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东海一枭(余樟法)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东海难不倒(176---185)

   176杨万江:你信佛教或者以佛教的观点去批评其他,这样的批评是没有说服力的。我看,你把你自己的信仰说清楚,就很不错了。各种宗教都是有个学理的。既然是“唯理是从、唯道是循”,那对宗教方面的问题也得从理上道上去说,但没有必要在信仰这类问题上去攻击其他。宗教可以对话,但不可以搞宗教信仰方面的攻击。

   东海老人答:

   首先,严格地说,我宗儒,不信佛。经过大半辈子对古今中外诸家学说进行比较参详之后,认为儒家学说在大根大本上最为契心,故以儒为本。但我认为佛很多教的观点是正确的,乃“援之以入东海”。故东海之道又是超然于任何学术宗教派别之上的。我论“天下事”、具体事时唯理是从、唯道是循,并非一定都是从儒立论的。不论儒家佛家以及别的什么家,只问谁家的理更真更高、含金量更足而不及其它。

   其次,我没有“搞宗教信仰方面的攻击”,批判不等于攻击。《上帝批判(之一)》正是“从理上道上去说”的。但是,如果经不起对照和质疑,如果由于批评而动摇了某些人的上帝信仰,那不是我的错,而只说明上帝信仰的根源处不够坚牢。天高任鸟飞网友说对好:宗教的对话,本就是信仰的对话。讨论“宗教教理”时,本身就是摇撼教众信仰。从教众信仰之升起处(为什么信)予以否决,是从根上着手。是否是“攻击”,取决于“受众胸量和识见”。

   真理如果至高至正、信仰如果至真至诚,就不怕任何质疑、批判和攻击。东海之道不怕任何质疑、批判和攻击,不仅不怕,而且热烈欢迎。2007-11-24

   177有巢氏:应该怎么看待伪善亦善这个观点?

   东海老人答:

   中华文化很重视一个“诚”字,原则上认为“伪”就是不道德的表现。

   《大般涅槃经》曰:“若人说言我今不信声闻经典,信受大乘,读诵解说,是故我今即是菩萨。一切众生悉有佛性,以佛性故众生身中即有十力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我之所说不异佛说,汝今与我俱破无量诸恶烦恼如破水瓶,以破结故即得见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人虽作如是演说,其心实不信有佛性,为利养故随文而说,如是说者名为恶人。”

   瞧,即使所说与佛说的一样,口头上承认和宣传“一切众生悉有佛性”的真谛,只要“其心实不信有佛性”,伪信,就仍是恶人。

   儒家的标准没有佛教那么苛刻,认为伪善虽然善的层次不高,但在一定程度上、或者说在世俗层面也算一种善。孟子认为,尧舜汤武及五霸在功业上皆有可观,只是出发点与行为方式各有不同。尤其是五霸,假借利用仁义之名而成就事业,久而久之,假仁伪善没准也有可能弄假成真。语见《孟子》:“尧舜性之也,汤武身之也,五霸假之也。久假而不归,恶知其非有也。”

   就是说,“对于仁,尧舜是本性使然,商汤周武王是身体力行,五霸是假借利用。借久了不归还,哪知道他不是真有呢?”杨子曰:“假儒衣书服而读之,三月不归,孰曰非儒也。”也是这个意思。

   我的看法,伪善非至善大善,“价值”不高,道德有限,但伪善比赤裸裸恶狠狠的“真恶”好。在一般情况下,伪善亦善的观点是成立的。2007-11-24

   178有巢氏:你认为一个领导人最重要的品德是什么?

