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东海一枭(余樟法)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人尽畏真偏打假,世皆逐物独随心
   东海难不倒(275---282)
   275扫煤才子:道德是看不见的东西,也是随时可以修改的。几百年前包小脚是件很道德的事,但现在相反,几百年前立贞节牌坊是件很道德的事,但现在相反。俺认为逻辑才是天地间至理。逻辑制定标准,标准制定规则,社会需要规则来维持良性循环。
   东海老人答:
   我说“道德是广宇悠宙间最根本的东西,它是文化之根、政治之根、科技之根、人类社会和个体生命之根。任何追求、理想和事业,包括民主自由大业,都应该扎根、奠基于此。”这是从道德的根柢本源处而言的,与一些具体的社会道德规范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关此,我在《“儒家道德二分法”》中指出“儒家道德二分法”三大要点:
   一是把普遍价值与特殊规范区分开来,即把具有普遍意义、富有永恒魅力的普世价值与历史上君主制度所规范的特定行为准则加以厘清。对于一些历史上儒教特定制度、规章、习俗及其所规范的行为准则,对于“三纲六纪”等具体的纲常伦理和外在形态,已毫无循规蹈矩的必要。这就需要对其中一些内容进行“现代化”改造,或把受到特定制度习俗扭曲的内容刮垢磨光,还其本来面目。
   二是把圣贤道德与常人道德、自律标准与治人标准区分开来。先人后己成仁取义,“上不臣天子,下不事诸侯”、“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存天理,灭人欲”等等道德高标,属于圣贤道德,乃是用以自律自修自我完善的,对于普通民众则不宜以圣贤标准苛求之。如果把圣贤道德作为政治社会标准,被用来治人治国平天下,就难免走向反面,或虚伪泛滥,或“以理杀人”。
   三是把主道德与次道德区分开来。首先,同一道德元素中有主次之分。例如“忠”,忠于事,忠于道,忠于真理,忠于社会国家为主,忠于某一个人、某一家族为次,此意前已言之,不赘;其次,不同道德元素有主次之分,例如,与仁义信相比,温良恭俭让基本属外在形态,属于次道德。2007-12-5
   276搜神:尊儒贬佛,大可不必。佛教的影响是远不能和儒教相比的,而目前似乎也没有太多人尊佛贬儒的…
   东海老人答:
   这是典型的非黑即白思维,一根筋思维。几乎所有的知识分子包括自由知识分子,还有不少佛教徒都是这种思维的受害者。只要对他所崇奉和理解的学说略有岐见,或者认同度、尊崇度略有不足,他马上就认为是非毁了诽谤了。这都是不懂仁义之道、中庸之理所致。
   老枭尊儒但绝不贬佛,只不过对佛家教义的尊崇度比对儒家略微不如而已。儒佛道三家对最高道体的证悟完全相通,但其间亦存在细微而明确的差异。对此已有多篇枭文详析。
   至儒佛两家的影响,在历史上佛教确实远不能与儒教相比,但在当代,不论中外,却是反过来了,儒家的影响是远不能和佛教相比。原因错综,兹不详论。2007-12-5
   277紫光:兄所深者,奢欲也。倘不唤醒你,势必走到底。又怕唤醒你,彷徨无所倚(枭联:大量大德,谁知东海最情深)。
   东海老人答:
   如此俗眼,枉为诗人。
   如果说奢欲,老枭确有,那就是欲吾同胞共享平等自由,欲吾中华早日侪身文明世界并以王道政治超越之,欲吾儒家兴旺发达成为全球人类之大家。此欲确奢侈,非汝等醉鬼、迷人、梦游者、漂泊无依彷徨无倚者所能梦见也。
