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一

   在《东海难不倒》系列之303答有神氏问题时我说:“唯心唯物皆偏,我所持的不是唯物论,而是心物一元论”。黄河清先生读后曰:

   

   八十年代初期,梁公漱溟针对有人询问信奉唯心主义还是唯物主义时,很认真地回答说:“该唯心时唯心,该唯物时唯物。”唯心唯物问题,困扰我几十年了。现在多少有悟:唯心唯物皆是皆非、皆非皆是,正是梁公所诲:“该唯心时唯心,该唯物时唯物。”兄之所云“唯心唯物皆偏”。“心物一元论”是一种归纳综合和比较准确的文字表达,或许可以找到更准确明晰的文字表达——独立于唯心唯物之外的一种事实上人类认知史上、文化史上尤其是中华儒学上早就存在的新的认知观、认识论。我寄厚望于兄发扬光大或创新立派。

   

   唯心唯物都有一定的道理,但都不彻底、不究竟,在宇宙论、本体论的层面,皆非。黄河清先生已“见”到相当高的地方,但尚未最高、未形成理论耳。梁先生之言没错,也不究竟。

   

   作为看问题的角度、“接物”的态度,作为方法论,“该唯心时唯心该唯物时唯物。”这样说没有问题(尽管这样的折中,不是真正中庸的方法)。但在宇宙论、本体论的层面就不能这么表达。“心物一元论”才是最明晰准确的表述。也可称心物不二、心物一体、心物同源。我觉得还是心物一元最贴切。

   

   二

   心物一元确是“唯心唯物之外的一种事实上人类认知史上文化史上早就存在的”,非我创,亦非儒家独有,它是儒佛道三家共有的观点。不过三家不尽相同,仍有偏正。

   

   佛道两家,虽可从中归纳出心物一元论来,但佛道两家偏于“心”的一面,两家中多数派别以为心可离物而独存,已滑向唯心论。故他们大多重心而轻物,执体而遗用,一味“形而上”与“形而内”,轻视甚至隔绝厌弃外在物质和实存的世界,导致耽空滞虚之弊。

   

   唯从儒家易经归纳出来的心物一元论最为圆正。格物致知,面向物质世界,充满科学精神(王阳明将“致知”解为致良知,出偏了。格物致知是致万物之知,是科学层面的事,正心诚意才是致良知。所以心学对儒家是有所偏离的);正心诚意,解决心灵问题,提升道德修养。格物致知针对物质世界,正心诚意针对心灵世界,齐家治国平天下解决的是社会问题。

   

   心物一元,乃天地间至高真理,一有所偏,遗患无穷。遗憾的是,古今中外,所有学说都偏离了这一真谛,就是儒家内部也常出偏。如宋明理学(心学也属理学范畴)或偏于“形上本体”(天理),或偏于“形内本性”(良知),都是偏重于心的一面了。

   

   三

   兼摄佛道、广汲西学而归本于儒的东海之道,是至广至大至圆至正的,在心物问题上更是如此(归本于儒是就最大根本和原则而言,具体到儒家各派的学说,东海之道是“修正主义”,于儒家本身而言也可以说是“儒家升级版”)。

   

   在儒家,物质是物,社会也是“物”。“格致”重科学,针对物质世界,开物成务,但要接受“内圣学”的引导;“内圣学”致力于道德修养,针对精神世界,但道德要从科学实践与社会实践去体现;“外王”重制度建设与创新,但建设创新任何制度都必须合乎时宜和民意,必须符合道德的原则。所以在东海之道里,科学、道德、制度是圆融一体的。

   

   心物一元论统合唯心唯物二论,却不是二论的肤浅折中。真理是不能折中的,真理必须理真。心物一元论之所以特别正确,是它本身的真理度特别高。就体而言,宇宙本体(易称乾元,儒佛道各有其名,有大量别名)是亦心亦物、非心非物、心物一元的;就宇宙万物而言,不仅人类动物,一切都是心物一元的:有心必有物,有物必有心;心外无物,物外无心。也就是说,没有离开“物”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的“心”,也没有离开“心”而独立存在的绝对的“物”。说到“心”,必是心物一元的“心”,说到“物”,必是心物一元的“物”。

