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大儒说
·恭请胡锦涛当爹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而今迈步从头越
·自由天使网友致一枭公开函(一枭附言)
·元旦写怀并向海内外师友拜年
·实语者老枭
·网友酬唱集萃(之8)
·给你一个研究院!
·贺老战友芦笛君大著梓行
·大陆盛产三种动物
·zt总编在线:动物涅磐----写在《东海一枭:大陆盛产三种动物》诗后
·谁能让我生回气?
·学习老枭好榜样
·伏虎驯狼志必酬!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合法腐败权”和古今几面小镜子
·高智晟万岁
·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兼驳张玉祥君《说话与做事》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先生歌
·zt张玉祥:回东海一枭先生并请教之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黎鸣果然批不得!
·打倒张五常,保卫生存权!
·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荆楚

   近段时间以来,东海一枭君颇为活跃。一会儿著文《信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一会而又赶制出《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等等。反正是极力崇儒和推销他的性善论。

   当然,在民主大潮的冲击下,东海一枭君所秉持的崇儒观点,自然是漏洞百出,弥缝不及。于是东海一枭儒、释、道并用,周易、八卦也派上了用场,阴阳五行也掺杂其中。一会儿道学,一会儿玄学。天文地理,雾里云端。无所不知,不所不晓。让人目不暇接,让人不知所云。

   我本来已经声言不再介入与东海一枭君的这种口水大战之中去了。但看到东海一枭喋喋不休于崇儒,到处宣扬性善之说,遗祸士林,流毒人间。乃不避浅陋,斗胆一说。

   也因为性善性恶之基本持论,兹事体大。它关涉到许多基本的社会决策,也关涉民主宪政制度之建设。关涉法治环境之完善,更关涉到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之构筑。

   确实,性善性恶,儒法两家争论了两千多年,谁也没能说服谁,也没有争论出一个结果。这是因为,无论性善、性恶,都是一个伪命题。双方都有证实的证据,但又不能否则大量的证伪之例证。

   按照基督文明所引申出来的基本观点:“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在这种人性观的指导下,认为一种好的制度设计,一种好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好的精神指归,则可以把人诱导濡染成天使。而一种坏的制度设计,一种坏的社会价值导向,一种坏的精神指归,则把人变成野兽。

   举一个例子,颇能说明这个问题:英国发现澳洲之后,于是将许多罪犯流放到那里去服刑。起初几次,当然是委托海运公司来承运。英国政府则按上船人数来支付运费。

   许多承运者只考虑多赚钱和多获利,而不管这些犯人的生活境遇。那时,运输速度还比较缓慢,从英国到澳洲一趟,一般需要一个多月,甚至几个月。在这种运输条件下,部分船只在运输犯人的过程中,死亡率高达2%。这样一来,英国人民舆论哗然,于是英国政府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严厉指责和批评。

   英国政府受到严厉批评之后,乃改变思路,将“按上船人数支付运费”改为按“按到岸人数支付运费”。

   经过这么一个小小“支付方式”的改动之后,犯人在运输途中的人道待遇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基本上能达到100%的到岸率。

   当年的英国,是一个具有浓郁基督文明传统的国家。他们秉持基督文明之“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野兽”的基本观点。在出现这个“运输事故”之后,他们没有偏执于性善性恶之争论中去,而是秉持基督文明所引申出的人性观,并通过认真思考和分析,改进了技术手段,来规避资本逐利过程之中将“人性恶”发挥出来。而把资本逐利的本性予以利用,从而激发出“人性善”的成果。

   假如这种事情出现在中国,那么,人们理所当然地做出这样的反应——儒家性善论者坚持说,必须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必须强化“品行道德培养”等,来感化这些人不要那么昧着良心赚钱……而法家的性恶论者则反驳说:必须施以严刑峻法,必须严惩不贷,以便让承运人不敢昧着良心赚钱等等……

   两种思路,前者,日久必然流于虚伪蒙骗。后者,日久则必然流于血腥严酷。这都是刻舟求剑,缘木求鱼。其治理结果,可想而知。就像中国的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一样,只能长期陷入“治乱循环”之中而已。

   中国历代**统治者,有单纯崇信法家的秦始皇,因其残暴刻深、嗜血寡恩,遂二世而亡。也有十分崇信儒家的王莽新朝,因其虚伪荒唐,作秀欺骗,连他本人也不得善终。因此,无论崇儒或崇法,用其来治国理政,无一不是荒唐悖乱之极。

   吸取了这种深刻的“历史教训”后,历代的**统治者,倒是秉持“内法外儒”的治国理念。或曰“儒表法里”的奴役控制之术。从而使得他们对社会的奴役控制时间要长得多。但这种表面不一的长期奴役控制,几乎使中国变成了一个两脚动物的丛林,使**控制越来越严酷。使中华民族之思想文化和社会活力,越来越趋于窒息。只在春秋战国时代中,有过一度的辉煌。只在民国年间,有过短暂的“复兴”。

   原因何在?在于秉持性善性恶之立论而作出的社会管理决策,是错上加错的结果也。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立论的基础错了,岂有社会管理的决策能够顺畅的?

