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东海难不倒(344---352)

   344儒者乐音:最后辩驳一段:我所尊重的古代君子,把“修身”比作“本”(树的根、或者根和下部的树干)。他们虽然没有说“明明德于天下”这样的理想是“末”(树的末端),但他们显然没有把那说成是“本”。今天的老枭不用“本”、“末”这样的比喻,如果我没理解错,他把“修身”说成是“小”善、把“明明德于天下”说成是“大”善。这在形式上是与古代君子不同的。事实上,我从未见过哪位大儒敢把“修身”说成是“小”的。那从不是儒家的传统。如果论心理,我相信,做出了以上两种表达的人,说话时的内心也是非常不同的。老枭说:“我推崇大善,何尝否定小良?”我没有说你“否定”了“小良”。但是,有了大小之心,就不会因此产生轻重之心吗?以小为轻,以大为重?如果小不为轻,大不为重,那么小大的意义又何在呢?老枭在说“小大”的时候,就无一丝轻重之心吗?如果有了“轻重”之心,那么这不会伤害“本末”之心吗?

   东海老人答:

   你的理解完全错误。看来你也是无数“智力弱势”中的一员。

   与你的理解恰恰相反,我岂但没有把“修身”说成是小善,而且认为内圣才是第一位的,“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内在修养(我所说的至善)才是最重要的,与此相比,“明明德于天下”的外王功业不得不屈居第二位。对于蒋庆将内圣与外王“调整”为并列关系,我是颇不以为然的。

   当然“明明德于天下”绝非小善而是至善大善、内圣道德最充分的体现。我所说的小善指妇人之仁。重附老枭关于大善小善的两段原话于下,你自己看看,你的智力弱到了什么程度!

   一、“善良”有大小之别,可以说,小良是意味着对那些负面人性的否定和平衡,大善则远远不止于此,那是一种意志、道德、心灵的大自在,好好体会“随心所欲不逾矩”这句话吧。

   二、我说大善“远远不止于”于小良,不是说大善脱离与否定小良。“随心所欲不逾矩”的意志、道德、心灵的大自在是从“而立”、“不惑”一步一步建立提升起来的。如果说小良是妇人之仁,大仁大义就是从妇人之仁、一念之仁培蓄起来、扩展开来的。儒家下学而上达,岂有小良都不具备而能大善的?我推崇大善,何尝否定小良?

   2007-12-22

   345小鸟:枭兄说:“如果用佛教标准衡量,儒门历代圣贤,全是该下地狱的罪人。”小鸟说:若说佛家有标准,我想只有般若,别的都是台阶而非标准。

   东海老人答:

   枭言“如果用佛教标准衡量,儒门历代圣贤,全是该下地狱的罪人。”在《坐入真如色空空,行看良知光赫赫》第七节“不可不辨,不敢强辨”中,原话如下:

   儒佛两道,有同有异,一入世一出世,异处极为明显,不可强行求同,不宜强分高下,不宜站在一方的立场上“判”另一方为戏论邪说,不然,就成了鸡对鸭讲。比如,五常道与五戒,有一定可比性,但并不等同。对酒色欲望的态度尤其是对杀人,儒家是一定程度的限制,佛教则相当彻底地戒绝。如果用佛教标准衡量,儒门历代圣贤,全是该下地狱的罪人。

   瞧,原话是极有针对性的,是反对一些佛徒用佛教某些标准去乱“量”儒家圣贤的。你仅引这一句,意思就不仅出偏而且完全反了。

   小鸟留言于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可今天本堂怎么也回不了帖,理由永远是“验证码不正确”,就在本系列中答复吧,顺便提醒广大读者,读人文章,尤其是读枭文,应全面领会,不可断章取义。

   346小鸟:如果萧平实也算佛家在这末法的希望,那栗子鼠当然算高人了。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虽是数月前旧作,这提高视力却要抓紧。

   东海老人答:

   《坐入真如色空空,行看良知光赫赫》与《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关于良知答客难》及本系列中关于良知、儒佛一些问题的回答,带有很强的连续性。《坐入真如色空空,行看良知光赫赫》属“起步”篇,其中对萧平实师徒虽有赞誉,实已地雷暗埋。要知老枭视力之强锐,不妨续阅诸篇。

   萧平实栗子鼠师徒算不算高人,要看用什么尺子去量。我认为,在当代佛门中,他们无疑堪称第一流人物。若用东海之道的最高标准去量,别说萧平实栗子鼠之辈,也别说古今佛门中诸多高士,便是释尊,也有欠圆通。

   近有自题并答谢九曲澄先生的二联就谈到了这个问题,录此供参考吧:

   联一:道通高处老虚释寂,心扩开来物与民胞。

   联二:道德有源,学问有头,为学为人有根,是仁人不忧不惑;理事无滞,事事无忌,出尘出世无碍,唯吾道至高至圆。2007-12-22

   347劉金生:东海先生,您说,人与道同尊,因为人的本性是道体在宇宙中最圆满的呈现。在下不明。或许人的心体是宇宙中最圆满的呈现,人性有各种欲望,应该不是宇宙中最圆满的呈现吧?在下觉得这话或应该修正一下。刘金生顿首

   东海老人答:

   关于人性问题,我已有大量枭文论之已透。这里不两详论,只提醒一点:性字由心和生组成,自然生命的耳目食色之欲,生理之性也。人的这种自然本能、生理欲望禀承“天”之健德和生德而来,是人类生命存在、延续和持续发展的内在保障,非至善而何?

