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东海一枭(余樟法)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一

   上网之初,很多“反动”文章给我“惊艳”之感,作者自然令我敬仰万分,以为文章如此,人品必佳。谁知天下之事竟有大谬不然者。“远交近结”几年下来,发现言行割裂及截然相反者比比皆是,甚至于有冠冕堂皇竟是禽兽不如,包装精美者实则狗矢一堆者。哀哉。

   

   并非写写“反动文章”的就是仁人志士,并非呼呼反共口号的都是民运人士,并非民运人士都值得敬重,并非受过迫害的都是英雄------其中也有狗熊和狗矢。这个简单的道理,自己明白得太迟了,付出了不少代价。好在总算明白了。

   

   在中国,垃圾是到处都有的,共营很多,反共阵营也不少。儒家佛家和自由门民主派中皆不乏伪人小人,而高举利己主义旗帜的伪自由主义者,则是其中之尤。在思想和道德上,他们其实是中共最好的同盟。中共的专制特权,正是利己主义在政治领域的典型发作,社会上盛行的犬奴主义、机会主义、拜金主义,则是利己主义人格的直接表现。

   

   中共在舆论上也早已放弃高调道德宣传(所谓的社会主义道德、共产主义道德等)代之以以实用主义的“猫论”和物质主义的“富论”,全面激发国人的邪恶贪欲和极端自私,将体制内外的道德根基彻底摧毁,将官民残剩的羞耻感、正义感、社会责任感消化于无形,从而为特权统治的维持高效地排除了道德上的威胁!

   

   倡导利己主义、《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杜导斌文)的所谓的民运大侠,正好从思想上配合了中共奴化民众、犬化知识分子、恶化道德环境的工作;同时在行动上为破坏民运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这种作用是中共对民运的打压和抹黑所起不到的。

   

   大量事实证明,此辈擅于挑是弄非,排挤同道,勇于造谣,恶意诬攻,挑起内斗,脸皮之厚,心肠之毒,令人不寒而栗,余杰排郭与杜导斌攻枭,就是典型的两个例子。近年来维权阵营的深度分裂,民运形象的严重劣化,与此辈有意或无意的捣鬼大有干系。民运最大的资源----道义、道德资源经这些垃圾全方面大规模持久性地糟踏,可谓所剩无几。

   

   二

   今年3月杜导斌在自由中国和独立论坛等地发出《利他,利己,立德第一与道德及格主义》一文后(真的“道德及格”也罢了,一些自由人士为人为文极为不诚,作者本人就在思想论争中对我使出造谣诬陷手段。“及格”云乎哉?)魏京生曾婉斥杜导斌:“古人云: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对别人应该取法乎下;对自己应该取法乎上。楼上杜兄取法乎下,能得乎个什么呢?给现在的道德低下找个借口罢了。”

   

   观众席打分网友的批评更是一针见血:“不要因为自己曾经屈服了,就穷尽一生为该屈服找理论依据,还长篇累牍来点不伦不类的“学术论证”。将屈服/不讲道德与自由主义等同起来,这是对自由主义的亵渎!请看看美国目前正在热播的“越狱”与“24小时”,体会一下其中的价值观,就知道美国原装的自由主义与中国冒牌的“自由主义”的天壤之别、云泥之殊。”

   

   对于这类思想、品格上的双重垃圾,本应及时清算和扫荡。遗憾的是,长期以来,很多同道对利己主义和“将屈服/不讲道德与自由主义等同起来”的伪自由主义的巨大危害性认识不足,对这极端错误的两大“主义”给民风士气和民运道义形象造成的恶劣影响缺乏敏感,为那种道德、人格上突破了底线的下流行径缺乏警惕,偶有批评,也极微弱,多数人姑息养奸甚至推波助澜。

   

   三

   一些人往往把严肃的思想之异、文化之争和大是大非的澄清也划入“内斗”、“私斗”的范围。如我对一些自由人士反孔反儒观点的批驳、对余杰小圈子意识和拒郭行为的批判、对杜导斌的利己主义思想和“把粗鲁赶出笔会”的伪优雅真粗鲁行径的批斥,都曾被定性为“内斗”、“私斗”,似乎都属于个人恩怨。

   

   在这些人眼里,只怕释尊破外道异论、孟子排杨朱墨子,王阳明驳程朱,也是无是生非、好斗成性。有人要求我“以大局为重”或提出要为我作调人。我笑道:你如果能让释迦牟尼印可九十六外道、让孟子承认杨朱墨子哲学,我就让你作“调解员”。

   

   其实,一些自由人士对我相当客气友好,我对他们也有一定程度的尊重;余杰与我个性不同,立场有异,没有往来,并无私怨(余杰说他曾拒不见枭所以我要骂他,殊不知我对余杰态度的改变是从“拒郭”事件曝光之后开始的。余杰被批,根本与“因为不愿见老枭”无关。那是大前年赴京举办林案研讨会,当时对余杰的人品了解无多,作为笔会同道,顺便打了个电话,不见就罢,我完全理解,并无勉强。我也不爱见人,不喜与性情不相投者打交道。余杰没有一定要见枭的义务。)

   

   至于杜导斌,为人为学都极为不诚,初次网络接触,就知其脑瓜糊涂人品下劣(曾在笔会社区“半公开”东海2003-9-21日记:杜导斌,傻子加混蛋,证明此人的宵小。其余凭证,如有必要,待时机成熟再“布告天下”),批杜,只不过借用“杜头”示众而已。后来他出了事,叨在笔会中人,不能不略为尽力,但对其人的厌恶是一贯的。这个文化嫖客思想方面每辩必败,便以谎言谣语对我进行人格攻击,但毕竟奈何不了我什么,略予驳斥即可。我主要针对的是其利己主义的思想流毒,希望肃清之(当然不可能一肃而清,能肃多少算多少吧)。

   

   把严肃的思想文化和大是大非的争论一概划入“内斗”、“私斗”的范围,把内斗私斗和行为上的内部排斥与反对内斗私斗内部排斥的言论一窝煮,统统定性为“内斗”、“私斗”,不是糊涂,就是故意。这也是真正的内斗行家高手们反击、抹黑批评者的一种手段。

   

   最后谨将“落网”以耒的一个深刻教训贡献给同志们:从个人角度看,伪人小人垃圾人当然也有人权,在受到迫害及不公正待遇时不妨抱个不平,但一般正人君子平时与之交往务必小心在意,在虚拟空间也一样要慎之又慎视如蛇蝎。连一代大豪老枭都遭到肆无忌惮的毒噬,何况小枭们?

   2007-9-25东海一枭

   9/26/2007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