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平书之八十八:诗无处写何况剑?泪不能流岂敢歌!-----谦向陈亦和《中国书法网》致歉
·民冤寻常沉海底-----林樟旺案被消音
·天下事,娘希屁!贺新郎·感事(附评点及唱和)
·"君子异应,圣人敌应"----寻找当代圣人启事
·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亦嵘兄赠诗有"横刀独自过黄河"句,乃借句自我壮行兼示友人
·小诗写怀并与天水兄及广大同道共勉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忙里偷闲回老芦
·忙里偷闲回老芦(二)
·遥呈蒋庆先生
·雄起!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莫论人间第几流
·“震旦”依然不自由?------我被自己的网站封杀了!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消灭共产党!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这个地方太下流了!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谁能读通《泰山颂》?笑煞中土诗盲多!
·老虎-猫儿-狗
·讨中共檄
·不求名来名自扬
·给李教主上座!
·为李hz先生改诗的罪过有多大?
·欢迎把尿撒到我头上来!
·关乎道义焉能忍?涉及民生敢不言!-----三言两语答归去来兮网友
·尿头诗一首示草根兄,兼致季羡林、李洪志二位先生
·要当总统,先顶马桶!(修正稿)
·借季羡林老先生“桂冠”一用
·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自题《澄书》
·不是矫情是豪情
·做人要做文化人!
·孙大午,您过了!
·孙大午,您过了!
·读袁红冰雄文有感
·中国共产党,住手!!!
·悼刘宾雁先生
·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
·高智晟赞
·尊重我,不妨开骂!
·示网友
·芦笛:木马蠢牛枉读枭!
·次酬廉州山人惠诗
·警告!!
·孙大午,知大丈夫之怒乎?
·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如果你知道,请签一个名
·宰几十头猪罢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偶蒙赐食哼哼叫,所谓诗人亦蠢猪
·怀念大参考,挂念李洪宽
·天理说
·汕尾血案四首并序
·好联共赏:为宾雁追思会制联一副(胡平)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东海难不倒(79---82)

   

   79、般若氏问:

   你在《吾家自有大神通》中说:在社会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社会发展规律前提下的变革政治、改造社会、造福万民、化成天下。还说论“转物”和神通,论“功能”之特异,孔子孟子程朱阳明等历代大儒与释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儒家两千多年的独尊,表现平常得很,弄到上个世纪,自身难保。它的神通在哪里?现在你老枭出来弘儒,还不是丧家犬似的,“丧”得比孔老二更惨,它的威力又在哪里?

   东海老人答:

   儒家两千多年来表现平常得很,原因很多,择要而言有三:

   一、儒家文化太早熟太文明,我说过,在野蛮的丛林里,文明相对弱小,仿佛羊入狼群。在野蛮、动乱的时代,专制程度更高的霸道往往比王道政治更富短暂效率。我曾用男性能力借喻王道政治和霸道政治:霸道能够瞬间勃起,但纵欲蛮干,坚而不久;王道往往勃起较迟,却有理有节,持之以恒(所以历史上维持较久的王朝,尽管也是霸道----任何专制皆属霸道----但都吸取、结合了王道的成分)。

   二、孔子和儒家确实没有解决“政道”(牟宗三语)问题,是历史的局限和条件的制约,奢望两千多年前的古人为我们设计好具体的现代民主制度是太苛求了。

   三、孔子学说儒家思想在与社会历史的复杂关系中,在君主专制的政治实践中,一些优良品格难免受到不同程度的磨损。同时,多数王朝尊孔尊儒“尊”的度数是有限的,阳儒阴法半真半假,更多的是形式----就是这样有限度有选择性的尊孔尊儒,效果已是极为可观。

   历史上中华文明获得总体上超世无双的辉煌。且不论汉唐之盛,宋朝由于严控兵权和重文轻武的政策导向,是历史上有名的军事弱国,却是蒙古势力崛起以来所遇到最为棘手的对手。儒家的历史表现,其实已很不平常了。(《返本开新,重创辉煌》)

   释氏成就了无上的正等正觉,成为人天至尊,但亦有三不能呢。《传灯录四(元圭传)》曰:“佛能空一切相成万法智,而不能即灭定业;佛能知群有性穷亿劫事,而不能化导无缘;佛能度无量有情,而不能尽众生界;是谓三不能也。”自己家族被灭,释尊就没有办法。

   至于老枭这条丧家犬“丧”得比孔老二更惨,不是儒家不优,更非老枭无能。这里有中共专制所导致的各种障碍,有苍生共业、时代共业的问题。儒家与老枭也是一样,不能为任何一个人、更不能为社会灭除定业,不能化导无缘众生,在机缘尚未成熟的时候,很难让一些愚痴人士接受仁义的洗礼、了解儒学的真理。

   任何事都有个过程,何况振兴衰败已久的儒家、借以变革政治改造社会的大事业,岂能一帆风顺、一蹴而就?庄子说,美成在久。美满的成就,好事的成功,不急于一时,要着眼长远。《禅林宝训》中有段话值得“三复”:

   “物暴长者必夭折。功速成者必易坏。不推久长之计。而造卒成之功。皆非远大之资。夫天地最灵。犹三载再闰。乃成其功备其化。况大道之妙。岂仓卒而能办哉。要在积功累德。故曰欲速则不达细行则不失。美成在久遂有终身之谋。圣人云。信以守之。敏以行之。忠以成之。事虽大而必济。”

   话说回来,老枭谈儒弘道已取得非凡成效,功不唐捐。才两、三年时间,不仅获得了部分人的认同或局部认同,还让自由派中多数反儒者从歪言歪语转向无言无语。相信凭一些自由大侠的自知自重和智慧品德,再从无言无语转出来,真言真语地尊儒重道,也是迟早的事。

   

   

   80、般若氏问:很多佛教大师认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的心即是真心,把这心了了,生死就了了。惟觉法师说“师父说法,大众听法这个心,如如不动,了了常知,处处作主,顿悟自心直了成佛就是这个”;而萧平实先生的《正觉电子报般若信箱问答录》则说:“可是在觉知心之外,还有另一个不生不灭、不了知六尘相的心也同时运作…从惟觉法师开示看来,他根本不明白这个心体的运作,而是将觉知心误为真心”云云。我觉得《正觉电子报》言之有理。你以为呢?