   

   “有心必有物”还好理解,“有物必有心”普通知识分子恐怕很难理解。举例,某人拿起、看见或想到一块石头,那块石头就在某人心里,此其一;石头本身是刹刹变化密移的,它本身有“心”潜运其中,那是一股法尔自然、自然而然、不可究诘的生机灵气,只不过由于石头机能差劲之极,其灵气生机被蔽固了,无法开发进化为能思能虑的人心。也就是熊十力师所言:宇宙间无机物最先现,心隐而未彰,但不可言无。一切物质皆有心灵,宇宙间没有无心之物存在。此其二;不仅你拿起、看见或想到的那块石头,宇宙万物都在其大无外的“本心”一大光明藏里。此其三。

   

   这里说心、说宇宙生机灵气,皆是名相方便,不可拘执。要真正认识、高度信服心物一元,是需要相当高的学养与智慧的。深入儒佛大智慧海,就会逐步解悟乃至证悟,心物一元乃是真确不移的真理。

   

   心物问题及生死问题,是哲学的核心问题,我慎思明辩久矣,证量之高,不敢说绝后,但我敢说是空前的。这是东海之道集古今儒家之大成、进而集儒佛道三家之大成、兼集中西文化之大成的智慧基础。我在《东海难不倒》系列与杨万江的问答中对心物问题略有浅说(见279杨万江),今后将会在东海之道“大乘学”中对这个问题予以重点、深入、全面的阐述(其实,生死问题从根本上说也属于心物问题)。且“亮”吉光片羽,先新一下识者的耳目吧。

   

   四

   道德与智慧是不可割的一体两面。智慧不足,道德最大也大不到那里去。比如一个乡巴佬,做人做得最好,也是个普通的老好人;反过来,道德不好,智慧最高也高不到那里去。因为,认识到道德的重要性,正心诚意,彰明良知,这本身就是最高智慧。一个道德低劣的人,不论表面如何“光”,其人生实质上必是苦难深重、灾难重重的。这灾难,包括天灾、人灾、心灾,心灵灾难又是最大的灾难。这种灾难,非身临其境的当事人不能体会。那些凭歪门邪道坑人祸世而“成功”者,只要有一定慧根,略有觉醒,便知枭言不差也。

   

   儒学是下学上达的,但自古以来很多儒者只知“下学”,不知“上达”,只知道仁义良知是道德、儒家是关于道德的学问,却不知儒家是智慧之学,良知的知就是智慧的智。不仅世俗、世界层面,而且在超世俗超世界(出世)层面,儒家智慧比起佛道两家来,皆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少人学儒,学出一身身体或心理毛病来,绝对是走差了道。(学佛学道比学儒更容易学出病来)。有的儒者,嘴笨笔拙,表达能力、语言文字功夫都很低劣,不用说,那是良知未明,智慧未开的表现,儒学造诣不仅体现在学术理论水平上,也可流露于文字功夫中。

   

   五

   日前民运前辈兼基督徒熊炎兄,屡屡打我小油,要我“顺服上帝来安排”,我回以小偈,有句曰:“本心深处智慧多”、“良知大善又大智,此心具足一切智。”、“若能学究天人际,信口而言皆是经”、“上帝无灵心最神,自净习染见其真。金刚锋与般若焰,无不摧兮无不明。”句子虽拙,蕴意颇深呀。

   

   致得良知心光灿烂的人,也就是仁者,必是有大智慧、大能力者,不论学什么专业干什么工作,都能学得比常人深入、干得比常人完善,从事“格致”也好,致力“齐治平”也好,都能比常人取得更大的成就达到更高的境界。就是“战争”也一样,例如,自古儒家不领兵则已,如果领兵用兵,往往比大多数一辈子打仗的武夫要厉害得多,王阳明曾国藩最典型了。辩才无碍文佳诗妙等,何足道。它们本是儒学题中应有之义嘛。2007-12-10东海一枭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2-14] 修订:[2007-12-14]

   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