞大。

   

    东海一枭说,在这个社会缺乏安全感,我深有同感。我现在晚上睡觉一级战备,门撑得铁桶似的,床头还有根细铁棍。只要形势紧张,再朝独立笔会拳打脚踢,或宣布非法组织,我还要跟婆娘分房睡,并备只煤气甏放在床头边,最好再准备一桶汽油。真的,有生以来,我从没有安全感,有时饥饿迫害,有时政治迫害,有时经济迫害。现在信件,不管邮寄还是电子信件,都等于明信片,衙役随时可以查阅。电话手机也不安全,随时监听,有时还不让你接电话,欺骗说对方欠费无法接通。另外,线人又像绿豆苍蝇,老是围着你嗡嗡个没完。要是不小心,还像刘水那样掉进衙役构筑的陷阱。

   

    我想,要是我们只有隐私,没有秘密,即使上老虎凳、灌辣椒水,也交代不出什么秘密,另外,对安全感也没有太多的奢望,或者干脆将这个社会看作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我们或许会来得安全。

   

    江苏/陆文

    2007、3、4、

   

    求教:东海一枭文章说,有“一人拎一只大箱子”进大院,我不是内行,不是吃公安情报饭的,不晓得这大箱子派啥用场,恳请有识之士赐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