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东海一枭(余樟法)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妙文推荐)

   

   陆文文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拜读东海一枭大作──《不速之客偷访枭居经过》,我有以下看法。

   

    这七个毛贼估计夜郎衙役,否则在如此和谐的社会,堂而皇之开警车到小区“办案”,趁机做手脚,一般小偷是没这个能力的,即使黑社会也没这个胆。从失主没失窃重要财物来看,这种现象也不符合贼骨头的职业特征。另外,警车不是一般人所能搞到的,伪造警官证也有一定风险和难度。如此从容的做贼,预先伪造警官证,显得蓄谋已久,也只有衙役才能办到。对东海一枭报案的态度,不冷不热或拒之门外,也印证了我的看法。试想,要是有人真的冒用他们的名义作案,衙役难道不暴跳如雷?他们肯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假使此案今后不了了之,更可以确定衙役作案。至于国安,公安,还是总参作案,哪怕是衙门雇佣的人作案,这个没必要多计较,因为都是一路货,他们有时还开联席会议,成立领导小组,协同作战,谁作案都一样。

   

    在现场从容不迫逗留四小时,证明衙役对房主何时回家胸有成竹。当晚请东海一枭吃酒的所谓体制里的三个朋友,估计其中至少有个是线人。(还记得衙役是如何利用吃酒的场合抓捕孙大午的吗?)他们能拖则拖,吃酒马拉松,目的是为了赢得作案时间。只要一枭兄离开酒席回家,他们其中一个就可以打电话叫衙役及时撤离。一枭兄跟这些人来往应小心。为了安全,宁愿冤枉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我强烈建议受害者将这三位都当作线人。

   

   

    动用七个衙役作案,说明这些衙役是些小喽罗,盗窃技术至多四级工水准。四人望风,三个做贼,真是劳民伤财!业务水平只配坐办公室打牌斗地主,上司派他们到番邦盗窃情报也不放心,只能在夜郎干点小差使,干点不上档次的偷鸡摸狗的活儿。这些人既不会飞檐走壁,又不会红砂铁砂,不可能是以一当十的大内高手!由此可见,这件事与人才济济的总参无关。按东海一枭现今的言论,总参也犯不着跟他作对。

   

    不过,登堂入室如此轻车熟路,证明这些人又是撬门开锁的老手。我猜测,在外望风的其中一位,是个老练的锁匠。入室行窃的三位,一位负责室内摄影并翻拍纸质资料,一位负责复制硬盘,一个负责搜查户主的秘密和隐私。如是希望这些衙役一专多能,既会开锁,又会摄影,又懂电脑,那是对喽罗的苛求。只有贪官才一专多能,既会贪污,又会嫖娼,还会养私囡。

   

    至于失主担心他们在室内安装摄像头、窃听器,这个嘛,我认为几无可能。因为东海一枭不是恐怖分子,对朝廷的批判,只是停留于口头言论,没有动刀使枪,双方关系还没到达剑拔弩张的程度。除非他们想偷拍枭兄跟枭婆的床上戏,复制成黄色光盘,以换几个铜钿。我甚至估计请一枭兄去拘留所住几天,他们都没兴趣。

   

    从失主家的锁孔里填塞胶质材料来看,作案有点公开和作弄的性质,显然要让失主晓得,并明白他们的厉害。这一举动有着向一枭兄示威和警告的意味。

   

    失去身份证,就是不能走出深井的青蛙,到了外地也开不到房间。联系以往不批准枭兄出国,从中可以猜知衙役也不喜欢枭兄在两会期间到处乱窜。浙江朱虞夫被拘留十天,以免他陪女儿去北京,同意胡佳去香港,省得他噜里噜嗦,维权报道个没完,也可以证明,此时衙役息事宁人的策略,就是将里面的赶出去,外面的不让进,最好能呆在原居住地,希望能顺利的开完两会。

   

    东海一枭说,“后来我已领到新身份证。”说明衙役志不在此,也有可能是为了洗刷自己的作案嫌疑。此事,极有可能是对枭兄的警告,希望他有所收敛,不要走得太远。枭兄也晓得,朝廷十分犯忌到天安门城楼大哭,哪怕写诗、嘴上说说。另外,枭兄处世傲慢,童言无忌,自称帝王师,要将元首关进笼子里,人家听了也不喜欢。

   

    失主对失窃的财物估计不足。他们不是为了身份证,即使为了身份证,也用不着花费四小时搜寻。我认为,行窃目的,是一枭兄电脑里的资料,衙役极有可能将整个硬盘复制,当然还有可能翻拍一枭兄的纸质资料,哪怕是女人给枭兄的情书。如果东海一枭像我的朋友那样给电脑设置开机密码,估计衙役的劳动量会十分庞大。

   

    东海一枭说,在这个社会缺乏安全感,我深有同感。我现在晚上睡觉一级战备,门撑得铁桶似的,床头还有根细铁棍。只要形势紧张,再朝独立笔会拳打脚踢,或宣布非法组织,我还要跟婆娘分房睡,并备只煤气甏放在床头边,最好再准备一桶汽油。真的,有生以来,我从没有安全感,有时饥饿迫害,有时政治迫害,有时经济迫害。现在信件,不管邮寄还是电子信件,都等于明信片,衙役随时可以查阅。电话手机也不安全,随时监听,有时还不让你接电话,欺骗说对方欠费无法接通。另外,线人又像绿豆苍蝇,老是围着你嗡嗡个没完。要是不小心,还像刘水那样掉进衙役构筑的陷阱。

   

    我想,要是我们只有隐私,没有秘密,即使上老虎凳、灌辣椒水,也交代不出什么秘密,另外,对安全感也没有太多的奢望,或者干脆将这个社会看作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我们或许会来得安全。

   

    江苏/陆文

    2007、3、4、

   

    求教:东海一枭文章说,有“一人拎一只大箱子”进大院,我不是内行,不是吃公安情报饭的,不晓得这大箱子派啥用场,恳请有识之士赐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