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东海难不倒(208---215)

   208好学氏:在很多人眼里,圣人心态成了“不宽容”的同义词,一些喜欢内斗的人往往被人斥为圣人心态发作。

   东海老人答:

   相反,儒家重仁恕,圣人是文明和宽容的象征。例如,孔子不认同道家思想,义理上明分细辨,寸步不让,宣称“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对他遇到的隐士们充满了敬意,还大赞老子“犹龙”。

   一些后儒在政治表现、生活态度及待人接物上的不宽容,与专制主义的影响、历史环境的严酷有关,与某种“宗教病”有关,(儒学非宗教,但有宗教精神,宋明理学则颇富宗教色彩)唯独与“圣人心态”无关。不宽容,恰恰是修养不足、道德不高的表现。

   博讯宗教论坛斑主小溪,基督徒也,疯颠颠神叨叨傻乎乎痴呆呆的,对老枭出言无状,在东海难不倒系列中已回斥一二,足以让其体无完肤,并作一联嘲之。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

   不管如何闹,东海能容,不拒小溪。

   思想上严争厉批,态度上喜笑怒骂,但我将任何反儒、反枭、反中华文化者皆视为病人、迷途之人而非敌人。此联就表达了一种儒家的无比自信和巨大宽容。2007-11-28

   209大漠落日:就现世而论,基督教是一种较高明的宗教,西欧北美的民主国度已经证明了。另,对各类以”善“为宗旨的宗教应持”海纳百川“的态度,方为上乘。

   东海老人答:

   佛门广大,儒门广大,东海之道更广大,对各类宗教无不秉持”海纳百川“的态度(任何宗教的教义没有不“以善为宗旨的”)我一直承认基督教是正教,有其高度的真理性,而且赞同牟宗三关于“儒耶合作”的主张:

   基督教自有其精采:耶稣通过最高的放弃---放弃生命,为了传播上帝的普遍的爱,燃起普遍的爱之心,把人心对物质、亲友之类的拖带顾虑一一烧毁。耶稣上十字架,对人心有著很大的净化作用。而儒耶合作,可使天人关系的道理圆融通透。

   但同时牟宗三认为,耶稣不从人的生命之仁、智、诚立论,因此人的生命之真正主体不能透出;耶教只有向上逆返,而无向下顺成,性命天道不能贯通,故为不圆之教。

   我只是与牟宗三一样,从严肃的义理的角度,指出上帝信仰根基的不足,不是天人贯通的、上乘大乘的信仰,不是一个真正高明的宗教。2007-11-28

   210胡一刀:申明:本人算个挂名的基督徒。如果有人问我是不是基督徒,那我的回答就是“是".所以本人以下陈述的观点,是否公正,就由你自己判断了。

   犹太人很多信上帝,但他们并不蠢。我们没有必要去统计多少犹太人是信上帝的。你到美国东部走一走,看看有多少犹太人的会所就会有个概念。

   牛顿和你的主要区别在于你听人讲过进化论,他没有。但我想你对进化论的了解多半只是对进化论的盲目信仰,并没有从怀疑的角度思考过。我个人的观点,进化论靠得住的根据基本没有,否则我也不用去信有可能有上帝。你不会轻易认为自己比牛顿聪明吧?

   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 Genome Project)的领头人Francis S. Collins 是bona fide 的基督徒。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讲,你我都不如他渊博。从智力上来讲,我怀疑你比他更聪明。

   东海老人答:

   你一曰:“算个挂名的基督徒”,二曰:上帝“有可能有”,完全是一付刁儿郎当的样子。可见你虽然是个喝过洋墨水的现代知识分子,其实在信仰问题缺乏基本的严肃和真诚,与普通小市民一样浑浑噩噩随波逐流(当然,绝大多数西洋知识分子在这个问题也与普通小市民一样的)。

