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东海难不倒(105---110)

   

   105、海归少尉weida:枭兄,中国的政治变革是一个非常复杂而漫长的过程,切不可吊死在这一颗树上。经济基础很重要,我看你需要向小周老弟学习学习,想办法搞点实业才是。如果有经济基础,最好到国外来看看。我现在先赚钱,有了钱钱,准备到这个属于我们的世界各地晃荡晃荡。

   东海老人答:

   在我,儒化民主化政治、变革中国社会是义所当为,不敢不尽心而为。中国的政治变革或许是一个非常复杂而漫长的过程,也或许不是,这要看从什么层面和角度去看待和分析。例如,是从历史的还是个体生命的层面,是从国家、民族的还是个人利益的角度,结果是不同的。其次,社会的进步,历史的发展,政治的变革,都充满了各种偶然性,人算不如天算。个人与社会的因缘、因果关系复杂之至,而你认为的“非常复杂而漫长的过程”或许因某种因素和外缘变得非常简单而短暂,也是可能的。人的主观能动性在其中起着巨大的作用呢。例如老枭参不参与,如何参与,结果是不一样的。

   中国有句俗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在民主化的基础上儒化中国,这就是我认定的好事。不论有生之年成不成功,我认为都是比个人发财致富然后到“世界各地晃荡晃荡”有意义得多,也有意思得多。让我们互祝成功吧。2007-11-10

   

   

   106、有笔氏:你说自己“正道直行大勇无畏”。真的对任何人任何势力从不妥协和退让?

   东海老人答:

   正道直行大勇无畏并不意味着对任何人任何势力从不妥协和退让,就象圣贤并不意味着满脸庄严神圣一样。庄严神圣在脸上的,那不是圣贤而是多余的“剩人”和到处遭嫌的“嫌人”;从不妥协和退让的,不是大勇无畏而是大傻无边。

   妥协和退让是随时都有、到处都有的,工作也好家庭也好,政治也好人生也好,都是一种妥协和退让的艺术。别说对亲朋好友,别说家庭和一般社会政治生活中,便是在敌我之间、战场之上,也不可能绝对地不妥协不退让!兵法云:避其锋芒,击其惰归。这避其锋芒,不就是一种退让?

   只不过儒家必须分清原则问题与一般问题。在大经大法原则问题上,是不能妥协的,一退让成千古恨;在琐事细节一般问题上,有时不妨通权达变,“小节出入可也”。

   关于勇,儒家有大小等级之别。《孟子•梁惠王》篇中,孟子与齐宣王对话谈到大勇与小勇的区别:有的人动辄按剑瞪眼说:他怎么敢抵挡我呢?这只是匹夫之卜勇。只要有一人在天下横行霸道,周武王便感到羞耻。这是周武王的大勇,一怒而使天下百姓都得到安定。可见,大勇从正义、公利立场出发,为民为国;小勇从自己的利害关系出发,为私为己。

   “孔子之宋,匡人简子以甲士围之。子路怒,奋戟将与战”(《孔子家语》),孔子见彼强我弱,劝阻子路,让子路稍安勿躁,并命之歌,自己相和。孔子与子路的表现,便是大勇与小勇的区别。总之,儒家之勇发乎仁,适乎礼,止乎义,立于礼,详见枭文《仁者必有勇!》。2007-11-10

   

   

   

   107、有巢氏:儒家强调德治。江泽民时代号召以德治国,与儒家可以说相当合拍,你为什么不支持?

   东海老人答:

   儒家是在礼治的基础上倡德治的,礼,指一整套文物典章制度。在现代社会,公平公正、符合现代文明标难的法律,应成为“礼”最重要的内容,即德治应该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

   中共的以德治国,不是以德治官、以德自治,而是以德治民。中共一党专制本身就是最不道德的政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政治体制落后反动,还谈什么德治呢?

   孟子曰:“以善服人者,未有能服人者也;以善养人,然能服大下。天下不心服而王者,未之有也。”朱熹曾注曰:“服人者,欲以取胜于人。养人者,欲其同归于善。盖心之公私小异,而人之向背顿殊。学者于此不可以不审也。”

   “以善服人”,并非说“善”本身不好,而是说把善当作“服人”的工具用,不好。以善折服、取胜人本身就有悖于善。应该以善养人,即“涵育熏陶,欲其自化”。

   以善服人虽有不足,但本身是善的。而中共不仅特权制度本身不道德,其官僚队伍的表现亦无德可言乏善可观(岂止无德可言乏善可观?简直丑态多多、恶迹累累),其以德治国比“以善服人”大大大大地不如。2007-11-12

   

   

   108、有巢氏:儒家讲尽性,不仅尽己之性,还要尽人之性,尽物之性。尽己之性当然是个人的自由。但别人之性尽不尽,是别人的事,你操什么心?凭啥干涉别人?这不是一种专制思想吗?

