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东海一枭(余樟法)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东海难不倒(192---198)

   192不信氏:你说真理是有力量的,你的东海之道如果是真理,为什么在社会上不但没什么影响、在自由人士中没什么人接受,反而饱受抵触和嘲笑?

   东海老人答:

   黄河一定会清,但不是说清就清的,太阳不是从半夜一下子就升到天空正中的。任何事物的发展壮大都有个过程,真理也不例外。仁义道德,即是人之本性,又是人类社会不可须臾离的,无疑是真理,但孔子的遭遇如何,儒学的遭遇又如何?至今仍饱受质疑和岐视呢。东海之道是关于人生、社会、政治、宇宙的正道,才刚刚推出,怎么可能一炮就响、一蹴而就?

   从历史的高度看,东海之道必席卷天下,但在目前这个时代,世人承不承认,多少人承认,不仅取决于我的“实力”和东海之道的真理性如何,更取决于国民“共业”、福缘和普遍慧力如何。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中共对我的严封密锁,让我的声音只能局限网络,主要是海外网,又主要在自由派中。

   而自由派恰是最难懂得和接受东海之道的。因为多数自由人士属于“西瓜”,脑子里装满了西方的东西,对中华文化本来就充满岐视和敌意。加上人生经历、知识结构、智慧水准等各方面的差异,东海雄声很难入耳;其次是虽然略有所懂,但由于种种原因不能、不愿公开接受。另外,我个人德望目前还不足以取信于自由派,当是原因之一吧。这方面我承认没信心。我纵有信心取信于各大门派包括中共,也没信心取信于自由派----因为这些有知识、而且是自以为高档、先进的西方知识的愚民,愚蠢起来,是比无知识的愚民愚蠢度高得多的。用佛教的话讲,这叫“所知障”。

   反正,我尽心尽力了,把“道”开出来了,把“心”捧出来了,至于别的,不刻意。一时一代,举世誉我拥我不足为荣,举世毁我反我不足为辱。外在荣辱不影响我的内在坚实,尧舜不论为民为帝,都不影响为尧舜。

   历代得了真道而不愿隐居独乐的宗师级人物都免不了遭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击和迫害。老枭到目前为止仅遭恶口而已,算得了什么?与慧能、达摩遭受本门中人的追杀和毒害相比差得远呢,我在这个文化、政治、社会、道德环境都空前恶劣的时代,居然平安无事,还能写作,该知足矣。2007-11-25

   193杨万江:你宗的什么儒呀!儒教的信仰就是对上天的信仰.天人精神关系是儒教整个精神系统的核心.你不理解这一点,这情有可原.因为以往讲中国思想文化史和儒家思想就没有对路.至少你声称“信仰的是自心本性,拜的是“自心教”、“良知教”。”这实质上是把佛教的信仰往儒教上套.稍稍追问一下"自心本性"又来自哪里,恐怕你否认不了儒家是从"天命之谓性",然后讲这个"天命之性"的"自心本性"和"良知"等等.

   东海老人答:

   你如果是儒家,请注意两个问题。

   一、不要将人与天割裂开来。儒教的信仰是对上天的信仰,更是对良知(即自心本性)的信仰。在儒家,天道本体与自心本性是一而一、二而一的,天道内在于本心。王阳明言"自其形体者谓之天;主宰也谓之帝;流行也谓之命;赋于人也谓之性;主于身者谓之心"(《传习录》)伊川曰"在天为命,在义为理,在人为性,主于身为心,其实一也。"程颢云:"只心便是天,尽之,便知性,知性便知天。"(《近思录》)。《易》之乾元、太极,《春秋》之元,《大学》之明德、至善,《中庸》之诚之中庸、《理学》天理等,尽管含意不完全相同(主要是角度不同,有的概念有多种解释和层次),但都直接指或可以指向本性或本体。

   熊十力强调哲学的根本任务就是“明示本体”。在熊十力学说中,对于这个充满着活力的“本体”,即是形上天道,也是“形内本性”。熊十力曰:“本心即万化实体,而随义差别,则有多名:以其无声无臭,冲寂之至,则名为天,以其流行不息,则名为命:以其为万物所由之而成,则名为道;以其为吾人所以生之理,则名为性;以其主乎吾身,则谓之心;以其秩然备诸众理,则名为理:以其生生不容已,则名为仁;以其照体独立,则名为知;以其涵备万德,故名明德。”“阳明之良知即本心,亦即明德”。(《十力语要》)

   二、不要伪造对方的观点和无的放矢地瞎指。我从来没有否认“儒家是从‘天命之谓性’然后讲这个‘天命之性’的‘自心本性’”的。对于儒家的“天人精神关系”,我的《本体论(五篇)》和《中华文化大启蒙书》(十篇)及大量枭文都作了深入的论述,不赘。

   另外,“自心教”、“良知教”绝非“把佛教的信仰往儒教上套”。儒家有宗教精神但不是宗教,“自心教”、“良知教”都是方便说法,所以拙文加了引号的。儒释两家在对“道体”的理解上有同有异,不是截然不同但又不可混为一谈。两家之同异,同处不妨相通相鉴,异处必须锱铢必较。对此我在多篇枭文中论之已透,不赘。2007-11-25

   194真理党:真是一头倔驴!难怪你的民主同道骂你道德骄傲。骄傲就是不道德,我看你是没有道德只有骄傲。不就写点文章吗?为民为国做了什么?关起门来自以为有道德就有道德了?