   我就是个一意孤行、一条道走到底的人。一意孤行好不好,要酌情而定。陈丹青在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徐悲鸿艺术研讨会上作《如何成就大师》的发言,其中说道:“徐先生一辈子的座右铭是‘一意孤行’,今天那位艺术家胆敢‘一意孤行’?今天,我们所有艺术家的身家性命‘一意孤行’得起吗?我们不但不敢孤行,我们甚至没有自己的一意”。
   说得好极了,但不够全面透彻。这样说,对于艺术家则可,对于思想者及儒者则不可。当这“一意”不违公义不悖正道,当这“一意”内符良知律令、外合仁义原则,当这“一意”是正义真理,自当“虽千万人吾往矣”地坚决“孤行”。只有分清黑白明辨是非,才能决定应否“一意孤行”。(可参阅枭文《请向孔孟低首,请向美人弯腰!》)
   醉鬼、迷人、梦游者却要“唤醒”大觉者,自己还漂泊无依、彷徨无倚,却要给时时在“道”上、处处皆家里的大士一个家,真是大言炎炎得可以。2007-12-5
   278天高任鸟飞:枭兄谬赞,傻鸟是命好,只知道遇到善知识就顶礼。说的都是往圣前贤的智慧,与鸟无涉。
   东海老人答: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内道,外行千言万语天花乱坠仍言不及义,内行三言两语便可正中肯檠。你能够说出“儒家是从民族本根而生的智慧进向,从道德意识处展露这一本体,独显正大光明,真切豁朗。”这句话,足见高明,不愧上根。
   不论对“真道”的理解程度有多深,不论是解悟还是证悟,在此浊恶之世,“知道遇到善知识就顶礼”、能够相信“往圣前贤的智慧”,这本身就是一种福缘和智慧。楚石梵琦禅师有一首颂“颂”得好,借来祝福飞君:
   我有摩尼一颗,埋在五蕴身田,昨向泥中取出,光明照烛无边,所以莫不知意,日用寻常现前,世上谁无此宝,昏迷未脱盖缠。死生生死萦绊,果报或人或天,一旦逢善知识,岂非有大因缘。
   世间众多所谓的学者大师,为了自成体系,为了自显高明,为了名闻利养,对于前人的义理,对于往圣前贤的智慧,喜欢故意逆反。其实苟同苟异苟誉苟毁都是不对的。正者同之,偏者异之,是者受之,非者斥之,这才是正确的态度---当然,如果确属“圣贤的智慧”,一般或有小偏,当无大错,可以发展,不宜悖违。
   不由得想起雪峰《诱捕东海一枭计划》中的一段话:“诱捕计划还是老套子,先赞美,然后观察其反应,若反应是良善的,就将其推上人类智慧的巅峰再护送到极乐界仙岛群岛洲;若无反应,证明此人麻木不仁,毫无价值却傲慢无礼,这种人多一个不如少一个;若反应是恶意的,就将其贬为垃圾,当然,他必然会成垃圾。”
   这就是苟誉苟毁:赞美不是因为老枭的正确而是为了“利用”,是苟誉,贬斥不是因为东海之道有误而是东海不为所用,是苟毁。根据我的“反应”、态度来决定赞美还是贬斥也是不对的,因为个人“反应”、态度如何决定不了“道理”的对错圆偏。傲慢的态度也可以讲出真理,谦卑的语气有可能传达谬误。在“道理”面前,“反应”、态度如何并不重要。
   雪峰这些做法和态度,置真理于何地?这不仅令老枭失笑,“上帝”有知也心寒呀。“上帝之道”是这么不严肃、不值得尊重的吗?这不是自我垃圾化的同时将“上帝之道”也垃圾化了吗2007-12-5
   279杨万江:我可以这样说,在你的观点上,要么你象巫术那样以为你的意识通神而就可以在自己的主观意识下呼风唤雨,要么你就去照佛教的观点,干脆到庙里去做和尚算了,谈什么儒学呀!俅屁不懂,瞎扯!
