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事有不可对人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事有不可对人言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一

   个别自由人士为人为文“自由”过度,从背后胡言大泼污水,发展到半公开、公开地乱“造”,谎谣信笔就来。如毫无凭据地诬责老枭曾公开短信私函什么的,完全无中生有。旧谣未绝,新谎纷来,实在令人厌恶!我在《东海小语:为何转贴反枭骂枭文字》中说过,我常转贴反枭骂枭文字,反得越下流、骂得越恶毒我反而越广泛转贴。但是对于私信,骂得最恶毒,一般也懒得公布----“落网”八九年,得罪各大派,收到批判、咒骂乃至威胁的无聊垃圾电邮,少数保存备案,大都随手删去, ------至今为止,可曾有人见我公布过?

   

   对于朋友私函,如果涉及观点性的讨论乃至争论,倘需要公开或写进公开发表的文章,只要专门写给我一个人的,如是原文原话照搬,我会征得对方同意(有时会注明征得同意之类字眼,有时则未注,故外人或读者难免误会);如是概括性零星式叙述大意,一般情况下也会征得对方同意。但任何情况下都不会点出对方姓名----除非对方主动要求。

   

   唯有一次例外,是公开过某“专家”两封信。那是应其本人之约而为,而且其信中有这样的激将话:“现在有没那汉子尿脬,把我的此信作为对你造谣的反驳转发给您的同志?如果不敢,则我看您还是从此把头夹在裤裆里做人”。后来据说此君到处骂我公开私人通信,“不遵守文明交往原则”云云,可发一笑。

   

   二

   至于在半公开社区的观点论争,我赞同某会友语:“作为观点性的讨论乃至争论的贴子转载外部不应视为违反内外有别的原则。我们现在说人权无国界,借用这个原则,也应该说观点讨论无会界。”(象这样对网文的隐姓埋名地“秘密”引用,枭文是有不少的,按惯例和常识,是不必一一征求作者意见的),至少不应成为规则。

   

   不过,除零星碎片偶尔一引外,把别人整个“贴子转载外部”的事,即使规则允许,老枭也是不耐烦干的。日前某文整段引用了某人发在半公开社区的骂枭恶言而未经同意,我也自请处分并接受了社区警告处罚----

   

   尽管我不心服更不认同那种“多重标准”的“无字规则”,更讨厌一些人假惺惺伪兮兮的样子:对毫无秘密可言的事、毫无必要保密的文大保特保,涉及他人名誉甚至人身安危、必须绝对死保的大密,却故意私下议论甚至公开传扬。一些“大密”在半公开论坛公开,也是极不负责任的。无数事实早已证明,一些特殊的半公开社区根本无秘可保,“请不要外传”之类声明毫无意义。

   

   三

   老枭自己事无不可对人言,但涉及他人特别是朋友的事,涉及机要,绝对慎重,绝对守口如瓶。有些要事,别说外人面前不言,一般亲友面前不言,枭婆面前不言,甚至日记里都不会留下任何线索。有的秘密,是大丈夫,是应该带进棺材里去的。在对待朋友、会友以及普通网友的私函及私下言论方面,我也是极有分寸的。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怎配“行走江湖”?焉能得到不少人的信任?“师友圈中姓字香”,不是没有原因的。

   

   堕地近半纪,“落网”将十年。网上交往及发言,即时性强,疏忽难免。记得上网之初,一位香港网友一封有关“美国观”的短函,被我在一篇谈论美国的短文中引用了,未事先征得同意,至今引以为歉。在我记忆中,这种大失误只此一次。

   

   特此公告江湖,枭兄枭弟注意:如果有哪位的私信不经允许被我公开过,或者转给第三者过目(其实这绝无可能,除非是来信者明言要我转。这里说明一下,我时间精力有限,转信之类琐事,尽量勿扰为荷)。如果哪篇枭文中泄露了什么不该泄露的东西,有负了哪个友人信任,欢迎具体并公开指出为荷,以便我进一步加强警惕性,把好“笔头关”。如有人因此造成了什么损失,老枭该致歉的致歉,该陪偿的陪偿(需要说明,如果义理之争不幸落了下风,造成精神伤害名誉损失,那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哈哈)!

   2007-10-22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25] 修订:[2007-10-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