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89、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

   根据自己的有限接触,我得出的印象是:当今大陆和海外的佛门,懦夫败类充斥堪耻堪忧。多数佛徒对社会公益抱着极端冷漠、逃避的态度,对“政治”更是充满了病态的恐惧(关于佛教与政治之关系,《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诸枭文皆有透彻阐析,并对有关门派提出严厉批评,不赘。)

   “无尽灯论坛”亦不例外。老君眉先生作诗《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嘲弄“偏爱搞政治”的老枭为“文化扫街客”,水流光明先生作文严正指出:东海老人假借儒学之名想搞政治活动。其实,且不说老枭生平对现实政治、尤其是中共的政治甚为厌恶,避之唯恐不及,就算我“偏爱搞”一介布衣,怎么搞?借句某友人的话:不是我要搞政治,是政治要搞我啊。

   版主信愿行证先生则一再请我仔细读读无尽灯论坛规则《无尽灯佛教论坛在创建和谐社会中的作用》,“因此,再次提醒一下,本论坛是纯佛学论坛,虽然论坛并没有严格限制大家的注册,但论坛只接纳有关讨论和辨证佛法法义的贴,这是很明确的。请勿涉及政治和其他敏感话题,也请论坛其他师兄注意,切勿于此等话题方面参与讨论”,还屡发警告:“对于您的言行,论坛是在很不欢迎的!如果一再如此,将会禁止您发言的,论坛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该坛其他佛徒亦纷起而冷嘲而痛斥。都蛮有意思的,让我从中了悟和认识这些所谓的佛门人士的一些心灵真相和思想倾向。冷漠、逃避、病态的恐惧,还值得一定的同情,可勉强略予理解,最难以理解、最不可饶恕的是,那种对中共低三下四的媚态,略翻“无尽灯论坛规则”,令人作三日呕。这些佛徒居然是大拍专制主义、特权阶级马屁的马屁精!2007-10-18

   

   

   90、民主自由,谁来争取?

   枭文《东海一枭主义》后,泉如竹逸网友道:一个人,把人性看得很恶,把道德贬低的一无是处,把社会人的个体自由张扬到极端化,这只有一个结局:厚黑学利己主义。争取民主自由,肯定是有道德有良知的人才会实践的。

    泉如竹逸网友之言,正好给一些民主自由人士下一针贬。经过多年了解,我不胜诧异和悲哀地发现:他们中不少人居然是厚黑学和利己主义的忠实信徒和践行者。他们在某些团体活动、人际交往中表现出来的厚黑程度和利己行为的极端性,与中共多数公仆无异,其道德素养,岂仅不配为自由先锋,连当个私营企业主乃至黑社会头目都未必及格-----私营企业老板乃至黑社会头目也是需要一定的宽阔胸襟和人格魅力的。异议队伍四分五裂,内哄不断,良有以也,何足怪哉。自由队伍中的道德问题,责任伦理问题,“主义”路线问题,到了必须正视的时候了。2007-10-18

   

   

   91、为何转贴反枭骂枭文字

   我常转贴反枭骂枭文字,反得越下流、骂得越恶毒我反而越广泛转贴,有人笑活我自取其辱,其实相反,这一方面是我“大”,出于我对东海之道、对自己的道德文章的充足自信,另一方面也是“坏”:不管是无知识的愚民还是有知识的愚民,无凭无据或人云亦云地反枭骂枭,丝毫无伤大雅。任何泼到我身上的脏水,迟早都会回到对方自身、成为对方永久性的耻辱!

   那些作者的思想道德人品形象都在他们自己的文字里藏着呢,可以欺瞒愚昧的凡民,却逃不过智慧的眼光。世界很大,智慧者不少。时间是会说话的,历史是有公道的。我转贴骂枭文,正是为了把作者自己一时未能察觉的无知无品的丑态更好地保留下来。强辞夺理,胡扯瞎说,谎谣叠出,毁人不倦,其实是自毁!没有基本道德为根基,自恃有才恣意玩人玩世玩弄小聪明,受到最大伤害的最后必是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把自个玩残了。

   我说过,历史正是大人养的!人能弘道,弘道的过程就是养历史的过程。抨击诅咒我者,其实不知不觉中也在接受我的“养”。如果机缘成熟,有些人终于长大成人,回头再看自己幼稚时的文字,那将会怎样的羞愧啊。

   写于2007-5-28,改于2007-10-16

   

   

   92、我的标准有所不同

   叶吟先生在“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的奇文中,列出了永久开除老枭的八大理由,其五是“东海一枭一贯大肆自我炒作,自吹自擂,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云云。自由中国论坛网民“曾子”(令曾子蒙羞啊)鼓掌:第三点,第五点说得很准确,哪一个字冤枉枭某?毕时圆为我辩护:

   “自我炒作——应该不犯法吧?自吹自擂——自己吹自己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这些都算不上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用不着大惊小怪的。东海君这次受委屈了。慰问。”又曰:“东海君,我看您老人家就不要参与他们那个神马社啦。您老人家也是的——参加他们的,不是抬举了那帮WBD啦?”

   在我看来,“自我炒作,自吹自擂,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这些毛病可都是“了不得的事情”,任何人若犯其一,便无足观。不过,怎样才算“自我炒作,自吹自擂,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我的标准或与“叶吟先生”、“曾子”们有所不同,兹不详论。另外,我是应人多次邀约才同意“加名”新社的。开除其实是开玩笑,所谓的开除通知全是反话讽言呢。2007-10-19

   

   

   93、儒者及民主人士最宝贵的品质

   切格瓦拉有句名言:“你们应当永远对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非正义事情产生强烈的反感,那是一个革命者最宝贵的品质。”

   切格瓦拉其它思想或许有问题,他这个人或许有问题,但这句话没有问题,这句话中体现出来的正义感责任感,不仅没有问题,而且值得尊重学习。老枭略予修正,借以与儒家及民主人士共勉:

   你们应当永远对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在中国发生的非正义事情产生强烈的反感,这是一个儒者及民主人士宝贵的品质。2007-10-19

   

   

   94、击水垂天翼大奇

   蓝田良玉宜多种;

   丹壑长樟更发枝。

   ——嵌名赠诗词家余樟法

   这是当年(上世纪末)在杭州隐居时王翼奇君所赠。生平收到海内外师友惠赐诗词联书画作品甚夥,仅嵌名联就有数十副,王翼奇君之作乃其中佼佼者。此联上下联分嵌鄙夫妇之名,联意雅而深,可谓善颂善祷。王君学养深厚,腹藏丰富,谈吐珠玑,多年未见了,念念。拣出佳联共赏并附简介。

   王翼奇(1942-——),原名萧佛寿,字羽之,祖籍福建省南安县人,出生于厦门市。196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著名语言大师王力教授的高足。长期在浙江从事新闻出版工作。中国楹联学会常务理事,浙江省语言学会楹联研究会会长,浙江省政协诗书画之友社副秘书长。文学功底和艺术造诣深厚,诗多奇气。中国当代古典文学家,骈文、诗词家,楹联家,书法家。出版有《笠翁一家言文集》(点校)、《汪莘曹彦约词注》(校注)、《香书轩秘藏名人书翰(上中下)》(与赵一生合著)、《传世诗文名句俗语引用手册》(与尚佐文合著)、《儿童版精选古诗一百首》(适合3-12岁,合编)、《毛泽东欣赏的古典诗词》等,著有《绿痕庐诗话•绿痕庐吟稿》等。

    2007-10-15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20] 修订:[2007-10-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