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杭州有诗侠》]
东海一枭(余樟法)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东海老人:真言传万古,妙法度群迷
·从格瓦拉一句名言说起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人物、“物人”与转物为人》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答司徒一先生》
·《答司徒一先生》
·《东海老人:曾参岂是杀人者,谗言三及慈母惊》
·《台湾尚如此,大陆何以堪?---再回司徒一先生》
·外人请随意,友人请注意
·《东海老人:欢迎回家共迎升平》
·《东海老人:致良知以成圣,妙万物而为言》
·平生不受等闲恩
·圣贤论---儒家进德次第初阐
·天下唯豪杰,圣贤立地成
·《东海老人:与基督徒对着说》
·凡是圣人都最骄傲最自大
·《东海老人:转身》
·《东海老人:半字治天下》
·《东海老人提醒:知见不正枉修行》
·祸福常相倚,因缘难思议
·我怕…
·儒家邮报开东海一枭专栏,欢迎下载
·有个著名的小段子…
·《良知不是空洞的---答张文峰网友》
·《因果谁不落?责任要自负----小启刘大生教授》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中华文化不容诬,真理尊严不容侮》
·《万行大师胜过释迦牟尼》
·佛教“转业”有办法,儒家造命是责任
·《辱人犹可恕,毁儒绝不饶》
·说说张国堂、郭庆海之流
·写给自由派的告别词和招安书
·如何减少人际间的误会和伤害
·洪哲胜:用动机判断是不是“好人”.用成果判断是不是“贤人”
·拜向江湖谢赏音
·刘路,站住!
·应疾不仁休已甚
·东海老人:暴戾小说
·请自问鄙不鄙,请自测哪一品?
·东海老人:想要快乐跟我来
·《东海反思录之二:有一种人》
·《东海老人:官虽易跑道难行》
·东海反思录之三:正邪之间
·差点落水成“局长”!
·儒家三可仕,孔子亦乘田
·东海老人:“权”说
·《老人此后当持重,东海不敢再枭张》
·东海老人:“言”论
·东海老人:奉题夏雨《刀锋》
·大恶必须现世报,重债必须今生还
·一县一文庙,兴儒兴中华(外一篇)
·《东海老人:自嘲》
·东海老人:良知四德论
·《东海老人:不要放弃文化人的责任》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杭州有诗侠》

   《杭州有诗侠》(外二首)
   钱老明锵,浙江新时代诗社社长,世界汉诗协会常务副会长,西溪文化研究会会长。此老好酒擅诗,为人热诚侠义,敢直言,有正义感,自号涵天楼主,被誉当代诗侠,相识十多年来,情深谊厚,交结忘年。当年在杭居住期间,来往密切。每次回杭,皆往探望,论新叙旧,乐何如之。
   
   杭州有诗侠
   而且“好色”如痴

   西湖贵妃西溪村姑
   都不寂寞了
   
   诗人只合风流老
   老了的是年龄
   不老的是诗心
   不论有没有春风
   一样开花
   钢筋水泥的从林里
   一样飘馨
   
   杭州有诗侠
   东海有诗风
   中华有诗韵
   玉佩锵锵
   古道渐明
   2007-8-15
   
   
   《一星如月看多时-----赠星水》
   张星水是我“林案”律师,律法水平和文化、品德修养“三高”,其侠义心肠赤子情怀,令人感佩,一见如故,相识恨晚。在杭州期间,星水到浙江某地办案,路经杭州。故人重逢,喜不自胜,小诗一首,聊作纪念并示尊敬和厚望之意云尔。一星如月看多时,借清诗人黄仲则句。
   
   不论风有多狂雨有多暴
   天有多黑
   那颗星总是默默地亮着
   风越狂雨越暴天越黑
   它就越响亮
   
   不论风何时歇雨何时休
   天何时白
   那颗星总是默默地持着
   风越狂雨越暴天越黑
   它就越坚持
   
   只要星光还在
   天就不会黑透
   风雨就无法猖獗到底
   在没有月亮的夜晚
   那颗星就是月亮
   我和我的同道们
   也确实把它看成了
   月亮
   2007-8-13
   
   
   《怀振标》
   民主道上鱼龙混杂,有伪人也有真人,有小人也有大人,有可怜可嗤之辈也有可钦可敬之土,吾友薛振标就是其中一个。此君考虑问题比较周到,不偏激,不极端,不张扬,不慷慨激昂唱高调,但任何时候都能坚守底线坚持原则。更难得的是,为人处世诚恳实在,比较关心别人、同道和朋友,颇有利他精神和侠义心肠,这是我最为欣赏的。老枭息交绝游闭门隐居近十年,薛振标成了我几年来来往较多无话不谈的朋友。一月不见,小诗怀之。
   
   是沉寂岁月的一阵狂飙
   是鸡犬时代的一头猛彪
   是精神领域的一杆高标
   是灰暗世界的一朵光镖
   
   有阿镖在灰暗就不会完整
   有阿标在精神就不会沉沦
   有阿彪在鸡犬就不会安宁
   有阿飙在老枭就不会寂默
   
   走路要走自由路
   交友要交薛振标
   2007-8-14东海一枭
   首发《民主论坛》//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