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去年底,有名周国志者自命诗王,悬奖金十万元,挑战海内外诗人。粗看其诗,俗而浮,有些油。狂则狂矣,却没有什么文化根基和思想内涵。意象也平平。但巴不象多数网民嘲骂的那么不堪。曾因一些朋友之邀出马应战。乃拨冗写了黄鹤楼诗一首,挑出狂诗一束,自信在意象和意境、技术和思想各方面,胜之多多,真有胜之不武之感。

   老枭当时还“为他心疼为他忧”:因为,就算我不要,诗王桂冠也不是周国志君戴得动的,比他强的诗人多得很。评选略公,许多诗人取其十万悬奖如探囊。自由中国论坛有网友要我得奖金后捐出一部分来干点啥,我说,诗王穷老头耳,奖金我就免领了。

   记得当时一位姓王的老诗人笑道:“枭兄诗气壮山河,迥非凡品,只惜中计耳!”有警界朋友代我将应战稿寄出,至今音讯全无。今偶然见到《诗王通告》曰:

   “本诗王自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四川省老年诗词学会会议上宣布诗王擂台赛以来,经成都多家媒体反复报道后,来挑战本诗王者却十分少见,况且挑战者也水平欠佳、缺乏高手,颇令本诗王失望。虽然事前本诗王已在网络上发布了大赛消息,但敢于挑战者也寥寥无几,所以至今也未发现有能胜我者。”云云。原来如此,老枭果然“中计”矣。

   后面还附有《讽东海一枭》七律一首,一并录此,博网友们一笑。诗曰:

   胸狭能装几部书,网中文字究何如。

   远观只道为奔马,细看方悲遇蠢驴。

   未识英贤当奋勉,不明时势更糊涂。

   笑他笔下多庸劣,哲帝诗王敢自居。

   2007-10-23

   

   附:老枭应战诗后部分评论选萃

   憨豆:周国志纯属炒作,诗歌基本上是垃圾。老枭张口七律,工整自然,令人佩服。——能做到新诗旧诗俱佳的诗人,唯见老枭一人;既能当学者又能当诗人,奇人也。

   川歌:二诗都不错。若是比较起来,以一枭诗略胜一筹,理由是一枭气势浩大,思飞万里,音韵谐和,佳句迭出。当然,周先生诗亦很有意思,是另一种情调,将现代生活观感与怀旧情绪很好地链接在一起。

   我爱高白肥:话到沧桑句便工。狂诗一束,老枭句句沧桑,虽狂,但心系民生国运,忧乐关天下,格调高古,有古仁人之风。狂便狂到好处。诗人几个不狂,不狂焉能成好诗。读书人最高境界是优国忧民。(当然如能写出清新雅丽的风花雪月也自可贵,不可因此废彼)。

   国在焉能求独乐,学成宁肯为私忙。云中待试屠龙技,网上先开济世方。燃灯祈破千秋暗,煮字思疗一代饥。英雄牌笔金刚指,凌空一点铁成金异想非非参妙谛,痴心耿耿系苍生。人多侣犬谁能虎,世尽争春我独秋。虽万千人吾往矣,千磨万折不回头!此等妙句足显雄阔胸襟。从此诗格亦可想见人格。文以气为主,气多来自先天禀赋,非凡人所能学而成也。人道太白不可学,盖因此。好诗难免微瑕。如金刚指不对铁成金,十万图书一腹贮,仄仄平平仄仄仄,三连仄,尚须斟酌。周诗亦见功力。不过十万金输定了,老枭请客吧!新年好!!

   秋山临风 [[email protected]]:枭先生的诗确实有一定气象。我只对“第一名楼关囯运”一句有些意见。一来过于直白,二来和其他句子的意境似乎也不合。“他时跨鹤登高去,玉笛横飞万里秋”本是潇洒之姿,国运问题却是个比较沉重的东西,所以我以为此句最好改一下。不过我没有改诗的本事,凭枭君考虑。

   托拉:“胜景奇姿莫与俦,画中相识梦中游。”指的就是黄鹤楼(有点套贺敬之的桂林山水歌中“马鞍上梦见沙盘上画,桂林山水甲天下”),是概括地写楼。“百川波浪江边合,三楚精华眼底收”是写登楼所见,气势磅礴。‘第一名楼关囯运,几多才士斗风流。”是写登楼所感,上句较佳,不局限于楼本身,相比之下下句偏弱,未由此生发,又回到几个文人写诗上了。  

   “他时跨鹤登高去,玉笛横飞万里秋。”是引发奇想,引跨鹤成仙事及李白“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诗句,借以自比自吹,是枭诗的一贯风格。

   诗题是黄鹤楼,老枭此作严格说有些跑题,应为“登黄鹤楼”才妥。但若说通篇未写楼,亦未见准确。

   突然:他狂由他狂,明月照大荒。 东海一枭先生其心中忿忿不平,有失文人学者之心了。 人老诗更辣,心静气愈平。 多少苍桑客,青史留美名。现在的文人都到了争名,打擂的地步了,不知是文学的进步还是悲哀,后世看来不知是一场盛会还是闹剧。莫不如都不去理他,自行灰灰收场的好。如果没有十万大奖,不知会不会有人去应试(当然不是指先生)。哈哈。。哈哈

   问路白云边:老枭诗有气无势,后劲稍嫌不足,总的看来不错。周诗陈腐气重

   laosi:哇噻,惊见满版黄鹤楼,窃意斯楼要重修。溯源方才恍然悟,为争诗王打破头。枭爷在我们心中早已是诗王了,现有人挑战,应对应对也好,我等作壁上观,打打太平拳,偷学些许本事,也是一得啊.辛苦枭爷了.

   托拉:此等狂人,须得老枭去磨他。恐评判未公,建议发往各诗坛。提醒枭兄:裁判单位宜亲自联系,否则十万银两有被拐之虞也。

   东海一枭:此君一点辛苦钱,取之不义,咱就不要了吧?哈

:我觉"第一名楼关囯运,几多才士斗风流。他时跨鹤登高去,玉笛横飞万里秋。"似比"长桥跨水三千米,大市明灯百万家。毕竟名楼多古意,歌声犹遣伴琵琶。"更有气魄。

   元牧之:枭诗象约境阔,似脱古人之外;周诗丰而纤弱,仍在旧意之中.老枭章法开合自得,周君不免黏着,布局稍乱.艺术性上二人结尾可以打平,周诗开篇更胜老枭.思想上老枭自然独得其大,历史感也深.如前周诗过分拘泥古境,反而丢失自我,时代气氛几乎浇薄不见.

   維淵:先生之詩意象寥廓,氣格兀傲挺立,他时跨鹤登高去玉笛横飞万里秋一聯境界絕高,私意太白工部不能過也。形體文辭貫通古今潔淨明澈,尚在其次。周國志詩之境地實不足道,其言多不雅馴,蓋今人之通病,然當今作者亦有深奧如同光體者,雖有泥古之嫌,亦可謂詩林豪杰。

   flysharker好!老枭的诗才是不拘细节,大气磅礴.

   老象:老枭雄笔健气,其旧体新作傲视当今诗坛,的确一时无俩矣!!!

   穿越平凡:今天就读到这组好诗,张牙怒目,风卷残云。老子喜欢,难得一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