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赤条条的我(组诗)]
东海一枭(余樟法)
·景秀:和东海一枭二首
·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
·写给自由派民运圈===自荐《中华文化大启蒙书》
·东海一枭少年旧作:一日思卿十二时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挽林牧老人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人性续谈(一)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私欲非恶,中道至善---人性续谈(三)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2:关于反腐问题给胡锦涛主席的建言)
·民主不兴,和谐难求!----从制度建设开始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组诗)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赤条条的我(组诗)

   赤条条的我(组诗)
   
   说了八年的话,让一些人恐犋;不要逼我沉默,那将鬼愤神怒!
   -------题记一
   

   赤条条的我无上庄严,人间天上任何冠冕堂皇者见到,都要主动礼拜。
   -------题记二
   
   《我的人》
   愿携飞熊见见美国总统的
   不见总统而拜见老枭的
   见了老枭还敢喝酒的
   喝一斤烈酒不醉的
   大多是我的人
   
   不作奴才文章的
   不说假话说了肯道歉的
   见到孔孟知道敬个礼的
   说大人则藐之的
   基本是我的人
   
   俯首甘为孺子牛的
   敢对中共亮鸡鸡的
   愿做垃圾清洁工的
   恨也一刀爱也一刀的
   应该是我的人
   
   听到枭名会脸红的
   读到枭文会发抖的
   挨了枭骂乐呵呵的
   见到老枭拈花会微笑的
   肯定是我的人
   
   在中国能站起来的
   在黑暗中会发光的
   脊梁撑得起一方天空的
   监狱关不住刀枪杀不死的
   当然是我的人
   
   愿意时时勤拂拭的
   知道本来无一物的
   随心所欲不逾矩的
   与孔子佛祖平起平坐的
   绝对是我的人
   
   
   《死皮赖脸》
   你们想我走开
   我偏不走
   任凭唾沫横飞扫把乱打
   仍然死皮赖脸留下来
   看你们表演
   
   你们想我速死
   我偏不死
   任凭明刀刺目暗箭如雨
   仍然死皮赖脸活下去
   看你们结局
   
   
   《自题》
   花萎了叶还在
   叶落了枝还在
   枝折了树还在
   树断了根还在
   
   就算根也被挖了
   还有我呢
   即是种子
   又是土壤
   
   
   《恳求》
   亮出刀来最好
   躲在一边
   冷不防扔一石子
   很好
   
   或者远远逃开也行
   实在不行
   你就向黑暗跪下吧
   
   只请你不要
   不要转过身来向我
   舞刀
   
   
   《溜须》
   不仅寇准早已不见
   连知愧的丁谓
   也已不见
   
   现在是畜生天下
   不仅豺狼的须有人溜
   犬猴狐鼠的须
   也有成群的人
   争着去溜
   
   最可笑的是
   明明无须的
   小斑羚和大猩猩
   也有一些多情的手
   向他们小白或大黑的脸上
   溜个不休
   
   安得寇公重来
   我愿为之溜须
     《宋史-寇准传》中记载:“初,丁谓出准门至参政,事准甚谨。尝会食中书,羹污准须,谓起,徐拂之。准笑曰:"参政,国之大臣,乃为官长拂须邪?"谓甚愧之,由是倾构日深。”
    
   
   《青白眼》
   双眼
   难得为青山一青
   难得为清水一青
   难得为美酒一横
   山多荒秃水多污浊
   酒多假冒伪劣毒
   防不胜防
   
   至于人
   别说嵇康
   嵇喜没有了
   礼俗之士也没有了
   只有大大小小的流氓
   白眼对之
   亦不值得
     《晋书-阮籍传》:“籍又能为青自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及嵇喜来吊,籍作白眼,喜不怿而退;喜弟康闻之,乃賫酒挟琴造焉,籍大悦,乃见青眼。”《世说新语•简傲》刘孝标注引《晋百官名》亦载此事。宋黄庭坚《登快阁》诗云:“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为美酒横。”
   
   
   《第一机》
   开始
   粪土不再是粪土
   黄金不再是黄金
   
   而后
   黄金就是粪土
   粪土就是黄金
   
   最后
   粪土依然是粪土
   黄金依然是黄金
   
   不管是交战交恶
   还是交涉交流
   我与中共相交之后
   
   东海起云
   北阙就会下雨
   《碧岩录》第83则:云门示众云:“古佛与露柱相交,是第几机?”自代云:“南山起云,北山下雨。”
   
   
   《门内》
   早已在门内了
   不论僵卧孤村
   还是浪迹天涯
   都在你门内
   
   早已回家里了
   不论十字街头
   还是孤峰顶上
   都是我家里
   禅宗公案:世尊一日见文殊在门外立,乃曰:“文殊!文殊!何不入门来?”文殊曰:“我不见一法在门外,何以教我入门?”
   
   
   《绝对》
   关起门黑如漆桶
   牛头马头头出头没
   无边苦海里挣扎
   
   打开门明如圆镜
   百花竞发千红万紫
   圆融无碍地飘香
   
   走出门撮起大地
   如撮起一粒粟米
   《碧岩录》第5则:举雪峰示众云:“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
   
   
   《鹿王》
   早已在五步之外
   世出世间
   再没什么敢够靠近我
   即使是恶虎也不敢
   更没谁敢够射中我
   即使最高明的射手
   也不能
   
   为了保护群鹿
   早已将角磨得无比锐利
   下一步
   我还要率领群鹿
   将恶虎永远驱逐
   《碧岩录》第81则:僧问药山:“平田浅草,麈鹿成群,如何射得麈中麈?”山云:“看箭。”僧放身便倒。山云:“侍者,拖出这死汉。”僧便走。山云:“弄泥团汉有什么限?”雪窦拈云:“三步虽活,五步须死。”
   
