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杨万江批判小结

   

   一

   近段日子,在《东海难不倒》系列中对“心外拜天”的儒门外道杨万江持续深入地进行了批判。杨万江不服或伪装不服,强辞夺理絮絮不休,日前自辩曰:

   

   天无处不在,所谓“神无方,易无体”也。此非“天在心外”。所谓无处不在者,乃天呈现为世界之有本源,万物之有道理,人心之有本心(天心)抑或“心之理”也,是故,或“即物穷理”或“尽心知性知天”而悟其道通其源也。然则人之所悟所知乃人在其限度和可能之所悟所知,人之所悟所知乃天之所呈于我者,非天本身也。后者乃人之有所不知。此即为一信仰。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自然,吾之此论亦非“撇开本心拜上天”。“尽心知性知天”之心学一路,正在其心以处本心而生心象以契天之生生于万物,犹易以卦爻拟天地而准之。易所称之乾元,何以为“心”,老枭无儒门经典经学之证。老枭不通学理,甚憾!

   

   今特借对杨万江上述言论的回驳,以明儒家真谛,希望对广大儒门、自由门同道有所启发,同时为杨万江批判作一小结。

   

   二

   杨万江主张上天信仰,对“上天”的认识根本一团酱糊。其撇开本心拜上天的证据,在最近杨文中俯拾皆是,近日驳其观点时也引用了不少,简直铁证如山,怎么否定得了呢。上面这段话中,他虽已从原先的立场上开始策略性退却,否定“撇开本心拜上天”了,但实质未变,其未能领会天人合一、心物一元之妙理是显而易见的。

   

   在儒学中,天是包含了心这一概念的“大心”、“本心”、“真心”,即宇宙乾元本体。只有在本心、本体的概念上,才可以说天天无处不在,是“神无方,易无体”的。神与易,指的乾元本体,也就是本心。此乃宇宙本体作为人的自我与万物存有的共同体,你以为本心是指人的意识觉知心哪?真蠢才也!(本心与识心非一亦非异,烦恼一转即菩提,并非烦恼识心以外另有个菩提本心在)

   

   斥其“撇开本心拜上天”,是在本源处而言的。错以毫厘,天悬地隔,一点马虎不得。他以为只要承认人心的作用就非“撇开本心拜上天”了,幼稚得可笑。脱离良知信仰而谈上天信仰,就是心外拜天;以为万物包括本心皆为天生,在“天”与“心”二者之间强分主次、“母子”,就是割裂“天人”。本来即“一物”,焉能两相分?

   

   就象唯物论承认心的存在,承认人的主观能动性,但以物为主、为先,便是唯物论;唯心论承认物的实存和能量,但以心为主导,所以是唯心的。这里争的是谁第一性、而非承不承认对方的问题(两论各有所偏,在根本上都是错误的)。

   

   象下面这段话,也是割裂“天人”的实证。杨万江说:[前面我之所以反问老枭,说如果你认为不是“天生万物”而是“心生万物”,那么,你“生”一个实有之物来看看。这样的问题并非什么“识心”与“本心”的区别,而是承认不承认世界自身和其向心的显示是否是一种实存的问题,这是儒佛之别的关键所在。]

   

   杨万江不知,“这样的问题”正是“识心”与“本心”的区别所在。儒佛有别,但“心物一元”方面,却是相通的。曾有联曰:

   

   妙悟里外,彻照上下,藏发光明真幸运;

   纵通古今,横贯中西,道成东海大丰收!

   

   所谓藏发光明,发掘、发明的就是这个“本心”,王阳明称良知,我称光明藏,相当于佛学的菩提心、如来藏也。

   

   三

   关于心物一元,我已回过杨万江两次,明确告诉他及华坛诸儒,不理解心物一元,是入不了儒、入不了中华文化之门的。近答勉熊炎君的三首小偈也是论心物一元的。偈曰:

   

   其一

   有心必有物,有物必有心。

   心外无一物,物外亦无心。

   

   其一

   心物原同体,非一又非异。

   此中有妙理,望君细参之。

   

   唯物原大误,唯心出了偏。

   无心更是错,至真唯一元。

   

   句拙意深,杨万江肯定茫然坠烟雾,录在此,供有綠的上根人士一读吧。偈意不详析了,有兴趣者可参看最新枭文《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刚才看到今钟先生一文,其中论及“物质与精神的统一”,有助于理解心物一元论,录此供参考吧:

   

   “现代脑科学在实践上发现思维是一种脑电波,是仪器可以测定的实实在在的物质,不是镜中月,水中花子虚无有的东西;证明意识和物质是统一的,现代高能物理学也发现:物质的活性在微观层次表现为灵性,在更微观层次上表现更为神通广大。原子的放射性与能量为分子所望尘莫及。而原子在固体铅面前无可奈何穿不过去。固体铅对中微子则不成障碍,它可以轻易穿过厚达一亿光年的固体铅,瞬间可以穿透300个地球。这种物质的灵性已近于神性,因为微观粒子在无数的轨迹中瞬间可以做出人都不可能做出最优选择,比人更具有多变性与不可预测性。科学证明粒子越微观,放射性越强,能量越大,神通越大,就越加显示物质与精神的统一。”(《从中华悠久文化看共产教之根》)

   

   四

   心物一元、天人合一正是易经的中心思想。

   

   孔子作易,是为了解决宇宙人生各种大问题特别是“本体”问题,秦汉以来包括理学家在内的易学流派对《周易》中所蕴含的“宇宙论”问题纷纷予以研析,其中义理派又把重心放在对宇宙本体的把握上。

   

   熊十力师及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等新儒家在继承前人特别是理学家之研易成果的基础上,形成为现代易学的新义理派。熊十力说:“心者,本体,在《易》则谓之乾。”;牟宗三从“心性即宇宙”之侧面体认“宇宙本体”,认为“天道性命通而为一”是儒家正统思想,等等。

   

   万江说“易所称之乾元何以为“心”无儒门经典经学之证”云云,杨半吊连“半吊子”都不及格矣。熊十力师曰:“《大易》本五经之原,《易》义不明,余经更何可说?”

   

   其实,即使如万江所言,易所称之乾元何以为“心”无儒门经典经学之证,只要在根源处符合仁道,就毫无关系。儒学是一门即“保守”又发展的学问。“保守”为仁,指的是原则性问题不许儒离,发展为“义”。是偕时俱进、因时制宜的“时中”,发展本身也是儒学要旨之一。东海之道就是儒学的集大成兼升级版。

   

   杨万江于佛学易学一无所知、一味胡说,于儒家心学亦在门外,什么“尽心知性知天之心学一路,正在其心以处本心而生心象以契天之生生于万物。”之类,皆是半通不通、似是而非约混扯。

   

   他以为心呀性呀与上天是子母关系呢,不知在儒学根源处,心、性、天皆“一物”耳,《大学》统之于“明德”,阳明统称为良知(如果上天指“头顶”自然顽空,天就统于本心;如果上天指乾元本体之天,天就等同于本心)。尽心知性知天不是先尽心再知性、先知性再知天,而是尽心便是知性、知性便知天,其间没有“台阶”之别、层级之分的。

   

   五

   综上所述,不论万江不服是真的不服或伪装不服,皆非儒家之风,大丢儒家的脸:如伪装不服,是不致良知,缺学术真诚;如真的不服,则不通学理,乏思想能力。呜呼万江,有什么资格谈上天信仰?休休矣。

   

   有人说,老枭儒佛兼修,岂不闻平等心是佛,佛倡法法平等,何必对杨万江、对儒门中的不同意见者赶尽杀绝,唯东海之道独尊?

   

   这是混扯,把两个层面的问题混在一起了。佛教认为生佛平等,万法平等。但这是从本性、果地、究竟地上说的。佛经上的‘地’都是指境界。菩萨有十地,十地就是十种差距。从大乘的十地菩萨,到小乘的四果圣者,都属于无为法的圣人,无为的程度却有差别。

   

   如果辨正法义就是赶尽杀绝、就是唯我独尊,就有违平等之义,释尊自己广摧外道,岂非比我还过分?世人只见老枭打遍群雄杀气腾腾,哪知枭心如儒慈悲深深?有九嘲杨万江联为证:

   

   我小说大话狮吼棒喝,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铁口婆心对你何等好啊;

   你东拉西扯鼠闹狐猜,依然混混沌沌颠颠倒倒,朽木粪土叫我怎么办呢?

   2007-12-10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2-13] 修订:[2007-12-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