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东海一枭(余樟法)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新年自勉:何忧众矢集,自信万年芳!
   
   在新的一年里,要坚决彻底地把中共小党、党用文奴、党化群氓全都批够骂透,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把自由门、基督派、儒家及其它门派全都得罪个够(哈哈哈)。争取一家也不落空,一个也不放过!
   
   狮子只与狮子同行,虎豹只接受虎豹致敬。鸡犬牛羊的赞美是对狮子的侮辱。如果得到中共小党、党用文奴、党下群氓的认同,当然是堕落腐朽、同流合流的最好证明;如果受到其它门派乡愿式的叫好,情况也不妙,至少说明我的“道”还不够高深,我的棒还不够威猛,我的旗帜还不够鲜明。

   
   自由派基督派肤浅之至,“海龟土鳖洋蒜土豆”都一样,口头上公义真理叫得山响,却往往缺乏基本的学术实力和道德真诚,对儒佛道文化一知半解,却津津有味地抨击;对“性与天道”的认识来自西学皮毛,却沾沾自喜地招摇,以谦卑为名,行狂妄之实,谓予不信,看看芦笛余杰及其它所谓的自由主义“名家”的表演吧。特别是余杰,把丑丢遍世界还自以为高明。哪位真豪杰万一不小心被“之流”夸上一句半句或成了他们的“朋友”,简直要倒八辈子大霉,郭飞雄就是最好的例子。
   
   大陆儒家更不足道,非小即伪,拿得出手的、能在我面前走上几招的,一个都欠奉!
   
   刘晓波在自由中国论坛公开批评我“口气狂妄”,我承认狂,但我不承认妄。我执善固执而又从善如流,对于反击非常欢迎,越凶猛越好。如枭诗《期待》所写:“不敢打我/打不倒我的人/不配崇敬我/我期待着被打倒/被打成一堆烂泥/那是我最高的期望/最大的喜悦。”谁如能在义理上折服我,那是求之不得。
   
   大侠刘晓波当然是一番好意,不过在我谈论人性问题时不问枭论深浅,只问“口气”如何,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在高手那里,牛溲马勃皆可入药,落叶花瓣皆可伤人。刘晓波对我的批评,就象指责“战者”招式不雅,却不问其功力如何,立场正误。
   
   我多次说过,只要说得略为有理,把我脑袋打爆了也没关系---只有“道”理才能打爆枭头,那是怎样不得了的本事。遗憾的是似乎有此本事者尚未现世。挨了枭打之后,几乎没有人能就事论事就理说理正面反击,而是防火防盗防枭文,一删了之或一封了之,中共如此,一些自由派或儒家掌控的媒体也好不到哪儿去,敢狼顾左右而东拉西扯一番,如你谈政治问题他扯向道德问题,你谈大道他扯小节,你谈公道他扯私德,诸如此类,敢与老枭一“扯”,算是有“胆识”了。
   
   古今中外各门各派哲学到了一定高度都要涉及人性问题的。我嘲笑某些人“不配谈人性”,是“事实判断”,因为该人表示“对这个[指人性问题,枭注]没啥兴致”。作为学者或思想者,说出这种话来,其“底子”一般不会太深。关于人性问题,《一言性善发天心!》、《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一言性恶真成谬!-----性恶论的肤浅和流弊》诸枭文论之颇透,遗憾却被一些同道视为“内斗”文章,在自由派队伍中听到的除了咒骂就是胡扯。
   
   有“自由门徒”读了枭文曰:我辩不过你,但也不服你。我笑道:是我言之无理吗?对方说:有理无理且不管,你狂言傲语,我就是不服!刘晓波一代大侠,又是哲学博士,与那位自由门徒当然不可同日而语。真诚希望得到晓波君严肃认真的指正。
   
   我认为,观点义理之争,着眼点不应放在“口气”上。谦固不错,狂又何妨?面对“道理”,“口气”如何并不重要。至于效果,不同的人、不同的门派各有各的言说方式,各有各的效果。为让人开悟,禅宗有德山棒、临济喝、云门饼、赵州茶,乃至苛佛骂祖杀佛杀祖,可谓用尽心思。儒家也是对机说法不拘一格、因人因事因时而制宜的。孔子温柔敦厚循循善诱,孟子则泰山岩岩壁立千仞,甚至如有所“挟”皆所不答。
   
   公都子曰:“滕更之在门也,若在所礼,而不答,何也?”孟子曰:“挟贵而问,挟贤而问,挟长而问,挟有勋劳而问,挟故而问,皆所不答也。滕更有二焉。”(《孟子尽心上》)不答,其实也是一种特殊的教诲方式。孟子说过,“予不屑之教诲也者,是亦教诲之而已矣”(《告子下》)。
   
   孔孟言说态度之异,也是时代之机不同所致。孟子时代礼崩乐坏的程度比孔子时代高得多,所以孟子表现得更有棱角和“英气”。眼下中国,比战囯时人心灵更为狡诈,根器更为低劣,道德更为沙化,不仅特权阶层混混噩噩病入骨髓,知识圈社会上也尽是麻木不仁的“刚强众生”,老枭不能不比孟子更秋风凛冽,不能不痛下重手煞手。佛告比丘,马种有四:一、见鞭影即惊悚,随御者意;二、触毛便能惊悚;随御者意;三、触肉后乃惊;四、彻骨然后方觉也。(《杂阿含经》)当今国人,犹如第四种马,铁锥刺身彻肤伤骨而能惊觉,就算不错了。
   
   况且,先进的东西,不论事物还是理念、人物还是思想,在开始的时候或在落后的环境中,往往难免成为众矢之的。在眼下中国,也只有惊世骇俗的道才是真道,只有“世人皆欲杀”的人,才是大丈夫。一年之后,如果我没让中共及其它门派忍无可忍,没让嫖客流民装逼犯们鸡飞狗跳群起而攻,那是我的失败!
   
   -----但这是就眼下而言。争取成为众矢之的当然不是最终目的而是善巧方便,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转化嫖客流民、“调伏刚强众生”、旋转思想乾坤、引领时代风潮。我这样做,正是着眼于全局,着眼于长远,追求最好的效果,而不是从一事、一人、一时上看。有时成为众矢之的,反而会产生更大更好的影响。经过我“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努力,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筑梦或安家于东海之道。
   
   道通为一,一通百通,通天通地自然也通人。十年之后,一枭必将引来千枭万枭,东海雄涛必将席卷中华,东海之道必将开出一个思想豹变、文化狮吼、群雄虎啸的时代!
   
   老枭泰山岩岩锋芒烁烁,自然难免得罪中共及其它某些强人某些势力,遭致仇视乃至报复原是题中应有之义,但古今多少人为了宣传真理坚持道义,不惜因言取祸甚至以身殉之,我又有什么好吝惜的呢。况我勇足以抗打,智足以自卫,当今天下,除了中共,谁又轻易奈何得了我?
   
   日前吟诗得句:何忧众矢集,自信万年芳。这个“矢”,可以解作众矢之的的“矢”,也可以解作“杀而埋之马矢之中”的“矢”。箭也好屎也罢,尽管射来或拉来好了,与道同体,夫复何惧?东海之大,无所不容。子贡说得好:“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2007-2-5初稿.2007-2-14改定
   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2.14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7年02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