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89、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

   根据自己的有限接触,我得出的印象是:当今大陆和海外的佛门,懦夫败类充斥堪耻堪忧。多数佛徒对社会公益抱着极端冷漠、逃避的态度,对“政治”更是充满了病态的恐惧(关于佛教与政治之关系,《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诸枭文皆有透彻阐析,并对有关门派提出严厉批评,不赘。)

   “无尽灯论坛”亦不例外。老君眉先生作诗《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嘲弄“偏爱搞政治”的老枭为“文化扫街客”,水流光明先生作文严正指出:东海老人假借儒学之名想搞政治活动。其实,且不说老枭生平对现实政治、尤其是中共的政治甚为厌恶,避之唯恐不及,就算我“偏爱搞”一介布衣,怎么搞?借句某友人的话:不是我要搞政治,是政治要搞我啊。

   版主信愿行证先生则一再请我仔细读读无尽灯论坛规则《无尽灯佛教论坛在创建和谐社会中的作用》,“因此,再次提醒一下,本论坛是纯佛学论坛,虽然论坛并没有严格限制大家的注册,但论坛只接纳有关讨论和辨证佛法法义的贴,这是很明确的。请勿涉及政治和其他敏感话题,也请论坛其他师兄注意,切勿于此等话题方面参与讨论”,还屡发警告:“对于您的言行,论坛是在很不欢迎的!如果一再如此,将会禁止您发言的,论坛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该坛其他佛徒亦纷起而冷嘲而痛斥。都蛮有意思的,让我从中了悟和认识这些所谓的佛门人士的一些心灵真相和思想倾向。冷漠、逃避、病态的恐惧,还值得一定的同情,可勉强略予理解,最难以理解、最不可饶恕的是,那种对中共低三下四的媚态,略翻“无尽灯论坛规则”,令人作三日呕。这些佛徒居然是大拍专制主义、特权阶级马屁的马屁精!2007-10-18

   

   

   90、民主自由,谁来争取?

   枭文《东海一枭主义》后,泉如竹逸网友道:一个人,把人性看得很恶,把道德贬低的一无是处,把社会人的个体自由张扬到极端化,这只有一个结局:厚黑学利己主义。争取民主自由,肯定是有道德有良知的人才会实践的。

    泉如竹逸网友之言,正好给一些民主自由人士下一针贬。经过多年了解,我不胜诧异和悲哀地发现:他们中不少人居然是厚黑学和利己主义的忠实信徒和践行者。他们在某些团体活动、人际交往中表现出来的厚黑程度和利己行为的极端性,与中共多数公仆无异,其道德素养,岂仅不配为自由先锋,连当个私营企业主乃至黑社会头目都未必及格-----私营企业老板乃至黑社会头目也是需要一定的宽阔胸襟和人格魅力的。异议队伍四分五裂,内哄不断,良有以也,何足怪哉。自由队伍中的道德问题,责任伦理问题,“主义”路线问题,到了必须正视的时候了。2007-10-18

   

   

   91、为何转贴反枭骂枭文字

   我常转贴反枭骂枭文字,反得越下流、骂得越恶毒我反而越广泛转贴,有人笑活我自取其辱,其实相反,这一方面是我“大”,出于我对东海之道、对自己的道德文章的充足自信,另一方面也是“坏”:不管是无知识的愚民还是有知识的愚民,无凭无据或人云亦云地反枭骂枭,丝毫无伤大雅。任何泼到我身上的脏水,迟早都会回到对方自身、成为对方永久性的耻辱!

   那些作者的思想道德人品形象都在他们自己的文字里藏着呢,可以欺瞒愚昧的凡民,却逃不过智慧的眼光。世界很大,智慧者不少。时间是会说话的,历史是有公道的。我转贴骂枭文,正是为了把作者自己一时未能察觉的无知无品的丑态更好地保留下来。强辞夺理,胡扯瞎说,谎谣叠出,毁人不倦,其实是自毁!没有基本道德为根基,自恃有才恣意玩人玩世玩弄小聪明,受到最大伤害的最后必是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把自个玩残了。

   我说过,历史正是大人养的!人能弘道,弘道的过程就是养历史的过程。抨击诅咒我者,其实不知不觉中也在接受我的“养”。如果机缘成熟,有些人终于长大成人,回头再看自己幼稚时的文字,那将会怎样的羞愧啊。

   写于2007-5-28,改于2007-10-16

   

   

   92、我的标准有所不同

   叶吟先生在“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的奇文中,列出了永久开除老枭的八大理由,其五是“东海一枭一贯大肆自我炒作,自吹自擂,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云云。自由中国论坛网民“曾子”(令曾子蒙羞啊)鼓掌:第三点,第五点说得很准确,哪一个字冤枉枭某?毕时圆为我辩护:

   “自我炒作——应该不犯法吧?自吹自擂——自己吹自己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这些都算不上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用不着大惊小怪的。东海君这次受委屈了。慰问。”又曰:“东海君,我看您老人家就不要参与他们那个神马社啦。您老人家也是的——参加他们的,不是抬举了那帮WBD啦?”

   在我看来,“自我炒作,自吹自擂,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这些毛病可都是“了不得的事情”,任何人若犯其一,便无足观。不过,怎样才算“自我炒作,自吹自擂,沽名钓誉,厚颜无耻,不择手段”,我的标准或与“叶吟先生”、“曾子”们有所不同,兹不详论。另外,我是应人多次邀约才同意“加名”新社的。开除其实是开玩笑,所谓的开除通知全是反话讽言呢。2007-10-19

   

   

   93、儒者及民主人士最宝贵的品质

   切格瓦拉有句名言:“你们应当永远对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非正义事情产生强烈的反感,那是一个革命者最宝贵的品质。”

   切格瓦拉其它思想或许有问题,他这个人或许有问题,但这句话没有问题,这句话中体现出来的正义感责任感,不仅没有问题,而且值得尊重学习。老枭略予修正,借以与儒家及民主人士共勉:

   你们应当永远对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在中国发生的非正义事情产生强烈的反感,这是一个儒者及民主人士宝贵的品质。2007-10-19

   

   

   94、击水垂天翼大奇

   蓝田良玉宜多种;

   丹壑长樟更发枝。

   ——嵌名赠诗词家余樟法

   这是当年(上世纪末)在杭州隐居时王翼奇君所赠。生平收到海内外师友惠赐诗词联书画作品甚夥,仅嵌名联就有数十副,王翼奇君之作乃其中佼佼者。此联上下联分嵌鄙夫妇之名,联意雅而深,可谓善颂善祷。王君学养深厚,腹藏丰富,谈吐珠玑,多年未见了,念念。拣出佳联共赏并附简介。

   王翼奇(1942-——),原名萧佛寿,字羽之,祖籍福建省南安县人,出生于厦门市。196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著名语言大师王力教授的高足。长期在浙江从事新闻出版工作。中国楹联学会常务理事,浙江省语言学会楹联研究会会长,浙江省政协诗书画之友社副秘书长。文学功底和艺术造诣深厚,诗多奇气。中国当代古典文学家,骈文、诗词家,楹联家,书法家。出版有《笠翁一家言文集》(点校)、《汪莘曹彦约词注》(校注)、《香书轩秘藏名人书翰(上中下)》(与赵一生合著)、《传世诗文名句俗语引用手册》(与尚佐文合著)、《儿童版精选古诗一百首》(适合3-12岁,合编)、《毛泽东欣赏的古典诗词》等,著有《绿痕庐诗话•绿痕庐吟稿》等。

    2007-10-15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20] 修订:[2007-10-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