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我是“独立”人,也是“自由”人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答客问

   216、旁观氏:你作为独立笔会相当老资格的会员,却去参加自由文化运动,在《自由圣火》上大量发文,攻击笔会及会员,这样脚踩两只船,两边通吃,也是东海之道?受到某些人和刊物的排斥不应该?

   东海老人答:

   你这是典型的斗争思维和圈子意识。你别忘了,独立笔会与自由文化运动的宗旨都是崇尚和追求自由,整体目标是一致。如果是船,也应该是驶向同一个方向的两条船。如果它们之间产生分岐、矛盾和斗争,不应该是敌我性质的。一些人视自由文化运动为敌,对《自由圣火》充满敌意,令人遗憾,把一些非原则性的分岐视为敌我矛盾,则是自由事业的悲哀。

   我是“独立”人,也是“自由”人。自由圣火的价值,就是为无权、无法表达自己观点的人们提供一个自由地表达的平台,这是自由文化运动的基本价值观念之一。正是对这一基本原则的认同,我才参与自由文化运动的。东海之道是中华文化之道,也是民主自由之道,却与自由文化运动心样,莫名其妙地遭到海内外一些自由同道和民运刊物的抵触,所以特别感谢自由圣火给了人们一个观潮赏浪的平台。

   发在《自由圣火》上的一些枭文,确实对笔会及个别会员有所批评,但自以为都是如实如理的,如果其中不实、无理之处,欢迎进行反批评,但不要泛泛地冠以“攻击”恶名。至于“脚踩两只船”、“两边通吃”之类指责更为荒唐。笔会及与笔会有关的刊物拒发批评性的文章,已有违自由、文明的原则。难道我还不能在别的地方发表?难道笔会会员加盟自由文化运动、在自由圣火发表“批文”,就是“两边通吃”?一个接受过现代文明洗礼的知识分子见识低陋、心胸狭隘、思想落后如此,简直让我无话可说。

   可笑的是余杰也曾在笔会内坛空口白牙地指控我“两边通吃”。不过余杰的“两边”指中共那边和笔会这边。但老枭在中共那边“吃”了什么?在笔会这边又“吃”了什么?证据丝毫欠奉,完全悬空不着调。看来知识分子都有这种泛泛而论、信口开河的习惯。2007-11-28

   217、有笔氏:你反对独立笔会的“保密”规则,公开责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为谁保密、保密何为?现有会员提出多种保密理由说明“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的道理,建议“仿照国家档案保密制度”详建笔会保密规则,讲得好象也蛮有道理的。你有什么看法?

   东海老人答:

   我知道。那都是些小道理,伪道理,一些道理大到天去,也不过属于管理技术层面的问题。一些问题,换一个角度和层面去看,就会看出其荒诞迂腐可笑无知来。例如对中南海,从下面从其中看,从大陆看,堂皇啊;从白宫看过来,丑陋;再以天眼去看,那算一堆什么东西?对笔会的保密问题也是如此。

   关于“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的道理,具体的我不一一驳了,一是不值得,二是不能公开驳斥,因为“笔会保密关系民主成败”一文是发在笔会社区的,我目前还是会员,还要遵守笔会的保密规则----尽管我觉得这规则很可笑。老枭曾为泄密受到笔会管理员警告处分。一些管理员及领导摆出一付理气壮、大义凛然地坚守规则、正常“执行坛规”的姿态。可只要看一眼我泄的是什么密,你不笑掉大牙,我输你十块钱(比柏杨多九块)。前副会长的余杰在社区配合杜导斌“优雅整顿”的一段发言:

   “这个意见很重要,大家也可以用这个标尺来衡量论坛上的帖子,有多少是粗鲁的,有多少是优雅的。尽管中国大陆网络上流行粗鲁,但我们笔会的论坛是否可以营造出一种优雅和绅士风度来呢?我们力量虽然小,但我们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这段“领导讲话”,就是我泄的密并为之受到警告啊。至于某会友“仿照国家档案保密制度”详建笔会保密规则的建议,与独坛一位叫kaiziwang的网民的建议异曲同工,这位网民在《从非首长变来的主子有着加倍的凶残》中写道:“俺要建议笔会,赶紧完善自己这袖珍政治局的体制,尽快设立保密法,…对文件建立140个级别以上的,秘级。(最好有多少会员就建立多少个保密级别)以便尽快实行,把“某文件发送至会内XX级同志传阅,不得泄露”的革命制度。这样,想必笔会的形象就更加庄严肃穆,神圣无比了吧。期待着呢!”

   该网民“态度恶毒”,某会友“用心良苦”,两个建议详略不同,目的有异,但两相对照,仍可发现“大同”之处,可发一笑,哈哈,哈哈。2007-11-11

   218、糊涂氏:眼下自由派(广义的,包括海内外民运人士、自由作家及维权阵营在内)中内斗很猛,要想不卷进去,有一个好办法,就是广交朋友,两边斗起来的时候,两边都是朋友,谁也不好帮;又有人认为这个办法也不行,搞不好两边都得罪、两边都做得不是人。你认为他俩观点谁更对?