   东海老人答:

   宽容。某种意义上说,人也好、社会也好、政治也好、文化也好,其文明程度的高低,往往由宽容度的大小来决定。文明程度越高,宽容度就越大。宽容,应该是现代政治的重要特征和政治家最起码的素质。

   《周易》说: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中庸》说: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宽容才是大气象大格局,才能成大事业成为大丈夫。埃•伯克说“具有包容一切的气度和改善一切的才能,这两点就是我所认为的政治家的标准”。

   老枭在《也谈政治家的素质》中认为:政治家素质应该包括相当的民主理论基础、较高道德修养、全球性的眼光和战略思维。高层领导人尤其而要具有开阔的世界眼光,能够敏锐地观察世界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各种变化,洞察和把握世界大势。当今世界大势是什么?民主潮流。

   现在我要郑重补充一下,对当代中国来说,政治家最重要的素质和风范应该是宽容和雅量。“雅量,表现在人际关系方面,是春风化雨的友好态度,是化解阴霾的温暖阳光,化干戈为玉帛、化冲突为祥和、化消极为积极的力量;表现在思想、学术方面,以俞平伯的“三不”原则为最高境界:“不苟同”,对别人的见解不轻易附和;“不固执”,不固执己见,一切服从真理;“不苛求”,对不同的观点要宽容;表现在政治胸襟上,就是在事不关大局、言不关原则的情况下,兼容并蓄,细大不捐,示人以诚,与人为善,从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吸纳一切可以吸纳的力量。”(枭文《雅量漫谈》)

   现代政治之“广大”之宽容,当然有赖于制度保障。但作为领导特别是国家领导人,个人的雅量也是文明政治极其重要的一个方面,尤其当社会转型期。只有“广大”的人,才有资格当我地广国大的大中华领导人。

   以上是从道德修养方面而言,领导人应当宽容。从个人和政治利弊角度考虑,也以宽容为上。庄子曰:“克核太至,则必有不肖之心应之。”这句话值得每一个领导人和有志于做领导的人背三十遍。2007-11-24

   179有巢氏:什么叫“克核太至,则必有不肖之心应之”?

   东海老人答:

   克核,犹言限制、逼迫。句意谓:待人刻薄严酷、过分逼迫和阴毒算计,也必然招到别人的恶意报复。语出《庄子-人间世》。郭象注曰:夫宽以容物,物必归焉。克核太精,则鄙吝心生而不自觉也。故大人荡然放物于自得之场,不苦人之能,不竭人之欢,故四海之交可全矣。苟不自觉,安能知祸福之所齐诣也!南怀瑾老在《庄子讲记》讲到这一段时说(有删节):

   一个人的心理,不要刻薄。历史上有许多领袖,譬如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他曾说过这样的话,朕非亡国之君,臣乃亡国之臣。但是老实讲,崇祯是亡国之君,为什么?刻薄,多疑。一个当领袖的,刻薄多疑就完了。所以刻薄多疑太过了的人,有不值一谈的那种怪心理就起来了,就变成了心理变态。学佛、修道、学宗教的人就是这样,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别人要求也严格,都犯了“克核太至”这个毛病。因此,宗教心理病是很难医的,在西方医学里头,宗教心理病几乎没有办法治疗。研究心理学的人,或者研究心理行为的人,或者有研究心理医学的人,千万注意。“克核太至,则必有不肖之心应之,而不知其然也。”甚至于你自己都还莫名其妙地心理变态起来。

   你看历史上真成功的人,都有豪侠之气。就现在的历史,中东的萨达特这个领袖死了,我就觉得他很可爱,他的可爱就不是“克核太至”,他有流氓气,所谓流氓气就是侠气。你看他讲话笨笨的,但是,说了就算数的,那不是假装的,他可爱在这里。2007-11-24

   180有巢氏:你到处开骂,动不动就争个你死我活,会不会不知不觉犯了“不宽容”、“克核太至”的病?

