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老枭受到笔会管理员警告的泄密文章

   附言一:小乔在外坛以不实之词攻枭,且坚持错误不愿道歉,特重发此文以正视听!

   附言二:管理员原定驱逐,因“受害者”余杰代为求情,改为警告。可笑的是,余杰将我表示愿意为自己行为负责、愿意接受笔会按照章程、程序的正当处分的高姿态故意歪曲为“老枭已经道歉”。

   2007-11-9

   附小乔攻枭之言及老枭的答复:

   小乔:不过,好像老枭的记忆不准确,我明明记得老枭是因在笔会论坛“威胁”要对会友动用“武力解决”而违反坛规受到“警告”的,并非什么“泄密”之类,其后老枭并为自己的“武力威胁”道歉,说那仅仅是“语言威胁”,不会付出“行动”。当事人既已“道歉”,还需要“笔会的正式通知”吗?老枭既已道歉说明认识到自己语言威胁会友的“无理”,而今倒又在此对正常“执行坛规”的野渡横加指责起来?不由令我想起一句古诗:易涨易落山溪水……

   东海一枭:小乔,老枭是不讲理、没凭据就乱讲的吗?我可以先告诉你,每一句话都有凭据,非常齐全。你这些指东画西的话我暂不与你辩。你要道歉还来得及。你不道歉我当然不会与你个人计较-----因为你是女人。让当事人出来说一句试试?你让余杰、野渡出来作证,我就服你!

   小乔,我是很“人性化”的人,我理解并尊重很多人的选择。只希望你不要过分,尽量实事求是一些。共都敢反,一些东西应该看开一些了。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一

   独立笔会某会员要《把粗鲁赶出笔会,请优雅留下来——笔会精神整合谈之六》,把“优雅”与否拔高为会员的取舍标准,本不值一驳,身为副会长的余杰,居然为之喝彩道:

   

   “这个意见很重要,大家也可以用这个标尺来衡量论坛上的帖子,有多少是粗鲁的,有多少是优雅的。尽管中国大陆网络上流行粗鲁,但我们笔会的论坛是否可以营造出一种优雅和绅士风度来呢?我们力量虽然小,但我们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粗鲁当然是不好的,但它是态度问题,文化修养问题,不是道德问题(至少不是很严重的、原则性的道德问题),更不是“罪行”。自命优雅,把粗鲁当作“赶出笔会”的理由,这才是真正的大粗鲁、大不雅。

   

   粗鲁与否,不是衡量一个人品性高低的主要标准。对优雅者固当优雅,对粗鲁者何妨粗鲁?对赖子骗子逆子伪君子狗腿子何妨粗鲁地报以冷眼和唾沫?鲜花献给美人,宝剑献给烈士,痰呢,就献给上述诸“子”吧。至于对凶手恶棍,在呐喊、抗争、搏斗时,只怕很难按世俗标准优雅起来!我想没有人会指责战士制恶和抗暴的姿势不够优雅,除非是别有用心。

   

   另外怎样才算粗鲁,见仁见智,颇难定义。按该会员的标准,岂但热衷棒喝的禅宗太德,连骂人“无后”、禽兽的孔孟也太粗鲁了。至于王丹满嘴“你小子”、“你小子”地叫着并“威吓”对方(见王丹《寻人启事》),岂非粗鲁得可以?

   

   当然,能够在笔会论坛“营造出一种优雅和绅士风度来”,是好事,但营造不出,也坏不到哪里去,用不着“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地、大义凛然地费这种鸡巴劲。笔会,毕竟不是淑女院,优雅毕竟不是笔会的最高宗旨和追求。在目前这种局势下高调倡导“优雅和绅士风度”,就象在遍地饿殍的时侯高叫注意进餮礼仪一样,太不对机了。

   

   二

   如果不仅高唱优雅,而且要“把粗鲁赶出笔会”,就更“过”了,且很容易成为别有用心者“赶”人或“堵”人的借口。君不见一些民运人士及自由作家被种种理由“堵”在门外或“赶”出笔会?

   

   在目前这种局势下,国内自由人士“入会”是多么值得鼓励的行为,“笔门”应该特别广大一些,而不应该在作品数量质量、出版情况及作者性格态度等方面过于苛察。2005年,两位大陆自由作家申请入会被拒,我《有感》了两首诗示独立作家笔会同仁:

   

   其一

   唤起迷人追旧梦,蘸将热血写新诗:

   千霜万雪摧残后,尚剩风流笔几支?

