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东海难不倒(305---310)

   305杨万江:为什么“捍卫上天的荣耀,才能保持君子的谦逊”呢?因为人是有限度的,即便有些人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全智全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甚至自以为自己就是老天,以心换天,可以主宰一切,决定一切,那么,你这也不过是你自己心生狂妄而已,并不是真是这样。

   东海老人答:

   “天生万物”、“心生万物”之说都没错,但你理解错了。你以为天在心外,以为心就是人普通的肉团心缘心,不知道在本体的意义上说,“天”与“心”指的都是大易称为乾元的“那个东西”。

   故你撇开本心拜上天,与某些儒家超越民主(原则)谈王道一样,都是根本上违悖了儒家仁义原则的。可怜你不懂天人一体、心物一元之妙理,犯下大错而不知。

   近有一文《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论及心物一元之谛,望你一学---不过你这类半吊子和花岗岩脑袋,只怕难以开窍也。如东海“戏”联所描:死而硬,堪嗤万江鸭子嘴;茫又盲,不识东海凤凰毛!

   你说“天生万物”,与基督徒的“上帝人造造世”性质上已无异。你这么说的时候,其实已经视“天”为神了。所谓“捍卫上天的荣耀,才能保持君子的谦逊”,把上天换成上帝,你就是“谦卑的基徒”矣。

   但我告诉你,离开了“心”的天,不过头顶一片顽空而已,别说“全智全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别说“生人类生万物”,除了下下雨雪,起起风云,“那啥”也生不了。而人类,尽管从现实的层面,没有人可以“全智全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但“本心”的智能则是无限的。

   再警你一联吧:一味心外求法心外拜天,失其心根,不过儒门外道;不知心物一元天人一体,违我仁本,终成学界妄人。2007-12-10

   306舍园华胄:(枭言:就目前来说,是民主自由;从中长期而言,是王道政治。)

   说来说去无非是没有儒家什么事情,呵呵!这个套路整天翻来覆去你不觉得倒胃口别人还觉得耳根不清净。昨天和云尘子老师辩论还言之凿凿王道政治劣于民主政治,今天怎么又变成这样呢?如果按你这句话理解那就是证明民主政治劣于王道政治,民主政治属于低级阶段但是比较符合现实,王道政治属于高级阶段但是过于理想.那好咱们按你和杨老师辩论的王道政治优于民主政治推论一下:那一定会得出现在政治发展的比较好的美国应该有资格用王道政治,政治制度发展比较低级的中国应该先用民主 自由然后才能有资格用王道政治.(真有点老板开奔驰然后经理开老板淘汰的普桑)如果按你和云尘子关于王道政治劣于民主政治的辩论推论一下:那一定会得出政治制度劣于美国的,中国需要学习美国的政治制度,只能向民主制度看齐.我发现一个惊人的秘密那就是不论民主制度与王道制度那个幼劣,中国都只能遵命于民主制度,而不能用王道制度!我觉得以后你到华夏儒商版块去发表文章比较好,因为你擅长的应该是销售技巧还有市场策划而不是学术.别把吃瓜的都当做傻瓜就行,万一吃瓜的本身就种瓜呢?

   东海老人答:

   民主制度的文明度不如王道政治高,但民主是王道的起点和基础。在现代或未来社会,王道政治应该涵盖民主。在有民主制度保障的民意合法性的基础上,进而追求历史文化和天道的合法性,建设王道政治。

   儒家民主在制度设置上可以也应该汲取西方民主的长处,应该遵守领导人由民众“公开定期的选举”这一民主原则。与自由主义不同的是,儒家制度建设与道德建设并重。

   你是个学儒学傻了的儒瓜,而且乱造瞎编老枭的观点(或者是理解能力问题)。我从来没有“言之凿凿王道政治劣于民主政治”。我只是说,不要脱离民主这一基础去奢谈王道。脱离民主的王道,是伪王道。

   你其余言语也都是胡说八道,恕不一一反驳。2007-12-10

   307小儒氏:有人说你“大肆”宣传东海之道,岂非凡尘未了,动了名利之贪念,本心已荡然无存。而且痛骂“从中央到地方、从高知到小民,全他妈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全是蠢材!儒门中也一样”,发了情欲的真格,骂天下之儒,还有甚麽佛相可言?

