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东海难不倒(251----259)

   251无名氏:推荐林达《言论自由的目的并非为追求真理》一读,谈谈读后感。

   东海老人答:

   太忙,不打开了。我想林达这篇文章是宣说一种民主常识的,主旨应该就在标题里表达出来了。

   言论自由的目的是保护人权和人的尊严、保护追求真理(包括追求谬误)的权力。并非仅仅为了追求真理,理所当然。

   不过,言论自由有助于真理的追求和彰明吧。或者说,真理及其追求有赖于的保驾护航。而且,言论自由本身就是一种目的和真理。2007-12-3

   252未醉翁:怀大慈悲勇除恶,是真佛子敢杀人。这是东海老鸟说的。很喜欢这两句,赞一声。

   东海老人答:

   应为:是真佛子能除恶,怀大慈悲敢杀人。这样平仄才对。

   “杀人”乃迫不得已的一种权道,绝非儒家家法。迫不得已时,儒家不反对开戒,但必须是为了除恶卫善,为了救人,并且杀之合法、杀之有道,合乎民心天理。

   “杀”者也须有资格。历史上,王阳明有资格,曾国藩勉强有。清末以来包括慈禧太后毛泽东蒋介石邓小平等,以及古今中外绝大多数所有统治者,大都不具备开戒的道德资格。2007-12-3

   253抱月眠风:我一直认为,如果自己心中的疑问尚未解答,是不应该去轻易传授他人的。哲学与知识不同,知识需要无私传授,而哲学首先是要给自己的,如果自己不能从这套哲学中得到幸福,那对别人来讲,它更有可能是毒药。

   东海老人答:

   你说得很对。己立才能立人,自度才能度人,“道”首先要对自心负责,自己首先要从中得到幸福,得到心性的安立。以盲引盲,误人误己。所以,前几年,拙书《澄书》本已由海外友人列入某丛书待出。偶尔略翻文稿,惊觉澄书不澄,很多文章思路混乱,错别字和不通处多多,连修改的价值也欠奉。乃函友人,主动要求撤下不出。

   但如果真“得”了好东西,则不能局限于独善独乐,应该拿出来让天下后世有缘者共享。这是大文化人、真得道者不容推卸的责任和义务。关于自利利他的关系,明莲池大师《竹窗随笔》中有一则“自他二利”说得好:

   古云未能自利。先能利人者。菩萨发心。斯言甘露也。不善用之。则翻成毒药。试反己而思之。我是菩萨否。况云发心。非实已能也。独不闻自觉已圆。复行觉他者。如来应世乎。或谓必待己圆而后利他。则利他终无时矣。然自疾不能救。而能救他人。无有是处。是故当发菩萨广大之心。而复确守如来真切之训。不然。以盲引盲。欲自附于菩萨。而人己双失。谓之何哉。2007-12-3

   254抱月眠风:我不清楚你与国内的民运派观点上有什么区别,但是据我所知,在西方的民主思想奠基的过程中,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派”存在,反倒是许多的文人默默耕耘,有些直到死后才成就了其文坛地位。你做好这样无名而终的准备了吗?

   东海老人答:

   不知老枭与民运派之间的区别,就敢来指手划脚,好大的胆子。

   老枭与民运派之间的区别,概乎言之:民主追求同,文化立场异。我推崇中华文化、皈依儒家,以儒家涵摄、汲纳西方文化与民主制度,以民主为王道政治的初级阶段,同时,道德与制度并重。

   “派”之名相存不存在,“派”之存在明不明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耕耘”

   我现在就是在“默默耕耘”。其实,是默默耕耘还是大张旗鼓地耕耘,哪一种“耕耘”方式更好,因人因地因时而异。

   我不仅做好过“无名而终的准备”,而且在精神上做过在狱中过几年的准备----尽管我同时也做过多方面的准备,争取自己尽量不会“牺牲”到狱中去。另外,有名无名,相对而言。老枭固未“成就文坛地位”,枭名却足以让一些东瓜西瓜流哈喇子了,呵呵。

