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难不倒(31----38)]
东海一枭(余樟法)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难不倒(31----38)

东海难不倒(31----38)

   31、有巢氏问:你自许“打遍江湖无敌手”,以前老觉得你自吹,看多了枭文还似乎真有那么回事。不仅与人辩论从没落过下风。国内海外、网上网下很多人明里暗里骂你,但都是泛泛而骂,拿不出有杀伤力的真凭实据来-----你保密工作真是做到家啦。奇怪的是你在中共眼皮底反共多年居然也毫发无伤,连拘留的惩罚都没尝过。你做人做事有什么原则或技巧、秘诀吗?如果有,能否用儒家思想总结一下?

   东海老人答:

   你这个问题要讲透,需长篇大论。简略说吧。我做事的诀窍就是没有诀窍,我做人的技巧就是没有技巧。我相信仁者无敌-----这四个字,可以说是我做人做事的最高原则。

   国内海外、网上网下很多人骂我,其中原因很复杂,这里不详析了,但我相信错不在我,不是我做了什么不仁不义伤人害理的事。诗曰:忧心悄悄,愠于群小,此之谓也。骂我的人拿不出有杀伤力的真凭实据来,不是我保密工作做得好,而是根本无秘需保、无秘可保。滴水不漏,是无水可漏。坦坦荡荡,正道直行,俯仰无愧,从个人角度说,事无不可对人言。

   借此机会奉劝世人一句,做人做事,不要耍小聪明玩小动作,不要以为做了坏事恶事只要做好“保密工作”就没事,不要以为,只要别人不知道怎么坏都没关系。只要世上有一个人知道底细,秘密就有泄露的可能。纵然严防死守,费尽心机保住了密,把自己的坏遮得严实,人佑天不佑,难免“神怒鬼击”,自己的良知亦有可能倒戈相向。而老枭所言所行,人不佑天佑,天佑,良知尚存的人也终必佑我。

   做一个仁者,诚信是最基本的要求。日前有人攻我“敛财无道”,理由是我把回答他的问题拿去《民主论坛》发表赚稿费了。这当然是无线上纲和无中生有的笑话。我公开双方问答,是已经征得对方同意的。因故反悔,那就不是我的责任了(网上网下明里暗里对我的攻击,与“敛财无道”说大多异曲同工)。我告诉对方:我生平为人行事诚信为本,“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当年经过小商,如真敛财无道,逃得出“有关部门”火眼?还不早找个借口把我弄翻了?

   四十多岁了,当年网下、现在网上打架无数,从来不输,从头到尾丝毫伤痕都没留下,何以故?简而言之:不打无把握之仗,不说无凭据之话,不做违仁义之事!为自己所言所行负责到底!

   至于中共表面上网开一面。原因很复杂,我也不全了解,不排除某种“偶然”和“运气”。但老枭身上把柄不容易抓,借口不太好找,无凭无据乱动我易犯众怒,道义损失大,不合算等,应是其中因素吧。或许他们明白“英雄不可杀,杀之成天民;老枭不可侮,侮之成天神”的道理。枭诗《自题》你读三遍,或许能找到这个问题的部分答案。诗曰:

   越封我越咆哮

   越禁我越远销

   越锁我在笼子

   我越凌霄

   网愈密我愈逍遥

   敌愈强我愈骁矫

   天愈黑夜愈深

   我越枭张

   开口我萧萧

   不开口我更嚣

   活着我一枭

   死后将千枭万枭

   我相信,中共一动我,很多骂我的人都可能会站到我这边来。他们现在骂我是被“习心习性”及“小心眼”劫持了,奴役了;如果出现某种契机,平素受到障蔽的本心本性“脱颖而出”,就象俗话说的,一旦良心发现,他们就会站到我这边来。

   32、有巢氏问:做人做事唯凭诚信,与人论战总有诀窍吧?仅靠诚信就能“辩”遍江湖无敌手、成为论场不倒翁?那从穷山沟找一个诚信老乡来试试?

   东海老人答:

   还是那四个字:仁者无敌!

