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刘晓波、毕时圆及自由派诸君指正

    新年自勉:何忧众矢集,自信万年芳!
   
   在新的一年里,要坚决彻底地把中共小党、党用文奴、党化群氓全都批够骂透,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把自由门、基督派、儒家及其它门派全都得罪个够(哈哈哈)。争取一家也不落空,一个也不放过!
   
   狮子只与狮子同行,虎豹只接受虎豹致敬。鸡犬牛羊的赞美是对狮子的侮辱。如果得到中共小党、党用文奴、党下群氓的认同,当然是堕落腐朽、同流合流的最好证明;如果受到其它门派乡愿式的叫好,情况也不妙,至少说明我的“道”还不够高深,我的棒还不够威猛,我的旗帜还不够鲜明。

   
   自由派基督派肤浅之至,“海龟土鳖洋蒜土豆”都一样,口头上公义真理叫得山响,却往往缺乏基本的学术实力和道德真诚,对儒佛道文化一知半解,却津津有味地抨击;对“性与天道”的认识来自西学皮毛,却沾沾自喜地招摇,以谦卑为名,行狂妄之实,谓予不信,看看芦笛余杰及其它所谓的自由主义“名家”的表演吧。特别是余杰,把丑丢遍世界还自以为高明。哪位真豪杰万一不小心被“之流”夸上一句半句或成了他们的“朋友”,简直要倒八辈子大霉,郭飞雄就是最好的例子。
   
   大陆儒家更不足道,非小即伪,拿得出手的、能在我面前走上几招的,一个都欠奉!
   
   刘晓波在自由中国论坛公开批评我“口气狂妄”,我承认狂,但我不承认妄。我执善固执而又从善如流,对于反击非常欢迎,越凶猛越好。如枭诗《期待》所写:“不敢打我/打不倒我的人/不配崇敬我/我期待着被打倒/被打成一堆烂泥/那是我最高的期望/最大的喜悦。”谁如能在义理上折服我,那是求之不得。
   
   大侠刘晓波当然是一番好意,不过在我谈论人性问题时不问枭论深浅,只问“口气”如何,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在高手那里,牛溲马勃皆可入药,落叶花瓣皆可伤人。刘晓波对我的批评,就象指责“战者”招式不雅,却不问其功力如何,立场正误。
   
   我多次说过,只要说得略为有理,把我脑袋打爆了也没关系---只有“道”理才能打爆枭头,那是怎样不得了的本事。遗憾的是似乎有此本事者尚未现世。挨了枭打之后,几乎没有人能就事论事就理说理正面反击,而是防火防盗防枭文,一删了之或一封了之,中共如此,一些自由派或儒家掌控的媒体也好不到哪儿去,敢狼顾左右而东拉西扯一番,如你谈政治问题他扯向道德问题,你谈大道他扯小节,你谈公道他扯私德,诸如此类,敢与老枭一“扯”,算是有“胆识”了。
   
   古今中外各门各派哲学到了一定高度都要涉及人性问题的。我嘲笑某些人“不配谈人性”,是“事实判断”,因为该人表示“对这个[指人性问题,枭注]没啥兴致”。作为学者或思想者,说出这种话来,其“底子”一般不会太深。关于人性问题,《一言性善发天心!》、《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一言性恶真成谬!-----性恶论的肤浅和流弊》诸枭文论之颇透,遗憾却被一些同道视为“内斗”文章,在自由派队伍中听到的除了咒骂就是胡扯。
   
   有“自由门徒”读了枭文曰:我辩不过你,但也不服你。我笑道:是我言之无理吗?对方说:有理无理且不管,你狂言傲语,我就是不服!刘晓波一代大侠,又是哲学博士,与那位自由门徒当然不可同日而语。真诚希望得到晓波君严肃认真的指正。
   
   我认为,观点义理之争,着眼点不应放在“口气”上。谦固不错,狂又何妨?面对“道理”,“口气”如何并不重要。至于效果,不同的人、不同的门派各有各的言说方式,各有各的效果。为让人开悟,禅宗有德山棒、临济喝、云门饼、赵州茶,乃至苛佛骂祖杀佛杀祖,可谓用尽心思。儒家也是对机说法不拘一格、因人因事因时而制宜的。孔子温柔敦厚循循善诱,孟子则泰山岩岩壁立千仞,甚至如有所“挟”皆所不答。
   
   公都子曰:“滕更之在门也,若在所礼,而不答,何也?”孟子曰:“挟贵而问,挟贤而问,挟长而问,挟有勋劳而问,挟故而问,皆所不答也。滕更有二焉。”(《孟子尽心上》)不答,其实也是一种特殊的教诲方式。孟子说过,“予不屑之教诲也者,是亦教诲之而已矣”(《告子下》)。
   
   孔孟言说态度之异,也是时代之机不同所致。孟子时代礼崩乐坏的程度比孔子时代高得多,所以孟子表现得更有棱角和“英气”。眼下中国,比战囯时人心灵更为狡诈,根器更为低劣,道德更为沙化,不仅特权阶层混混噩噩病入骨髓,知识圈社会上也尽是麻木不仁的“刚强众生”,老枭不能不比孟子更秋风凛冽,不能不痛下重手煞手。佛告比丘,马种有四:一、见鞭影即惊悚,随御者意;二、触毛便能惊悚;随御者意;三、触肉后乃惊;四、彻骨然后方觉也。(《杂阿含经》)当今国人,犹如第四种马,铁锥刺身彻肤伤骨而能惊觉,就算不错了。
   
   况且,先进的东西,不论事物还是理念、人物还是思想,在开始的时候或在落后的环境中,往往难免成为众矢之的。在眼下中国,也只有惊世骇俗的道才是真道,只有“世人皆欲杀”的人,才是大丈夫。一年之后,如果我没让中共及其它门派忍无可忍,没让嫖客流民装逼犯们鸡飞狗跳群起而攻,那是我的失败!
   
   -----但这是就眼下而言。争取成为众矢之的当然不是最终目的而是善巧方便,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转化嫖客流民、“调伏刚强众生”、旋转思想乾坤、引领时代风潮。我这样做,正是着眼于全局,着眼于长远,追求最好的效果,而不是从一事、一人、一时上看。有时成为众矢之的,反而会产生更大更好的影响。经过我“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努力,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筑梦或安家于东海之道。
   
   道通为一,一通百通,通天通地自然也通人。十年之后,一枭必将引来千枭万枭,东海雄涛必将席卷中华,东海之道必将开出一个思想豹变、文化狮吼、群雄虎啸的时代!
   
   老枭泰山岩岩锋芒烁烁,自然难免得罪中共及其它某些强人某些势力,遭致仇视乃至报复原是题中应有之义,但古今多少人为了宣传真理坚持道义,不惜因言取祸甚至以身殉之,我又有什么好吝惜的呢。况我勇足以抗打,智足以自卫,当今天下,除了中共,谁又轻易奈何得了我?
   
   日前吟诗得句:何忧众矢集,自信万年芳。这个“矢”,可以解作众矢之的的“矢”,也可以解作“杀而埋之马矢之中”的“矢”。箭也好屎也罢,尽管射来或拉来好了,与道同体,夫复何惧?东海之大,无所不容。子贡说得好:“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2007-2-5初稿.2007-2-14改定
   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2.14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7年02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