   不怕说句大话,象老枭这样的人物,什么名利羁络得了?对于世俗的名利,我的心态之淡泊与超然,只怕无人能及。别人是“成名要趁早”,我是成名怕太早;别人是“求之不可得”,我只怕是“却之不可免”。这叫智或可及、愚不可及。

   还是莲池大师教导的是:荣名厚利,世所同竞,而昔贤谓:“求之既不可得,却之亦不可免。”此“却之不可免”一语最极玄妙,处世者当深信熟玩。盖求不可得,人或知之;却不可免,谁知之者?如知其不可免也,何以求为?又求之未得,不胜其愠;及其得之,不胜其喜。如知其不可免也,何以喜为?又己得则喜,他人得则忌。如知其不可免也,何以忌为?庶几达宿缘之自致,了万境之如空,而成败利钝,兴味萧然矣!故知此语玄妙。(《竹窗随笔-名利》2007-12-3

   255抱月眠风:在这个论坛见到你的文章已有很长时间,除了吵吵闹闹之外,未尝见到有什么特别值得学习的地方。为何不多做一些有建设性的事情呢?我想,真正的“道”,并不需要用那样激烈的方式来传播,“桃李无言下自成蹊”,一个适用于未来中国的哲学,必然是平和而坚定的。另外,真正的民主思想是不应该首先向精英阶层去普及的,而应该是用平实的语言写给草根阶层。

   东海老人答:

   老枭辣手凶猛,枭声凄切,无情之至,多情之至,深情之至,充满了“破坏性”更充满了建设性。如果说此前反共骂党,侧重于“破坏”的话,东海之道的推出,就是一种制度、文化、道德等多方面的基础建设。而你却只见到“吵吵闹闹”,不由得让我想起东坡居土与佛印和尚那个著名的关于黄金粪土的故事。

   东海之道本质上正是“平和而坚定”的。桃李不言,但孔孟释氏及古今无数圣哲都言之不休,连老子都有五千言呢。老枭焉能例外?除老桃小李外,你找一个无言的圣哲来看看?老枭态度有时确实有些激烈,不够礼貌。对什么人都说真心话,但怎么说、用什么“方式”说,却是我的自由。对于你这类阿弱小白,就算孔孟重来,眼珠子都未必转过去!我不仅眼珠子转过去,而且谆谆地说,这是最高的礼貌、最热的情怀了。

   且不说东海之道不仅仅是民主思想,也不说目前我连网络上都遭到严控。我想,愿意将“真正的民主思想”“用平实的语言写给草根阶层”的人会很多。问题是,有这个普及的自由吗?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2007-12-3

   256抱月眠风:相信以您的造诣,应该很清楚宋明党争对中国历史的消极影响。未来的中国,走向何方,主要还是取决于普通百姓的心灵修养。把精力放在试图改变政府或者争取更大的同盟上,都只是治标不治本之策。不信我们可以打赌,现在的民运派如果掌了权,会和陈水扁一个德行。

   东海老人答:

   宋明党争对中国历史的影响是消极还是积极,各占比例多少,错综复杂,殊难定论。民主自由与专制特权之争,与亦宋明党争没有什么可比性。

   未来的中国走向何方,取决于各种因素,“普通百姓的心灵修养”当然是因素之一,但不一定是主要的。“试图改变政府或者争取更大的同盟”与提高“普通百姓的心灵修养”是一体的两面,无法截然分开的。

   民运派如果掌了权,即使“和陈水扁一个德行”,也比中共的德行好得多。因为有民主制度的制约,民运派想“坏”都难。中共可以利用民主口号上台再实行专制,现在的民运派却没有这种可能了,即使有些对民主是利用也必须“用”,不用不行。何以故?不展开分析了,一句话:时势异也。

