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杨万江批判小结

   

   一

   近段日子,在《东海难不倒》系列中对“心外拜天”的儒门外道杨万江持续深入地进行了批判。杨万江不服或伪装不服,强辞夺理絮絮不休,日前自辩曰:

   

   天无处不在,所谓“神无方,易无体”也。此非“天在心外”。所谓无处不在者,乃天呈现为世界之有本源,万物之有道理,人心之有本心(天心)抑或“心之理”也,是故,或“即物穷理”或“尽心知性知天”而悟其道通其源也。然则人之所悟所知乃人在其限度和可能之所悟所知,人之所悟所知乃天之所呈于我者,非天本身也。后者乃人之有所不知。此即为一信仰。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自然,吾之此论亦非“撇开本心拜上天”。“尽心知性知天”之心学一路,正在其心以处本心而生心象以契天之生生于万物,犹易以卦爻拟天地而准之。易所称之乾元,何以为“心”,老枭无儒门经典经学之证。老枭不通学理,甚憾!

   

   今特借对杨万江上述言论的回驳,以明儒家真谛,希望对广大儒门、自由门同道有所启发,同时为杨万江批判作一小结。

   

   二

   杨万江主张上天信仰,对“上天”的认识根本一团酱糊。其撇开本心拜上天的证据,在最近杨文中俯拾皆是,近日驳其观点时也引用了不少,简直铁证如山,怎么否定得了呢。上面这段话中,他虽已从原先的立场上开始策略性退却,否定“撇开本心拜上天”了,但实质未变,其未能领会天人合一、心物一元之妙理是显而易见的。

   

   在儒学中,天是包含了心这一概念的“大心”、“本心”、“真心”,即宇宙乾元本体。只有在本心、本体的概念上,才可以说天天无处不在,是“神无方,易无体”的。神与易,指的乾元本体,也就是本心。此乃宇宙本体作为人的自我与万物存有的共同体,你以为本心是指人的意识觉知心哪?真蠢才也!(本心与识心非一亦非异,烦恼一转即菩提,并非烦恼识心以外另有个菩提本心在)

   

   斥其“撇开本心拜上天”,是在本源处而言的。错以毫厘,天悬地隔,一点马虎不得。他以为只要承认人心的作用就非“撇开本心拜上天”了,幼稚得可笑。脱离良知信仰而谈上天信仰,就是心外拜天;以为万物包括本心皆为天生,在“天”与“心”二者之间强分主次、“母子”,就是割裂“天人”。本来即“一物”,焉能两相分?

   

   就象唯物论承认心的存在,承认人的主观能动性,但以物为主、为先,便是唯物论;唯心论承认物的实存和能量,但以心为主导,所以是唯心的。这里争的是谁第一性、而非承不承认对方的问题(两论各有所偏,在根本上都是错误的)。

   

   象下面这段话,也是割裂“天人”的实证。杨万江说:[前面我之所以反问老枭,说如果你认为不是“天生万物”而是“心生万物”,那么,你“生”一个实有之物来看看。这样的问题并非什么“识心”与“本心”的区别,而是承认不承认世界自身和其向心的显示是否是一种实存的问题,这是儒佛之别的关键所在。]

   

   杨万江不知,“这样的问题”正是“识心”与“本心”的区别所在。儒佛有别,但“心物一元”方面,却是相通的。曾有联曰:

   

   妙悟里外,彻照上下,藏发光明真幸运;

   纵通古今,横贯中西,道成东海大丰收!

   

   所谓藏发光明,发掘、发明的就是这个“本心”,王阳明称良知,我称光明藏,相当于佛学的菩提心、如来藏也。

   

   三

   关于心物一元,我已回过杨万江两次,明确告诉他及华坛诸儒,不理解心物一元,是入不了儒、入不了中华文化之门的。近答勉熊炎君的三首小偈也是论心物一元的。偈曰:

   

   其一

   有心必有物,有物必有心。

   心外无一物,物外亦无心。

   

   其一

   心物原同体,非一又非异。

   此中有妙理,望君细参之。

   

   唯物原大误,唯心出了偏。

   无心更是错,至真唯一元。

   

   句拙意深,杨万江肯定茫然坠烟雾,录在此,供有綠的上根人士一读吧。偈意不详析了,有兴趣者可参看最新枭文《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刚才看到今钟先生一文,其中论及“物质与精神的统一”,有助于理解心物一元论,录此供参考吧:

