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东海难不倒(305---310)

   305杨万江:为什么“捍卫上天的荣耀,才能保持君子的谦逊”呢?因为人是有限度的,即便有些人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全智全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甚至自以为自己就是老天,以心换天,可以主宰一切,决定一切,那么,你这也不过是你自己心生狂妄而已,并不是真是这样。

   东海老人答:

   “天生万物”、“心生万物”之说都没错,但你理解错了。你以为天在心外,以为心就是人普通的肉团心缘心,不知道在本体的意义上说,“天”与“心”指的都是大易称为乾元的“那个东西”。

   故你撇开本心拜上天,与某些儒家超越民主(原则)谈王道一样,都是根本上违悖了儒家仁义原则的。可怜你不懂天人一体、心物一元之妙理,犯下大错而不知。

   近有一文《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论及心物一元之谛,望你一学---不过你这类半吊子和花岗岩脑袋,只怕难以开窍也。如东海“戏”联所描:死而硬,堪嗤万江鸭子嘴;茫又盲,不识东海凤凰毛!

   你说“天生万物”,与基督徒的“上帝人造造世”性质上已无异。你这么说的时候,其实已经视“天”为神了。所谓“捍卫上天的荣耀,才能保持君子的谦逊”,把上天换成上帝,你就是“谦卑的基徒”矣。

   但我告诉你,离开了“心”的天,不过头顶一片顽空而已,别说“全智全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别说“生人类生万物”,除了下下雨雪,起起风云,“那啥”也生不了。而人类,尽管从现实的层面,没有人可以“全智全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但“本心”的智能则是无限的。

   再警你一联吧:一味心外求法心外拜天,失其心根,不过儒门外道;不知心物一元天人一体,违我仁本,终成学界妄人。2007-12-10

   306舍园华胄:(枭言:就目前来说,是民主自由;从中长期而言,是王道政治。)

   说来说去无非是没有儒家什么事情,呵呵!这个套路整天翻来覆去你不觉得倒胃口别人还觉得耳根不清净。昨天和云尘子老师辩论还言之凿凿王道政治劣于民主政治,今天怎么又变成这样呢?如果按你这句话理解那就是证明民主政治劣于王道政治,民主政治属于低级阶段但是比较符合现实,王道政治属于高级阶段但是过于理想.那好咱们按你和杨老师辩论的王道政治优于民主政治推论一下:那一定会得出现在政治发展的比较好的美国应该有资格用王道政治,政治制度发展比较低级的中国应该先用民主 自由然后才能有资格用王道政治.(真有点老板开奔驰然后经理开老板淘汰的普桑)如果按你和云尘子关于王道政治劣于民主政治的辩论推论一下:那一定会得出政治制度劣于美国的,中国需要学习美国的政治制度,只能向民主制度看齐.我发现一个惊人的秘密那就是不论民主制度与王道制度那个幼劣,中国都只能遵命于民主制度,而不能用王道制度!我觉得以后你到华夏儒商版块去发表文章比较好,因为你擅长的应该是销售技巧还有市场策划而不是学术.别把吃瓜的都当做傻瓜就行,万一吃瓜的本身就种瓜呢?

   东海老人答:

   民主制度的文明度不如王道政治高,但民主是王道的起点和基础。在现代或未来社会,王道政治应该涵盖民主。在有民主制度保障的民意合法性的基础上,进而追求历史文化和天道的合法性,建设王道政治。

   儒家民主在制度设置上可以也应该汲取西方民主的长处,应该遵守领导人由民众“公开定期的选举”这一民主原则。与自由主义不同的是,儒家制度建设与道德建设并重。

   你是个学儒学傻了的儒瓜,而且乱造瞎编老枭的观点(或者是理解能力问题)。我从来没有“言之凿凿王道政治劣于民主政治”。我只是说,不要脱离民主这一基础去奢谈王道。脱离民主的王道,是伪王道。

   你其余言语也都是胡说八道,恕不一一反驳。2007-12-10

   307小儒氏:有人说你“大肆”宣传东海之道,岂非凡尘未了,动了名利之贪念,本心已荡然无存。而且痛骂“从中央到地方、从高知到小民,全他妈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全是蠢材!儒门中也一样”,发了情欲的真格,骂天下之儒,还有甚麽佛相可言?