   东海老人答:

   人得了美味,应该与亲友共享。如果躲起来独享,那是个自私鬼。我得了“道”,

   不敢私秘独乐,希望与有缘者分享。

   “道”与一般美味不同。美味是吃的人多了,自已就少了;“道”则相反,不因享受的人多而减少,而且会相互促进,带来更大的享受。美味吃完就完,“道”是永远吃不完,越吃越丰盛越享受。

   美味养身,“道”养心。我“大肆”宣传道德理想,奋力追求民主自由,也是想借着东海之道的推广以及实行而把“心”养得更好。即为他人为社会,更为自己,这就是我“大肆”宣传东海之道的原因。

   我是好骂,骂尽天下伪东西,包括伪儒。不把那些小儒伪儒们骂个半死,也把他们吓个半死,哈哈哈。正面宣传也罢,反面批评也罢,皆是我婆心的体现,本心的焕发。心光灿烂,皆真理之光也。

   对于财色名利,佛家的态度比较极端。认为达到无形无相的空才是诸佛大圣的境界。佛家的态度值得参考和借鉴。莲池大师《竹窗随笔》有一则随笔《对境》是这样写的:“人对世间财色名利境界,以喻明之。有火聚于此,五物在旁。一如干草,才触即燃者也。其二如木,嘘之则燃者也。其三如铁,不可得燃者也,然而犹可熔也。其四如水,不惟不燃,反能灭火者也。然而隔之釜瓮,犹可沸也。其五如空,然后任其燔灼,体恒自如,亦不须灭,行将自灭也。初一凡夫,中属修学渐次,最后方名诸如来大圣人也。”

   对于世间名利,我本人是秉持儒家态度的,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不拒不求不刻意、一切顺其自然,不论富贵贫贱,不移生平之志,不改孔颜之乐。2007-12-10

   308东海之友:最高境界的友谊是“性交”,固然。建议改为“心交”、“性谐”或别的什么文字。如此严肃的学理学术论述,不必也不能流于丝毫的打趣、惊人之语。兄于此病深病重,切莫入膏肓!厚德载物。言德是一致的。

   东海老人答:

   所责极是。考虑到网况“特殊”,为吸引眼球计,故一向出语特殊耳。从长远、从学术层面考虑,真正能吸引眼球特别是中上之士眼球,主要是靠思想学说的真理度。这是硬碰硬的,过于耍弄“文字花招”以取巧,以投普通网民之所好,反显轻浮了。以后当注意。

   改为“心交”的建议甚好。心与性,在中华文化中是同义的(也有些派别以“性”高于“心”或持“心统性情”说。兹不详析)。本性本心,是同义复词。本心相交,简称心交。

   世人大多习心用事,能明本心者寡,很多人交友,别说本心了,连情投意合都谈不让,纯属酒肉之交、利益之交,其实都是习心相交。酒散、利尽,友谊也就没人。

   习心相交者,很难相高度信任(简直完全不可能)。因为人的习心都是陷溺在物欲和利益之中的,习心相交,必定相互防范与猜忌。为何自由知识分子之间必定勾心斗角、很难成为挚友?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自由知识分子多属性恶论者,错认习心为本心,不相信自己更不相信他人本性本心的善良美好,并擅于从他人善良美好表现中挖掘出不善不好的动机来。

   性恶论者中道德修养高一些的人,纵无外在制约,也比较能压抑自己的私欲,这种人比较能够利他利世和友好相处。但由于不识本性,其道德缺乏内在根基,很难“修”到较高,而且不稳定,很容易“掉”下来。2007-12-10

   309aniu(圣火坛网友):(针对枭言:枭声饱受控制,只能局限于网络一角、又主要局限于海外网,世间芸芸迷羊,根本没有机会听闻枭鸣。可谓:憾无渠道导迷羊。)我很是不理解,主导当今中国的也正是那些控制枭声传播的相对少数人,而绝大部分所谓的密羊们说话又根本没有分量,他们清醒或是迷失,对大局又有何影响?如果一枭把精力主要集中在前比小批迷羊,叫他们醒悟效果岂不更好?有他们那愚民的手段相助,重兴儒家大业又何不能成?

