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傻想》(外四首)]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傻想》(外四首)

   《傻想》(外四首)

   我若在春秋战国

   孔孟老庄们会远道而来

   问一些傻傻的问题

   让我大笑

   

   我若在西汉

   董仲舒将老死荒村

   而汉武帝估计会留着

   马司迁的卵蛋

   

   我若在三国及魏晋

   建安七子或竹林七贤

   将围着我屁股转

   孔融当然寿终正寝

   

   我若在唐朝

   李杜一般就不写诗了

   或卖酒或卖牛肉

   杨贵妃可能私奔

   

   我若在宋朝

   哪有苏东坡王安石

   立雪枭门的佳话

   将流传至今

   

   我若在明初

   朱元璋大概不会删孟

   我若在明末

   崇祯帝基本不用上吊

   

   可我在中国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忘不了我的是黑名单

   殷勤探看的是国安

   2007-10-17

   

   

   《岂非》

   世人好下海弄潮

   我偏偏上山寻诗

   世人好装神弄鬼

   我偏偏求实求真

   岂非不务正业者

   

   黑天好盗物盗墓

   我偏偏到处播火

   混水好摸鱼摸金

   我偏偏努力扬清

   岂非麻烦制造者

   2007-10-15

   

   

   《哀求》

   不要再给我喝药

   你才是我唯一的病

   不要再给我疗伤

   你才是我最深的伤

   

   不要再扶我牵我引导我

   我早已自己会走路了

   且可以走得比别人更快

   只要你不再

   捆住我的脚

   铐住我的手

   蒙住我的眼

   2007-10-17

   

   

   《快乐的小奴才》

   或从海上来或从天上来

   或从街头来或从地头来

   或从书山来或从灵山来

   或从历代圣贤的衣襟来

   或从街边乞儿的破碗来

   

   每日每夜

   大大小小的灵感

   总是接三连四突如其来

   从任何角落都会钻出来

   逼我拿来英雄笔或大将军笔

   埋头迎接

   

   万事可躲

   躲不开灵感的追踪

   躲进山中躲进酒中

   反而让它们更加恣肆频繁

   甚至常常把我从梦中拎起

   推到桌前

   

   那就干脆大开枭门

   随时接受骚扰

   随时听从指挥

   做一个乖巧通灵的工具

   做一个快乐的诗奴才

   2007-10-12

   友人:东海诗才甚高,产量又丰,只是我觉得是不是出手太快了些。以我浅见,不如少而精,多留下一些传世之作。你看李白杜甫,堪称精品者也就几十首而已。我写政论也有同样的问题,只是我是职责所在,应时之作也不能不写。你大可不必。一枭:知道了。质与数不同范畴也。灵感接三连四,每日夜敲门不休,令我寝食不安,苦极乐极,哈哈哈

   

   

   《随心所欲》

   有些话是不必三思的

   该出口时就出口

   见钉斩钉

   见铁斩铁

   

   有些事是不宜三思的

   该出手时就出手

   逢魔降魔

   逢神降神

   2007-10-14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19] 修订:[2007-10-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