   各种欲望“未发之中”是一种趋超越世间善恶概念的至善,只要“发而中节”,就符合世间善的原则。而恶只是善的“过或不及”而已。如程颐所言,“天下善恶皆天理,谓之恶者未本恶,但或过或不及便如此,如杨、墨之类。”(《二程遗书》)

   本性与天道非一非异,人的本性是道体在宇宙中最圆满的呈现,这样的表述是最正确的。曾有一联自题,联中“藏发光明”,发,集发现、发掘、开发、发明诸意。光明藏,指的就是本性。联曰:

   妙悟里外,彻照上下,藏发光明真幸运;横贯中西,纵通今古,道成东海大丰收!2007-12-21

   348、December:今人文章,我一向少读,只因多无真见识,难免浪费时间。今读东海老人语,以为斯人似在门中矣。若有缘,可否一晤?我的邮箱(略)。

   东海老人答:

   古德云:“日月岂不明,不见自由瞽目;佛土岂不净,罪秽故不睹。”又云:“天泽无私不润枯木,佛威虽普不立无根,所建立者道根必深也。”今时今世,世人在智慧上,多属瞽目、枯木、无根之木也。

   你能“读东海老人语,以为斯人似在门中矣”,有目者也。但着一“似”字,可见目光慧度仍然不足。请继续努力,等智慧成熟福缘圆满,自有晤面之期。2007-12-21

   349小仲:老枭在新浪开博,可不得不说些违心的话了吧,否则……不过一定要去捧老枭的场,因为老枭往往会有真知灼见!

   东海老人答:

   老枭生平一切“唯心”绝不违心:一切听从良知的指挥,任何时候都不发之言、不做之事。这是我为人为文的一个原则。原则问题是不能从权的。别说开个博,就是为了开山开国开天,我也不屑于说违心的话。什么都可以不开,违心话不能讲。

   在我这里,没有什么“不得不”的困难。随心所欲不悖原则。《金刚经》云:“老枭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想在老枭这里听假言妄语违心话,比想在中共媒体上听真言实语唯心话还要难,呵呵。

   我爱好广泛、学问渊博,值得谈论的东西很多。为了多维持一阵子,在新浪博客,有些“敏感话题”我会少谈,但不论谈什么话题,只要出口,必是句句真言。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网址:http://blog.sina.com.cn/donhai5。欢迎捧场,欢迎提问-----问得越高深越尖锐我越欢迎。2007-12-21

   350西海氏:人性论除了性善、性恶论外,还有其它各种人性观,你怎么看?

   东海老人答:

   这个问题,我在《一言性善发天心!》中谈过了。这里要提请注意的是,有些人的“善恶混”论与“性无善恶论”,其实是接近性善论的,只不过对善恶概念的理解不同而已。东海人性论认为,性分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生理本性,可善可恶,但“未发”之时,却是超越世间善恶概念的至善。拙文写道:

   战国时期,关于人性的辩论颇为热闹。康有为《论语注》曰:“后人言性甚多,世硕以为有善有恶,人之善性养而致之,则善长;恶性养而致之,则恶长。宓子贱、漆雕开、公孙尼子之徒皆言性有善有恶,孟子则言性善,荀子则言性恶,告子则言性无善无不善,杨子则言善恶混,皆泥于善恶而言之。孔子则不言善恶,但言远近。”

   康有为提到的世硕,战国时人,著有《世子》一书,但已失传,他人性有善有恶的观点对后世影响颇大。王充在《论衡•本性篇》中写道:"周人世硕,以为人性有善有恶,举人之善性,养而致之则善长;性恶,养而致之则恶长.如此,则性各有阴阳,善恶在所养焉.故世子作《养性书》一篇."王充认为,自孟子以后论人性的,"唯世硕,公孙龙子之徒颇得其正"。

   汉朝董仲舒之学多取于荀子,在人性论上则折中孟荀,认为人的自然之性本具善质。他用了一个精彩的比喻:"性比于禾,善比于米,米出禾中,而禾未可全为米也,善出性中,而性未可全为善也。"又说:"善者,王教之化也.无其质,则王教不能化;无其教,则质朴不能善."(《春秋繁露•实性》)。由此可见,荀子一边认为通过“礼”(文物典章制度)可以把人由恶改造成为善,一边又不承认性有善质,岂非成了无米之炊?

   近代不少思想家参考西方的人性理论,结合传统人性思想,也提出了各种人性论。如梁启超的“人性中心论”,章太炎的“善恶同时进化论”,严复提出基于进化论的“性无善恶论”,李宗吾基于中西科学的“性恶论”等。

   枭眼看去,枭心证之,仍以孟子人性善之见为最彻。正如程明道所言,“孟子所以独出诸儒者,以能明性也。”(《遗书》)性恶论及其它人性观点,“得道体之一端”而已,未能彻底,终非究竟,非“最胜义谛”。(《一言性善发天心!》)2007-12-21

   351西海氏:你高叫不要与性恶论者交朋友,标准是否高了?据我所知,不仅一般学人,多数自由人士都是性恶论者。难道他们都不好?你连民主同道都不爱,怎么会真心追求民主?

   东海老人答:

   又是非黑即白、非友即敌的思维。儒家亲亲仁民爱物,对动植物、大自然都应保持一份爱心,何况是人、且是同道中人?但同道中人不一定当作朋友看待。朋友是个人层面的事,同道是政治、社会层面的事。儒者的仁爱无局限而有秩序,对亲友的爱与对同道中人及普通人的爱,是有“等级”的。

   在果地上,在原则上,人人的本性、人格和尊严平等。追求民主,追求的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选择什么样的人为友,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标准,这也是每一个人的自由权利。在因地上,在现实上,人与人的差异太大了。与明心见性者比,性恶论者本性未明、人格未建、学问无头、道德无本,是不配与老枭平起平坐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