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了明天的辉煌!]
东海一枭(余樟法)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了明天的辉煌!

   为了明天的辉煌!

   一

   自从弘宣儒学以来,一些人对我产生了误会,以为我政治立场有所改移,甚至认为我开始给专制帮腔了。其实我反对专制主义的政治态度一向坚决且一以贯之,只是近年来进一步明确了文化立场,在一如既往地赞同自由主义的前提下,将民主自由纳入中华文化范畴。

   

   严格地说,不是我去“纳”,而是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学本身潜蕴着丰富深厚的民主自由资源,由于历史的局限及政治经济等种种原因未得到及时全面的开发,我不得不在现代新儒家诸公的工地上进一步发掘之。如拙诗所写:我对你们的关爱不仅一如既往,而且更有深度。我如白云乘风而去,是为了化为雨回来,深入你们焦渴的根部!

   

   儒家文化不仅完全可以接纳融摄覆盖自由主义,而且可以为民主自由的伟大追求提供必要和充分的道德内力的支持。民主制度是通过对恶的防范以保障社会秩序,具有制度性的防恶功能,但在道德要求上比较低调,缺乏理想性的扬善力量。儒家内圣学正好可以填补政治自由主义留下的广阔空间,在社会道德建设和个人内在自由扩展方面大展雄威。

   

   二

   制度需要有一颗"平常心",不宜道德高调,但道德本身则不宜过于低调,否则,缺乏倡善导善的力量,不能给人以内在有力的支撑和心灵深度的满足。自由主义防恶虽佳,倡善不足,守成则可,开新无力。它是阻止道德过份堕落的制度底线,却不能成为促进道德不断提升的旗帜,它可以让人过上正常生活,却无力让人寻求最美好的人生。

   

   我说过,反恶抗暴和持真行善需要内在力量,反抗专制恶政追求民主理想,尤其需要强大的“内力”支持,如此,言行才能一致,知行才能合一,对于真理的坚持和实践,才能愈挫愈奋持以以恒。个人主义的选择,普世价值的召唤,亲友的支持,同道的鼓励,他人的赞誉,乃至名声的诱惑,都可以转化为追求善和真理的力量。但这种力量很难让人达到"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坚定。王怡在《我为甚么信仰基督教?》的访谈中曾提到:

   

   当我开始坚持比较大胆的政治批评和言论,开始受到很多压力的时候,比如停我的课,干预我的聘任调动,中宣部不让主流媒体发我的文章,甚至我的家庭受到骚扰,收到恐吓的匿名信时,我就出现了一种疲惫感,不是恐惧害怕。我以前是一种个人主义的立场,我经常强调说我为甚么要写文章批评共产党,是因为我心里不舒服,我是一个不能接受不自由的人。不是为对他人的担当,而是我个人主义的选择,当因此而疲惫,产生无力感时,我有时会担心,这种个人主义的选择是不稳定的,如果哪一天我的尺度变了,难道我就放弃吗?(香港《开放》杂志2006.4)

   

   王怡意识到自由主义道德资源的不足,认为"我的力量来自一个更高的在我之外的源泉。"并相信只有上帝才能给予他最高最根本的心灵支持。我想许多优秀知识分子投奔基教,主要原因亦在于此,永生的诱惑当在其次。但是他们没有认识到儒家的内圣学才是最“厉害”的道德的“内功秘籍”。

   

   三

   在道和德方面,传统儒佛道诸家都是以“道”自任、以德自尊的先行者,儒家作为入世的学说,道德优越感难免表现得外露些,其中又以孟子的表现特别典型。宋儒尊孟,但认为孟子的缺点在于“有圭角”,“有英气”,不如颜子“浑厚”,用刘晓波和任不寐的话说,就是“道德傲慢”“人格狂妄”。

   

   “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说大人则藐之”、“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这些话至今听来,依然“英气”勃发。类似这些言论在《孟子》一书中俯拾即是。

   

   他骂当时所有的诸侯“嗜杀人”,全是“五霸之罪人”。他在游说诸侯国时常常开骂,骂梁襄王“望之不似人君”,骂梁惠王“率兽食人”,“不仁哉!梁惠王也!”曾骂得齐宣王 “顾左右而言他”,“勃然变乎色”…

   

   孟子明确提出"道尊于势"的观念,意为“道”比世俗政权和君主权势更尊贵。他说:"古之贤王好善而忘势,古之贤士何独不然?乐其道而忘人之势,故王公不致敬尽礼,则不得亟见之。见之尤不得亟,而况得而臣之乎?"

   

   孟子还提出君子圣贤的"天爵"以与公卿大夫等"人爵"相区别。他说:"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孟子告子上》)天子位列爵秩,是人爵。仁义忠信才是天爵。

   

   孟子游历齐国时,齐宣王想以介于师友之间稷下之礼来待孟子,孟子不受。孟子认为"以位,则子君也,我臣也,岂敢与君友也;以德,则子事我者也,奚可以与我友。"(《孟子•万章》下)意思是说,论地位,你是君,我是臣,我怎么敢和君主交朋友呢?论德行,那么你是服事我的,怎么可以和我交朋友呢?

