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兼训华夏论坛及大陆儒家

   一

   有人问我,为什么儒家一面強调谦德一面又常常体现道德骄傲,一面崇尚诚信一面又说什么“言不必信行不必果”,一面倡导忠君一面又推崇汤武革命,一面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一面又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等等等等,这不是出尔反尔自打耳光么?

   

   确实,儒家有许多观点和表现,乍看去互相矛盾得厉害。这里有几个原因:一是儒家古今千门万派,因时代、派别等种种不同,思想不一致之处在所难免;二是在越来越严酷的专制主义侵蚀下,原儒一些思想到后来出现了偏差,发生了变异(如三纲五常的“三纲”说偏离了原儒思想);三是一些非儒家的异端邪说假冒了儒家之名(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就是违仁悖义的邪说)。

   

   而儒家原典中的“矛盾”的言论,其实并不矛盾,只是针对问题不同、具体实践不同、适用范围有异而已。它们在根本义理和最高道德的层面仍是统一的(上述“言不必信行不必果”等问题枭文已另有阐析,不赘)。

   

   二

   儒典中的“矛盾”,是因为相关言论所针对的不是一个层面、一个级别、一个范畴、一个领域的问题所致。读通了就不矛盾了。可笑的是一些冥顽愚陋的小儒及别有用心的伪儒,喜欢利用儒典中相关言论作为狡辨的武器。

   

   例如,有儒者顽固反对西方民主,认为“与民主政治伴随而来的,必然是西方的一整套价值观念——自由、权利、个人价值、平等、博爱……当这些名词充斥于各处的时候,儒学之中的各种名词将都被改写、重塑、贬低、否定!将长久地成为博物馆中的陈列品,毫无生命力的陈列品!”而老枭则认为,自由、权利、个人价值、平等、博爱……这些价值皆隐含于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学之中。到了自我开发出来的时候了。儒家的“王道政治”、“大同社会”尽管比民主社会要高,但必须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之上,儒家面对西方文化的強烈攻势,不能躲避,也躲不开。要正面直对,在主体挺立、大本确立的基础上汲其佳处、用其长处而超越之。

   

   该儒者不服,抬出“君子思不出其位”之言相责,意谓我不在其位而谋其政,有违圣训。殊不知制度问题是更高层面的问题,人人得而“注”(注意)之,不受“位”的局限。

   

   三

   “君子以思不出其位”乃易经名句(曾子也说过这句话),意为君子所思所言不应超出自己的职位范围,与孟子“位卑而言高,罪也”、《中庸》“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等言意思都差不多。孔子也说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话,希望为官者各负其责,各司其职,“欲各专一于其职”(刘宝楠《论语正义》),是孔子对于学生们今后为官从政的忠告。

   

   汉宣帝时丞相吉丙路遇死者而不予过问,陈平不愿意去了解钱谷的数字,认为那自有人管,这都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表现;胡锦涛温家宝老当访贫问苦的慈善大使或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救火队员,国家安全部门老把时间精力放在异议分子身上,就是“思出其位”了。

   

   据载,王艮首次拜见王阳明时,相与究竟疑义,王阳明曾以“君子思不出其位。”之言指责王艮一介布衣妄议国事天下事。王艮道:“某草莽匹夫,而尧、舜君民之心,未能一日而忘。”阳明:“舜耕历山,忻然乐而忘天下。”王艮:“当时有尧在上。”王艮认为,正因为自己是草莽匹夫,更应去追求尧舜时代的理想政治;因为“有尧在上”,故舜耕于历山,乐而忘天下。这里包含着一个反命题:没有尧那样的君,草莽匹夫们就不可能像舜那样“忻然乐而忘天下”。

   

   关心社会,关心政治、“关心国家大事”,乃是儒者和公共知识分子的责任和本份。在现代社会,反对专制制度、摆脱现实苦难、追求民主自由是任何人的权利,更是知识分子的责任和义务。以“思出其位”责我,不仅王顾左右,根本就是文不对题。

   

   四

   华夏论坛很“流行”这种对老枭文不对题的批驳和指责,什么“礼闻来学,不闻往教。有人来学则诲人不倦,人不来学亦不须强求;为己之学,学而成人。以身作则,自然感人”呀,什么“得道之前,不可自己以得道者自居,否则是自傲;得道之后,不必以得道者自居,否则是悖道”呀,什么“东海先生以为贬低别人,是否符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呢?将己见强加于人,是否符合其争也君子”呢?”呀…诸如此类,都是空泛不着边际的屁话。

   

   他们不知道或者故作不知道,坚持真理宣传儒道,与恕道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我暂借网络平台弘我大道,谈不上“强加”、“強求”;“礼闻来学,不闻往教。”仅就师生关系而言,而且在古代本就不是什么硬性规定,“往教”亦不违礼。孔孟一生栖栖皇皇周游列国,非“往教”而何?可见为了弘道,必要时不妨主动出击积极推销。

   

   得道之前伪装不得,得道之后更“伪谦”不得。儒家的谦德不体现在义理宣传上。道理对不对与为人谦不谦虚无关。论者应该关注的应是“道”的高下正误,而不是对方谦不谦虚、是否“以得道者自居”。儒者一切以孔孟之道为依归,为了弘道传道,“以得道者自居”又何妨?包括孔孟程朱在内的哪一个大儒不是“以得道者自居”的?