   犹太人很多信上帝,牛顿信上帝,人类基因组计划的领头人信上帝,说明不了上帝可信,只能说明他们的正常智力和思维在信仰问题上产生了“盲点”。我或许不比牛顿这些人聪明,但肯定智慧比他们高,精神比他们健全。一块石头或许会因大人物收藏、众多人喜欢而升值,比金子宝玉更贵,但本质上石头就是石头,不会成为金子宝玉。

   有个举国皆狂的故事:有个地方,因为喝了“狂泉”大家都不正常了。举国皆狂则不狂,倒也相安无事,其乐融融。可偏偏有个人没喝狂泉,所以总是笑话指责其他人疯疯癫癫的样子。人们一怒之下,设计将他绑到狂泉边猛灌,于是唯一正常的人也不正常了。

   信仰问题,真理问题,皆可作如是观。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天下滔滔,仍有不肯随波逐流者。那怕全世界人都成了基督徒,也说明不了什么。好在现在是民主时代,基督徒们无法把老枭这样极少数清醒者强制性“绑”到狂泉边去。

   而且,老枭奉天承运,不仅自己保持清醒,还将通过东海的智慧、文明之道的传播和弘扬,逐步唤醒那些主动跑去狂泉边猛灌的浑浑噩噩的愚民下士们。这就叫:混混皆随流,炯炯我独醒。崛起孤峰高,尽把众山领。2007-11-28

   211正大光明:(推荐东海一枭的王道主义前言):东海一枭的王道主义与我甚合,想不到中国现在还有一人与我同信仰王道主义。但我与东海稍有些不同的是,我认为王道主义是中远期目标,而当前,要先经历民主主义。我有相关理论已对此作了说明。

   东海老人答:

   谢谢你的认同。

   我多次强调:王道是民主的高级阶段,或者民主是王道的初级阶段。借用佛教大小乘的分法,在东海政治学说中,如果王道是大乘的话,民主政治是小乘、是王道的基础。没有比较完善的民主制度作为民意合法性的基本保障,王道主义就会成为空中楼阁。这与你的政治要“先经历民主主义,王道主义是中远期目标”观点是完全一致的。2007-11-28

   212西瓜氏:你一方面大赞自由民主人士为志士英雄,一方面又骂他们是脑子有问题的“西瓜”,怎么那么矛盾啊?

   东海老人答:

   民主自由,利国利民,是当今中国一项最大的公益事业。但对自由民主人士个人却是弊多利少或有弊无利的,他们在追求奋斗的过程中要作出不同程度的牺牲,非志士英雄而何?

   但是,多数民主人士懂西学不懂“中文”(中华文化),有知识而没有常识。而且不少人对民主自由的理解也是或粗浅或偏误的,其它方面更是文化匮乏、颠三倒四、毛病成堆。例如心胸狭隘、斗争哲学、仇恨心理、小圈意识、宗教病、一根筋思维等,都是民运人士中习惯性普通性的疾病。

   在政治层面,我认同、支持他们的追求;在文化的层面,我轻蔑、反感他们的低陋。矛盾吗?至于一些人打着自由民主的招牌,却做出损民主反自由的行为,给以实事求是的批评,更是正常之至。

   自由民主人士不一定是智慧人文化人,志士英雄不是完人,这些都是常识问题。你居然不明白,不就是一只脑子被别人跑了马、弄坏了的“问题西瓜”吗?2007-11-28

   213秋月寒江:窃以为,儒家受到毁灭性的摧残是在清初,儒家的精髓说白了就是由社会价值观相衍而推出的行为准则,追求公义,以此保证群族。当异族入侵的时候,儒家要与异族政权结合就必须抛弃最核心的『仁义』的准则,剩下来的,不过是敷衍粉饰的花边。所以儒家的沉寂、变形或者扭曲,在蒙元、满清时期极为彻底。

   东海老人答:

   我说,清末以来儒家一直受到严重的误会和严酷的摧残,你说“儒家受到毁灭性的摧残是在清初”,都对,不矛盾。不过你承认吧,儒家在清初受到摧残的毁灭性程度不及五四与文革,清初毕竟保留了儒家“敷衍粉饰的花边”,五四与文革则是斩草除根、彻底消灭(效果如何、彻底消灭没有是另一回事),连变形或者扭曲的儒家的形式也一点不剩。

   关于儒家文化的“死亡”时期,不同学者有不同认定,有以为亡于暴秦的,有以为亡于宋末的,有以为亡于蒙元的,有以为亡于满清的,有以为亡于文革的,还有认为历史上儒家文化根本就不曾在政治上体现过呢。都有理。看法有异,源于标准不同耳。

   熊十力认为秦汉以来二千多年的历史一片黑暗,这是用儒家大同标准衡量,缺乏对历史的尊重。读两汉唐宋史,我常会为君主的仁慈宽容、儒士的正气敢言、臣僚的清廉正直而击节,为的繁荣昌盛、傲绝天下的中华文明而鼓掌;钱穆认为二千多年间政治相当民主而光明,这个标准又低了些。君主专制比起现代党主专制来不坏,它在历史上有其道义性、公正性与合理性。但这是相对而言,从历史角度而言。君主专制也是专制,与民主是格格不入的。当现代民主制度现身之后,任何形式的专制都过时了。2007-11-28

   214东瓜氏:有人认为,你“枭鸣不已”与一些写公开信公开责难中央,都是一种“卖直市名”的表现。而沽名买直是一种伪善,一种有害的倾向,是鸡蛋里挑骨头,令人厌恶,大抵误国误民便是这类人。这种观点是否有点道理?

   东海老人答:

   “卖直市名”意谓刻意表示正直以获取名声。这是古代专制者指责一些正直的臣子、士子的。东林党人就被戴上过这顶帽子。

   不否认有些人存在某种“卖直市名”的动机,但是,即使“卖直市名”,卖的是“直”,谈不上伪。是否有害,那就要看对谁而言了。

   只要正直的言行“卖”得出去,“卖直”能够买回来好名声,“卖直市名”就是值得鼓励的行为。“卖直”道德不高,但比“卖”别的什么,比如卖乖、卖笑、卖身、卖公、卖官、卖人、卖妻、卖友、卖民、卖国、卖灵魂等等,可又高尚得太多了。

   鸡蛋里有骨头,就不能怪别人挑。有人“卖直市名”,责任不在“卖直市名”者,而在特权分子、专制主义,在这个可以“卖直市名”的政治社会环境。就象暴力革命,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最好办法,但如暴力革命爆发,责任不在革命者,道理是一样的。

   至于老枭是否“卖”、“卖”什么,是否有害对谁有害,留给他人和后人去评判吧。2007-11-27

   215东海之友:王安石的一番话可以形容东海先生:“士固有离世异俗,独行其意,骂讥、笑侮、困辱而不悔。彼皆无众人之求,而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其龃龉固宜!”

   东海老人答:

   谢谢,王安石这番话的境界非常之高,是大丈夫、大人的境界。

   确实,在兴趣爱好、个人利益和文化建设方面,我是离世异俗、无“众人之求”;而在民主追求方面,我又是合世界之潮流、求国人之所求的。只不过大多数“众人”不敢言、不敢求,我站出来代言代求罢了。

   “有所待于后世者”也分两个层面言。一方面,儒家重乎兼济,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也”曾子曰:“任重道远!”皆以天下和后世为期待。我既以儒自居,以天下为己任,不能无待。

   另一方面,我又是“当下圆满,自性自足”的,即无待于天下,亦无待于后世。只要我依仁达理、尽心尽力了,效果如何,吾道能行不能行,是否“没世而名不称”,都不是我能决定和控制的。就是说,只要自己对得起中国、对得起“众人”、对得起时代、对得起历史,就可以了,它们对不对得起我,何必太在乎呢?2007-11-27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