   而现代民主社会和文明国家所秉持的人性论,都是建立在基督文明所秉持之人性论的基础上。因而使得这些国家的社会管理、制度设计趋于科学化,从而暴发出巨大的社会活力。相对于**落后国家来说,这些国家的文明与和谐程度,真是霄攘之别。从而成为追求文明进步的落后国家之精神向往,成为世界文明的价值导向。从而迫使**落后之国家和地区的人们,苦苦思考迎头赶上的路径。

   

   不幸的是,中国共 产 党在国民政府与日本侵略军厮杀得气血亏虚、鲜血淋漓的时候,通过长期的与日军暗通款曲,养精蓄锐,乃在苏俄的秘密支持和指使下,暴力劫夺了国民政府之政权。毛泽东如愿以偿地夺得政权后,其魂萦梦系的,是做一个**帝王。但鉴于袁慰亭复辟帝制的血泪教训,他只敢做一个超越皇帝之实的现代帝王,而不敢公开宣称复辟帝制。

   毛泽东带着他的那帮泥腿子们坐上金銮宝殿之后,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这些山沟沟里蹦出来的家伙,让他们干点打家劫舍的活儿,确实是驾轻就熟。让他们做些绑票剪径的勾当,确实是娴熟快捷。但让他们来对儒教之思想根源进行剖析批判,则只能是——哈巴狗赶兔子——拿不到气。

   从表面上看,中国共 产 党确实发起过批林批孔的运动,那仅仅是出于其内部权利争夺白热化的一种影射之术。在这种愚昧自负的驱动之下,他们只知道挖开孔子庐墓,把各地孔庙捣毁铲平,把各种文物古迹毁坏,以便将他们的兽性发作出来。因此,中国共 产 党批儒是假,崇儒才是真。

   而终马克思一生,则武断否认普遍人性的存在,强行把普遍人性装入阶级性的箩筐之中。这就更加不合逻辑、等而下之矣。

   在崇儒这个问题上,我希望东海一枭放眼看看世界文明发展的大势!再回顾一下人类文明迈进的脚步!而不是与中国共 产 党明里暗里之崇儒一唱一和。因为中国共 产 党为谋求长期的**奴役统治,或明里褒扬支持,或暗中使劲崇儒,并试图把崇儒的事业推展到新的高度。

   再者,儒教向来提倡中庸之道。而基督文明的人性观,正契合于儒者之“中庸”观念也!既然东海一枭宣称自己崇信儒学,却又在这个问题上偏执于孔孟之“性善”一端。说明东海一枭君的儒学功夫不到家,说明东海一枭学艺不精。东海一枭只满足于跟着孔孟鹦鹉学舌,只满足于拾取古人的牙慧,生吞活剥,猪八戒吃人参果,而没有用自己的头脑加以分析。让我这个儒教的半桶水,都笑得在地上打滚!

   也因为东海一枭崇儒之观点颇多荒谬悖乱,在与人的辩论过程中,往往理屈词穷。于是东海一枭虚晃一枪,乃一再感慨曰: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有限,不能表达出其自己内心深处的复杂思想。一些心灵深处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世人限于智识蒙蔽,难以领会云云。

   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形,只是责怪自己的语言词汇不够丰富,责怪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表达能力欠缺,而不是反过来责怪世人之懵懂不开。

   东海一枭既然一惯崇儒,当然不会不知道孔子之“推己及人”,不会不知道儒家之“日三省”功夫。但东海一枭的这番说辞,其弦外之音,不仅不是“推己及人”和“日三省吾身”。反而认为:当今之人,限于天资慧根,限于智识蒙蔽,不足以理解东海一枭的复杂思想。也就是说:只有东海一枭最是聪慧明哲?其他的人,几乎都是一些二百五?

   以我之愚钝,领受如此指责,倒是没有多大意见。但泱泱士林之中,难道都是一些东海一枭眼中的二百五?屡屡如此说辞,也太自恋自负了吧!也太自我崇拜了嘛!而自恋自负和自我崇拜,在基督徒的眼中,是严重之罪恶。

   祈我主赦免他的罪恶!

   2007-5-30下午

   

   枭注:对荆楚此文,一直未予驳回,一是太忙,二是认为没有必要。今荆楚“出事”,特将荆文重发供网友们欣赏和怀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