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一枭(余樟法)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天下最大的道,人类最好的家---兼谈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一

   有高人下问:东海之道为什么要袭义古人、因循孔孟?凭老兄学问智慧,何不避开古人陈迹,另辟蹊径自开体系?

   

   答曰:此言差矣。“道”是要用心体证亲自践履的,对则对,错则错,正则正,偏则偏,纯则纯,杂则杂,是则是,非则非,来不得一点“因循”、“袭义”,来不得一点圈子之争、门户之见。

   

   儒家最重自心实证。对于“道理”,非之,不是“飞短流长”而是思想上的激浊扬清,是之,不是“自以为是”而是文化上的笃于自信。王阳明说得好:“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而况其未及孔子者乎?求之于心而是也,虽其言之出于庸常,不敢以为非也,而况其出于孔子者乎?”(《答罗整庵少宰书》)。”

   

   “道”是自然而然、法尔如此的,只能证悟和发现,来不得一点私心私智的“创造”,正如绝世美人的天然风华,增之一分则太腴,减之一分则太瘦也;又如释尊所说:“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无为者,不假人为,自然觉性也。法本无为,道非人为,但是得道者根有利钝,悟有浅深,见有高低,于是便生出差别来,于是有儒佛道耶各家各派之异。

   

   二

   大半辈子浸淫儒释道诸家及西学,是为了更好地为理想寻路,为政治导航,对社会负责,更是为了对自己的心性负责,为自己的灵魂找家。年逾四十,归本于儒,是我切切实实地体会到,儒家在内圣方面穷高极深,在外王方面大中至正。

   

   孤云兄说我是“曲线救国”,殊不知儒家在道德与政治两方面都是正道和大道,一点也不“曲”。儒家不仅仅是手段和桥粱,它本身就是目的地,在大根大本处,儒家是全人类安身立命最好的家:道德方面,圣德立个体之命;政治层面,王道安民众之身。内圣外王,彻内彻外,相辅相成,彻上彻下(形上天道与形下人性),“仁”以贯之。

   

   当然,古今各大儒家,由于种种外在和内在的局限,各有所偏,有所不足。东海之道在内圣方面以儒为本、融摄佛道,是历代儒家及中华文化的集大成;同时在外王方面汲纳了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是孔孟之道在新时代与时俱进的“升级版”(东海之道的特色,可参见枭文《外王摄民主,吾道通自由》)。东海之道是中华文化的综合和精粹,是古今贯通、中西合璧、即保守又先进、即传统又先锋的“超悟卓越之见,融会精粹之学”。

   

   三

   曾有特殊人物问我为什么特别支持并亲自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我说,“理”当如此。东海之道道德与制度并重,是植根于中国的关于自由的最高型态的文化,全面涵容了“中国自由文化”三大要素,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是一而二、二而一的。

   

   不论是作为东海之道的“道长”还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一员,我都有文化导游之责。希望“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成员对中国、自由、文化这三大要素有一个基本的认同,并能切实明白:“违背人本、自由等原则的文化”是落后的文化,而缺乏文化支持的自由,也是无根的。中国的自由,需要中华文化的内在支持。且不说外王学说自身可以开出民主,就算民主制度要从外部“移植”或“嫁接”过来,也离不开民族文化一定程度的认同。

   

   同时东海之道内外并重,外,着重制度建设,追求政治、社会的层面的自由;内,致力道德修养,追求心灵、意志层面的自由。故希望诸君在致力于政治自由的同时,不要忽略道德的自我建设。对个体来说,道德自由是更加重要的。一个内心荒芜、猥鄙、阴暗、败坏、下流的人,一个极端自私冷漠唯利唯我的利己主义、犬奴主义者,是缺乏追求政治自由之健康动力的,也是不配参加“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

   

   自由主义在中国早已成显学,不仅学界,不仅体制内外,很多普通民众都知道民主自由的好,知道个人权利的重要,却不能奋起追求民主,维护自他人权,甚至甘为特权鹰犬、专制帮凶。何以故?道德内力缺乏耳。可见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本身道德资源严重不足。这方面的资源,在西方,主要由宗教信仰提供。中华文化是超越西方宗教信仰的更高级的文化形态,东海之道提供的是文化信仰和道德信仰,正好补自由主义之不足。

   

   顺便指出,有些人认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都是通往民主的要道,更是荒谬之见。我不否定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对专制特权有某种程度的消解功能,但不足以对强盗式霸道型政权的构成真正的“威胁”,不足以为追求和实现民主提供精神动力和道德内力。人人成为利己主义与犬奴主义者,并不意谓民主就会自动降临。

   

   而且,如果两种“主义”发扬光大,利微弊大,不仅挖肉补疮,而且资盗以粮。人人利已、个个犬奴,特权阶级更可以为所欲为矣。所以,利己主义消解专制威权有余,追求民主自由无力,积极抗争精神不足,非民主之正道也(其实,坚持和维护特权乃是最大最恶劣的利己行为,也是犬奴的特殊表现)。对于利己主义,从人性的层面征察,固然有偏,从政治的层面考虑,更是大误。利己主义的信奉者和宣传者,难免画虎类犬,逾淮而枳,慎之哉。

   

   四

   日前重读谭嗣同全集,感慨万千,对谭嗣同不仅敬佩,而且羡慕。谭嗣同时代,儒学虽受尽歪曲推残凋蔽不堪,毕竟薪火未绝,同道不少。故谭嗣同可以把他的理想、事业托付给康梁们而安然赴死!

   

   泛观当代,学绝道丧,且不说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利己主义者,儒门中人也多是琐儒俗儒蠢儒小人儒乃至鸡犬之儒。体制内外虽多友人,却非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同道。老枭一旦有事或有难,茫茫四海谁可相托?谁来接续中华文化的慧命?谁可传承我的衣钵?念吾道之幽幽,独怆然而涕下!

   

   为了“一心办道”,我必须特别地珍重和爱护自己,不要成为私欲邪念的俘虏,特别地珍惜时间和精力,不要为衣食享受和浮名浮利浪费太多。同时无论前路多么艰难、环境多么险恶,我必须战胜它们,坚强地活下去,如枭诗《活下去》所写: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污泥浊水中干干净净地活下去

   在刀光剑影中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在黑暗如墨中亮亮堂堂地活下去

   在忧愁如海中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活着

   在猪圈鸡窝里庄严伟大地活下去

   哪怕百创千伤哪怕肢残头断

   哪怕活不下去了也要努力地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活下去,等到发言的机会,为师的机会。有人对我近十年来的表现不解,问我到底有什么企图和要求?我说十多年前我就“要求”过了,现在的要求一如既往:给我发言或教学的自由!老枭兢兢业业以道自任,什么也不缺,缺的只是一个自由的媒体,自由的讲台。我说过:只要是真正先进的文化,它需要的不是权力的特别支持,更不怕反,不怕骂,不怕辨,不怕歪曲污蔑,怕只怕喉咙被扼住发不出声音,或者声音被严封密锁,得不到广泛传播!

   2007-8-24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