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乱说话者戒

   ----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一

   子贡曰:“一言以为智,一言以为不智。言不可不慎也。”当时孔子去世多年,子贡的名声影响越来越大,陈子禽恭维子贡比孔子强,子贡回答时就说了这句话警示陈子禽:一句话就可以体现出是否明智,说话不可以不谨慎啊。

   

   世人往往言行不一,判断一个人善恶真伪美丑优劣颇不容易,所以对于语言上的巨人大人,察其言还须观其行。但是,有些时候,判断一个人学识智识人品修养如何也不难,简简单单一句话或一句偈一首诗,可以透露很多信息来。一言以为智,一言以为不智。以此类推,一言以为善,一言以为不善;一言以为真,一言以为不真;一言以为优,一言以为不优。大禅师惠洪说得好:“心之妙,不可以言语传而可以见。盖语言者,心之缘,道之标帜也。标帜审则心契,故学者每以语言为得道浅深之候”(惠洪《题让和尚怀》)。

   

   禅宗五祖借偈语择选继承人,就是以言察人的典型事例。南北朝时,佛教禅宗传到了第五祖弘忍,弘忍要在五百余弟子中寻找继承人,就要大家都做一首偈,看谁做得好就传衣钵给谁。神秀是大家公认的禅宗衣钵传人,他半夜起来在院墙上写了一首偈。在厨房里当火头僧的慧能看到后,也做了一个偈子。弘忍看到慧能的偈后,知道慧能已顿悟菩提,便授以《金刚经》法要,并将衣钵相传。“一偈以为悟,一偈以为未悟”,一偈定终身啊。

   

   神秀偈: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慧能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神秀以“声闻乘”理论为依据,写出了佛教的修行观念和修行要领,依之而修可以见道。但如此见地,毕竟境界有限;慧能则以“菩萨乘”心得为依据述写个人修行心得。两人的佛法见地虽都符合佛学教义,却有高下顿渐之异。

   

   二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此话虽俗,真理也。可惜世人由于见识、智慧、道德各方面的欠缺,开口往往乱说,下笔每每乱写。不智也罢了,严重的是充满恶意的谎语谣言和人身攻击的“不善”。可怕的是,朝野各派,独知队里,自由门下,民运派中,不善之言比比皆是。且举某“自由大侠”“一言”为例。该大侠曰:“枭兄自有高招保身:危险一来,刀枪入库,掉转炮口向同道,不就结了?危险何来?警察恨不得给他发奖呢。”

   

   “危险一来,掉转炮口向同道”,多么严重的指控,该大侠提出的唯一证据是我对他的“诽谤”,白痴也看得出来这是根本无法成立的。我对该大侠的批判,不论是思想上还是品质上,都是以他公开言论为依据的(详见《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子系中山狼!》等大量枭文)。

   

   且不说义理批判不属诽谤(“危险一来,掉转炮口向同道”才真是十足真金的恶意诽谤),且不说在一次次的危险到来之时以及之后,在一个个民主人士包括该大侠“落网”之时以及之后,我的表现如何,是“刀枪入库”还是枭声嘹亮;是“掉转炮口向同道”还是内引外联上窜下跳,《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能上异议网站者有目共睹,这一切且不说。就算“诽谤”了一下大侠,就能成了“保身高招”?该大侠未免太高估自己的份量了吧。

   

   该大侠尽管口头上枭兄枭兄叫得亲热,我却闻到一股浓浓的险恶阴毒之气直扑出来!毫无凭据却信誓旦旦地说什么“危险一来,掉转炮口向同道”,这才是最无耻的攻击,最恶毒的诽谤、最下流的内斗。客客气气简简单单一句话,比老枭上网以来遭到的无数咒骂加起来还要恶毒。

   

   古人云:奸险之人切莫交,语中针刺笑中刀,然哉。有人想作调人,说这位大侠“很老实”的。说得出这种毒言妄语者,愚蠢则可能,老实则未必,纵装出一副老实样,骗骗傻子耳。如马一浮所说:言为心声,皆发于志,如其志乖戾,所发之言未有不乖戾者,其间丝毫做作不得(大意)。联想到该大侠当初被软禁后,我为文自称比他更激烈和反动我才应当是中共“重视”的对象,居然被歪解为踩他毁他,此人居心之不堪,可谓一以贯之。

   

   三

   可悲的是,这种在一个正常社会注定要“遭报应”而身败名裂的妄语者诽谤者,居然成了民运大士自由大侠,这不仅是民运之耻,也是民族之耻!

