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东海一枭(余樟法)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旧雨新朋休问讯,老枭产蛋正忙时

   

   除夕前夜七个便衣偷访枭居之后,枭心一直不安:怀疑家里被安装了窃听监视设备,此其一;怀疑有关资料被复制或摄录,此其二。

   

   枭鸣七年来,收到电邮或信件数以万计,曾顺手保存了有一定意义的小部分;一些网友通过电邮、QQ、电话及其它方式等将其联系方法相告,记录在笔记本、快译通及电脑里的也数以千计,现虽毁去,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泄密”,万一资料窃取者借机去骚扰他们,岂非我的罪过?尽管,如果有人那样做绝对是白白浪费时间精力,不可能有任何收获。我与网友们大都素未谋面,而且时间贫困,即使电邮电话偶尔交流,也是寥寥几句客套而已。很多人不过一时心血来潮写封信或留个电话致意,只怕早已忘了老枭何许人也。

   

   老枭当年广交朋友,喜欢的是“座中客常满,樽中酒不空”的风流放浪生涯,但自从沦为异议分子以后,就自觉地自我封闭,做起了现代隐士,习惯了自得其乐,被褐欣自得,屡空常晏如,基本不交结新朋,不联系旧雨。一方面是懒散,一方面是耽心给故人或别人带去不必要的麻烦。故大前年办震旦文化研究院,发现大力相助的一位故人受到某方面压力,立即与之“脱钩”并停办;前年为林案赴京召开研讨会,邀请的主要也是异议圈中习惯了被骚扰的同道…。

   

   早已得知,与我交往略多的当地两位友人,居然曾进入有关部门警惕的视眼----闻讯之时真是不胜惊诧!我一面有意识与两位友人拉开距离(其实本不亲近,也就偷闲喝喝酒叙叙旧而已),一面多次竭诚恳求有关方面不要去打扰他们,以免给他们的生活和工作造成不良影响。

   

   对于中共,说一点不怕是假,就我七年来的数百万文字,如果上纲上线罗织锻炼,从中挑出一些特别凶猛的段落入以煽动罪,并非难事。但个人而言也不会太怕,所谓“有备无患”:有了心理准备,就不会过于紧张(况且随着时代车轮的向前,因言入罪的危险度会逐步降低)。我怕的是父母的忧伤、妻儿的恐惧,是连累别人,是欠下一些不必要的人情债。

   

   职是之故,谨在此向旧雨新朋发出警示:不要亲近我,不要联系我。顺便将钱钟书的一句妙语送给海内外网友:鸡蛋好吃,不一定要知道鸡长得怎么样,更没必要与老母鸡联系。而对于老母鸡(老枭也一样)来说,产蛋本身就是它最大的乐趣、最高的享受。不需要喝彩(指泛泛之誉。对东海之道的义理批判则不论赞反都欢迎之至),不欢迎打扰,它只想躲在窝里一门心思生产更多更好更大的思想之蛋!

   2007-2-24东海一枭

   附言:《向胡锦涛总书记求援: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一文中“据说《把胡温关起来》、《我要到天安门城楼上大哭一场》等许多枭诗惊动了上面。”句中,“许多枭诗”应为“一些枭诗枭文”,特此更正。

   首发《民主论坛》2007-2-24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