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东海一枭(余樟法)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东海难不倒(99---104)

   99、东瓜氏:你这只木鸟会测字吗?今日给你个“一”字测来看看,我是什么人?

   东海老人答:

   我没学过测字,方术小技,不足学,但也会。道通为一,一通百通嘛。你说今日给我个“一”字,日加一为田,你是个乡巴佬,不懂西方文明的东瓜;日加一又为旧,你是个旧得掉渣发臭的老头儿;日加一又为白,你这一辈子如不拜入东海之门,物质上思想上精神上将永远一穷二白;日加一又为旦,不是天亮而是花旦加傻蛋…哈哈哈。

   言归正传:这个“一”,确实奥妙无穷,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这里简略说几句吧。在中华文化中,这个“一”异名很多。《孔子家语•礼运》曰:“夫礼必本于太一,分而为天地,转而为阴阳,变而为四时。”“太一”又称“大一”,指的就是这个“一”;《易传》“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中的“乾元”指的就是这个“一”。

   《易传》“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神无方而易无体”,此两处之“易”即“太易”,指的是这个“一”;《卫灵公》篇云: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这个“一”,就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一”,就是老子所说“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圣人抱一为天下式”的“一”,故《说文》曰:“惟初太极,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

   这个“一”,《春秋》谓之元,《论语》谓之仁,天、命,《大学》谓之明德、至善,《中庸》之诚、《理学》天理、《心学》之良知等。佛家称之为真如、法性、真如性海、涅盘、如来藏、正法眼藏、本来面目等;道家称之为一、无极、众妙之门等(当然不完全相等。上述各种词语,有的直接指道之体,有的侧重于道之用,有的是形容或同义词。各有微细差别,兹不详论)。

   瞧瞧,这个“一”,乃宇宙本体,万化根源,也是人的心性,人生的根蒂,可谓学问中的学问、真理中的真理呀。孟子曰:博学而详说之,将以反说约也。这个“一”就是“约”。如博学于文、详说其理,但不能融会贯通而说到“一”这个“至约之地”,那知识最广不过书柜而已,学问最大也是没有头脑的。

   真懂得了“一”的人,是非常了不起的。懂得了一,在地为王(土上加一,便是王),得大自在;在人为天(人加一为大,人伸双手为大字,大加一便是天),天人合一。你笑我木头鸟,这木字加一是什么?禾也,术也,本也,平也。我是这个时代的精神食粮、文化根本,是追求平等、公平的开太平之术呀,呵呵。

   我有个会友叫王一梁,曾笑我为什么喜欢把孔子那具僵尸抱了又抱,我说你才是僵尸。当然双方都是开玩笑。不过,王一梁呀,如果对自己姓名中的这个“一”一点领悟把握都没有,要想为上为王下为梁(梁,为社会、国家作栋梁;王,指外王实践,也可自我为王,作大自由者),大不易也。2007-11-12

   100、simple版主:东海先生关心政治,忧国忧民,精神可嘉。对于社会问题,末学的看法是:只要人人重视圣贤的教导、重视道德修养、重视守戒修行,社会就会很安定了。若人们只重视名利情欲享乐等,那人心就会增长贪嗔痴慢,社会就会混乱了。最主要是自己做好,利人只能随缘,社会风气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东海老人答:

   人性分为本性与习性,本性心佛众生一体相同,习性则千差万别,故董子有“兴三品”之说。即使到了大同太平之世,人类步入最理想的社会,儒家也只能说“人人有士君子之行”而不敢说“人人有士君子之心”。

   “人人重视圣贤的教导、重视道德修养、重视守戒修行”作为一种理想非常美好,但“重视名利情欲享乐”乃人之常情,“贪嗔痴慢”充斥乃社会常态。以佛教的观点看,众生也是永远“度”不尽的,人类的贪嗔痴慢疑等习性不可能全体性、永久性地消除。

   所以,从社会层面言,制度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制度不好是当今中国社会混乱的根本原因。所以在当今中国,追求自由建设民主,是最好的饶益苍生的事业,用儒家的说,叫“道援”-----当然,不排除佛教义理与戒行对于改造社会有一定效果,但作为出世法,普遍性有限,对于社会问题,佛教的有效性、针对性与重要性与儒家无法相比。

   利人要随缘,不论手援“道援”,都要随缘,都有待于外部条件(外缘)的成熟,但随缘不是不去做利人的事业,不能因为“社会风气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就不去改变。只有尽心尽力努力过了,才有资格说,“自己做好”了,只能听天由命随缘了。2007-11-10

   101、有巢氏:看过刘晓波《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了吗?文中的分析和观点你赞同吗?

   东海老人答:

   不赞同。“世俗奇迹”根本不是基督教创造出来的。许多国人包括文化人以为基督教“开”出了或曰催生了西方民主,或者干脆把基督教当作民主工具,以为传播基督教就是在追求民主,纯属历史的无知。对此我在《基督不是自由的妈》等枭文中已有详尽分析。刘晓波与韦伯的观点,纯属倒果为因。

   刚才看到独坛文稼网友指刘文为“以果为因的文人大作”,可谓英雄所见。不过,中国知识界赞同韦伯观点的人更多,中国政法大学有个叫丛日云的教授出过一本《在上帝与凯撒之间》,也是要“证明基督教政治文化构成自由主义政治文化得以产生的母体”的。以前长途坐车无聊,捏着鼻子勉强看了一半,貌似高深实则老生劣见,浅薄得一塌糊涂,与“失败为成功之母”的格言可以媲美。

   刘晓波本文“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题意颠倒,认识错谬,具体内容也就不值得细看了。况且这是他当年狱中读韦伯笔记,现在的刘晓波思想多少当有所进步了吧。关于韦伯,我在《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有一段话供你参考:

   至于挂在自由派文人嘴巴上的韦伯“新教伦理催生了资本主义”的观点,并不足以说明基督教根本教义的先进性,更不足以把民主与基督教挂钩。请注意,韦伯认为催生了资本主义精神的乃是新教伦理,而且是其中的合理成分而已。况韦伯的论证很不严密,他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之间建立的因果联系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

   比如韦伯认为新教促进资本主义精神的理由之一是,新教反对毫无节制地享受人生和人生所得的一切,因为这种严格的禁欲主义使得新教徒们不断地创造财富却并不将它用作个人的消费,而是将其投入财富的再生产中,有利于资本的积累。这就有些可笑了,要说禁欲主义,我们的某些偏离了儒家大道的传统道德规范丝毫不输给基督教。更多学者倾向把宗教看作现代化的障碍,认为宗教的衰退是社会进步的必然现象。孔德、斯宾塞、马克思等人都对宗教包括基督教持否定态度。似乎韦伯也说过,资本主义无限的逐利动机在任何宗教道德中都不会被认可。

   韦伯对儒佛理解至为肤浅。关于佛学,他的观点只是小乘佛教的见解。他关于儒佛伦理与资本主义不兼容的论证早已被日本、香港、新州、台湾和“亚洲四小龙”(皆为儒佛并行的儒家文化圈,佛教是泰国国教)的社会发展现实所证伪。一些自由派文人唯洋是崇,奉之为社会分析科学无人能及的大师,未免可怜,令人讨厌。2007-11-10

   102、慈天元版主:老鸟这人,学识人品,都有可观。唯对其独尊儒术的行径,看不过眼。儒家自古以来偏于政治伦理一路,滑落下去,常常导致仁政猛于虎的悲剧发生。所有的症结,都集中在国家管理的主体不是公民,而是圣主明君。儒家对圣主明君的依赖,使得以公民为主体的社会自组织管理模式只能在小国寡民的西方产生。

   东海老人答:

   儒家对君主专制的认同,对圣主明君的依赖,是一种迫不及已的情况下尊重历史现实的权道。但其政治文化的根柢处,是充满了民贵君轻的民本思想的----从民本思想到民主制度固然隔着一定距离,但这种阻隔是历史局限造成的,不是不可以打通和并的。

   儒家在君主时代纵然滑落下去,也是比法家苛政暴政更宽容的仁政,比苛政猛于虎要先进得多。但是请注意,儒家政治是以道德为本的,有理想主义的一面。历史上的君主专制有合理合法合乎民意的一面,在某种程度上符合一定的道德标准。而现代党主专制没有任何合理合法合乎民意的地方,是完全不道德的政治。

   现在,正是需要高举儒家理想主义,依照大同王道的精神,建立“以公民为主体的社会自组织管理模式”。此乃新儒家特别是东海之道的历史使命、社会责任所在。2007-11-10

   103、有笔氏:王国维诗:东海人奴盖世雄,卷舒八道势如风。碧蹄倘得擒渠反,大壑何由起蜇龙。拿来送盖网之雄老枭,挺帖切吧。

   东海老人答:

   这是王国维的一首咏史七绝,是写日本战国末期武将丰臣秀吉的。

   八道:指朝鲜。朝鲜全国分为三都、八道。碧蹄:碧蹄馆,朝鲜地名。《明史•日本传》载:丰臣秀吉发动侵朝战争,连陷釜山、汉城、平壤。中国派名将李如松为提督率兵援兵朝鲜。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如松师大捷于平壤,朝鲜所失四道并复。如松乘胜趋碧蹄馆,败而退师。”大壑:大海。蜇龙:指日本。

   全诗大意谓:在东海曾为织田信长家奴的丰臣秀吉,可谓英雄盖世,他在朝鲜纵横驰骤,势如飘风。当年李如松倘在朝鲜碧蹄馆中把他擒回来,那么日本这条在大海中蛰伏的巨龙就起不来了。

   老兄拿这样的诗来送我,如非无知,居心甚是不良啊。2007-11-10

   103、有笔氏:转送上这一首总没问题了吧:大义炯如新,千年报国身。宁从东海死,不作帝秦人。

   东海老人答:

   好极。这是宋朝项安世《次韵颜运使伏龙山诸葛祠堂二首》之一。项安世乃松阳阳溪(今西屏镇)大路口村人,离我老家遂昌很近。这位老乡上了《宋史》的。特将项诗修正一下转送给广大同道和同胞共勉吧。

   “大义炯如新,愿为求道身。请从东海后,莫作帝秦人。”当今中国,最大的“义”,民族大义,乃是民主自由。请追从老枭之后,追求东海之道,不要再低三下四地接受中共的专制了。2007-11-10

   104、有神氏:儒家经典如《诗》、《书》说“天”、“帝”、“上帝”,含有主宰、创造的意思。与基督教的上帝有不同,但无大异,可以说是相通的。大儒董仲舒就具有浓厚伪神学思想,认为天是有意志的。

   东海老人答:

   毫不相通,根本大异。

   熊十力在《示韩浚》中将传统文化中的“天”分为四层含义,一以形气言,二以主宰言,三以虚无言,四以自然言。一层比一层向前“进”化,他又在《答马格里尼》中写道:“《诗经》中绝无神道思想。虽《二南》以外,亦间有上帝等名词,然所云天者,即谓自然之理。所云帝者,谓大化流行,若有主宰而已。非谓其超越万有之外,而为有意思有人格之神也。”都讲得非常透彻(《熊十力文选》上海远东出版社1997年1月第一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