   东海老人答:

   是吗?谢谢你的提醒,看来我今后也得注意了。

   不过有一点要注意:把义理上锱铢必较与利益上的“斤斤计较”区别开来,把坚持原则与政治方面的不宽容区别开来。

   对于思想批评和观点争鸣,不能用宽不宽容来衡量。例如,国家领导人对于不同政见者,纵然“力所能及”也不动用国家机器进行镇压,而是言论问题言论解决,经常亲自跳上电视报刊与不同政见者“对骂”、“动不动就争个你死我活”,你说这个领导人是宽容还是不宽容?2007

   181西瓜氏:你在《向伪优雅唾一口痰!》尾巴上说:“对于伪优雅,对于不仁不义不道德的行为及言论,休怪老枭粗鲁!不过我要声明,粗鲁只管粗鲁,厌恶尽管厌恶,我并不主张把伪优雅者、诽谤者、心胸狭隘排斥同道者赶出笔会。如果好诽谤、爱排斥的会员再出啥事,我依旧有责任和义务向他伸手、为之呼吁。”这么高调,不虚伪?蒙谁呢?把天下人当傻子?你老枭那么讨厌他们,有机会还会手下留情?

   东海老人答:

   这不是留情是自重,是理当如此、义当如此。不然,我的道德就有问题,我就成下三烂的小人了。就是与仇敌决斗,也要“择手段”,讲规矩,不能玩阴的,不能下三烂-----中共鸡肠鼠肚的“小”和喜欢玩阴的“险”,最让我鄙厌,也是让我反上梁山的重要原因。

   有些事情,一码归一码,不能混为一谈。你是个混人,一根筋,不懂这些为人处世的大道理。且讲个小故事你听:甲与乙为敌。甲找到乙时,乙正遇危濒死,甲立即冒死相救,精心照料。等乙身体复原,甲拔刀开打,取乙之命!

   甲的做法,不是矫情,也不是留情,而是自重自尊,是理当如此义当如此。那是大侠、大丈夫、大宗师的风范。懂了吗?2007-11-21

   182乌巢氏:用优雅来“整风”当然傻气,但用优雅来自律则应该吧?满嘴粗话的李敖劣习,可不是君子风度吧。

   东海老人答:

   很多人和组织都有文字洁癖。前不久枭文《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就因标题粗俗淫秽而受到《未来中国论坛》黄牌警告。

   殊不知优雅还是粗俗、高洁还是淫秽、君子还是小人,不体现在文字上。人心有脏净,文字没有。道在屎尿。文字垃不垃圾、下不下流,取决于使用文字的人。比如,在御用文人和下流文人手里,最干净、最高尚、最礼貌的词汇都会垃圾化。

   而在一流人物的笔下,最下流肮脏的文字也是溢彩闪光、趣妙旨幽的。

   枭词《感事》调寄贺新郎,结尾曰:“众乐难求聊自乐,恣高吟醉展逍遥翼。天下事,娘希屁!”这个屁,曾引来彩声如潮,和声不绝。著名诗评家熊东遨喝彩道:和伟人对放连台"屁",风光风光,有趣有趣。能放出如此惊风雨、泣鬼神的"屁"来,一要才华,二要胆量,老熊佩服得紧。熊东遨佩服之余,那"黄河入海口"也痒痒起来,“忍不住效萧兄之颦,向空一响”;著名老诗人廖国华也拍掌:一气呵成,绝无滞涩,书生忧时,“喜怒过人多”,信然。结拍痛快无比。全词飞扬跋扈,不可羁缚,端的是不让陈髯其年迦陵专美于前,逮事遣词胆略或可过之,美髯胸魄、气度、手笔真令人叫绝也。无怪东遨兄有和作,一样酣畅淋漓,一样睥睨万物。

   瞧老枭这“屁”,多响亮,多芳香。

   李敖在文化上至多三流,但他当年的一些粗话用在专制主义、特权人物身上,粗得有趣、有道,比两岸绝大多数知识分子不知优雅、高尚、君子多少万倍。

   文字洁癖不代表优雅风度和君子道德。我以为,在政治还异常龌龊、特权还十分猖獗、社会还很多垃圾、野蛮还到处横行的时候,语言文字、表面风度优不优雅,不可不重视,不必太重视。君不君子,应该另有更高的标准。2007-11-21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