   

   其二

   眸昏骨软尽侏儒,屈指中华几丈夫?

   打破梁山圈子小,开门广纳自由徒。

   

   这次外出一个多月回来,惊见高寒被开,冒昧喊了一嗓子:“坚决反对开除高寒!”,又大大犯忌。余副会长斥道:“到了议案已经终结,才宣称“坚决反对”,这不仅是对章程的蔑视,也是对全体会员的不尊重,更表明完全不懂得按照民主的程序在一个组织中生活和与他人相处。”

   

   我出远门回来,不了解什么议案,不知“议案已经终结”,就算喊错了口号,何至于上纲到“对全体会员的不尊重”的地步?确没弄清楚开除高寒的具体原因是什么,双方争啥。鸡毛蒜皮,懒得多看,就算不鸡毛,值得采取“开除”这样严厉的措施么?这才真是粗鲁得可以!

   

   三

   儒家倡导温良恭俭让,但这必须立足于更高的道德-----仁义的基础上。如果违悖仁义,温良恭俭让就不足道了(不仁不义却伪装“温良恭俭让”者,古今很多,兹不详举)。所以没有道德支撑、有违仁义原则的优雅,是一种伪优雅、僵尸优雅、鸡巴优雅、王八蛋优雅。例如,该会员曾毫无凭据却信誓旦旦地指控:“枭兄自有高招保身:危险一来,刀枪入库,掉转炮口向同道,不就结了?危险何来?警察恨不得给他发奖呢。”

   

   一个人品性如何,修养怎样,什么根器和境界,有时用不着过多的听言观行或察颜观色,听其一言或看他一句回帖足矣。很多时候短短一句话或寥寥几个字,即使很“优雅”的,也会将其人之肤浅、轻浮、阴毒、虚伪、恶劣等暴露无遗。该会员虽然枭兄枭兄地“优雅”着,傻子也知道其用心之险恶、为人之不堪。这样“优雅”地不诚不义诬蔑恶攻,这样信口妄言的“绅士风度”,也太可怕太无耻了!

   

   我看问题不看表面形式。赵达功“你小子”、“你小子”地叫,“老枭中儒家毒太深了”地骂,见面就开我批判会,我高兴,因为他只有友谊而毫无恶意;某会员客气又优雅地称“枭兄”,我却厌恶无比。即使装饰得最优雅,诬蔑依然是诬蔑,下流依然是下流,内斗依然是内斗----义理争鸣和批判不是内斗,但恶意的诬蔑诽谤造谣就是内斗,付诸行动的对同道的排斥,不论用的是上帝还是“优雅”的名义,都是内斗。

   

   该会员说过:必要的道歉是有教养的高贵的表现。很好,我等着,不然,就请举证老枭是如何“掉转炮口向同道”的,又有哪些同道伤亡在我的炮口之下?还有余杰自己,利用上帝的名义排拒郭飞熊,“优雅”云乎哉?我倒宁愿余杰当时对飞熊语言粗鲁些,但胸襟不要太狭隘、行为不要太粗鲁。

   

   对于伪优雅,对于不仁不义不道德的行为及言论,休怪老枭粗鲁!不过我要声明,粗鲁只管粗鲁,厌恶尽管厌恶,我并不主张把伪优雅者、诽谤者、心胸狭隘排斥同道者赶出笔会。如果好诽谤、爱排斥的会员再出啥事,我依旧有责任和义务向他伸手、为之呼吁。

   2007-9-8东海一枭

   

   注:有人认为,笔会论坛的“内斗”,不应该“传到外面”,我觉得,有些笔会内部争论涉及会外人员、“公共事务”或影响到自由事业,就不是内务了。文字和观点只要发到论坛上,就是公开的言论,不存在保不保密的问题。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特别是余杰作为笔会副会长,更应有担当。笔会不存在“家丑”的问题,笔会之丑,某种意思上就是“自由”之丑、民运之丑,如有“丑”更应外扬,才是对公众、对社会、对自由事业负责的态度。再说我没有为两个不值得我尊重的人“保密”的义务。

   2007-9-9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