   东海老人答:
   杨万江对佛学一无所知,对儒家一知半解,把本心视为与“上天”完全隔绝的“肉团心”,弃之不顾,向本心之外抓着一个“上天”吊死在那儿。这也是一种一根筋、半吊子的思维,不全黑就是全白,不唯物就是唯心。
   “唯心”与“唯物”的界定是西哲的概念和定义,对心、物二元对立的这种认识甚为肤浅。万江要我用心生一个“实物”出来,以证明心能“生”物,就是这种肤浅思维的表现。
   说心能“生”物,也是一种方便说法,非究竟之论。心物有别而又不二,两者不可分割。关于心物关系,东海持心物同源、心物一元论。不仅宇宙本体是心物同体的,已成的物象也是“心”潜运于其中。心物一元有三义:一、心非物质,不可谓从物而生。二、宇宙间无机物最先现,心隐而未彰,但不可言无。心物浑沦。心必有物,物必有心。
   在《本体论》诸书中,熊十力师强调,“一元乾体”具有变动不居、生生不已的性能,心与物皆是本体大用的两种结果;一切物质皆有心灵,宇宙间没有无心之物存在。熊十力认为,形上本体乃创生不息的浑然不可分之全体,这个本体呈现于人身,即谓之“心”。“心”就是本体,亦即是“乾元”。他说“心者,本体,在《易》则谓之乾。”
   张立德先生在其著作《心物能一体论》中,曾就“心物能一元论”与科学、哲学乃至宗教的各项关联性略作简要叙述:
   “心物能一元论无疑是和近代物理学有著密切不可分的关联性,甚至可以说心物能的观念就是由近代物理学的相对论与量子力学中脱胎而出。虽然心物能一元论是一种哲学性的论著,但是心物能一元论的观念却是和物理学及其他自然科学密不可分的。
   由于心物能一元论与近代物理学之密切性,遂使物理学中许多不可解的哲学性疑难,搬到心物能一元论手中无不一一迎刃而解;譬如说,关于万有引力的来源问题,光的二重性问题;以及生物及哲学的老问题,生命由河而来?生命发生及演进的原因等问题,从心物能一元论的观点言之,这些难题的答案昭然在目,并无一丝一毫不可理解之处。所缺者,只是尚待进一步的实验证明。
   至于科学界所一直引以为憾的,由于研究的方法及对象限制而无法突破的难题,现在因为心物能一元论的参与之后亦将获得较多的解决机会。这是指科学的研究方法,向来局限于以物质及能量为对象的领域内,有关于心灵方面的知识,科学方法的应用,仅限于统计学上的处理;其原因在于不明白心之真相。如果了然于心是什么?则将科学求知方法应用于心灵系统,亦非难事。将来心灵科学的蓬勃发展,亦自是指日可待。心物能一元论已为此打下基础,心灵之数量化,终必可实现。
   在哲学来看,心物能一元论最大的贡献厥为找到了心的真相,从此处出发,一些哲学上千古疑难杂症,似乎都不成问题了。
   譬如说“心物关系”这个哲学上一直纷争不休的题目,从心物能的观点来看,两者本来就是一体的;“心物合一”而其合一的理由是如此自然且浅显易懂,根本不必用太多理论就可以清楚的说明;而其中之理亦一点也不艰涩,十分平易近人,只要稍为有些近代物理的常识,即可了然于胸,洞烛无余。”
   张立德先生将组成宇宙之全体的“东西”划分为心、物、能三者,认为心的基本特性是整体性,物的基本特性是个别性,能的基本特性是流通性。宇宙间每一现象均含有整体、个别、流通,三个基本特性。心、物、能三者之自身亦不例外。其实,“心物能一元论”就可以称为心物一元论。“能”可以划入“物”的范畴。
   从相上讲,“上天”不过顽空而已,与本心真空差远了;从本体根源处讲,“心”就是“天”、“天”就是“心”,无法也不能分主次、更无法也不能割裂开来。杨万江全不理解“天人合一”、心物不二之真义,更不了解人的本性中潜藏着宇宙间所有智慧的种子,不知道心“周流于万物”“主动以开物”、对物有主导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