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东海一枭(余樟法)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东海难不倒(79---82)

   

   79、般若氏问:

   你在《吾家自有大神通》中说:在社会方面,儒家的功能表现在掌握社会发展规律前提下的变革政治、改造社会、造福万民、化成天下。还说论“转物”和神通,论“功能”之特异,孔子孟子程朱阳明等历代大儒与释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儒家两千多年的独尊,表现平常得很,弄到上个世纪,自身难保。它的神通在哪里?现在你老枭出来弘儒,还不是丧家犬似的,“丧”得比孔老二更惨,它的威力又在哪里?

   东海老人答:

   儒家两千多年来表现平常得很,原因很多,择要而言有三:

   一、儒家文化太早熟太文明,我说过,在野蛮的丛林里,文明相对弱小,仿佛羊入狼群。在野蛮、动乱的时代,专制程度更高的霸道往往比王道政治更富短暂效率。我曾用男性能力借喻王道政治和霸道政治:霸道能够瞬间勃起,但纵欲蛮干,坚而不久;王道往往勃起较迟,却有理有节,持之以恒(所以历史上维持较久的王朝,尽管也是霸道----任何专制皆属霸道----但都吸取、结合了王道的成分)。

   二、孔子和儒家确实没有解决“政道”(牟宗三语)问题,是历史的局限和条件的制约,奢望两千多年前的古人为我们设计好具体的现代民主制度是太苛求了。

   三、孔子学说儒家思想在与社会历史的复杂关系中,在君主专制的政治实践中,一些优良品格难免受到不同程度的磨损。同时,多数王朝尊孔尊儒“尊”的度数是有限的,阳儒阴法半真半假,更多的是形式----就是这样有限度有选择性的尊孔尊儒,效果已是极为可观。

   历史上中华文明获得总体上超世无双的辉煌。且不论汉唐之盛,宋朝由于严控兵权和重文轻武的政策导向,是历史上有名的军事弱国,却是蒙古势力崛起以来所遇到最为棘手的对手。儒家的历史表现,其实已很不平常了。(《返本开新,重创辉煌》)

   释氏成就了无上的正等正觉,成为人天至尊,但亦有三不能呢。《传灯录四(元圭传)》曰:“佛能空一切相成万法智,而不能即灭定业;佛能知群有性穷亿劫事,而不能化导无缘;佛能度无量有情,而不能尽众生界;是谓三不能也。”自己家族被灭,释尊就没有办法。

   至于老枭这条丧家犬“丧”得比孔老二更惨,不是儒家不优,更非老枭无能。这里有中共专制所导致的各种障碍,有苍生共业、时代共业的问题。儒家与老枭也是一样,不能为任何一个人、更不能为社会灭除定业,不能化导无缘众生,在机缘尚未成熟的时候,很难让一些愚痴人士接受仁义的洗礼、了解儒学的真理。

   任何事都有个过程,何况振兴衰败已久的儒家、借以变革政治改造社会的大事业,岂能一帆风顺、一蹴而就?庄子说,美成在久。美满的成就,好事的成功,不急于一时,要着眼长远。《禅林宝训》中有段话值得“三复”:

   “物暴长者必夭折。功速成者必易坏。不推久长之计。而造卒成之功。皆非远大之资。夫天地最灵。犹三载再闰。乃成其功备其化。况大道之妙。岂仓卒而能办哉。要在积功累德。故曰欲速则不达细行则不失。美成在久遂有终身之谋。圣人云。信以守之。敏以行之。忠以成之。事虽大而必济。”

   话说回来,老枭谈儒弘道已取得非凡成效,功不唐捐。才两、三年时间,不仅获得了部分人的认同或局部认同,还让自由派中多数反儒者从歪言歪语转向无言无语。相信凭一些自由大侠的自知自重和智慧品德,再从无言无语转出来,真言真语地尊儒重道,也是迟早的事。

   

   

   80、般若氏问:很多佛教大师认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处处作主的心即是真心,把这心了了,生死就了了。惟觉法师说“师父说法,大众听法这个心,如如不动,了了常知,处处作主,顿悟自心直了成佛就是这个”;而萧平实先生的《正觉电子报般若信箱问答录》则说:“可是在觉知心之外,还有另一个不生不灭、不了知六尘相的心也同时运作…从惟觉法师开示看来,他根本不明白这个心体的运作,而是将觉知心误为真心”云云。我觉得《正觉电子报》言之有理。你以为呢?

   东海老人答:

   都不对,都有偏。

   首先,两种说法皆偏于佛法。觉知心固然不是真心、真如,但是真妄不二,如如不动的真心为体,了了常知的觉知心为用。并非离开觉知心“还有另一个不生不灭、不了知六尘相的心”存在。

   其次,与儒家所体悟的“寂然不动,感而遂通”的心性、良知相比,佛家证得的“不生不灭、不了知六尘相的心”,只有寂然不动的静止而无感而遂通的生动,偏于寂。

   

   

   81、女娲氏问:有人说你反对暴力革命,有人说你不反对。到底你反不反对?儒家对革命持什么态度?

