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一

   据说李零的《丧家狗》很热,一直没翻阅,一是实在太忙,二是以为又是那种肤浅孤陋、错漏百出的批孔批儒之作。今偶见刘晓波《昨日丧家狗,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所引的一段“李话”,似乎李零的治学态度不象当今多数学者那样一味轻浮、一无可取。李零说:

   

   “孔子不是圣,只是人,一个出身卑贱,却以古代贵族(真君子)为立身标准的人;一个好古敏求,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传递古代文化,教人阅读经典的人;一个有道德学问,却无权无势,敢于批评当世权贵的人;一个四处游说,替统治者操心,拼命劝他们改邪归正的人;一个古道热肠,梦想恢复周公之治,安定天下百姓的人。他很惶,也很无奈,唇焦口燥,颠沛流离,像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这才是真相。”

   

   可笑的是,李零一边口口声声强调孔子不是圣人,说什么:“在这本书中,我想告诉大家,孔子并不是圣人。历代帝王褒封的孔子,不是真孔子,只是‘人造孔子’。真正的孔子,活着的孔子,既不是圣,也不是王,根本谈不上什么‘内圣外王’”;一边却把孔子的圣贤人格多层次地传达出来了:“好古敏求,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有道德学问,却无权无势,敢于批评当世权贵”、“拼命劝他们(统治者)改邪归正”、“古道热肠,梦想安定天下百姓”…。这样的人,不是圣贤是什么?

   

   在儒家,圣是最高人格理想,王是最高政治理想。孔子晚年作《春秋》,已不仅“梦想恢复周公之治”,而是进一步倡大同理想,虽无王位,已具王心。后人尊孔子为圣人,为素王,内圣外王,实至名归。李零对孔子和孔学的理解极为有限和偏颇,兹不详论。

   

   二

   至于刘晓波,比起李零又差得远了。他说:“依我看,用‘丧失精神家园’来评价孔子都是抬举。事实上,孔子周游列国,并非是为了寻找精神家园,而是为了寻找为权所用的家园。他一心想做帝王师而不得,是找不到权力归属的丧家狗。如果他当年能够找到重用他的帝王,他也早就变成权力的看门狗了。”

   

   只要对孔子生平略有了解,就 “知道孔孟们是怎样出仕、为何求官的,知道原儒们的出处去留是何等的尊贵”,知道孔子的精神家园是何等丰茂圆满,知道刘晓波对孔子的上述批判是何等轻率错误!枭文《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曾经指出:

   

   孔子一生为了推销仁政王道的理想,栖栖皇皇四处奔波,不仅被当时人嘲为“累累若丧家之犬”,而且被今人描成“千古跑官第一人”,殊不知孔子弟子众多声势浩大,在他那时代影响广泛威望崇高,颇受各国诸候敬重。只是由于各诸候国竞争激烈,争觅见效迅速的强国方略,仁义之道虽然补国益民,属于慢性药方,不切合那个急功近利的时代。

   

   孔孟倘能象苏秦张仪那样,对儒家仁义这一基本原则加以变通(当然,那也就不成其为儒家了),以迎合诸候王们的需要,求一个官位,何难之有;求一己富贵,易如拾芥。

   

   孔子确实求官若渴,渴望为人所用,却是把权位当作行道济世、“兼善天下”之具的。虽然在某些小节上偶有屈就和让步,辞官、为官方法也比较灵活,但他进退去留皆循道而行,绝不为权力或财富而违背原则。孟子总结孔子出仕之由有三:“有见行可之仕,有际可之仕,有公养之仕。”“可行见之仕”是见其道之可行而仕;“际可之仕”,因受到君主的礼遇而仕;“公养之仕”,因君主诚意养贤而仕。但仅仅养贤和礼遇,孔子并不满足,在卫灵公、卫孝公处,虽暂受养,旋即辞行。

   

   孔子认为,他和弟子颜渊对于名利权位的态度一致:“用之则行,舍之则藏”。这里的用,是指用其言、用其道,而不仅用其人而已。如果君主不仁不义,谏之不听,或仅仅用其人,赏其官帽享以富贵,孔子是不甘屈就的。

   

   孔子说过“君命召,不俟驾而行”,是指有官职在身的时候,君主有召即行。这是“以道事君”,忠于职守;他又说“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吾岂匏瓜哉?焉能系而不食?”这是形容等待行道机会的迫切,如有机会,不能轻易错过。《孟子》引《传》之言曰:“孔子三月无君,则皇皇如也。”这是因为行道必须出仕,“士之仕也,犹农夫之耕也”(《孟子》),权位相当于农夫的工具。出仕必须得到君主赏识,士如失位,道不能行,故皇皇如也。很多人以此这些话嘲笑孔子奴性十足和待价而沽,实属无知。

   

   二

   可笑的是刘晓波自我矛盾而不知。他对李的“孔子观”持相当肯定的态度,赞扬“李零是严肃的历史学者,他读《论语》,不是读圣贤书,而是研究历史;他考证出的孔子,不是圣人,而是一个找不到归属的知识分子。” 却没看出来李零对孔子相当程度的尊重。

   

   认真的读者都可以看出,李零的“孔子”相当正面,刘晓波的“孔子”完全负面。上面刘、李两家对孔子的基本评价是根本冲突的:一个道德和政治上都充满理想色彩的人,“一个有道德学问却无权无势,敢于批评当世权贵的人”(李零),是不可能“变成权力的看门狗”(刘晓波)的。

   

   相反,孔子不仅不是“权力的看门狗”,而是道德的“看门狗”、理想的“看门狗”、华夏文明的“看门狗”!他生不逢时,死亦不逢时----二千多年来,他的学说被利用被扭曲,被当作工具和招牌,从未得到过全面、真正的尊重。但就算专制君主们“阳儒阴法”“外儒内法”地利用,孔学也在夹缝里创造了相当辉煌的文明。

   

   对孔子的认识,如果说李零有偏,毕竟站到孔门之前了;刘晓波则是全错,离“孔”万里,连孔夫子的皮毛都没摸着!

   2007-9-2夜东海一枭

   2007-9-3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