   东海老人答:

   都不对,都有偏。

   首先,两种说法皆偏于佛法。觉知心固然不是真心、真如,但是真妄不二,如如不动的真心为体,了了常知的觉知心为用。并非离开觉知心“还有另一个不生不灭、不了知六尘相的心”存在。

   其次,与儒家所体悟的“寂然不动,感而遂通”的心性、良知相比,佛家证得的“不生不灭、不了知六尘相的心”,只有寂然不动的静止而无感而遂通的生动,偏于寂。

   

   

   81、女娲氏问:有人说你反对暴力革命,有人说你不反对。到底你反不反对?儒家对革命持什么态度?

   东海老人答:

   儒家一般情况下反对暴力,但不是绝对的。对于苏联式中共式的、旨在乱中夺权、一党专制、实现野心的革命,必然反对,对于汤武式的、旨在反抗暴政、救民水火、刷新政治的仁义之师,则持肯定和赞扬的态度。不过,孔孟一类人物,一般不会亲自参与其中。

   我对于革命(特指暴力革命)的态度,前后小有修正,但没有实质变化,都在儒家许可的范围内。

   上网之初,我是反革命分子。在2001、11、12《关于革命》中,我疑虑重重:以民主自由相号召的革命,最后总是逼迫人民向革命交出自由、权利乃至生命,以为了人民幸福、服务广大人民相标榜的革命,结果往往成为迫害、残杀人民的运动。中国文革、苏联大清洗就是最近的例子。革命,就象一头噬血的怪兽,本来它只是一个过程、一种手段,但随着它脚下的尸体愈来愈多,它的价值和意义竞会无限膨胀,它自身不断神圣化、直到成为终极的目的。革命革命,多少罪恶借汝之名以行。我怀疑,手段的恶能否完成目的之善?歪邪毒辣、专制集中的手,能否托起正大光明、民主自由的太阳?民主自由的实现,自下而上的血腥革命的途径,行得通吗。

   但我表示:尽管老枭不赞成血腥的革命运动,但对革命先烈大公无私、先忧后乐的革命精神和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概,却是高山仰止、无任钦佩,虽不能至,而心向往之。

   2002、2、9发表《反革命宣言》曰:作为新时代的反革命分子,老枭所反对的是血腥、恐怖、暴力、非理性的革命,是揭竿而起,工农暴动、造反,而不是受剥削压迫的贫苦农民、下岗工人合理合法的局部抗争。我当时给革命的 “定位”是:恐怖的、疯狂的,血淋淋、非理性的,是血流漂杵、头堆成山的行动,是一个将军、英雄、权威站起来,千万个士兵、平民、无辜者倒下去……所以,我主张:不到国灭族危的最后关头,不要轻言革命;不到彻底绝望的时候,不要放弃和平的改良。

   2003.1.24作《道德何辜?革命无罪》一文,特别强调,如革命暴发,罪不在下而在上,不在被压迫者而在压迫者,不在革命者而在引起革命者,不在理想主义而在专制主义。

   2003、6、21又在《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中表示:对于革命,若非象水浒中多数好汉那样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国恨家仇全集一身了,我是持不赞同、不参与、不反对的“三不”态度的。之所以说不反对,是指我不会在行动上反对别人革命。造反无罪革命有理,革命是被统治者的残暴凶恶逼出来的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

   到目前为止,对于暴力革命,不参与、不反对的态度依旧。至于是否赞同,要看形势的发展而定,更要看发起革命的是什么人而定。

   

   

   82、任鸟飞:好一桶炸药。然枭兄之“佛学于理有偏,于境过寂,于心未契,于我文明政治、文化中华之志不符”,其罪不在法而在学人。若真贯通,何来流弊。三百年的黑暗淹没了文化慧命,明师不现,高徒难觅,生命之学无人承继啊。枭兄先研儒释道,后心契儒家,实在是宿缘尔。

   东海老人答:

   《论语》载: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

   孔子当然了不起,删诗书定礼乐作春秋,千秋万代之后,依然如木铎一般警世惊众;这个仪封人也了不起,一见孔子便深知其底蕴而高度推许。任鸟飞网友慧眼识老枭之大雄,与那个仪封人一样,非常了不起。

   孔子实在是非常幸运的,能自由地在民间解惑授业传道育人,自由地周游列国,自由地向各国君主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虽因故不见用,却颇受各国君主尊重,同时得到“达巷党人”、“仪封人”等有识之士的敬重赞赏。

   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老枭为木铎。可惜老枭的运气比老孔差远啦,所在国度的社会宽松度、言论自由度、官民的道德智慧水准都远远不及孔子时代。“三百年的黑暗淹没了文化慧命”,然哉然哉。官方与民间,包括自由派人士,大多是有知识的愚人和很聪明的蠢才,有眼无珠,看朱成碧,看枭成雀。

   任鸟飞这类人物的出现,也算是对老枭的一点小小安慰吧。

   顺便指正:佛法于理有偏,于境过寂,即在学人也在法。佛法属出世法,再怎么贯通,与儒学相比,都是有流弊的。要实现文明政治、文化中华之大愿,非儒学不可呀。2007-11-9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09] 修订:[2007-11-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