   东海老人答:

   儒家一般情况下反对暴力,但不是绝对的。对于苏联式中共式的、旨在乱中夺权、一党专制、实现野心的革命,必然反对,对于汤武式的、旨在反抗暴政、救民水火、刷新政治的仁义之师,则持肯定和赞扬的态度。不过,孔孟一类人物,一般不会亲自参与其中。

   我对于革命(特指暴力革命)的态度,前后小有修正,但没有实质变化,都在儒家许可的范围内。

   上网之初,我是反革命分子。在2001、11、12《关于革命》中,我疑虑重重:以民主自由相号召的革命,最后总是逼迫人民向革命交出自由、权利乃至生命,以为了人民幸福、服务广大人民相标榜的革命,结果往往成为迫害、残杀人民的运动。中国文革、苏联大清洗就是最近的例子。革命,就象一头噬血的怪兽,本来它只是一个过程、一种手段,但随着它脚下的尸体愈来愈多,它的价值和意义竞会无限膨胀,它自身不断神圣化、直到成为终极的目的。革命革命,多少罪恶借汝之名以行。我怀疑,手段的恶能否完成目的之善?歪邪毒辣、专制集中的手,能否托起正大光明、民主自由的太阳?民主自由的实现,自下而上的血腥革命的途径,行得通吗。

   但我表示:尽管老枭不赞成血腥的革命运动,但对革命先烈大公无私、先忧后乐的革命精神和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概,却是高山仰止、无任钦佩,虽不能至,而心向往之。

   2002、2、9发表《反革命宣言》曰:作为新时代的反革命分子,老枭所反对的是血腥、恐怖、暴力、非理性的革命,是揭竿而起,工农暴动、造反,而不是受剥削压迫的贫苦农民、下岗工人合理合法的局部抗争。我当时给革命的 “定位”是:恐怖的、疯狂的,血淋淋、非理性的,是血流漂杵、头堆成山的行动,是一个将军、英雄、权威站起来,千万个士兵、平民、无辜者倒下去……所以,我主张:不到国灭族危的最后关头,不要轻言革命;不到彻底绝望的时候,不要放弃和平的改良。

   2003.1.24作《道德何辜?革命无罪》一文,特别强调,如革命暴发,罪不在下而在上,不在被压迫者而在压迫者,不在革命者而在引起革命者,不在理想主义而在专制主义。

   2003、6、21又在《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中表示:对于革命,若非象水浒中多数好汉那样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国恨家仇全集一身了,我是持不赞同、不参与、不反对的“三不”态度的。之所以说不反对,是指我不会在行动上反对别人革命。造反无罪革命有理,革命是被统治者的残暴凶恶逼出来的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

   到目前为止,对于暴力革命,不参与、不反对的态度依旧。至于是否赞同,要看形势的发展而定,更要看发起革命的是什么人而定。

   

   

   82、任鸟飞:好一桶炸药。然枭兄之“佛学于理有偏,于境过寂,于心未契,于我文明政治、文化中华之志不符”,其罪不在法而在学人。若真贯通,何来流弊。三百年的黑暗淹没了文化慧命,明师不现,高徒难觅,生命之学无人承继啊。枭兄先研儒释道,后心契儒家,实在是宿缘尔。

   东海老人答:

   《论语》载: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

   孔子当然了不起,删诗书定礼乐作春秋,千秋万代之后,依然如木铎一般警世惊众;这个仪封人也了不起,一见孔子便深知其底蕴而高度推许。任鸟飞网友慧眼识老枭之大雄,与那个仪封人一样,非常了不起。

   孔子实在是非常幸运的,能自由地在民间解惑授业传道育人,自由地周游列国,自由地向各国君主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虽因故不见用,却颇受各国君主尊重,同时得到“达巷党人”、“仪封人”等有识之士的敬重赞赏。

   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老枭为木铎。可惜老枭的运气比老孔差远啦,所在国度的社会宽松度、言论自由度、官民的道德智慧水准都远远不及孔子时代。“三百年的黑暗淹没了文化慧命”,然哉然哉。官方与民间,包括自由派人士,大多是有知识的愚人和很聪明的蠢才,有眼无珠,看朱成碧,看枭成雀。

   任鸟飞这类人物的出现,也算是对老枭的一点小小安慰吧。

   顺便指正:佛法于理有偏,于境过寂,即在学人也在法。佛法属出世法,再怎么贯通,与儒学相比,都是有流弊的。要实现文明政治、文化中华之大愿,非儒学不可呀。2007-11-9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09] 修订:[2007-11-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