   

   更可悲的是,类似下流人物在民运队伍中颇不鲜见。经过一段时间多种形式的了解和考察,发现某些自由志士、著名独知及民运维权人物为人无品为学不诚,狡诈巧伪言奸心毒,属于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智力、能力、品格三残废。尤其是道德方面,我对某些人的厌恶鄙视,比对中共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前总以为可以道德感化之义理折服之,后来发现是太自作多情了。从佛教角度看,此辈属于断绝了善根的“一阐提”,释尊重来,只怕也无能为力。失意时就下流如此,万一得志那还了得?如果天假其便,此辈是什么人间恶迹都创造得出来的。

   

   马列主义喂养出来的是狼,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前者是政治之患,制度之恶,后者是道德之贼,心性之疾,狼性一致狼心无异----这里的利己主义指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在中国的变种。这种现代进口的或曰变种的利己主义与杨朱式的利己主义不同,后者利己而不害他,拔一毛利天下不为,以天下奉一身亦不为。

   

   别看一些大侠大师满口真理公义民主民族之类口号,堂皇得很,一旦受到思想批评,私下或公开的反应及回击无不是离题万里无聊透顶的,论动机,说利弊,忧误会,胡猜瞎测以为批评者别有什么用心,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人就事论事就理论理,论谁的义理更“真”,更义,更正。这正是“狼化”的表现之一。狼眼看人,人性为恶,人人皆狼,把对他个人的思想批判和“道德岐视”往“变节”上引,往“内斗”上套,只不过是这种“狼性”特别恶劣的表现罢了。

   

   无庸置疑,民主理想绝对不是靠这些明倡或暗奉利己主义的“狼人”实现得了的-----任何人包括极端利己主义者都可以也应该拥有自由享受民主,但在专制体制下追求和建设民主,绝对需要相当的道德素养和利他精神。在根柢处大反中华文化、高举利己主义旗帜,名为自由人士,实乃民主事业、中华民族之蟊贼!职是之故,此辈纵才华盖世,名声赫赫,何足道哉,不可近也,不宜助也。

   

   我承认自己的思想境界离佛家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还差得远,“左脸挨打再送上右脸”、“爱你的仇敌”的基督精神也非我所能及,但生平为人处世、待人接物不敢有违儒家仁义标准。与“狼”共舞,大不智,大不义,谨别以诗曰:当头一叶胜惊雷,归去来兮不用催。耗尽青春倾热血,预知难阻雪花开!

   

   四

   关于慎言,关于言论的重要性和影响力,古人阐述颇丰。子曰:一言兴邦,一言丧邦;易曰:“修辞立其诚。”又云:“出其言善,千里应之;出其言不善,千里违之。”古人曰:“言语者,君子之枢机,动则物应,物应则得失之兆见也。得之者江海比邻,失之者肝胆楚、越,然后知否泰荣辱,系于言乎!”又云:“夫言者,德之柄也,行之主也,志之端也,身之文也,既可以济身,亦可以覆身。”“务德慎言,修身之本。”;“一言合理,则天下归之;一事乖常,则妻子背叛。”等等,皆珍语金语也。

   

   孔子曾说过:“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瘦哉?人焉瘦哉?”其实多数时候用不着那么麻烦。孟子曰:“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叟哉!”(《孟子-离娄上》)有机会见面者,可以观其眸子,对于普通网民,观其言足矣。

   

   君子萌一心发一言,皆当有益于事,有补于世,有助于人。真言直言智言善言,抨击时弊、弘扬真理之言,关乎民生世道、符合天理良知之言,越多越好,不诚不真不智不善之言,欺人欺世之言,则绝对不可发,万万发不得也。须知欺得了少数人欺不了所有人,欺得了一时欺不了一世,弄到最后,发言者自己往往会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一言之美,万祀攸钦;一言之孽,惨乎楚铁,慎之哉,慎之哉。谨与儒门与自由门广大同道共勉。

   

   老枭出身底层,浪迹江湖,敢说敢骂,又狷又狂,尤其是上网以来,狂言大语层出不穷,但生平只有爱人之心,绝无害人之意,别说“掉转枪口向同道”,纵面对私仇公敌,不真不实的妄言也是不敢乱发的。我对公开和私下的枭言负一切责任,如在涉及他人时有无凭无据之词,敬请受伤害者和知情者勇于回击、不吝痛斥为荷。

   写于2007-6-17改于7-1东海一枭

   

   附:近有网友告知,某疗愚大师在我郑重“告别”之后,依然挑衅不止,攻毁不倦,乃传来大师数文望我批驳,我说鸦鸣雀噪何足挂齿?网友又特此挑出大师的几段“高论”给我欣赏,一见失笑,正好写此文,就引其中一句“一言以为不智”者略辩其理吧。

   大师曰:“日本从未遭受过程朱理学的荼毒”。一句话暴露了大师两大无知:一、指理学“荼毒”,是对程朱理学的无知;二、说日本从未遭受“荼毒”,是对理学(心学亦属理学范畴)在日本的巨大影响的无知。理学是否毒品难免“见仁见智”,把理学当作毒品犹可狡辩一番,而日本遭受过中华文化特别是理学持续而严重的“荼毒”,理学曾是日本的官学和日本武士阶层的基本精神支柱,阳明心学在日本明治维新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都是无法隐瞒、无法更改、无法狡辩的历史事实和文化常识。大师如此铁齿钢牙将影响巨大的日本的朱子学、阳明学一言抹杀,未免无知又不诚(关于理学在日本的巨大影响,读者可参阅相关论著,兹不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