   

   其实孔子、颜子等原儒都是很有些“道德骄傲”“人格狂妄”的,只不过他们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所以显得“有温润含蓄气象,无许多光耀”(宋儒语),不象孟子那么张扬外露罢了。

   

   这种“道德傲慢”和“人格狂妄”,其实是一种绝顶的文化自尊和强烈的道德自信的充分体现。靠“秀”是绝对秀不出来的,勉强秀之,必定画虎不成反类犬也。

   

   四

   

   东海草堂联曰:千秋事业数三家,儒家最善;万物乾坤原一体,本体归仁。仁道,是人道政道天道,是人生社会和宇宙一体相通之真道、正道、常道和大道。原儒种文化自尊和道德自信,来自于对“道”的深入领悟、认真践履和高度把握。

   

   孔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孟子曰“上下与天地同流”;庄子曰“超以象外,得其环中”,“与天地精神相往来”;陆九渊曰“吾心”与“宇宙”冥契无间;《史记》曰“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程子曰“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朱熹曰:“豁然贯通焉”;王阳明曰:“天地万物一体之仁”…。

   

   上述历代大儒所描述的都是得道之后所获得的体验、所进入的境界。那是一种种真气弥满万象在旁的心灵大自在,一种彻上彻下彻里彻外的精神大自由,那是任何外在重重罗网、层层封压和紧紧绳索都奈何不了的心灵自由、意志自由、道德自由、精神自由。自由地驰骋,自由地飞翔,自由地指挥时间,自由地决定方向。

   

   还要注意的是,“圣”是一种大自由,也是一种大怡悦。如果学儒学圣学成一副苦瓜脸,就走错了路。王阳明弟子王艮说得好:“‘不亦悦乎’、“悦’是心之本体。天下之学,惟有圣人之学好学:不费些子气力,有无边快乐。若费些子气力,便不是圣人之学,便不乐。”(《王心斋语录》)

   

   我在《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提到,我的生命是圆满自足自本自根的。我的肉体生命和灵性生命刹刹都在开花,那就是一种内圣功夫。知识无涯无际,宇宙无穷无尽,更加无涯无际无穷无尽的是我的心灵;大海浩瀚,日月光明,风云高迈,珠宝富贵,物质世界越来越繁华美好,更加无限浩瀚光明高迈富贵繁华美好的是我的精神,那就是一种内圣境界。遗憾语言是极有限的,道可道非常道,尤其是内圣之道之境,非语言可描述和形容于万一!

   

   拥有了这样的内在大自由大怡悦,还会把什么世俗特权放在眼里?

   

   五

   创立新内圣学与新外王学是我当仁不让的文化历史责任。以外王学接纳融摄覆盖自由主义,以内圣学建设社会道德、扩展内在自由,并为民主自由追求提供充分的内在力量。这是我的工作重心所在。我的民主自由立场以前没有今后也不会有任何动摇,而是在更加坚定的基础上不断向上,在涵摄的基础上超越之(有人问,我的儒家王道与古今儒者的王道定义有何异同?我说很简单:我的王道以自由为基,从民主开始。)

   

   即使最黑暗的时代,圣贤星火不灭。我秉承的乃孔孟之道和得道者高于公民精神、平等精神的天民精神圣贤精神。我并不奢望世人目前普遍的文化认同。在政治、经济、军事、历史和文化的多重原因综合作用下,特别是经过中共数十年的空前摧残,传统衰微已极,国人文化自卑感普遍深入骨髓,此时谈圣论道,难免阳春寡和,别说庸众腾笑,多数知识分子也难共鸣。我只希望少数优秀的自由主义者能在我引导下深入认识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被遮蔽已久的真面目,认识儒家文化与自由主义的精神相通和思想互补之处。

   

   虽然深知所择路线的狭窄艰危,注定孤独,但历史责任感和文化使命感让我别无选择,只能“自居一代风骚主,独守千秋理想门。”能做多少做多少,能化一点算一点。在遍地江湖、满天风雨中为后世、为我中华民族保留一颗文化火种,一份圣贤精神,道德理想,为了明天的辉煌,于愿足矣!诗曰:

   一

   世尽趋炎我独秋,肯朝宝马略低头!

   不妨物质略清苦,享我精神大自由。

   

   二

   不群不党不同流,不与庸夫乱应酬。

   陋室独开新世界,逍遥书酒复何求。

   

   三

   谁知寂寞味津津,隐向书林迥出尘。

   权柄黄金虽可贵,自尊自在更堪珍。

   2006-12-25东海一枭

   首发2007、1.4《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