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要谦虚,不要“虚谦”!]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谦虚,不要“虚谦”!

   要谦虚,不要“虚谦”!

   

   一

   谦德很重要。

   

   书曰:满招损,谦受益。易曰: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易经》一书,总六十四条卦,分三百八十四爻,戒慎警惕之词占三分之二,只有谦之一卦,六爻皆吉。

   

   周成王将鲁地封给周公之子伯禽,周公告诫儿子要遵守六种谦德:“德行宽裕,守之以恭者,荣;土地广大,守以俭者,安;禄位尊盛,守以卑者,贵;人众兵强,守以畏者,胜;聪明睿智,守之以愚者,哲;博闻强记,守之以浅者,智.夫此六者,皆谦德也.夫贵为天子,富有四海,由此德也.不谦而失天下,亡其身者,桀,纣是也.可不慎欤”(《韩诗外传》)

   

   但是,谦,对儒佛两家都不是最高的道德,或者说,谦德有其一定的适用范围,不宜不分场合不问是非地把谦德当作一把尺子拿着它到处乱量。待人接物的谦恭有礼与学说自信、道德自尊、坚持真理、坚持原则毫无矛盾。在道义、义理层面,在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題上,丁就是丁卯就是卯,懂就是懂行就是行,这方面如果“谦虚”过头,就成了“虚谦”。

   

   二

   何为“虚谦”?

   

   没有真本领,心虚力怯,只好装谦以藏拙遮丑。当然,他们会唱得很动听,很能迷惑人,什么 “知者不言,言而不知”呀,“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呀,“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呀,“混俗和光,真正有学问有报负有修行的人是不愿意表现自己的”呀,诸如此类,摆足一付高人的架式。真人在一般情况下确很谦虚敛藏,很多人便以为谦虚敛藏者必是真人,其实是天大的误会。

   

   或许有的人确是“真人”,那么,在“关键时刻”“不露相”,就是没有责任感、缺乏热心肠的表现,就有以谦虚掩饰其怯懦冷漠之嫌。见人迷途,明知而不告诉,谦曰:我不懂我不懂;见人遭难,有力而不相助,谦曰:我不行我不行;明明能挑一百斤重,却缩头缩脑地声称只能挑十几斤…,这种种表现是谦吗?非也,那是没有担当推卸责任,是不愿以道自任,不能执善固执,是当仁而谦让,见义不敢为!

   

   还有一种“虚谦”是伪谦卑。例如中国化的基督徒式的谦卑,就是一种“用谦卑的语言把傲慢精心装饰起来”的伪谦卑。这类基督徒的谦卑只体现在上帝面前。他们奉了主耶酥的名,就成了“上帝的选民”、“天国的公民”、“神的儿子”,在人面前俨然代上帝立言,对中华文化胡批乱斥,这是我们要警惕的,兹不详论。

   

   很多人喜欢引用《论语-为政》中“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句话来告诫别人做人和为学要谦虚,要敢于承认自己的无知。但很多人忽略了“不知为不知”前面一句是“知之为知之”,并忽略了谦德之上还有诚德。强不知以为知,固然不谦,知之而偏自谦不知,则是不诚。

   

   孔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強调为人当虚怀若谷,遇事宜不耻下问,但这丝毫不影响孔子在道德、文化方面的高度自信。孔子、孟子及历代真儒都是极富社会责任感和历史责任感的人,绝不假模假样假谦虚,推三推四推责任。

   

   三

   释尊更是以道自任,自信绝顶。释迦牟尼诞生时,即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声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睹明星而悟道之后,无数次强调他证悟之道是“百千万劫难遭遇”的,“我法妙难思”的。“我智力如是,慧光照无量,寿命无数劫,久修业所得。汝等有智者,勿于此生疑,当断令永尽,佛语实不虚。”(《妙法莲花经》中偈语)类似自称自赞之辞,佛经中可谓车载斗量。说法四十九年,对于诸般外道力加摧伏,丝毫不加辞色。乍一看,简直是把“自赞毁他”当作了家常便饭嘛。太不谦虚了,太“贡高我慢”了。

   

   “贡高我慢”(简析:自以为高人一等,踞傲自矜,侮慢他人)在佛教里是大忌,“自赞毁他”在《菩萨戒本》里是重戒,难道释尊自己却大犯特犯么?非也非也,释尊自尊乃是尊道,自赞乃是赞法,“毁他”是“毁”外道邪法。这种对正道正法的强烈正信和对外道邪法的严厉批判,与世俗源于贪嗔痴的贡高我慢自赞毁他行为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上,与其“心包太虚,量周沙界”不仅不矛盾,而且相辅相成。

   

   如果释尊每次说法之后,象中国垃圾学者们那样“假谦真虚”,说些“我说的不一定对,各位多多指正”无聊话,那才是天大的笑话呢。自己都认为“不一定对”的东西,就不要拿出来误人误世了,弄通弄对了再说不迟。

   

   另外,《金刚经》云:“是法平等,无有高下”,认为世出世间一切法,包括所有宗教,乃至邪法,皆平等。释尊摧伏外道,岂非自违“万法平等”之教?当然不是。因为法法平等是极而言之的最高义谛,是就源头上说的,在“相”的层面,正法是正法,邪法是邪法,外道是外道,岂可平等视之?

