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享受生命,笑对一切----答网友
·开生命新境界,创社会新文明---答自由中国网友
·谁最害怕“道德批评”?
·秋菱:次韵东海一枭《幽居写怀》(好诗共赏)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伪哲理举例
·自题《仁本主义大纲》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小人自龌龊,安知大士怀---关于君子小人之辨答刘大先生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上海闸北血案抽思
·致严家伟先生
·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
·不要用谦卑来挡箭和遮羞
·为人类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中共、中华、你我他(组诗)
·仁本主义大纲
·对自由阵营的重要警示
·如丧考妣
·《彩虹战士》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尽心又随缘---与瑞瑞君及东海同道共勉
·不贵无过贵能改
·仁本主义有多大?
·你有指南针,我有试金石—答网友
·方应看:请给个理由!
·自兴何必待文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向胡锦涛总书记求援:请中共不要钻进我的裤裆来!
   
   胡锦涛总书记:
   2007、2、15,有七个便衣趁我应邀赴宴之机、以办案为由毁门偷入枭居。门卫怯懦,虽作登记,不敢多问。我回来发现异常立即通知当地国安,要求协助调查,详情已写入《不速之客偷访枭居,警耶匪耶扑朔迷离》一文,于笫二天午时交给来访的国安人员!
   

   国安坚称与他们无关,说估计是公安办案时搞错对象了。我请国安部门转达严正要求:即然是办案,公安方面补一个法律手续来;如果确实搞错了,向我作出负责任的解释、道个歉并陪偿相关损失。来访的国安表示会尽力斡旋,但由于部门不同不相统属,还要向上反映,让领导去协调。但至今近十天过去了尚无回音。难道查清公安方面是否搞错了办案对象居然这么难?
   
   曾向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反映情况,门卫坚决拦驾说“领导们全都开会去了”;曾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受理的小警官不耐烦地斥问道:即然怀疑是公安干的,为什么还来报案?令我哑然失笑。公安“作案”,难道就不能报案了?相反,如果确是公安所为,事态就更为严重。但国安告知,没有失窃,未达标准,不好立案。
   
   近几年来老枭无疑是国安“重点保护”对象。什么势力胆敢如此放肆,竟然绕过他们动用公安在枭家“动土”?何以对我的行踪摸得一清二楚,时机把握那么准?此事与当晚宴请我的三个“体制内朋友”有无关系?所办何案?近4个小时“呆”在枭家干些什么呢?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个谜。
   
   公安形同窃匪,哪怕是为了办案,这样做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的,也非法律所许可。当地公安部门“小鬼难见”,国安部门又支支吾吾似很为难(我本来对广西方面有某种程度的信任感,这次也丧失殆失。从这件事看,他们对我不是诚信有缺,“欺之以方”,就是能力有限,“保护”无方,两者必居其一),在下挡不住黑手又找不到鬼影,万般无奈,只好向最高领导人兴师问罪并要求解谜啦。
   
   胡锦涛总书记:古人说得好,位高则责重。尤其目前中国还停留在人治阶段,作为党政军一把手,各行各业大大小小官员的胡作非为,你都要负领导责任。广西“小鬼”鬼鬼祟崇偷入枭房,不管是哪条道上的,代表哪一股势力,总是“阎王”的辖下。
   
   公安所为,等于是钻进我裤子里来了。“竹林七贤”之一刘伶,常沈湎於酒中任性胡为,甚至光屁股在屋中走来走去。人见了讥笑他。刘伶说: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衣裤,诸君何为入我裤中?(据冯梦龙《古今笑》)。在现代社会,房屋作为个人财产更是受到法律的保护,并且与个人的自由、安全和尊严息息相关。就象某西方诗人所写:哪怕一个国王站在门前也可以不开门。这是他的权利。
   
   我为一大事因缘而来,法轮三转:已转民主自由,正转中华文化,三转东海之道(尚未正式开始)。欢迎各门各派包括中共深入调查和了解我、了解我的道并开展深入的义理批判。您手下的“牛头马面”只要依礼求教,我也会尽量回答他们的问题,满足他们的要求。我希望言论问题言论解决。即使一时还不能取消言论罪,至少在办案时依法而行,拿手续来,不要学习窃贼、效仿克格勃偷偷摸摸的,那样太下流,太令人厌恶!
   
   尽管老枭事无不可对人言,但并非大喇叭事事都要对人言,言不言要由我自己掌握主动权,且总有些与国家安全无关的个人隐私不希望为他人所知,如情书情诗,师友们的来信及其地址电话等。现在我怀疑电脑里箱子里书架上的资料被复制被盗窃,房屋里被安装了监视器和窃听器。难道今后我要被迫生活在毫无个人隐私、安全和尊严可言的家居环境之中吗?难道我在自己家里做梦做爱养龟养气等各种私人活动都要受到国家政权的窥探吗?难道枭婆争风吃醋的枕边之声、情人打情骂俏的浴室之语都要被毫不相干的外人听去?娘希匹!
   
   据说《把胡温关起来》、《我要到天安门城楼上大哭一场》等许多枭诗惊动了上面。宪政为笼,文化为笼,顺乎文明潮流;天安门城楼,乃是公共场所。我要做的这“两件事”(尽管仅仅是诗人狂想而已),或许犯忌,却不犯法。而今有关部门的行径,却是现行法律和现代文明都不许可的。既然“小鬼”们迟迟不肯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要向“阎王”公开问责了:为什么纵容“下面的人”钻进我的裤裆来?顺便再问一句: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
   
   枭婆未归,我尚未发现财物失窃。但最基本的人权和尊严受到了粗暴侵犯,我丧失的是比财物更重要的基本的公民安全感。公民没有安全和尊严,国家安全和尊严就没有本!枭犹如此,人何以堪?胡锦涛总书记:如果他年有暇又有缘,欢迎光明正大登门拜访,谦下虚心向我求教。如你有兴趣我也有(哈哈哈),我可以会将大半辈子证悟到的有关政治、文化以及养心养身明心见性等各方面的妙道倾囊相授。但是现在,您有责任和义务把我丧失的上述的一切还给我!
   2007-2-23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2-23 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