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兼论时代的饥饿

   一

   居杭期间,温克坚昝爱宗约到西湖边品茶赏景,有“美人”在座,是从西边绕道北京前来拜访西湖并问候和了解“地下的中国”的。谈及中国的民主、人权、传统文化等诸多问题,语言需要翻译,西子的风采,莲子龙井和咖啡的清香不需要翻译。

   

   关于对民运前途是乐观还是悲观的问题。我认为,事在人为,权为民所授的时代何时才能到来,取决于国内国际形势的发展如何和民运人士的努力怎样,也取决于中华文化和道德复兴和光大的速度。如果没有一大批中华文化道德熏陶修养出来的仁人志士,民运的成功将会加倍艰难。

   

   我对当前不少民运人士的“内力”并不看好,曾一再强调:伟大理想需要伟大人格,民主政治绝对不是靠那些大反中华文化、明倡或暗奉利己主义为真理的“道德灾民”实现得了的-----任何人包括极端利己主义者都可以也应该拥有自由享受民主,但在专制体制下作为民主的领先追求者,绝对需要相当的道德素养和利他精神,需要相当的人格魅力和道德感召力。

   

   当然,世界潮流,不是任何反动势力能够持久阻挡的,民主时代的到来无论如何不会太遥远。历史时机早已烂熟,天时地利都有了,现在缺的仅仅是“人和”:民运队伍中品德建设即不够,体制内健康力量的“精钟健康度”也不足,都无法适应民运事业和和这个时代的需要。所以,对于民运,我是局部悲观,整体乐观,短时悲观,长远乐观。

   

   关于中西文化,我认为双方是有异有同可以相通的,应该多多交流、对话、合作和互补。儒基、佛基可以交流合作,儒家与自由主义更可相通互补。儒家内圣学重视道德、意志之自由,可以补自由主义道德资源之不足;外王学注重制度建设,强调民意合法性,但需要与时偕进地借鉴和融摄民主制度。大同理想必要从各国民主开始。

   

   作为外而政治、内而道德的文化食粮,儒家内外并重营养丰富,东海之道以儒为体汲纳中西,已经为世人、囯人也为民运囤积了大中至正的思想粮草广大精微精神营养。只可惜当代焚坑大劫之后,眼盲心茫不辩优劣者众,早已不认识自家文化宝藏矣。仁道中兴在东海,斯文一劫是秦坑呀。

   

   最后重点谈了对美国的建议和“要求”:希望美国加强对中国大陆民主化的推动和支持。支持分两个层面:一是精神、言论层面,一是物质、经费层面。前者,如对中共有关“倒行逆施”行为的施压和约束,对中国异议人士特别是狱中志士的关注和救援等;后者,如在资金方面对海外民运组织、民运领袖加强支援力度等。我说,尽管中共严密封杀,民运前辈们不仅历史功勋难以抹杀,他们对大陆的影响力依然是不可忽视的,支持海外民运,是对大陆民运精神上的巨大鼓午和经济上的间接支持(注:以上有关谈话仅凭记忆略记梗概)。

   

   二

   “美人”问及我生计问题:那么多年异议生涯仅靠稿费能够维持吗?简单答道:略有些拮据,但没大问题。这个时代,饿死人的事毕竟是难得发生的。这个时代民众特别是国民,饥饿的主要不是肉体而是心灵。曾有《大饥荒》一诗,描述囯人的心灵饥饿和精神死亡。诗曰:

   

   到处死伤狼藉

   到处走肉行尸

   饥不择食的人们

   错把毒物当作佳肴

   很多人吃了

   成了国产或进口的狼虎

   虎狼饕餮之后

   成了老毒物

   

   大饥荒的时代

   饥饿与极恶相依相辅

   空气中飘满腐尸的气息

   

   西方文化(包括宗教)挟科学先进之威、物质繁荣之势而来,晕眩了无数平庸肤浅的眼珠和脑瓜。但进入中国之后,基教变成了很多人逃避现实的精神防空洞和顺服权势的心灵慰安剂,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思潮没有在政治层面落实为民主自由,却在社会和道德层面异变为利已主义。很多自由派中、基督门下的饱学之士,其心灵仍然苍白饥饿而不自知的。

   

   枭文多次写到三大理想,其中个人理想是成为一代文化宗师(对此固然不必过于执着,但也不宜毫不在意。修身以俟命,尽已而听天,何敢轻忽哉。)这次也与“美人”谈及。“美人”重个人,或不致见讥,但中国学者尚谦虚,必以我“成为一代文化宗师”之念为狂妄。殊不知我的个人理想是为政治、文化理想“服务”的,以宗师自期是为了更好地追求民主和兴复文化,更好地解决世人、国人和民主人士精神的苍白心灵的饥饿。这里体现的是一种思想、文化粮草集大成者应有的文化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

   

   儒佛兼修救世心切的谭嗣同说得好:“克己时,当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救人时,当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很惭愧,我的克己功夫还达不到“以蝼蚁、草芥、粪土自待”那样“忘我”、“无我”的程度,聊可自慰的是,救世时以宗师自待,与“以佛天、圣贤、帝王自待”也算差堪仿佛了。

   

   三

   东海之道集儒佛道之大成,兼摄自由主义之优,统之于仁字大旗之下。经数年闭关,博学慎思审问明辩,可谓“精明的确,洞然无疑”矣。但推出之后,非议纷然。大都属于不在理上的泛泛指斥,不在道上的空空攻击。

   

   不由得联想到王阳明当年的遭遇。王阳明龙场悟道之后,也曾“间尝以语同志,而闻者竞相非议,目以为立异好奇”。王阳明“虽每自搜剔斑瑕,而愈益精明的确,洞然无复可疑”,于是大倡“致良知”之旨,终使阳明之学传遍天下,移易挽救世道人心之功,岂浅鲜哉。

   

   真知大道,本不易明,不易让浅知陋识之辈所理解,自古以来就是如此。不过,这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粮草运输渠道严重不畅,传统媒体和各大院校对我全面封闭,仅靠互联偷运暗输一点,也受到严密监控,常遭种种封锁。很多好东西只能烂在我的电脑里以及肚子里。思想文化的运输渠道问题,纵然在王阳明时代、在孔子孟子及后来多数大儒大哲的时代就已存在,不会象东海一枭时代那么严重。

   

   这是一个想当孔子那样周游列囯的“丧家狗”而不得的时代,一个想学孟子荀子程子朱子阳明子们那样自由办学、聚徒讲学而不得的时代,更别说象清末、民国和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文人学者那样相当自由地办报和发言了!呜呼。吾道如不穷,国运何时通,吾道如不丧,民运何时通,吾道如不灭,传媒何时通,吾道如不灭,讲坛何时通?

   2007-8-18东海一枭写于杭州8-28改定于安吉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9-02] 修订:[2007-09-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