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历史证明》(七首)]
东海一枭(余樟法)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证明》(七首)

   《历史证明》(七首)
   多数人
   杀多少没啥关系
   也就三十万八十万
   大概数字而已甚至

   数字都没有
   坑呀屠呀一笔带过
   
   少数人
   杀不杀大有关系
   杀他们等于自杀
   区别只在快速或慢性
   即使把他们关起来
   自己也会受伤惨重
   
   极少数人
   别说杀别说押
   打他左脸试试
   他把右脸主动迎过来
   之前
   就已成神
   
   
   《一定硬度》
   一定硬度才能提升热度
   一定硬度才能增强力度
   一定硬度才能获得深度
   一定硬度才能拥有高度
   
   一定硬度才能谈及大度
   一定硬度才能体现风度
   一定硬度才能建立法度
   一定硬度才能尽量超度
   
   一定硬度是最好的态度
   一定硬度是必要的尺度
   在这个萎靡不振的国度
   一定硬度是一切的基础
   
   
   《任何》
   任何地方掘到深处
   都能见到水
   即使是旱透的沙漠也能够
   
   任何道路达致高处
   都能见到我
   即使是偏僻的小路也可以
   
   任何人任何时候
   见到我就有希望
   即使是奄奄一息时也还有
   
   
   《我姓余》
   大多数人
   把我当作多余的余
   或者虚词的于
   或者文娱的娱
   或者憨愚的愚
   甚至痰盂的盂
   
   只有少数知道的人才知道
   我是剩余价值的余
   以及给予的予
   以及瑾瑜的瑜
   以及銮舆的舆
   以及道家的阴阳鱼
   乃至庄子北冥那条鱼
   
   
   《只要好》
   只要好梦我都爱做
   只要好景我都欣赏
   只要好花我都笑迎
   只要好歌我都愿唱
   
   只要好事我都支持
   只要好人我都喜欢
   只要好汉我都爱交
   只要好师我都下拜
   
   只要好逑我都祝福
   只要好话我都爱讲
   只要好意我都感谢
   只要好处我都愿让
   
   
   《恶搞》
   什么都可以恶搞
   世出世间什么都可以
   包括圣贤佛祖上帝
   更别说什么张三李四了
   
   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吧
   就算把所谓民主搞成作风
   把所有文人所有公仆
   搞成烂货搞成恶棍
   把自由和天堂
   搞成监狱地狱
   都可以
   都随你
   
   只是我家门口那条小犬
   你每次见到都必须
   一本正经鞠躬致敬
   
   
   《以前与现在》
   以前没想好不敢开口
   有时想好了还说错
   现在不用想只管说
   只要开口都是正确
   
   以前没想好不敢开步
   有时想好了还走歪
   现在不用想只管走
   只要开步即是正路
   
   以前没想好不敢出手
   有时想好了还干坏
   现在不用想只管干
   只要出手就是好事
   2007-9东海老人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9-14] 修订:[2007-09-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