   

   在“道”的层面,言语雅俗、态度好坏也不是太重要的。孔子为人温和慈祥平易谦退恭敬儒雅文质彬彬,但也会恶狠狠地开骂。如骂乡愿为“德之贼”,骂色厉内荏者为“穿窬之盗”,骂母死而歌、严重“失礼”的故人“老而不死是为贼”,骂明知柳下惠是贤人而不用的臧文仲为“窃位者”,骂以俑殉葬者“始作俑者,其无后乎!”骂当时的从政者“斗筲之人,何足算也”;孟子为了定学说之优劣,明天下之是非,更是直斥墨家为无君无父的禽兽!如此出语如此态度,虽在小儒们眼里似无君子风度,却不影响孔孟圣人亚圣之称。

   

   思想批判,不是“贬低别人”而是“贬低别人”的谬论邪见。如云尘子把“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对立起来的陋见,难道不应大贬特贬吗?孟子认为孔子是“圣之时者”----是既能守经志道也能反经合道、既能坚持理想又可以根据不同的环境采取合适的手段的圣人。“圣之时者”,主要特点,一是通权达变,二是“与时偕行”。背离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些普适价值,也就背离了儒学精神,言语最高雅、态度最温柔,也不配知识分子及现代儒者之称了。

   

   “贬低”云尘子辈诸如此类抱残守缺的陋见,与谦不谦虚、君不君子无关。坚持错误观点是一种言论权利,批判错误嘲弄孤陋也是一种言论自由。不服,行啊,亮出你的“鸡鸡”来,岂有真理大道怕亮相、怕见光、怕争论、怕贬低的?

   

   云尘子指责我“很少能听得进别人的意见”,确实,因为很多“别人的意见”傻话连连迂腐腾腾,我想听,孔孟不许。要我听得进别人意见,首先这“意见”要合乎仁义原则及普世价值才行,比我的见识高明才行。一些儒者对西方文化现代文明毫无认识,对儒学与现代化的关系毫无把握,对儒学宇宙观人生观体用论的认识错漏百出,却毫无自知之明,到我面前来显丑,被我踢成破麻袋反责我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岂非笑话?

   

   岂但老枭?依华夏复兴论坛一群所谓的儒者的标准,孔孟以来历代大儒尽是“违礼”、“悖道”、不懂恕道、強人所难之徒了。此辈不能明大道、执大德、抱大仁、从大善、服大义,徒知抱残守缺抱小拒大,徒知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节小德上显摆并以此来攻击老枭,枉称孔孟之徒也!以这种狭隘卑陋、固步逆时的心态治学,永远别想“长大成人”,永远别想“闻大道之要”!

   

   维渊君说得对:“华夏复兴论坛云尘子诸人能读儒书,即以道术自任,口宣圣言,志在恢复,未免自不量力。彼辈区区,抱经自守有余,说法教斅则僭妄,适足惑乱人心而已。有人云‘微华夏皆为列强鱼肉,赞马列神州永世夷流’,竟目中共为中华之干城,学儒至此,无怪当今有志之士多反儒。”

   

   我为儒家羞、为孔孟哭、为吾华忧啊!

   

   四

   各家有各家的道,一家之道也有高有低各有层次和范畴。儒家之中,有小道,有大道,有人道,有天道,有修心养性之道,有政治社会之道,有的重内有的重外,有的“可道”有的难言,有的不妨关起门来自娱自乐,有的则要拿出来修齐治平“援天下”。弘道的方法也是法门三千不拘一格,轻言细语固然是循循善诱满腔慈悲,棒喝狮吼也是满腔慈悲循循善诱,因人因地因时而异,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一些论者对儒家内圣外王之道未能透彻理解全面把握,把政治问题与道德问题、基本义理与具体规范混为一谈,把最高道德与次要道德、社会公德与个人私德烩成一锅,甚至儒佛道不分,以佛道观念批驳儒家义理(儒佛道有相通也有大异,其中同异须具体分析),或者东拉西扯,笑熬酱糊,在论争中表现得象个油老鼠似的,一副琐儒伪儒的油猾丑陋面目。与跑步者比高,与跳高者比远,与武士比文章,与文人比刀剑,笑战士奋戟时姿势不雅,斥诗人赏花是不务正业,自以为立于不败之地。其实蒙蒙小傻瓜子罢了,不值识者一笑。

   2007-1-3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1.7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