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一

   日前,草根在“独坛”提了一个问题:

   

   如果摘民主桃子的是中共高官,谁还有兴趣搞民运?他说:如果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热热闹闹的维权运动,搞到最后的结果是从中共高官里面出来一个人,摇身一变,就成了民运领袖,成了民主中国的总统。然后他提拔了一大堆原中共高官和太子党。由于中共高官掌握着大量的媒体资源,名声很大,而海内外民运早已弄得名胜狼藉,在金钱上也远远不如捞饱了的高官,就是竞选的话,也肯定输给那些原中共官员。这些人通过弄几个新党,比如共和党,和平党,和谐党,就成了占主导地位的政治人物。也就是说,民运人士到头来谁也捞不到好处,捞到好处的都是原来的中共权贵。然后有些不满的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煽动人民反对新政府,结果以叛乱罪被扔进监狱,因为反对的是民选政府,被扔进监狱在国际上也没有多少人声援。我觉得这是最大的可能。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诸位民运大佬还有兴趣搞民运吗?

   

   洪哲胜通过颇为中肯的利弊分析认为值。他的理由是:在专政下追求民主,代价太大。如果有了一个民主的开端,即使中共的头人照样当领袖,但是,人民有权选举;有权罢免,有自由言说,结社等等,民主的进步阻力小得多了!

   

   洪哲胜说到点子上了。但我觉得草根问题很有意义,值得深入探讨,故想从其它的“点子上”略予分析。

   

   二

   首先简析一下“民运人士到头来谁也捞不到好处”之类判断的失误。

   

   关于媒体资源问题。媒体是变数最大的一种资源。由于缺乏真实、违悖真理、逆对时代潮流,一旦失去了特权的支撑,中共高官掌握的大量媒体资源,很快就会失去目前大量受到强制被迫“消费”的庞大的“消费群体”,从而很快变成负资产。

   

   关于民运名声问题。如果是“由于中共高官掌握着大量的媒体资源”、通过大量的歪曲诬蔑和谎谣而造成“海内外民运名胜狼藉”,那根本不足为虑。只要媒体开放,真实信息广泛披露,狼藉的名声重新龙腾是指日可待的事。其实多数民众心中自有一杆秤,民运最坏,整体上也不会比中共更坏,就是现在,民运怎么“名声狼藉”,也不会比中共、比“捞饱了的高官”名声更狼藉。

   

   关于金钱财力问题。虽然民运目前“在金钱上也远远不如捞饱了的高官”,但金钱是“流动性”最大最难“持久垄断”而又最“势利”的东西。中共一旦失去专制特权,对社会财富乃至自身“党产”的控制力必急遽衰退。

   

   留下来的那些“捞饱了的高官”,除非为民主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才可以取得“摘桃子”的资格,不然,不排除他们为了自洗恶名“东山再起”而“牺牲”金钱的可能。

   

   综上所述,一旦民运成功,民运人士竞选的话,不一定输给那些名声狼藉的原中共官员。如果原中共官员想“通过弄几个新党,比如共和党,和平党,和谐党”,成为“占主导地位的政治人物”,那要有大功于民才较有可能的。

   

   三

   其次,我想根据儒家原则,从个人的角度、即个人利益与道德的层面谈一谈这个问题。

   

   对于社会、国家和民族,民主是一种大的、全局而根本的利益。但在个人角度,民运人士追求民主,不是做生意,不是投出多少就要在利益层面收回、加倍地收回多少。从某种意义上说,民运人士的 “报酬”,在追求、推动民主的过程中就已经得到了。这个“报酬”,就是人格尊严的建立、人生价值的实现。

   

   我想,真正的民运人士并不是为了自己摘“权力桃子”才有兴趣种树的。独评网友说得好:只要能够获得生存发展机会,捍卫做人的尊严,自由择业不受限制而体现人生价值,当然值得!无论谁当政,民主政治的特点是人民主权,人权、个人自由、选举权力都有了保障,这是巨大的社会进步,岂在于一时个人政治利益的得失?

   

   至于民主实现之后,如果谁有兴趣参与竞选而获得成功,当然好。即使“摘民主桃子的是中共高官”,对于民运人士也没有什么损失,一样享受民主权利,一样在自己栽的树下乘凉吃桃子----不要把民主桃子狭隘地理解成权力、总统之类帽子。

   

   不管谁摘了总统之类桃子,都不影响广大同胞、更不影响民运人士及其至亲好友享受民主果实。偈曰:莫管谁摘桃,先把树栽上。先种下桃树,人人有希望。谁摘到桃子,大家都齿香。

   

   四

   至于草根说“有些不满的民运人士和维权人士煽动人民反对新政府结果以叛乱罪被扔进监狱”,那种预测是荒唐的、违反常识的。正如黄慈萍所说:美国每四年就有一次“煽动人民反对政府”的机会。

   

   有个叫梦邦的网民对草根说:“草民想进中南海当总统,就只有指望无产阶级暴力革命。”似乎搞民远就是为了“进中南海当总统”。这种想法与历代帝王及中共“打江山坐江山”的思路一脉相承。这种人的思想境界,连古代许多“功成拂衣去”的各种“帮忙”人士都差得远。民运志士云乎哉?不如叫民运商人、民运投机客吧。

   东海老人2007-12-27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2-27] 修订:[2007-12-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