   东海老人:

   aniu网友这段话有四大错误。

   一、过分漠视和贬低民众的力量。儒家认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众需要引导,但不可忽视。

   二、他们是儒家制度创新所造福的主要对象。在民主化政治、儒化社会的过程中,主体不宜缺席吧。

   三、文化人的工作就是以文“化”人,争取尽可能地影响、提升更多的人,不以外在的权力财富、社会地位选择化的对象,不会因为某些人或某些阶层“根本没有分量”就岐视、忽略他们。

   四、最大的错:“重兴儒家大业”目的是建设先进、文明的政治制度,提升全社会的道德水准,进而多多地为个体生命提供安身立命之道。这样的目的,岂能靠“愚民的手段相助”?

   至于特权阶级当然是我“化”的对象。叫醒他们效果当然更好。问题是,他们心灵上道德上是最难叫醒的。民主政治、利国利民道理好懂,但还权于民、实行民主,虽从长远和高处看是有利于他们的,但毕竟眼前直接涉及到即得利益的损失甚至个人安危的保障问题,没有雄厚的道德内力和相当的奉献精神,他们是很难迅速付诸行动的。明白道理不难,道德的提高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另外,对那些沉迷于权力斗争与特权享受中的特大“迷羊”,仅仅文“化”是不够的,需要越来越多的民众的觉醒和抗争,以“武化”配合我的“文化”工作。2007-12-9

   310西糊氏:李零的文章很有趣、很过瘾。他说:“现在的孔子热,热的不是孔子,孔子只是符号。社会失范,道德失灵,急需代用品。就像戒烟的抽“如烟”,暂过嘴瘾。有人呼吁的乡约民规或宗教道德也都是如烟。代用品,只要能代就行,不定是哪种…。道德,管人的都好这一口,政治家爱,神学家更爱,没有孔子,照样有人讲。”

   东海老人:

   李零是个浮皮潦草的小知(小知识分子),这类颠三倒四的瞎话,你居然叫好,说明你更没脑子。

   首先要弄清楚,道德是没有代用品的。不论是个体还是社会,道德建设只能依赖道德;其次,真诚是道德的根。伪道德不是道德,而且是不道德、反道德的。

   还有,道德是仁道主义和人道主义的,是与人性尊严并存的。道德的人对于不道德东西、尤其是“作为不道德之尤”的反动制度,是不能容忍的。道德中的人只愿接受合乎文明道德原则的“管”。

   道德是缺乏民意与历史文化合法性的特权统治的最大的障碍。说什么“道德,管人的都好这一口”,这不睁眼瞎说吗?殷海光在《中国文化的展望》一书中第十五章第二节“知识分子的失落”对文化、道上都丧根失本的知识分子群体的描述,至今发人深省。他写道:

   “现在,许多知识分子蔑视过去的价值系统,并因而对一切价值系统存愤疾的态度。他们自以为步入一个价值的真空地带,不受一切系统的羁绊。他们似乎如释重负。其实,根本没有这回事的!人实在是一种最奇怪的动物。当着他们不能勉力向道德境界升进时,就常会下降到受生物逻辑的作弄。当人的内心什么必须信持的原现原则也没有时,就有一种空茫无寄之感。自信力也就丧失了。他除了胃在蠕动,鼻子在呼吸,脉搏在跳动以外,好象什么也没有了。这时,他就成为街头的流浪者。信步走去,莫知所之。于是,任何人只要摆出一点肯定的态度,他就可以跟着他一起走,盲目地走。他完全流离失所了。所谓流离失所,并非一定没有房子住,也许他住的是高楼大厦,甚至出入汽牟。然而,尽瞥他的身体在教室里,在办事室里,可是他的心田早巳没有生物需要以上的原则,早已没有任何主张,早已无一点信持了。他放弃了自我,听任某甲今天装进什么货色就装什么货色, 某乙明天装进什么货色就装什么货色。一切都满不在乎。多少知识分子,一忽儿被叫恭维某张,就恭维某张。一忽儿被叫詈骂某张,就詈骂某张。一切都“无所谓”。一切不和谐的动作都引不起剧痛。人,早已工兵化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