   仁包括诚信,但不限于这美德。或者说,这个诚字,不能仅作“诚实”解,还应是《中庸》中那个“自明诚”、“自诚明”的诚,与天道相通。

   仁者不是无知者、愚笨者,穷山沟老乡纵然具有一定的世俗层面的诚信度,难称仁者也。仁者必有勇,仁者必有智。儒家的智,包括知识和智慧。儒者“三通”,不仅通达六艺和各种世俗知识,通达民族历史和文化,更通达天道:深入理解自然规律宇宙秩序,深度证悟形上本体“形内本性”。

   老枭“辩”遍江湖无敌手,靠的是一颗菩提心和仁心,是对中西文化极广大而尽精微的博研深究。义正辞自严,理正语自畅,道高才自大也。把握住了“道”,居高临下,一切技巧呀艺术呀自然不在话下,就象一个内力浑厚、内功精深的人,什么武艺都很好学,什么武器都可以使。

   另外,我与人论战,当然也是诚字为先。尊道重理,有理说理,绝不耍滑头,绝不仗小聪明玩小动作。

   33、有巢氏问:佛教严禁“自赞毁他”,你深研佛学,却喜欢“自赞毁他”、“毁人不倦”------不少与你辩论过的人,不仅显得知识、理论、智力等水平不如你,有的人连名誉都“毁”在你手上。你是否也应该有所反思?

   东海老人答:

   思想批判与“自赞毁他”是两回事。萧平实先生说:有些人见善知识在进行法义辨正,摧伏邪说;就认为善知识在说“人我是非”,在“自赞毁他”。这些人其实不知道,什么是“人我是非”“自赞毁他”,什么是“法义辨正”。若是为自己的名闻利养,而高抬自己,贬低别人,这才是“人我是非”“自赞毁他”。若为了弘扬正法,护众生慧命,而出面破斥邪知邪见,这就是“法义辨正”。

   且不论萧平实先生所谈法义的优劣圆偏,他上面这段话本身说得很对。思想批判就是义理辨正。老枭在辩理明道的时候,会指出对方的思想错误,不会去评点对方的人品高低。不过,如果对方辩不过就耍小聪明玩小动作,甚至撒谎造谣攻击老枭,那我有时也会质疑对方品格、回击对方人身的。我在《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中说过:

   如果兼及了“人身”,如果因我的批判而贬低了别人(如某君多次责我压他踩他而自抬),那不是我的问题。每个成人都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每个人的“思想形象”高低、道德形象好坏由其自己的言行决定,真正思想卓越品质高尚者不是老枭批判或“岐视”一下就贬低得了的。我如真那样做,不但踩不倒别人,而只能是自显其丑。

   我只能保证在批判时以对方公开言论为据,一切实事求是,绝不无中生有,却不能为对方的形象如何负责。如果有的人的名誉都“毁”在我手上,那其实是他自毁。有的人在别人面前,耍小聪明玩小动作甚至撒谎造谣或许有效,碰到老枭,却只有负作用负面效果。就象武侠中的毒掌阴功,如果对功夫更高者使出来,就会被自己的阴劲毒气反攻而自伤一样。所以应该有所反思的不是我,而是那些喜欢玩弄下三烂手段的小人“伪人”。

   34、有巢氏问:有人象你一样正人君子,但不象你一样“动物凶猛”,而是饱受诬蔑侮辱之后忍气吞声。你有何言相告?