   

   “现代脑科学在实践上发现思维是一种脑电波,是仪器可以测定的实实在在的物质,不是镜中月,水中花子虚无有的东西;证明意识和物质是统一的,现代高能物理学也发现:物质的活性在微观层次表现为灵性,在更微观层次上表现更为神通广大。原子的放射性与能量为分子所望尘莫及。而原子在固体铅面前无可奈何穿不过去。固体铅对中微子则不成障碍,它可以轻易穿过厚达一亿光年的固体铅,瞬间可以穿透300个地球。这种物质的灵性已近于神性,因为微观粒子在无数的轨迹中瞬间可以做出人都不可能做出最优选择,比人更具有多变性与不可预测性。科学证明粒子越微观,放射性越强,能量越大,神通越大,就越加显示物质与精神的统一。”(《从中华悠久文化看共产教之根》)

   

   四

   心物一元、天人合一正是易经的中心思想。

   

   孔子作易,是为了解决宇宙人生各种大问题特别是“本体”问题,秦汉以来包括理学家在内的易学流派对《周易》中所蕴含的“宇宙论”问题纷纷予以研析,其中义理派又把重心放在对宇宙本体的把握上。

   

   熊十力师及唐君毅、牟宗三、徐复观等新儒家在继承前人特别是理学家之研易成果的基础上,形成为现代易学的新义理派。熊十力说:“心者,本体,在《易》则谓之乾。”;牟宗三从“心性即宇宙”之侧面体认“宇宙本体”,认为“天道性命通而为一”是儒家正统思想,等等。

   

   万江说“易所称之乾元何以为“心”无儒门经典经学之证”云云,杨半吊连“半吊子”都不及格矣。熊十力师曰:“《大易》本五经之原,《易》义不明,余经更何可说?”

   

   其实,即使如万江所言,易所称之乾元何以为“心”无儒门经典经学之证,只要在根源处符合仁道,就毫无关系。儒学是一门即“保守”又发展的学问。“保守”为仁,指的是原则性问题不许儒离,发展为“义”。是偕时俱进、因时制宜的“时中”,发展本身也是儒学要旨之一。东海之道就是儒学的集大成兼升级版。

   

   杨万江于佛学易学一无所知、一味胡说,于儒家心学亦在门外,什么“尽心知性知天之心学一路,正在其心以处本心而生心象以契天之生生于万物。”之类,皆是半通不通、似是而非约混扯。

   

   他以为心呀性呀与上天是子母关系呢,不知在儒学根源处,心、性、天皆“一物”耳,《大学》统之于“明德”,阳明统称为良知(如果上天指“头顶”自然顽空,天就统于本心;如果上天指乾元本体之天,天就等同于本心)。尽心知性知天不是先尽心再知性、先知性再知天,而是尽心便是知性、知性便知天,其间没有“台阶”之别、层级之分的。

   

   五

   综上所述,不论万江不服是真的不服或伪装不服,皆非儒家之风,大丢儒家的脸:如伪装不服,是不致良知,缺学术真诚;如真的不服,则不通学理,乏思想能力。呜呼万江,有什么资格谈上天信仰?休休矣。

   

   有人说,老枭儒佛兼修,岂不闻平等心是佛,佛倡法法平等,何必对杨万江、对儒门中的不同意见者赶尽杀绝,唯东海之道独尊?

   

   这是混扯,把两个层面的问题混在一起了。佛教认为生佛平等,万法平等。但这是从本性、果地、究竟地上说的。佛经上的‘地’都是指境界。菩萨有十地,十地就是十种差距。从大乘的十地菩萨,到小乘的四果圣者,都属于无为法的圣人,无为的程度却有差别。

   

   如果辨正法义就是赶尽杀绝、就是唯我独尊,就有违平等之义,释尊自己广摧外道,岂非比我还过分?世人只见老枭打遍群雄杀气腾腾,哪知枭心如儒慈悲深深?有九嘲杨万江联为证:

   

   我小说大话狮吼棒喝,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铁口婆心对你何等好啊;

   你东拉西扯鼠闹狐猜,依然混混沌沌颠颠倒倒,朽木粪土叫我怎么办呢?

   2007-12-10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2-13] 修订:[2007-12-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