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高手破案]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今日微言(2015-7-18)
·今日微博(2015-7-20)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高手破案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2007、2、15晚,三个体制内朋友“半公半私”约我在一家酒楼见面。傍晚6时出门单刀赴会(哈哈哈),约11点半后(或12点)半醉回家,钥匙与锁孔忽然不再配合,怎么努力也打不开防盗门了。

   

   从110处询知并邀来开锁师傅,同时从南环派出所请来两位警官。开锁师傅发现锁孔里填塞了胶质材料,忙乎近一个小时、最后动用了电钻才终于毁锁开门,屋内似无翻动现象,也未失窃什么(第二天发现,日前枭婆交予我亲自收放妥当的身份证奇怪地不见了。其余尚须当家的枭婆回来再检查)。两位警官颇为热诚,始终陪同。

   

   据门卫告知,当晚7、15左右,一辆警车载7条汉子进大院,一人拎一只大箱子自称公安,其余各夹着背着各种公文包,到我所在单元的7楼找某某(我住6楼),但不久7楼住户出门时告知门卫,根本不认识那些人。“来客”遂又改称办案。

   

   不速之客们在我所在的单元“停留”时间从7、20起至11.10左右离去,长达近4个小时。期间门卫有疑,上楼察看,见4楼有人守候,再上5楼,两人便从楼上下来,探见一人守在6楼我家门口(其余3人当在室内无疑)。门卫怯懦,不敢多问。

   

   登记本上登记的车牌为AB5937,警官名为:韦增坚。所在单位及警官号未登记,据门卫回忆,警官证上单位为:圆湖刑侦三支队。是否有“三”字,已不敢确定,圆湖、刑侦、支队的字样则确凿无误。

   

   查访了一下,并无“圆湖刑侦支队”的单位,找了南宁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及圆湖路的刑侦青秀支队,均称没有“韦增坚”此人。拟向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反映一下情况,门卫坚决拦驾说“领导们全都开会去了”,一再坚称没有AB5937车牌,也没有叫韦增坚的警官。

   

   问当地国安,称当晚并未瞒着我采取什么“行动”。我也想不出他们这样干的理由和必要,而且不相信他们敢对我这样无礼(哈哈哈)。不过此事纵与他们无关,任由公安欺上枭门,毕竟“保护”不周之责。

   

   这些不速之客到底是哪条道上的“朋友”?与那三个“体制内朋友”有无关系?是否那三个“体制内朋友”设下调虎离山之计?他们近4个小时“呆”在房子里干些什么呢?若非公安戓囯安,何以如此“规矩友善”,除了身份证,不动枭家一针一线?若是公安办案,何以知法犯法毁锁入室?什么势力胆敢如此放肆地绕过国安动用公安在老枭家里“动土”?

   

   当地国安部门表示会帮我“查”一下。也向南环派出所报案登记了。受理的小警官颇不耐烦,斥问道:即然怀疑是公安干的,为什么还来报案?令我失笑。公安“作案”,难道就不能报案了?相反,如果确是公安所为,事态就更为严重-----比小偷入室严重得多。公安形同窃匪,哪怕是为了办案,也是现行法律和现代文明绝不允许的!

   

   枭犹如此,人何以堪?我虽未失窃,但基本人权和人格尊严受到了粗暴侵犯,我丧失的是比财物更重要的一个公民的基本安全感,有关部门有必要向我道歉并作出负责任的解释!

   2007-2-16东海一枭

   

   附言:

   此文乃当晚有关情况实介,供国安“破案”用。但国安方面只称与他们无关,至今尚无下文,曾说过估计是公安办案时搞错对象了,也是“估计”而已。看来国安似已无能为力或有什么难言隐衷。到底何人何为,因何而为,至今迷离莫解。

   不论是匪是警、因私因公、公安国安(国家安全法也未授权国安有私闯民宅的权力),擅闯民宅,都是犯罪。刑法明确规定,私入民宅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据法律界朋友说,倘是匪徒冒充公安偷入民宅,不论财物是否失窃,派出所都应立案侦查。然而南宁刑侦支队拒见,派出所不予立案调查。乍办?

   2007-3-1

   首发《民主论坛》2007-3-2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