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东海一枭(余樟法)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请高手破案

   

   2007、2、15晚,三个体制内朋友“半公半私”约我在一家酒楼见面。傍晚6时出门单刀赴会(哈哈哈),约11点半后(或12点)半醉回家,钥匙与锁孔忽然不再配合,怎么努力也打不开防盗门了。

   

   从110处询知并邀来开锁师傅,同时从南环派出所请来两位警官。开锁师傅发现锁孔里填塞了胶质材料,忙乎近一个小时、最后动用了电钻才终于毁锁开门,屋内似无翻动现象,也未失窃什么(第二天发现,日前枭婆交予我亲自收放妥当的身份证奇怪地不见了。其余尚须当家的枭婆回来再检查)。两位警官颇为热诚,始终陪同。

   

   据门卫告知,当晚7、15左右,一辆警车载7条汉子进大院,一人拎一只大箱子自称公安,其余各夹着背着各种公文包,到我所在单元的7楼找某某(我住6楼),但不久7楼住户出门时告知门卫,根本不认识那些人。“来客”遂又改称办案。

   

   不速之客们在我所在的单元“停留”时间从7、20起至11.10左右离去,长达近4个小时。期间门卫有疑,上楼察看,见4楼有人守候,再上5楼,两人便从楼上下来,探见一人守在6楼我家门口(其余3人当在室内无疑)。门卫怯懦,不敢多问。

   

   登记本上登记的车牌为AB5937,警官名为:韦增坚。所在单位及警官号未登记,据门卫回忆,警官证上单位为:圆湖刑侦三支队。是否有“三”字,已不敢确定,圆湖、刑侦、支队的字样则确凿无误。

   

   查访了一下,并无“圆湖刑侦支队”的单位,找了南宁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及圆湖路的刑侦青秀支队,均称没有“韦增坚”此人。拟向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反映一下情况,门卫坚决拦驾说“领导们全都开会去了”,一再坚称没有AB5937车牌,也没有叫韦增坚的警官。

   

   问当地国安,称当晚并未瞒着我采取什么“行动”。我也想不出他们这样干的理由和必要,而且不相信他们敢对我这样无礼(哈哈哈)。不过此事纵与他们无关,任由公安欺上枭门,毕竟“保护”不周之责。

   

   这些不速之客到底是哪条道上的“朋友”?与那三个“体制内朋友”有无关系?是否那三个“体制内朋友”设下调虎离山之计?他们近4个小时“呆”在房子里干些什么呢?若非公安戓囯安,何以如此“规矩友善”,除了身份证,不动枭家一针一线?若是公安办案,何以知法犯法毁锁入室?什么势力胆敢如此放肆地绕过国安动用公安在老枭家里“动土”?

   

   当地国安部门表示会帮我“查”一下。也向南环派出所报案登记了。受理的小警官颇不耐烦,斥问道:即然怀疑是公安干的,为什么还来报案?令我失笑。公安“作案”,难道就不能报案了?相反,如果确是公安所为,事态就更为严重-----比小偷入室严重得多。公安形同窃匪,哪怕是为了办案,也是现行法律和现代文明绝不允许的!

   

   枭犹如此,人何以堪?我虽未失窃,但基本人权和人格尊严受到了粗暴侵犯,我丧失的是比财物更重要的一个公民的基本安全感,有关部门有必要向我道歉并作出负责任的解释!

   2007-2-16东海一枭

   

   附言:

   此文乃当晚有关情况实介,供国安“破案”用。但国安方面只称与他们无关,至今尚无下文,曾说过估计是公安办案时搞错对象了,也是“估计”而已。看来国安似已无能为力或有什么难言隐衷。

   到底何人何为,因何而为,至今迷离莫解(向胡锦涛总书记上书求援当然是徒然。中共第一把手焉能管这等区区琐事?何况还是老枭这种异议分子的事。如果胡哥偷闲浏览了枭文,或许躲进厕所间偷着乐呢,哈哈哈)。看来还得“另请高手”呵。

   不论是匪是警、因私因公、公安国安(国家安全法也未授权国安有私闯民宅的权力),擅闯民宅,都是犯罪。刑法明确规定,私入民宅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据法律界朋友说,倘是匪徒冒充公安偷入民宅,不论财物是否失窃,派出所都应立案侦查。然而南宁刑侦支队拒见,派出所不予立案调查。乍办?

   2007-3-1

   首发《民主论坛》2007-3-2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