   东海老人答:

   儒家倡天人合一之说,认为人性天赋,天理天道内在于人的本性之中。故孟子谓:“万物皆备于我,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只要反身自省之际,就能见他人与万物之性。

   《礼记-中庸》:“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郑玄注:“尽性者,谓顺理之使不失其所也。”意谓唯至诚之人能发挥人和物的本性,顺应自然之理,穷尽万物之情,使各得其所。

   所以,这个“尽性”,要在充分尊重人与物的本性的基础上的“尽”,是让本性“全部用出,竭力做到”、充分发挥。这里容不得一点点专制性的干涉和勉强。如果是强制、非理的,那不叫尽人之性尽物之性,而是逆人之性、逆物之性了。

   尽人之性、尽物之性与尽己之性略有不同。马一浮说过:“尽己之性,尽乃竭尽无余之称。如视欲极其明,听欲极其聪是也。尽人之性,只是勿加以戕贼,勿加以污染,使得遂其生长,善而救其失,然后人得自尽而已矣,非能强而驱之也。尽物之性,亦只是因其本然之理,顺而导之,乃得尽其用,非可以私意造作,违其性,拂其理,而使养人者反以害人也”(《复性书院讲录》)

   儒家内圣学是最好的尽性之学,但仅仅闭关自修、自得其乐是无法尽己之性的。需要尽力去尽人之性、尽物之性。弘扬儒学与改良政治,都尽人之性的好办法。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在社会方面,民主是比较能够尽人之性的制度。至于尽物之性的最好途径,当然非科学莫属了。所以《礼记-中庸》中“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这段话,用现代话语可以这样表达:道德修养高了,就能真正追求民主;社会制度好了,科学的发展就会加快。2007-11-12

   

   

   109、有笔氏:你有时傲慢有时谦虚,有时温柔有时凶狠,有时高调有时妥协,有时保守有时激进,有时放荡有时严肃,有时不顾一切有时谨慎凝重,怎么没个一定之规?

   东海老人答:

   易经的易有三层意思:变易、简易、不易。对儒家来说,仁是最高原则,原则是简易的。在坚持这一原则的前提下因地制宜、随机应变、偕时而行,这是变易。

   对傲慢者傲慢,对谦虚者谦虚,对女人温柔,对凶人凶狠,原则问题理当“高调”,琐事细节不妨随便……等等,其它态度与问题,皆可作如是观。人生社会政治宇宙无时不变易无处不变易,任何人都不能先定下“一定之规”,儒家也一样。

   例如,温柔谦虚是一种道德素养,但如对奸恶之徒、特权阶级一味温柔谦虚则是缺乏道德的表现。儒家的“一定之规”,最高的是仁。其次是义礼智信,但必须在仁的统领下,可以称为次原则。温良恭俭让等道德标准,又更等而下之了。

   佛门有示现之说。谦虚也好傲慢也好,温柔也好凶狠也好,放荡也好严肃也好,不顾一切也好谨慎凝重也好,都不妨看作老枭的一种示现。

   关于不易与变易,马一浮在《复性书院讲录》中有几句话讲得好:

   “盖力愿之在己者是常,事物之从缘者是变。常者,本也;变者,迹也。”

   “天下之道,常变而已矣。唯知常而后能应变,语变乃所以显常。”

   “事殊曰变,理一曰常。处变之时,不失其常道。”

   “盖人之习惑是其变,而德性是其常也。观变而不知常,则以己徇物。”

   “不患不能御变,患不能知常;不患不能及物,患不能尽己。”2007-11-12

   

   

   110、双木:一向很佩服您的潇洒,但感到你的观点“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经不起历史的检验:单纯的王道并不能保证“后劲十足持之以恒”。是否太绝对了?

   东海老人答:

   王道是最高程度的政治文明。在东海之道中,王道政治是民主政治的高级阶段,是建立在完善的法治之上的真正德治。王道理想指向未来大同太平世界,不接受“历史的检验”----在历史上,单纯的霸道很难持之以恒,不人道;单纯的王道也很难持之以恒,不对机。

   我说过,在古代普遍野蛮的丛林里,儒家倡导的德治,就象一个文明人进入了虎狼窝。特别是在动乱时代,专制程度更高的霸道政权往往比王道政治更富短暂效率。世易时移,时代不同了,随着历史的发展,谁更文明,谁更尊重人权、珍惜生命,谁就越来越占上风。在文明巨大的包围中,野蛮、下流、专制的手段将越来越难以占到什么便宜了。2007-11-11

   注:标题化用李群玉《雨夜》诗句:请量东海水,看取浅深愁。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14] 修订:[2007-11-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