   东海老人答:

   人得了美味,应该与亲友共享。如果躲起来独享,那是个自私鬼。我得了“道”,

   不敢私秘独乐,希望与有缘者分享。

   “道”与一般美味不同。美味是吃的人多了,自已就少了;“道”则相反,不因享受的人多而减少,而且会相互促进,带来更大的享受。美味吃完就完,“道”是永远吃不完,越吃越丰盛越享受。

   美味养身,“道”养心。我“大肆”宣传道德理想,奋力追求民主自由,也是想借着东海之道的推广以及实行而把“心”养得更好。即为他人为社会,更为自己,这就是我“大肆”宣传东海之道的原因。

   我是好骂,骂尽天下伪东西,包括伪儒。不把那些小儒伪儒们骂个半死,也把他们吓个半死,哈哈哈。正面宣传也罢,反面批评也罢,皆是我婆心的体现,本心的焕发。心光灿烂,皆真理之光也。

   对于财色名利,佛家的态度比较极端。认为达到无形无相的空才是诸佛大圣的境界。佛家的态度值得参考和借鉴。莲池大师《竹窗随笔》有一则随笔《对境》是这样写的:“人对世间财色名利境界,以喻明之。有火聚于此,五物在旁。一如干草,才触即燃者也。其二如木,嘘之则燃者也。其三如铁,不可得燃者也,然而犹可熔也。其四如水,不惟不燃,反能灭火者也。然而隔之釜瓮,犹可沸也。其五如空,然后任其燔灼,体恒自如,亦不须灭,行将自灭也。初一凡夫,中属修学渐次,最后方名诸如来大圣人也。”

   对于世间名利,我本人是秉持儒家态度的,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不拒不求不刻意、一切顺其自然,不论富贵贫贱,不移生平之志,不改孔颜之乐。2007-12-10

   308东海之友:最高境界的友谊是“性交”,固然。建议改为“心交”、“性谐”或别的什么文字。如此严肃的学理学术论述,不必也不能流于丝毫的打趣、惊人之语。兄于此病深病重,切莫入膏肓!厚德载物。言德是一致的。

   东海老人答:

   所责极是。考虑到网况“特殊”,为吸引眼球计,故一向出语特殊耳。从长远、从学术层面考虑,真正能吸引眼球特别是中上之士眼球,主要是靠思想学说的真理度。这是硬碰硬的,过于耍弄“文字花招”以取巧,以投普通网民之所好,反显轻浮了。以后当注意。

   改为“心交”的建议甚好。心与性,在中华文化中是同义的(也有些派别以“性”高于“心”或持“心统性情”说。兹不详析)。本性本心,是同义复词。本心相交,简称心交。

   世人大多习心用事,能明本心者寡,很多人交友,别说本心了,连情投意合都谈不让,纯属酒肉之交、利益之交,其实都是习心相交。酒散、利尽,友谊也就没人。

   习心相交者,很难相高度信任(简直完全不可能)。因为人的习心都是陷溺在物欲和利益之中的,习心相交,必定相互防范与猜忌。为何自由知识分子之间必定勾心斗角、很难成为挚友?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自由知识分子多属性恶论者,错认习心为本心,不相信自己更不相信他人本性本心的善良美好,并擅于从他人善良美好表现中挖掘出不善不好的动机来。

   性恶论者中道德修养高一些的人,纵无外在制约,也比较能压抑自己的私欲,这种人比较能够利他利世和友好相处。但由于不识本性,其道德缺乏内在根基,很难“修”到较高,而且不稳定,很容易“掉”下来。2007-12-10

   309aniu(圣火坛网友):(针对枭言:枭声饱受控制,只能局限于网络一角、又主要局限于海外网,世间芸芸迷羊,根本没有机会听闻枭鸣。可谓:憾无渠道导迷羊。)我很是不理解,主导当今中国的也正是那些控制枭声传播的相对少数人,而绝大部分所谓的密羊们说话又根本没有分量,他们清醒或是迷失,对大局又有何影响?如果一枭把精力主要集中在前比小批迷羊,叫他们醒悟效果岂不更好?有他们那愚民的手段相助,重兴儒家大业又何不能成?