   东海老人答:

   君子正人受到诬蔑侮辱是非常“正常”的,自古以来就是如此。《孟子》中,有个叫貉稽的人说:“我貉稽被人家说了很多坏话。”孟子说:“没关系。士总难免受到七嘴八舌非议的。《诗经》上说:忧心忡忡排遣不了,小人对我又恨又恼。孔子就是这样的人。《诗经》上又说:“不消除别人的怨恨,也不丧失自己的名声。’说的就是文王。”

   圣如孔子贤如文王,都难免“愠于群小”。何况处于现在这样的五浊恶世,在这样是非颠倒、汰优取劣的的社会里?君子正人如果受到一致推捧拥戴,那才是怪事奇迹呢。

   不过,忍气吞声不是一个好办法。不屑理睬可以,那是豺狼当道焉问狐狸的大勇;忍辱负重可以,那是责任重大不计琐碎的大气。但真有气则不必忍,如有声则不妨发。如果面对无凭无据的诬蔑、无理“无礼”的侮辱而无力还击,那说明这个君子正人还不够大,其知识智慧水平还不够高。

   我是主张“豺狼不放过、狐狸也不饶恕”的,君子正人可不是纯粹的老好人、窝囊废。而且,有时狐狸在主观或客观上、有意与无意间已成为豺狼的帮闲,打狐狸与豺狼,很难截然分开。

   提醒一下:我不是动物凶猛,而是大雄无畏大仁无敌,菩萨心肠霹雳手段。

   35、有鱼氏问:你以一人之力,反专制与反“反儒派”,左右开弓双管齐下。中共不理你,一味封杀,反儒者一个个也似乎缩头了。我试着分析一下:理论问题、文化问题其实不仅仅是思想认识和理论文化问题,它更是政治问题、利益问题,直接或间接地涉及到“自由业”的“导师资格”问题及领导权问题。对儒学,对中华文化,对制度与道德并重、西学与儒学合璧的东海之道,不说一般自由人士缺乏了解,无法认同。即使是他们内心赞同,表面上也必须坚持抗拒到底的。你说对吗?

   东海老人答:

   这个“动机分析”,从一些自由派一贯的表现来看,应该说命中率相当高。有理他们一定会大说特说,如果理亏心虚或认同枭理,他们就会玩深沉装清高,以避免“无理”、“失理”的尴尬。

   自由派适当考虑领导权之类问题也正常。但我更希望他们能够真正遵理重道,真正为自由大业和民族大利着想,以真理良知为重而不是以一时名闻利养为主,不是你“分析”出来的那种小心眼儿不值得我浪费时间的角色。

   关于领导权,其实他们完全可以毋虑,老枭不可能对某些人历史形成和各种因素促成的“地位”构成什么威胁,且志不在此;“导师资格”问题,我自视为孔子释氏一类人物,要做的是文化大宗师-----至于世人承不承认,多少人承认,不在我“实力”如何,而取决于这个时代“共业”如何、国民福缘和普遍慧力如何。

   一时一代,举世誉我拥我不足为荣,举世毁我反我不足为辱。外在荣辱不影响我的内在,尧舜不论为民为帝,都不影响为尧舜。民运方面的小导师,冠小不宜头,无意争,不足争,亦不能争。为什么说不能争呢?盖不少自由人士是奉行性恶论与利己主义的西瓜,一个个便是被我砸得稀巴烂,瓜仔仍是黑的,很难变白,我也缺乏将其染白的能力耐心。就象无法把东海全部告诉井蛙,无法把井蛙一一领往东海一样。故自由派亦可以毋虑也。

   有同道客气地指我的自我评价和自我定位有失准确。言外之意是你小子狂妄过头了。请允许我引用谭嗣同一句话答之:“克己时,当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救人时,当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很惭愧自己的克己功夫还远远达不到儒佛兼修救世心切的谭嗣同那种“忘我”、“无我”的境界,聊可自慰的是“救世时”与论及中华文化时,以宗师自待,与“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也算差堪仿佛了。

   自古先知大觉人物都是孤独的。生前的寂寞与身后的热闹是他们荣耀的两种表现方式。我不敢奢望例外。所以,老枭入世是暂时的,待到局面略好,会主动转身而去,不带一片云彩走。

   所有世俗圈子都太小,民运圈亦不例外,与我的理想、我的世界远远不成比例。届时避人避世避网络,约三五素心人,散发弄扁舟,濯足万里流,深入享受法喜道乐去也。留下整个世界及其各种大小帽子,任何人特别是自由派民主门各大侠大腕,只要有意,只管取之,呵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