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东海一枭(余樟法)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雄君擅吟能饮,九八年在一次诗会上相识,举杯一碰,便成知己。此君诗才好,“刀刀见血招无巧,字字铭心笔有魔”;口才好,“倜傥风流数雄君,笔刃舌锋绪纵横”;日子过得好,“神仙眷属春常在,书酒生涯韵自浓”;人更做得好,性格真诚豪爽,待我推心置腹。日前参加广西诗词会议,免不了与我痛饮几场。一次喝得高兴,谈起当代书家,雄君法眼高照:当今天下,没有一个配得上书法家头衔的。老枭顺手指着壁上萧瑶诗陈政书的一幅诗书合璧:政老就是。

   

   陈政,老书法家、文字学家、书法理论家,陈氏书法,擅甲骨、钟鼎、小篆等先秦文字及汉隶、魏碑、行书等多种书体,以“陈氏魏碑”名世。老枭眼空四海傲绝天下,却一直为陈老叫屈:名不符实、实过其名,酒好也怕巷子深啊。雄眼斜看了一会,忽抛开书法的话题指着我鼻子大喝道:你太俗、大俗、俗不可耐!继而哈哈大笑。

   

   是条幅上的诗惹的祸。诗曰:《用韵呈江主席》

   

   其一

   迷雾渐消阴转晴,凝眸共盼九州春。

   尚忧天意多翻覆,岂有苍生畏苦辛。

   

   其二

   共抱富民强国情,中华众志已成城。

   丰碑当立千秋口,健臂期回一代春。

   

   此诗写于99年10月,政老写成两幅书法,一幅由某副委员长自告奋勇表示要转给老江,一幅留给了我。90年乔迁武林,大多数书画芷品都运去了,唯这一幅留在了邕江“故居”壁间。诗有些自作多情,过后思之未免可笑,但亦未引起警惕,没想到被雄君的火眼真晴发现了其中的“太俗、大俗”来。我阻止了枭婆要动手取下这幅字的企图,一笑举杯。喜雄君见我所不能见,言人所不敢言,不仅多闻,而且直谅,如此爽快,前所未见,有友如此,何幸如之。

   

   比这俗得多的事我干得多了。曾在县团委帮过闲,发八股文件写八股文字打八股腔调;曾写过些"歌颂新时代"的小诗;曾主编自治区成立四十周年纪念专辑,煌煌百万字,厚厚一巨册… 当时亦知不甚妥,却以为"反正无关大局"、"我不干也有别人干",不太麻烦又略有收益贴补家用,遂浑浑噩噩地放下大架、署上大名了。为此,我写过多篇文章反思、忏悔。

   

   邕城冷雨冷风夜,中国热肠热血人。我执雄君之手大笑,笑雄哥在雅俗问题上固然法眼冰心,毕竟还差了一点火候,还停留在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之中,未能超越小雅小俗之见,彻底参透悟透。

   

   老枭大半辈子广交海内三千客,真可谓“十年磨剑,五陵结客,把平生涕泪都飘尽”,其中有诗人文人高人佳人大人白人真人善人金人穷人苦人卑人,也有武人粗人矮人丑人小人黑人假人恶人富人官人贵人。不论对方什么身份,都是不卑不亢,对我好我表现也好,对我恶我以直报恶。从来没有为了什么而有意讨好巴结什么人。写给江的诗,尽管所望非人,但只有殷殷劝戒拳拳期望之意,有“天意翻覆”之忧,毫无虚誉卑谄之词。比起李白为一己荣华去拍一个地市级小领导韩荆州,似乎还高出半筹哩。

   

   “他精研诸子百家王霸哲学,曾多次上书华国锋胡耀邦,以幼稚而诚挚的童真,要与党和国家的领导人探讨强国富民的方略。他烧过木炭,扛过锄头,洗过盘子,当过高中老师,任过团县委干部,作过记者,当过商人。从九龙山到五指山到十万大山,从新安江到万泉河到红水河,他住过茅屋也住过"总统套房",或布衣草鞋或西装革履,既学拳练功又写诗撰文。为打抱不平,他曾孤身与人多势众的流氓烂仔搏命,潦倒的时侯,他曾掏出身上仅有的数十元钱送给一面之交的"天涯沦落人",发达的日子,他曾自掏腰包租下套房提供给闯海弄潮的朋友。他接受过不少朋友的热诚帮助,也热诚帮助过许多相识不相识的人们。”(包玉堂《豪士风采 赤子情怀------萧瑶其诗其人》)

   

   “从老枭文章中可以看出,他自小要强,天赋又高,什么事都喜欢走在别人的前面。当别人局限在中学课本狭窄知识范围中时,他已开始广泛涉猎古典名著和唐诗宋词四书五经了;当别人千军万马拥挤在高考这道独木桥上时,他已走上了诗途,很快就成为小有名气的小诗人了;当文学热火朝天举国争趋时,正式学历仅高中的他已先后成为高中政治语文教师和团县委干部了;当别人以为他前程锦绣初展时,他独闯天涯流浪去了;当别人略有斩获便结婚生子时,他把打工所得投入股市以小搏大了;当别人迷失于股市风云时,他急流勇退自己办公司了;当别人挣钱上瘾成了钱奴时,他关闭公司勒马回缰返书林了;当别人痴迷于文学小圈子时,他早已突入思想丛林寻求变革社会之道了;当别人津津于出了几本书时,他已开始纵横网络江湖了;当别人得意于网络上一点小小虚名时,他开始面对“虚无”和死亡、探索生命之奥和宇宙之妙了…”(调戏文章《东海一枭与威德先生同异之比较》)

   

   以上种种与世迥异的畸行怪行,雅乎俗乎?“笑忆当年太莽横,性如霹雳舌如兵。一言不合亮刀子,吓煞无辜小市民”,雅乎俗乎?“收起狂猿烈马心,读书炼气隐山深。十年磨笔如磨剑,欲向人间问不平”,雅乎俗乎?“凤泊鸾飘直到今,闲云出岫未成霖。灯前独听萧萧雨,回首平生百感侵”,雅乎俗乎?

   

   老枭自负不世出的奇杰,不论个人目标还是社会、文化理想,所追者远,所求者大,所言所行无不惊世骇人,岂是区区雅俗二字所能包容得了的?以普通雅俗标准衡我,岂非以缚猪之绳缚虎、以屠狗之刀屠龙乎?一定要论雅俗,我是世间第一大俗人,也是中华第一大雅人。

   

   不同时代不同社会不同圈子,雅俗标准各异。今时今世,我以为最高的雅俗标准,应该是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有就是雅,无就是俗。中国古人有一副对联曰:“百善孝为先,原心不原迹,原迹贫家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少完人。”对于雅俗,也当作如是观:不局限于一时一事,不问细节,不溯以往。

   

   历尽沧桑,所图渺茫,渐渐倦了厌了,我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降生到了一个错误的地方呀。久想拜世外高僧为师,以进一步参生命真谛,悟宇宙妙道。雄君乃在家居士,隆重向我推荐其师。如蒙雄哥引见,并得尊师指迷,我们就是师兄弟了。以上枭言,就当作准师兄弟间的机锋吧。不过,大雅不言,雄哥之言本属玩笑,我却呶呶而辩,可见我还是放不下。哈

   东海一枭2003、12、18枭鸣天下之三六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