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58----61)

   

   58、有巢氏问:有佛徒认为,容貌这东西靠不住,再者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佛子当依法不依人。为了说明这些道理,他引用了一则广钦老和尚的故事。我总觉得故事里的广钦老和尚这样做不怎么妥,可又说不出究竟来。你认广钦老和尚这样做对吗?这个佛徒言之有理吗?故事说的是:

   当老和尚在世的时候,承天寺可以说经常人山人海,很多人都去拜访老和尚。到底来的人是为什么而来呢?有一天老和尚就笑著对弟子说:‘人这么多,我们设法让一些人回去。’弟子就说:‘人既然来了,要怎么叫人回去呢?’老和尚笑著说:‘我有办法’。到底是什么办法呢?我们知道老和尚年纪老了,没有牙齿,是装著假牙。当访客很多的时候,他就故意坐得弯腰驼背,头歪歪的,又把假牙弄出去,流著口水,好像在打瞌睡。大家看到这种情形,都觉得很奇怪,很怀疑—这就是鼎鼎大名的广钦老和尚吗?怎么会这样呢?看老和尚其貌不扬,也不像一位高僧,大家看了都很失望,没兴趣,都回去了!老和尚看这么多人走了,就在那儿笑,说:‘这些都是来看外表,迷于事相的,也不是真要来求佛法的,果然都回去了。’我们一般人是—有人来就摆出一副庄严的形象,让人家参观,很怕人家不生恭敬心,批评我们不庄严。但是老和尚真是无我相、无人相。你看他其貌不扬,对他没兴趣,他也不要紧,他很自在,根本不需要人家恭敬他,所以他游戏人间,用各种办法来考验—到底你是来看外表的呢?还是要来求佛法的呢?

   东海老人答:

   佛徒应该依法不依人,无我相、无人相。这些道理当然是对的,符合佛教教义。但故事里的广钦老和尚的做法却确是不妥的。

   须知破相见性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重外表重事相乃绝大多数人的惯常心态,只有以形象的庄严去建立他们对佛法的信心,从而引导他们逐步悟入法义的庄严。很多人都去拜访,不论是否来求佛法,都不妨予以随缘慈悲引导。

   佛法、佛教本身自有其庄严,不仅法理教义庄严,极乐世界庄严,僧宝教相也有

   庄严的一面。这与“无我相、无人相”、游戏人间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老和尚自己可以“不需要人家恭敬他”,但他不能有意败坏大家对佛教佛法的恭敬心。

   广钦的行为举止,让“大家看了都很失望,没兴趣,都回去了”,这等于是阻断了很多人的向善向佛之上进心,有绝人慧命之嫌,非佛菩提道也----有些人就象站在悬崖边上,拉他一把也许就上来了,推他一把肯定就下去了。

   用这种带有一定欺骗性的办法来考验他人是否真心求法,须有针对性,比如对极少数弟子或信徒偶一为之,面向大众则绝不宜。

   如果用儒家标准衡量,广钦这种行径更是错得离谱了。国在焉能求独乐,道成宁肯作闲人。儒家对社会负有教化之责,强调诲人不倦。如果有圣贤人物敢对着众多访客来一番类似的故意做作,显示“自在”清高,不仅不诚、无礼、推却责任,简直是拿访客、拿法义、拿自己的文化和社会责任开玩笑!

   

   

   59、有车氏问:西方文明则强调人性的局限,基督教提倡的谦卑也隐含着这样一层意思:我们永远不可能完满,永远是有缺陷的。与此相对,儒家主张春秋责备于贤者,认为人可以不断完善以至于成德成圣,这不是一种道德骄傲是什么?

   东海老人答:

   人即有限又无限。有限,是因为人类易为私欲所驱使,易为习心习性所奴役;无限,是因为人可以不断完善以至于成德成圣。这正是中华文化与儒家思想的深刻之处。人性的尊严,人类的伟大,民主自由乃至王道大同的理想,无不立基于此。

   儒家承认人有局限性,圣贤也会犯过错,“过而改之,善莫大焉”,不能坚持错误甚至怙恶不悛。

   正因人有局限性,才有必要责备于贤者,因为贤者承担着更大的社会、政治、文化责任,不能用“人性弱点”为自己犯错误辩护,更不能用“人性弱点”作为借公谋私、胡作非为的理由。如果一个领导人,对反对派使用道德要求,而对自己以及“自己人”则使用人性弱点来开脱,不仅很不道德很不儒家、而且也有违现代文明标准的。

   作为“贤者”或领导人(不管是国家还是社团领导人),承认“我是一个有着全部人性弱点的人。”不论是诚实还是谦虚,都是好的,但这种“承认”不值得高估和喝彩。其“人性弱点”,特别需要加以自我克制,更需要主动接受外部制度的制约和舆论的监督。如果因“人性弱点”影响了公益,影响了国家或社团的声誉,伤害国民或社团成员共同的事业,就要接受大家批评教育。严重错误则应自动请辞。

   所谓道德骄傲,根本就是一个含混不清的伪概念,是一些自由大侠生造出来的反儒大棒。认为人可以不断完善,并非不承认人有局限性,而是相信自己可以不断克服人性弱点,更好地做人做事。对于一个贤者、一个领导人来说,这是一种必要的道德自信。其次,就算道德骄傲,也比权力骄傲、财富骄傲强吧,至于一些人以无德无耻为荣,就更不足道了。

   

   

   60、埋名氏问:有人说,老枭写这样的骂文(枭注:指《为独立笔会诊病》)恐怕也是动机不纯,试问阁下:如果不这样写,《自由圣火》的袁大官人会这么欢迎你的文章吗?在学识上,我觉得袁是个人物,但在道德水平和心胸上,我一点也不敢恭维他。同样,在学术上,我也佩服老枭你,但在胸怀上,我也不敢恭维你!

   东海老人答:

   问出这种话来,很可怜悯。这类诛心之词辱不了老枭,辱不了《自由圣火》和袁红冰,恰以自辱耳。

   自由圣火能用枭文,为老枭提供了一个弘道的平台,我非常感谢。我在《为独立笔会诊病》中说“此地不用爷,自有用爷处,处处不用爷,爷也不至于沦落街头,还有少数刊物始终一贯地支持着老枭。” 自由圣火就是“始终一贯地支持着老枭的少数刊物”之一。

   但《自由圣火》和袁红冰君欢不欢迎我的文章是他们的事,怎么写,写什么,却是我的事。如果笔会及与笔会有关的刊物会用枭文,我会优先;如果中共媒体会用枭文,我更会优先,但怎么写,写什么,都只能由我自定。

   老枭正道直行,为人为文,一切随心、“唯心”。难道你以为老枭写不出各民运刊物欢迎的文章吗?就是写中共欢迎的文章,对我又何难之有?唯一的“难”是我自己不许、我的良知不许耳。我的“道德水平和心胸”,岂是心性低下的人所能懂的。

   2007-10-28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1-01] 修订:[2007-11-0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