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平书之八十八:诗无处写何况剑?泪不能流岂敢歌!-----谦向陈亦和《中国书法网》致歉
·民冤寻常沉海底-----林樟旺案被消音
·天下事,娘希屁!贺新郎·感事(附评点及唱和)
·"君子异应,圣人敌应"----寻找当代圣人启事
·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亦嵘兄赠诗有"横刀独自过黄河"句,乃借句自我壮行兼示友人
·小诗写怀并与天水兄及广大同道共勉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忙里偷闲回老芦
·忙里偷闲回老芦(二)
·遥呈蒋庆先生
·雄起!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作者:梁泉

   

   东海一枭是一个文人,也只是一个文人。

   

   在1949之后的中国,大陆的文人几乎已经灭绝,到处都是文奴,所以改革开放之后再见文人身影,其实是件好事。在我的眼中,文人是个积极的角色,而不是个贬义的词语。文人常常会拍案而起,这是中国历史的传统,是我们应该珍视的东西,所以,我们的历史从来都尊重文人。但是恰如我在《社会分工与言行不一》的系列信件里说过的那样,文人毕竟是文人,不论他们如何拍案而起,都是文人的身份,文人的职业就是要坐而论道,而不是起而行之的。与文人常常会拍案而起的传统一样,文人从政更是一个大传统,对此,刘小枫在其《中国国家伦理资源的亏空》中有过很好的提示,我也就此写过专文笔记。在此不赘述。面对历史与现实,我们也许需要切记的是,不论是文人论证还是文人从政,都有可能导致文人的角色错乱。这里包涵太多历史的缘故,在此也无法展开去谈。我只想说明的是,这种文人的角色错乱往往是双重的错乱。第一重错乱是外在的,因为人们对文人有着过份的苛求,忘记了毕竟是书生的局限,与第一重错乱一样,文人自身也会在一种虚幻的情景中越位,以为自己可以在拍案而起外,还可以揭竿而起。这就造成了整个社会的文人们的越位、错位与缺位。

   

   在家天下的农耕时代,文人论证或是文人从政是他们寻找社会认同的办法。但是,在“党天下”的工业时代,政党政治已经取代了传统文人那种主要的社会认同的做法,现代社会的文人角色已经变成了作家、学者的职业身份,李白杜甫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但是正如刘小枫在其《中国国家伦理资源的亏空》中所忧虑的那样,我们至今还找不到民族社会的共识,特别是在毛共之后的思想解放、经济开发的时候,质疑的、反叛的枭鸣与枭声四起,而这里就有东海一枭君。事实上,这些枭鸣与枭声使人们在当局的那种“政治正确”之外有了一种选择,原本让人畏惧的分庭抗礼也就成为一种常识。作为一个成长于毛主席万岁,到***万税的时代社会里的个人,我的青春时代是从“怀疑一切”开始的,所以不论是对在朝者的“政治正确”或者是在野者的“政治不正确”,我都已经能抱有那种兼容并包的心态。因为不论是在朝还是在野,我们都只有一个中国。在重寻共识的过程中,朝野双方都是共存的对话的关系,而不是敌我的对抗关系。

   

   记得我在写给朋友的《莫谈国是,聚众为何?》中谈到过一个细节,2003年,在广西南宁的任不寐先生家,我边帮他整理照片,边闲聊,谈到东海一枭等,他笑言,《议报》几乎就是他们几个人给撑起来的。……

   

   当年这两个在南宁的文人,现在一个依然还在南宁,一个已经移居海外。从这两个都不是广西人却曾定居广西的文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有趣的现象。他们都是用枭鸣与枭声质疑当局的那种“政治正确”的文人,但是一个笃信儒家与佛道,一个则皈依耶和华。这是一种内向的历史与外向的开发的组合,都属于我们这个寻找新路的民族社会。对坚持在自身民族的历史中寻找归属的东海一枭来说,他的努力犹如一只迷途的老鸟在寻找那片已经远去的老林,他也许忘却了诗人马致远在其《秋思-天净沙》中所做的描述,而很多人都还记得。但是,如果没有宗教的那种语境,对致力于向外的开发的任不寐来说,人们看到的也许就是远方除了遥远就一无所有,人们就这样在左右两难中被撕裂。这样的悲剧属于很多很多人。

   

   其实,人们忘记了大自然从来没有为人类划出国界,任何国界都是人为的,也是为人的。文化也一样。如果我们把人类比喻为一只鸟,那么,我们就知道鸟是没有国界的,鸟所需要的只是森林和原野,而不会去问森林和原野的意义,对鸟来说,森林和原野本身就是意义。人类世界也一样。在一个完整的世界里,内向的历史与外向的开发的组合不仅是可能的,更是必须的,作为一个皈依耶和华的人,我并不鄙薄自身所在的华夏历史。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理解到老枭只是一个文人,并以文人的身份去看待他的时候,我们就会明白“老枭是一只老鸟”,他在尽力地往内陆飞啊飞,虽然他的姿势不雅,路途遥远,方向不明,但是悲壮而凄美。

   

   

   一枭附言:先转发共赏。待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