   

   四

   宣化上人认为,有六种方法辨别邪知邪见,其二曰:是不是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自己称赞自己?夸耀自己?其三曰:不是抑人扬己?把旁人压低,抬高自己的身分?有这种行为的人,不问可知,一定是邪知邪见的人。

   

   一些佛门中人根据宣化上人的标准,把正常的义理批判视为自赞毁他抑人扬己,继而把不同门派及同门中不同观点者都打成“邪知邪见”,并判定老枭乃“邪知邪见的人”,实在可悯又可笑。此辈如果用宣化上人之言去量释尊,一定会大吃一惊:他们会发现释尊以及历代许多高僧大德也成了邪知邪见的人!

   

   殊不知上人此言本有武断之嫌。自赞毁他、抑人扬己是否一定是邪知邪见?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可一概而言。须知宣化上人的标准之上还有更高的标准,谦德之上还有更高的道德;至于有些人把正常的义理批判视作自赞毁他抑人扬己,更是别有用心或混扯瞎闹。

   

   要注意的是,佛学义理有权有实,有性有相,有俗谛有真谛,不可混为一谈,何况一些上人名僧之言,更有其所对的特殊之“机”,所适的特别之“时”,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金科玉律。例如,宣化上人有一著名的明志联:

   

   冻死不攀缘,饿死不化缘,穷死不求缘。随缘不变,不变随缘,抱定我们三大宗旨;

   舍命为佛事,造命为本事,正命为僧事。即事明理,明理即事,推行祖师一脉心传。

   

   联意不错,但“饿死不化缘”之言过于迂执。化不化缘不是原则问題,将之提到“饿死”的高度,甚不“随缘”“明理”。况化缘乃僧人本分,且不论宣化本人做到了没有,即使他本人做到了,也不值得僧人效仿吧。

   

   五

   真正的谦,不是毫无主见的苟同苟异,不是没有原则的苟誉苟毁,也不局限于容貌谦恭言辞温逊,而是如枭文《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中提到的那些古今求道、得道之士,真心实意地向真理、正道和大义低头!

   

   这里要隆重地赞扬一下湖湘先生。

   

   《东海之道》“出山”之后,湖湘先生提出了不少责难,我虽择要予以解答,但觉得一些问题颇为幼稚肤浅,时予冷嘲热讽。湖湘不予计较,始终执礼甚恭而又问难不断。日前湖湘在《为释迦牟尼一哭》文后质疑:

   

   “先生哭错对象了吧?世尊既传露地白牛之车,是众生之福也。今此国土,大乘衰微,于世尊何有哉?所当为之一哭者,实为此广大国土无量迷途众生阿!”

   

   老枭笑斥之:“为世尊哭,不就是为迷途众生哭吗?笨死了!”湖湘不计较我口气的不逊,更不象别人那样呶呶狡辩,而是老老实实“认错”:“果然如此。汗颜”,“佛即众生,众生即佛。疏忘根本,自罚面壁3天”!

   

   在义理上,对就是对,坚持到底,一旦发现理解有误或境界不及,立即自承,这才是真正的谦德啊。当然,上面湖湘所言并无错误,理解角度不同而已,哪里用得着自罚面壁?但看多了江湖“术士”们“鸭子死了嘴更硬”的普遍表演,湖湘此举,令人惊艳!

   2007-2-26东海一枭

   

   附:枭文《立身常望千年重,下笔严防一字虚!》中有“谦德与自信”一节谈及谦德,谨摘附于此与广大同道共勉:

   

   “谦德”与文化自信道德自尊并不矛盾。碰上更高的道德标准时,执“谦”不化,亦所当戒。君不见,在大多数文人包括儒者那里,“谦”已成“虚”,成为无知无能无德的遮羞布,甚至成为当仁而让、见义不为的一种借口。对于社会之重重苦难,政治之深深黑暗,他们不闻不问躲进小楼成一统,谦退是谦退了,奈仁义何?仁义才是至高道德。倘若有违仁义,谦虚反而是无德的表现。

   

   况我说过,现在的情形局势不是表现谦德而是弘扬仁义大德的时候。上弗援,下弗推,天下仇恨滔滔,中共虎视耽耽,我所倚恃者,自我而已,不敢不自重不敢不自贵也。孔子平时谦谨恭让,但“子畏于匡”时,他真实的自信就挥发出来了,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老枭现在“畏”于中国,个人和家国民族都面临很严重很危难的历史关头,遂不能不挟践履之深功夫、发内心之大自信、显吾儒之真精神、立人道之大尊严!

   

   首发《民主论坛》2007-3-1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