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一
   笔会以自由为宗旨和导向,本应该一切光明正大,本不应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值得保秘。我以为,笔会如确有暇疵有家丑,与其让别人揭,让中共看笑话,不如君子坦荡荡,自己来揭丑、来亮丑。老是一付神神秘秘防范森森的样子,一付贼眉鼠眼小人常戚戚的样子,让中共小看,让海内外一些同道轻蔑厌恶、误会重重,真是何苦来哉。
   

   干大事者应有干大事的气度与风范(如果有人说追求自由是小事,我无话可说)。希望新“领导层”对于笔会与公益,出以至诚、至公之心,眼光放稍远一点点,千万不要把自己的信誉与笔会的声誉砸在小事上。
   
   笔会不是私营企业和黑社会组织,也不是一般的沙龙,如果一些笔会的家丑涉及自由公益、涉及会外同道,不仅不能作为秘密来保,而且应该主动向社会公开,那才是负责任的态度。至于在半公开社区的观点论争,我赞同刘国凯之言:“作为观点性的讨论乃至争论的贴子转载外部不应视为违反内外有别的原则。我们现在说人权无国界,借用这个原则,也应该说观点讨论无会界。”。
   
   自由中国论坛苍海桑田网友有句话说得“恶毒”但值得深长思:“说真的,被认为习惯于暗箱操作的中共十七大都开始向外公开了,当然公开的不彻底,但是,即以他们目前的公开程度,都远远胜过你们独立中文笔会了。”
   
   退一步说,真有什么秘密,在半公开社区保也保不住。(甚讨厌一些人假惺惺伪兮兮的样子:对毫无秘密可言的事、毫无必要保密的文大保特保,涉及他人名誉甚至人身安危、必须绝对死保的大密,却故意私下议论或在半公开论坛“半公开”。)
   
   二
   我曾为在枭文中外泄了余杜有关诬骂老枭的文字《向笔会再次自请处分!》(我自认为这样做合乎更高的公义,但一是一,二是二,违规毕竟是违规-----如真有“规”的话。)为了表示对笔会纪律和章程的尊重,愿意接笔会合乎章程和程序的任何处分----似乎有个叫野渡的管理员在社区留言说,老枭已因“泄密”给以警告处分。但至今快一个月了吧?一直没收到笔会的正式通知。总不能个别人出于什么目的想警告就警告吧?把众会友当什么人了?把老枭当什么人了?中共多少还会给我一点“面子”,这个叫野渡的这么干算什么?执行帮规还是另有用心?或者看到副帮主攻枭,从旁助一臂之力?
   
   我说过,对笔会中人,如果我给点面子,略微客气,唯一的原因是出于某种尊重。如果有些人给脸不要脸,道德、道理欠奉,基本情谊也没有,老枭还会客气吗?有会友说得好:加入笔会的会员有一个是害怕共产党的吗?他们连共产党都不怕,还会怕几个装腔作势、颠三倒四的小书生吗?(隐名引用大意,有窜改)
   
   就算我“接受”了警告,有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并没弄清楚,曾就有关规则问题《请笔会领导及有关人士释疑解惑》,但上届理事集体失声。当时在某些人优雅教育和号召之下,从秘书长到理事会长们一个个都变得无比地深沉高雅起来。现特公开发问。这个问题本非机密又事关“大局”,希望看到笔会新领导层公开释疑解惑。谨问如下:
   
    一、“保密”规定属不属于笔会章程中的条款?它是约定俗成的软规定还是必须遵守的硬纪律?记得有前副会长说过,社区是“半公开”的。如果半公开,似不应存在泄密问题。那么,违规之说,岂非无据?
   
   二、违规以后,是暂时性还是永久性中止社区讨论的资格?这种决定有何笔会的“法律依据”(即章程依据)?根据什么程序作出?
   
   三、对于在笔会社区涉及人格的严重攻击,我有没有不为对方保密的权利?如果遭受了个别会员的栽陷甚至笔会副会长的“极其恶心”的诬辱,笔会中人由于种种原因不敢或不愿“主持公道”,我有没有公开反击的的权利?
   
   总而问之: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为谁保密、保密何为?笔会“保密”规则真是针对中共的吗?我看,不论有意还是无意,它的“密”客观上只能是对网民大众、自由爱好者民运支持者保,对海内外同道甚至有关会员“保”。在“保密”问题上,希望笔会理事会及会内外有志有智之士应该多多向老枭看齐,别再在千万度强光下贼眉鼠眼故作神秘了(特附一段《东海难不倒》于后供学习。)。-----今后,谁再主张笔会社区“保密”,再以“泄密”攻击会友,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智力问题!
   
   三
   东海难不倒之31:有巢氏问:你自许“打遍江湖无敌手”,与人辩论从没落过下风,国内海外、网上网下很多人明里暗里骂你,但都是泛泛而骂,拿不出有杀伤力的真凭实据来-----你保密工作真是做到家啦。
   
   东海老人答:
   你这个问题要讲透,需长篇大论。简略说吧。我做事的诀窍就是没有诀窍,我做人的技巧就是没有技巧。我相信仁者无敌-----这四个字,可以说是我做人做事的最高原则。
   
   国内海外、网上网下很多人骂我,其中原因很复杂,这里不详析了,但我相信错不在我,不是我做了什么不仁不义伤人害理的事。诗曰:忧心悄悄,愠于群小,此之谓也。骂我的人拿不出有杀伤力的真凭实据来,不是我保密工作做得好,而是根本无秘需保、无秘可保。滴水不漏,是无水可漏。坦坦荡荡,正道直行,俯仰无愧,从个人角度说,事无不可对人言。
   
   借此机会奉劝世人一句,做人做事,不要耍小聪明玩小动作,不要以为做了“小事”坏事只要做好“保密工作”就没事,不要以为,只要别人不知道怎么“小”怎么坏都没关系。只要世上有一个人知道底细,秘密就有泄露的可能。纵然严防死守,费尽心机保住了密,把自己遮得严实,人佑天不佑,难免“神怒鬼击”。而老枭所言所行,人不佑天佑,天佑,良知尚存的人也终必佑我。
   写于2007-10-31,改于2007-11-5
   2007-11-7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7年11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