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道德圣凡有别,人格尊严无异
   -----关于“东海之道”答客难(四)
   
   湖湘先生问:
   先生“内圣”之道,确为修身之本,然若为治国之用,则恐皆难脱“等级”社会之窠臼——先儒以天命而立“三纲五常”,后儒以天理而倡“君尊民卑”(二程),皆为其证也。何哉?窃以为在于既立“内圣”之理,则必有内“凡”者相生而并立,故“内圣”者当为尚,而内“凡”者当为下,于是万民而生分别,而后平等废,等级兴。此亦先儒后儒一并落“等级”社会窠臼之一要因也。先生或云,所谓等级社会者,皆非先儒后儒之本意也。吾亦以为如此。然而学说之构架如此,奈何手握权柄者而为己之利刃乎?

   
   东海一枭答:
   “内圣”格物致知正心诚意,是自我内在修养;“外王”齐家治囯平天下,为社会政治实践。内圣外王,有联系也有区别,内圣之道并不直接“为治国之用”。关于“两道”之间的关系,有的认为内圣统外王,内圣发而为外王(如理学心学),有的主张两者是不相统属的并列关系(如蒋庆)。我认为于个体生命而言,内圣是更基础、更根本、更为重要的。
   
   “圣人”是儒家祟尚的最高道德标准和人格理想。圣,指的是一个人通过格物致知正心诚意等修身功夫,建立了卓挺的主体道德意识,达到了内在修养的极至。孔子自述生平希望成为仁人乃至圣人,但又自谦“若圣与仁,则吾岂敢”。
   
   圣与凡,是道德高低的不同,圣凡差异与智愚差异一样,是客观存在的现象。不论是等级社会还是平等社会,不论是专制制度还是民主制度,人与人之间都存在着能力、学识、文化、智力、道德等方面的不平等,绝非如湖湘先生所说是因为“立内圣之理”才导致“内凡者相生而并立”。圣凡不是“相生”的因果关系。圣凡差异更不导致“平等废等级兴”的结果。道德有高低,尊严无高低,圣凡有差异,人格(这里指的是人的作为权力和义务的主体资格)应平等。
   
   “三纲五常”、“君尊民卑”等思想,体现的是一种“历史权道”和“权宜之计”,是儒家现实主义的一面,是对历史的尊重。因为“大道既隐,天下为家”之后,“大人世及以为礼,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礼记-礼运》)的小康追求就成了“次优选择”了。庄子说“相濡以沫,未若相忘于江湖”,但他却不知道,在没有“江湖”之时,“相濡以沫”是必要的。
   
   从根本上说,等级制度并不符合圣王之道的最高标准,圣人重仁恕,王道强调民意合法性,王道的最高理想是公平、平等、公天下的太平大同世界!
   
   依湖湘先生所见,只要不立“内圣”之理,就没有“凡”者相生而并立了,万民就不生分别了,就不存在等级制度了?事情如果这么简单就好办了。这让我想起很多人对庄子“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之言的谬誉,把一种事实判断读为因果关系,甚至把圣人与大盗混为一谈。这里顺便驳斥一下。
   
   如果圣人死大盗止,如果一个社会没有了道德规范和理想就不会产生大盗了,那么,把所有道德高尚者杀掉岂非天下就太平了?殊不知“大道废,有仁义”(老子)确是历史事实,但并非废了仁义“大道”就复兴了。相反,大道废而又没有仁义只能更糟糕。老子“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之言乃事实陈述,他反对的是假仁假义,并非反对真正的德仁义礼。无道为本,德何以立?无德为本,仁何以行?无仁为本,义何以真?无义为本,礼何以成?
   
   尹文子有一段话类似老子“大道废,有仁义”,但说得比较全面。他说“道不足以治,则用法;法不足以治,则用术;术不足以治,则用权;权不足以治,则用势.势用则反权,权用则反术,术用则反法,法用则反道,道用则无为而自治”云云(《尹文子》)“道不足以治则用法”以下都是对应历史环境而采取的迫不得已的措施。不过尹文子主张,下坠之后通过反向的提升过程又可逐渐返本归初,直到“无为而自治”而后已。
   
   这种反向的提升过程是极其漫长的历史过程。“无为而自治”思想固然非常高妙,比民主还要高妙得多,却是一种丝毫不切实际的极端理想主义,只适用于“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的太平大同世界。在“据乱世”及“升平世”倡无为政治,不对机、“不靠谱”甚矣。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段中,庄子“绝圣弃知”、“同与万兽居,族与万物并”之类主张不妨镜鉴,绝难落实,那样的世界,要么存在于原始的蛮荒,要么存在于遥远的未来。
   2007-2-19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2007-2-20 http://asiademo.org/

此文于2007年02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