   何况,陈水扁怎么啦?我与大多数正常人一样,不认为他的德行有什么大问题。

   你根本就是只糊里糊涂而又自以为是的、比多数西瓜更呆更傻、无药可治的小东瓜!奉劝你:满腹酱糊休抱月,一头垃圾莫眠风。2007-12-3

   257杨万江:依你的观点,你能够解释为什么儒教要有祭祀礼仪吗?既然问题只是心中之事,又何必去敬天祭祖呢?既然心生万物,你“生”一个实有之物来看看。一个佛学化的儒学使人们对儒教许多东西的认识变得似是而非了。宋明儒都辟佛老。这是有道理的。即便你引的蒋庆,他恐怕同样强调儒教的上天神圣信仰,并不是你认为的那样。

   东海老人答:

   每个人的本心本性都(心即性)是一样的,不仅可以相通,而且完全相同,都是一大金刚心和光明藏。那是广宇悠宙间真正的宝藏------说一大金刚,说一缕光明或一片、一团,都是方便说法,说光明也是一种“方便”,因为还有个光明之相在。而本心无色无相,无法可说,非言语文字所能形容,怎么说都是不准确的。佛教三藏十二部讲的就是“这个东西”。佛祖讲来讲去、讲到最后却讲:谁说我讲了法,谁就是诽谤。

   这个超然于一切言语文字之外的本心本性,佛家称之为佛性、真如等,儒家称之为仁性、良知等。我说过,良知非一非异。非一,人人皆有良知,良知所执持的色身各异;非异,人人良知相通,功能体性相同。就象你我,身体各异,良知光明相同。故华严经说:心佛众生,三无差别。

   如果你良知光明度不如我、不能与我相通,是你被习气被遮蔽、被染污的程度较高的原故(也有可能你的良知所执持的肉身机能比我的肉身低级,或发生了故障,呵呵)。如果我们的光明度不如圣人、不能与圣人相通,是我们的良知被习气被遮蔽、被染污的原故。

   良知是生生不息新新不已、无为而无不为的,原则上它具备无限神奇的功能。飞机上天潜艇入海,皆是人类本心即良知的作用。

   不过,道亦有道,良知即道,道就是规则、规律、规定性。这个“规律”我称之为良知律,比人间法律严肃多多,你叫我“生”一个实有之物来看看,这话就幼稚了,有违良知律。

   我在《吾家自有大神通!》中指出:本体的“创新”和“变易”功能必须遵循一定的规则,必须遵循进化的原理,不能“乱来”,不可能想怎么变就怎么变。熊师将变的方式分为三种:一是顿变,刹那刹那才生即灭,变化密移,二是渐变,大变化皆由小变化积渐而至。三是突变,突变是“不循渐变之规,乃有飞跃而至者”,却是“确已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猴子或许可以进化为人,但不能突变成人。不管怎么“飞跃而至”,都必须“经过无量数刹那之渐变”而达至。

   熊师所言的三种“变”,就是良知律的规定。在此“规定”之内,自古至今多少“实有之物”被人心“生”出来呀。各种科学技术也是人类良知(良知之知,即智慧也)在各专业各领域的体现。随着科学的加速度发展,今后被“生”之物将越来越多。

   一旦机缘成熟,东海之道不仅可以“生”出大量新鲜事物来,而且可以“生”出一个自由中国乃至大同世界来,不过,这个叫杨万江的你,只怕是看不到啦----除非千水万江入海来成为东海之儒,除非东海之儒能在你有生之年成千上万地发展,让东海之道深入社会、深入人心、传遍全球!

   其次,良知的作用有直接间接之分。佛教只重“直接”,所以一味自修;儒家兼重“间接”,所以即强调内圣又重视外王。祭祀礼仪属于文物典章制度的一部分,是外王学的范畴。其实,所有的仪式和制度本身,都不过本心的作用而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