   
   《门规》
   这里不收尸
   无论多么势焰暄赫
   只要是行尸
   一概一收
   
   只有大死
   才能大活
   只有死后复活的人
   才有资格前来报到
   
   天明之前必须报到
   不许走夜路
   《碧岩录》第41则:赵州问投子:“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投子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
   
   
   《赵州四门》
   在枭眼里
   赵州就是赵州
   一个八十岁了
   还在行脚游荡的
   老和尚
   想见就见
   抬眼便见
   根本没有门
   
   对于世人
   却是门锁严紧
   任凭铁锤大棒
   砸不开一点缝隙
   《碧岩录》第9则:举:僧问赵州:“如何是赵州?”州云:“东门西门南门北门。”
   
   
   《虚头汉》
   别装模作样了
   你还没开口
   我就知道你
   什么也不知道
   
   别说喝两声
   就是赤筋白脸
   千喝万喝
   一点意思也没有
   不如放个屁
   还能让人掩鼻
   《碧岩录》第10则:举睦州问僧:“近离甚处?”僧便喝。州云:“老僧被汝一喝。”僧又喝。州云:“三喝四喝后作么生?”僧无语,州便打云:“这掠虚头汉。”
   
   
   《关》
   明知说不得
   却絮絮不休地说了
   一整个夏天
   
   漏了天真
   泄了天机
   破了天荒
   
   头早已秃了
   你们数数我的眉毛
   还剩下几根
   
   听云门的话
   从此封口关门
   才有活路
   《碧岩录》第8则:翠岩夏末示众云:“一夏以来,为兄弟说话,看翠岩眉毛在么?”保福云:“作贼人心虚。”长庆云:“生也。”云门云:“关。”
   
   
   《学别我》
   我的话
   是从自心中流出
   就象大光之舞
   一派天真
   
   同样的话
   你们说
   就象模拟的僧之舞
   鱼目似珠不是珠
   黄叶虽能止啼
   不是黄金
   
   学我者死
   《碧岩录》第93则:僧问大光:“长庆道因斋庆赞,意旨如何?”大光作舞,僧礼拜。光云:“见个什么便礼拜?”僧作舞。光云:“这野狐精。”
   
   
   《梦》
   我本来就是梦
   凄风冷雨的时代
   一个古老的梦
   众生无明窠窟中
   一线之光
   
   我就是南泉所指的
   庭前那一株花
   万物一体
   天地同根
   《碧岩录》第40则:陆亘大夫,与南泉语话次,陆云:“肇法师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也甚奇怪。”南泉指庭前花,召大夫云:“时人见此一株花,如梦相似。”
   
   
   《赵州石桥》
   人来我当然度
   驴来马来也度
   鬼来魔来一样度
   谁来都可以把我
   踩在脚底
   
   自身摇摆
   便见我晃动不定
   站稳脚跟
   便见我稳如泰山
   不想过河
   便见不到我
   《碧岩录》第52则:僧问赵州:“久向赵州石桥,到来只见略彳勺”州云:“汝只见略彳勺,且不见石桥。”僧云:“如何是石桥?”州云:“度驴度马。”
   
   
   《值得一打》
   大多数人见不到
   极少数人偶尔见到
   孤灯下我的身影
   却不知道下拜
   
   能够看到大雄峰顶
   我独坐的奇特
   并且深深拜倒
   是多么了不起
   
   所以值得一打
   让他直跳起来
   更进一步看到老枭
   漫步街头的平常
   《碧岩录》第26则:僧问百丈:“如何是奇特事?”丈云:“独坐大雄峰。”僧礼拜,丈便打。
   
   
   《好雪》
   眼里是雪
   耳边是雪
   好雪片片打成一片
   人耶雪耶难以分别
   何必分别更何必问
   落在什么处
   
   好雪片片
   潇洒千秋
   这种时候开口的
   必是盲人哑巴
   不值得捏雪团一打
   《碧岩录》第42则:庞居士辞药山,山命十人禅客,相送至门首。居士指空中雪云:“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时有全禅客云:“落在什么处?”士打一掌。全云:“居士也不得草草。”士云:“汝恁么称禅客,阎老子未放汝在。”全云:“居士作么生?”士又打一掌,云:“眼见如盲,口说如哑。”雪窦别云:“初问处但握雪团便打。”
   
   
   《莲花》
   无论什么地方
   哪个池塘
   无论出没出水
   无论周公敦颐
   赞不赞美
   无论老枭
   写不写这首诗
   她都是莲花
   
   叶是的莲花的叶
   香是的莲花的香
   《碧岩录》第21则:僧问智门:“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云:“莲花。”僧云:“出水后如何?”门云:“荷叶。”
   
   
   《赤条条的我》
   一就是一
   无处可归
   僧人多此一问
   赵州和尚更多事
   穿上七斤重的布衫
   累也不累
   
   在我所住的洞庭
   没有万法也没有一
   更没有什么青州布衫
   只有赤条条
   无上庄严的我
   享受湖上的清风
   《碧岩录》第45则: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州云:“我在青州,作一领布衫,重七斤。”
   
   
   《我说什么都行》
   我说什么都行
   可以唤和尚作一头驴
   可以呵佛骂祖
   可以说屎沸碗鸣
   都是佛声
   因为我知道
   
   你说什么都不行
   说什么都是错
   都要挨打
   因为你不知道
   《碧岩录》第79则:僧问投子:“一切声是佛声,是否?”投子云:“是。”僧云:“和尚莫屎沸碗鸣声。”投子便打。又问:“粗言及细语,皆归第一义,是否?”投子云:“是。”僧云:“唤和尚作一头驴得么?”投子便打。
   2007-9-23
   首发2007.9.29《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