   东海老人:

   aniu网友这段话有四大错误。

   一、过分漠视和贬低民众的力量。儒家认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众需要引导,但不可忽视。

   二、他们是儒家制度创新所造福的主要对象。在民主化政治、儒化社会的过程中,主体不宜缺席吧。

   三、文化人的工作就是以文“化”人,争取尽可能地影响、提升更多的人,不以外在的权力财富、社会地位选择化的对象,不会因为某些人或某些阶层“根本没有分量”就岐视、忽略他们。

   四、最大的错:“重兴儒家大业”目的是建设先进、文明的政治制度,提升全社会的道德水准,进而多多地为个体生命提供安身立命之道。这样的目的,岂能靠“愚民的手段相助”?

   至于特权阶级当然是我“化”的对象。叫醒他们效果当然更好。问题是,他们心灵上道德上是最难叫醒的。民主政治、利国利民道理好懂,但还权于民、实行民主,虽从长远和高处看是有利于他们的,但毕竟眼前直接涉及到即得利益的损失甚至个人安危的保障问题,没有雄厚的道德内力和相当的奉献精神,他们是很难迅速付诸行动的。明白道理不难,道德的提高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另外,对那些沉迷于权力斗争与特权享受中的特大“迷羊”,仅仅文“化”是不够的,需要越来越多的民众的觉醒和抗争,以“武化”配合我的“文化”工作。2007-12-9

   310西糊氏:李零的文章很有趣、很过瘾。他说:“现在的孔子热,热的不是孔子,孔子只是符号。社会失范,道德失灵,急需代用品。就像戒烟的抽“如烟”,暂过嘴瘾。有人呼吁的乡约民规或宗教道德也都是如烟。代用品,只要能代就行,不定是哪种…。道德,管人的都好这一口,政治家爱,神学家更爱,没有孔子,照样有人讲。”

   东海老人:

   李零是个浮皮潦草的小知(小知识分子),这类颠三倒四的瞎话,你居然叫好,说明你更没脑子。

   首先要弄清楚,道德是没有代用品的。不论是个体还是社会,道德建设只能依赖道德;其次,真诚是道德的根。伪道德不是道德,而且是不道德、反道德的。

   还有,道德是仁道主义和人道主义的,是与人性尊严并存的。道德的人对于不道德东西、尤其是“作为不道德之尤”的反动制度,是不能容忍的。道德中的人只愿接受合乎文明道德原则的“管”。

   道德是缺乏民意与历史文化合法性的特权统治的最大的障碍。说什么“道德,管人的都好这一口”,这不睁眼瞎说吗?殷海光在《中国文化的展望》一书中第十五章第二节“知识分子的失落”对文化、道上都丧根失本的知识分子群体的描述,至今发人深省。他写道:

   “现在,许多知识分子蔑视过去的价值系统,并因而对一切价值系统存愤疾的态度。他们自以为步入一个价值的真空地带,不受一切系统的羁绊。他们似乎如释重负。其实,根本没有这回事的!人实在是一种最奇怪的动物。当着他们不能勉力向道德境界升进时,就常会下降到受生物逻辑的作弄。当人的内心什么必须信持的原现原则也没有时,就有一种空茫无寄之感。自信力也就丧失了。他除了胃在蠕动,鼻子在呼吸,脉搏在跳动以外,好象什么也没有了。这时,他就成为街头的流浪者。信步走去,莫知所之。于是,任何人只要摆出一点肯定的态度,他就可以跟着他一起走,盲目地走。他完全流离失所了。所谓流离失所,并非一定没有房子住,也许他住的是高楼大厦,甚至出入汽牟。然而,尽瞥他的身体在教室里,在办事室里,可是他的心田早巳没有生物需要以上的原则,早已没有任何主张,早已无一点信持了。他放弃了自我,听任某甲今天装进什么货色就装什么货色, 某乙明天装进什么货色就装什么货色。一切都满不在乎。多少知识分子,一忽儿被叫恭维某张,就恭维某张。一忽儿被叫詈骂某张,就詈骂某张。一切都“无所谓”。一切不和谐的动作都引不起剧痛。人,早已工兵化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