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金石流君

    眼明始会识青天---关于佛学、熊十力等问题答客难
   
   金石流:
   平心而论,枭兄对佛学的认识确实太肤浅,从枭兄的言论中可以看出,没有真正研读过几本原典,都是看一些后世文人的文章。佛教有依经不依论之说,后世公认的大德大师的论著都不能作为依据,况且是熊十力之辈。枭兄有时间看看熊的老师欧阳渐先生对熊的批驳就知道了。所以枭兄之观点,稍有佛学知识的人,都不能同意也是当然的。
   

   东海一枭答:
   老枭谈佛论道的文章不少了,欢迎就具体篇章具体观点提出批判,这样泛泛贬斥,毫无意义。即然枭文“确实太肤浅”、“稍有佛学知识的人都不能同意”,对于老兄这样的饱学之士,批驳起来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即然认为我是属于“非正统观点”的异端外道,作为“佛门中人”(广义而言,我并不知君剃度否。请不要告诉我对“佛门中人”理解有误),就有责任令人信服地“推伏”我!老兄何以吝于举手之劳,昧于“普度”之义,纵容肤浅枭论“误导众生”,以致一众“佛门弟子”面对枭声惊慌失措,必欲封之而后快,以致《地藏綠论坛》某管理员要号召所有佛家论坛拒纳枭声?
   
   金君有所不知,老枭口味奇高,味口奇大,对于佛学的认识多来自于原典,只不过所证悟的道,与古今大师们有所不同罢了。老枭儒佛双修,拈花一笑直取无上菩提,在末世“小僧”们眼里,属于“非正统观点”,原不奇怪。但眼下社会苦难正亟,政治黑暗方深,在下不敢高自解脱,独耽法乐。待他年红尘事了,当将诸经义理详阐请教。
   
   需要提醒一下金君,如果智慧不足功德不够,既使读的是佛经原典,也会出偏的。且佛经丰盛,有小乘大乘、有宗空宗、显乘密乘之别,有了义经、非了义经之异,什么根器适依何经大有讲究,所依之经不同,收获是不一样的。而一些器小根劣之人,纵对大乘经典倒背如流,也会流于口头禅,为人行事未必配得上,更别谈证真得道了。
   
   “后世文人的文章”及“后世公认的大德大师的论著”我倒是读得不多。一些受到世俗追捧的“大德大师”不怎么入我法眼,更别说无根文人了。至于熊十力,赤手搏龙象,学行冠一代,真大德大师也。汝轻薄唐突,实乃罪过!熊氏儒佛双修,曾随欧阳竞无先生学佛,后来援佛入儒,另辟蹊径,以独具卓见的本体论、宇宙论和认识论,创发了自己“新唯识论”的哲学体系。熊氏背离师说“判师”出门,秉持的正是“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大雄风骨。
   
   熊氏曾受到佛学界“围攻”,也受到其师欧阳竞无的严厉批判,但熊氏以其佛学方面的深厚功底和高远见解,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以其成熟的哲学思想体系,卓然而立坚不可摧!其师欧阳竞无对他的批评亦未能中的,“认为自韩愈以来至熊十力,对佛教的根本误解,就在于误认寂灭为断灭,以清谈废事为禅而恶之。”(金石流帖)之类评语,用之韩愈程朱则可,用之熊氏则谬以千里矣。
   
   熊氏于佛学、于真如之理解固然未必全面,却是从高处着眼,穷高极深,从无这般肤浅的“误认”,岂能寂灭断灭都分不清楚,岂是汝等浅尝佛学者可妄加轻议?程朱们对佛学了解有限,但程子对佛教有一句评价,用在一些“大师”身上,倒也很深刻的。“佛氏其辞皆善遁,今即其言而究之,则必曰:吾不为是也。”批熊的大师们也都不乏这种风范。
   
   日前有高人托梦:许多人特别是大陆知识人、儒佛门中人对枭声的拒斥,与其说是反感老枭之狂,与其说是反对老枭所持的政治、文化包括儒学佛学各种观点,不如说是对中共那庞然大物的恐惧乃至献媚心理在作怪,是一种主动划清界限的表态:瞧,我们与东海不是一路人!
   
   一言惊醒梦中人呵。那些缺乏学术道德和思想真诚的文化灾民们,苟同苟异,何足为怪。在这种豺狼当道的时候,纵苦口婆心说破天去,此辈也会装痴卖傻故作不闻或强辞夺理狡辩不休的,一旦形势好转,只怕老枭就是放个屁,此辈也会大叫香啊香啊。
   
   智者明见未萌,愚者暗于成事。此辈有所不知的是,那不今不古不中不洋的庞然大物早已非铁板一块,尽管表面上仍装出一付铁板一块的样子,其实内部早已离析,任何一阵风狂、一声狮怒、一件小小事件,都可能成为导火索,让它吽的一声分崩。不说其中智者,便是其中愚者也大都自寻后路,不愿再多所帮忙矣。作为知识界及儒佛门中人,居然昧于大势,或苟且偷一时之安,或贪婪图眼前小利,与老枭作对,与真理正义作对,真是至愚蠢极矣,何苦来哉。
   
   卲尧夫诗曰“眼明始会识青天”。纵然大道如青天在上,老枭如泰山在前,眼中有翳者也是看不见的。缺乏浩气良知,对强权怀有恐惧及献媚心理,是最大的翳;缺乏智慧,不读经典或读而不求甚解,也是一种翳。如一些自由人士,被民主自由的金屑入眼坏了眼光,看不见中华文化的烁烁金光了。
   
   金石流对佛学不无认识,遗憾“确实太肤浅”,这种肤浅用不着枭眼多看,是“稍有佛学知识的人”一眼就看得出来的。翻了几本原典而不求甚解,知道一点常识而卖弄不休,“孤明自许,纵横恣睢”,自以为是,唐突大贤,也不怎么高明哦,哈哈,哈哈。
   选自《龙象精神,大雄气概!-------关于佛学、熊十力及“地藏事件”等问题答客难》,首发《自由圣火》3.2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7年03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