   东海老人答:

   你这个白痴!按照你的观点,中共所有大小官员都比我、比自由人士有道德。他们经常下基层访贫问苦嘘寒问暖,做的好事比所有自由人士加起来都多。

   有所为有所不为。道德并不一定要从“有所为”、“做了什么”才体现。有时候,“关起门来”什么也不做才是符合道德原则的,有时候不做什么才能更好地“为民为国”。

   颜渊在陋巷,一箪食,一瓢饮,不仅不影响、而且增添了他的“内圣功力”,孔子照样夸他“贤哉,回也!”;《论语泰伯》: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孟子曰: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无道则隐”也好,“穷则独善其身”,都是道德的行为。

   骄傲是否不道德,不能一概而论。金钱骄傲、权力骄傲当然是不道德,但是,针对不义之金钱、不义之特权的骄傲,则是一种高尚。“道德骄傲”针对的是不道德的人士和行为。有网友说得好:我们看西游记,孙悟空,指天骂地,骂太白金星,骂玉皇大帝,骂如来佛祖,骂太上老君,唯独没有骂的就是观音菩萨,为何? 因为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是大乘佛教拯救精神的化身。任何人在这种拯救精神面前都要低下高贵的头颅。

   其实“道德骄傲”是一些自由派“生造”来攻儒反枭的新词。他们不知道,他们蔑视、反对专制主义的言行,本身就体现了一种“道德骄傲”。2007-11-25

   195冷如风:(枭言:一些自由知识分子也纷纷凑基督教的热闹,把尼采终结了的上帝重新捧到神台上去,实属可耻的精神复古!)以先生自命不凡的作风,借用一个道德上的矮子为自己的观点贴金似乎寒碜了点。知道尼采是什么人吗?如果再来一这样的人终结了儒家,先生难到也成了可耻的精神复古?

   东海老人答:

   尼采“上帝死了”的雄声和他的绝对意志论“超人”说,影响了欧洲一代又一代的哲学家。我认可尼采对上帝的终结。其实,能够终结上帝的不是任何人任何学说,也不是世俗层面的道德,而是科学、理性和人类的“与时俱进”的智慧。或者说,终结上帝的是上帝信仰本身,是这种信仰根基的虚妄。“道德上的矮子”不影响“上帝死了”的观点正确。不以人废言嘛。

   儒家扎根于坚实的道德,扎根于人类的理性和智慧,有学者说得好,人是天生的儒家。所以儒家是无法被任何人、任何学说、任何“权力意志”终结的,那怕遭到文革那样的大劫难,也很快就会重振和复兴。以儒为本的东海之道不是复古,而是一种文化大升级、智慧大闪光、道德大弘扬、精神大升华。

   我认可尼采“上帝死了”的口号,但反对他的绝对意志论“超人”说。他说:“生命的最强烈的、最高的意志并不存在于只是要求生存下去的斗争之中,而是存在于战争的意志之中,存在于强力意志之中。”尼采认为,人存在的唯一价值恰恰就是:强力!他把强力意志作为其他一切心理动机的基础。他的“超人”是一种将“权力意志”发展到极限,以达到超越人类目的的人。

   这些论调,都是与儒家正理、真理格格不入的。尼采的“超人”与儒家的圣人,尼采的强力意志论与儒家的仁义道德学说,根本是两条道上的车。其间的偏与圆、低与高、劣与优、邪与正,一目了然。2007-11-25

   196冷如风:(枭言:一般民众也罢了,如果一个知识分子不干坏事、不贪图名利不贪生怕死是因为相信“天上的神都在看着”,“为了真理和正义而死”是因为相信“他在彼岸世界是荣耀的”,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先生大概忘记了自己曾经说的那些话了。道理不是也有大道理和小道理之分吗?人在没有自觉能力的时候找一个心外的上帝监视督促自己,难道这还需要指摘吗?您不是说“佛的小乘法不过是佛陀教化的方便而已。对基教的上帝,也可作如是观”吗?对您这些前后不一的议论,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东海老人答:

   很好。谢谢冷如风先生的支持。你的上述话语,正好自承了上帝信仰是“小道理”、是只适合“一般民众”的教化方便、是为了“在没有自觉能力的时候找一个心外的上帝监视督促自己”。你把自己等同于一般“没有自觉能力”的愚民庸众,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谢谢你仗义执言,指责“宗教论坛”二位斑竹“以基督徒身份对一网络名人大打出手让人觉得基督徒的心胸是何等的狭窄。从另一个角度反应出基督教的脆弱和不堪一击。…似小溪和JWOO这样攻击和漫骂不仅让自身的无知和非理性暴露无遗”,可惜你的点评与小溪等人一样未能“切中要害”。象上述话语一样,你的“点评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中其余部分都未点到“正点”,有时不小心还把自己的“死穴”给点了,恕不一一指点,哈哈,哈哈。

   其实这不是你功夫低劣,而是东海之道堂堂正正、精微广大,“要害”处与天合一、严密之极,根本无法可“切”-----谁真能“切中”,必弃暗投明,成为吾道中人。我相信,对于真正尊理重道的人,正理大道的力量是无法对抗的。2007-11-25

   197小溪氏:义和团扶清灭洋,在慈禧太后支持下杀了外国传教士和家人189人,中国基督徒2000多人,正在外国治病的戴德生听到噩耗悲痛万分,他在给中国教会的信中要求被杀基督徒亲人们:不索赔,不怀恨,不报仇。--即使有人主动赔上也不要。这就是基督的爱心,基督教人“爱人如己”的体现。你那“东海之道”能做到吗?如果你还有点良知,就该就你对耶稣上帝及对基督教的贬损诋毁感到自惭形秽认罪悔改。

   东海老人答:

   首先要向基督徒戴德生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这种大爱精神值得致敬和学习,但这种以德报怨行为否值得效伤,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