   东海老人答:

   都不对。俩人考虑的都是个人小小的利弊,都是私字当头、小我为先,一付小市民的心态,没有把公义和真道放到应在的位置上。这是多数自由知识分子的惯性和通病,是他们“小”的、没出息的、让人瞧不起的地方之一。

   双方都是朋友也好,把一方当“敌人”另一方当朋友也好,如果是出于公心,就不应该站在任何一边。对就是对,“敌人”说对了话做对了事,不妨肯定之;错就是错,朋友说错了话做错了事,也要批评之。

   任何人错了都是不能帮的,朋友也一样,义气不是拿来苟毁苟誉苟同苟异的。要讲义气,批评时态度温和点不就得了吗?(其实古人恰恰相反,义理批评,越是朋友越严越猛越“斤斤计较”。那种风采,今人不会理解了)

   你所说的“他俩”的话我也看到了。其中有一个说过:“所有搞内斗的这些人,都不是绝对正确的,也不是绝对错误的。”(这话本身就极不正确。例如,不分清、不定义何谓内斗,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内斗者与反对内斗者全都视为内斗;又如,就具体事件而言,纵使双方都属内斗,还是有对错之分的。滋不详论),即然知道有正确与错误,尊理重道就那么难吗?就事论事就一定会得一边或两边吗?一个自由知识分子一定要“靠”住哪一边吗?“两边都得罪”比得罪共产党还要可怕吗?2007-11-27

   219、东海之友:理论、文化问题其实不仅仅是理论文化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利益问题,直接或间接地涉及到“导师资格”、领导资格及领导权的问题。中共的搞现代政教合一,老毛“四伟大”中最注重“伟大的导师”,原因就在这里。对儒学,对中华文化,对制度与道德并重、西学与儒学合璧的东海之道,不说自由派缺乏了解,无法认同。即使是他们内心赞同,表面上也必须坚决抗拒到底。所以,有理他们一定会大说特说,如果理亏心虚,他们一定会玩深沉装清高,以避免“无理”、“失理”的尴尬(大意)。

   东海老人答:

   从自由派大小诸腕的一贯表现来看,你的“分析”应该说命中率相当高。是以真理正理为重还是以一时名闻利养为主,对一些自由派是毫无悬念的问题。有些人反共乃迫不得已情况下的一种利益选择,乃历史的误会。

   他们适当考虑领导权之类问题也正常,只是对我多虑了。老枭志不在此,不值他们一“防”。关于“导师资格”问题,我以孔子释氏之类大宗师级人物自视,其余无意争,不足争,亦不能争。所有世俗圈子都太小,民运圈亦不例外,与我的理想、我的世界远远不成比例。

   为什么说不能争呢?盖多数自由人士是奉行性恶论与利己主义的西瓜,对人性的认识已成“定局”,一个个便是被我砸得稀巴烂,瓜仔仍是黑的,很难变白,我也缺乏将其染白的能力耐心。就象无法把东海全部告诉井蛙,无法把井蛙一一领往东海一样。

   有同道客气地指我的自我评价和自我定位有失准确。言外之意是你小子狂妄过头了。请允许我引用谭嗣同一句话答之:“克己时,当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救人时,当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在论及中华文化时以宗师自待,与“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也算差堪仿佛吧。

   自古先知大觉人物都是孤独的。生前的寂寞与身后的热闹是他们荣耀的两种表现方式。我不敢奢望例外。所以,老枭入世是暂时的,待到局面略好,会主动转身而去,不带一片云彩走。届时避人避世避网络,约三五素心人,散发弄扁舟,濯足万里流,深入享受法喜道乐去也。留下整个世界及其各种大小帽子,任何人只要有意,只管取之,呵呵。2007-10-26

   220东海之友:你真傻,真迂腐!有些你视为同道的人根本不把你当同道,不遗余力地排斥攻击甚至诬蔑造谣,你还讲什么中道!对一些宵小不能以中道的态度来对待。

   东海老人答:

   中道不是恩怨不明,是非不分,不是折中,更不是乡愿。“中道的态度”是把私怨与公义、小人格与大人格、个人品格与民主追求适当区分开来,对个人恩怨与公益公义,对文化立场与政治立场,对思想问题与道德问题,皆采取不同的解决方式,人归人事归事理归理,不要一锅煮。

   有时个人恩怨应该服从于更高的追求,小是小非应该服从于更大的是非。象我在《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中说的,要把刘晓波与余杰区别开来,把余杰与杜导斌区别开来,把杜导斌与中共区别开来(还要把体制内人与中共的制度适当区别开来)。

   任何事情,都存在着一定的度,都要掌握一定的分寸。过犹不及。还有,一切实事求是,不论私敌公仇,都要依理而批、如实回击,公平公正地进行“报复”,不要小题大作无线上纲,不要冤枉了对方。总之,中道是儒家彻上彻下的大智慧,即是方法论,又是价值观、人生观和宇宙观,枭文《人天正道是中庸》对此作了深入的阐析,请好好学习。2007-11-28

   221小乘氏:你说过:老枭法轮三转:一转民主自由,二转传统文化,三转东海之道(姑妄名之)。转完东海之道,你准备转什么?

   东海老人答:

   佛法分小中大三乘,其实一也,皆包容于佛菩提道之中。老枭法轮三转,民主自由也好,传统文化也好,皆以东海之道统摄之。东海之道分进门、登堂、入室三大阶段,相当于佛教的小乘、中乘、大乘。东海之道的“大乘”,亦可为分始、圆、顿、终四大部分。转完东海之道?只怕你这辈子没有这个机会听我转完了。

   转完东海之道,谈何容易。我说过,古今各大儒家,由于种种外在和内在的局限,各有所偏,有所不足。东海之道在内圣方面以儒为本、融摄佛道,是历代儒家及中华文化的集大成;同时在外王方面汲纳了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升级版”,是中华文化的综合和精粹,是古今贯通、中西合璧、即保守又先进、即传统又先锋的“超悟卓越之见,融会精粹之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