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小语]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小语

东海小语

   1

   有时刀枪和监狱表达的,恰是别一种尊重。

   2

   十多年前有前辈曾告诫我:你要悠着点,做事别太急,对人别太好。不然,反而不利于把“好事”做成做好,甚至把好事办坏搞砸了。当时以为迂腐而暗嗤,而今始知那是前辈洞悉人性的经验之谈,只恨自己明白得太迟了。

   3

   总有些人误将或故将观点争论、文化批评视为内斗内讧。这么说来,岂非孟子程朱历代圣贤都喜欢内讧么?所以,在指责内讧之前,责难者应先给内斗内讧定个义。

   4

   "自由与真理"网友曰:"文人中的是非比老婆娘的是非高不了多少,一枭君,躲了吧!"我早就想躲了。这个时代,第一流人物是不会出来的。问题是,我若也躲了,江湖上任由鸡鸣犬吠一统天下,再无人知道鹰隼狮虎为何物,岂非无趣无聊得紧?

   5

   孔子的是非就是我的是非,

   我的标准就是儒家的标准。

   6

   自由主义是必要的,仅有自由主义是不够的。

   7

   以利已主义反抗专制,就象以嫖妓的方式反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无爱婚姻一样。

   8

   《礼记-王制》提出了教化和政治等实践活动必须遵循合宜合俗的原则,强调政治须具宽容品质,追求多样性的和谐发展:“凡居民材,必因天地寒煖燥湿,广谷大川异制,民生其间者异俗,刚柔轻重,迟速异齐,五味异和,器械异制,衣服异宜。修其教,不易其俗。齐其政,不易其宜”。

   9

   美人是上天为英雄准备的烈性美酒,

   英雄是命运为美人准备的心灵盛宴。

   10

   恐怖之夜你应投奔我,灿烂之昼你应离开我。

   失败之时你要想起我,庆功之日你要忘记我。

   11

   有知识的愚民往往比不识字的愚民更愚,就象一些下流胚子披上了马甲之后更下流一样。

   12

   王丹说,“人是会模仿的.敢于站出来的人多了,就会有辐射效应”,这种辐射效应,就属于道德的影响力和感召力。

   13

   《老子》曰“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义,失义而後礼。”、“大道废,有仁义”,庄子“有亲,非仁也”云云,如果作为社会历史事实的陈述,无疑有些道理。如果用这些话来反驳儒家的“忠信仁义礼乐人伦”,则谬之甚矣。

   儒家礼以义为本、义以仁为本、仁以德为本、德以道为本。一切道德原素都以道为本(儒家之道为仁,仁为儒家之道最根本的特征,所以也可以说,道即仁,仁即道。)

   14

   庄子有言:大音不入于里耳;西哲格言:蠢猪不自知其蠢。我虽大音镗嗒,对于里耳和猪耳,不敢抱什么希望。

   15

   与古代大将“刀下不死无名之辈”的习惯性声明略有不同,老枭“剑下专死无品之辈”,遇见真英雄真圣贤,却是望风下拜。倘发现不足而直言批评,那是枭式尊重的表现。

   16

   一个“善男子”,在精神品质意志上,要富得起来、雅得起来、高得起来、大得起来,在原则性问题上要硬得起来,关键时刻要豁得出去;在生活中,则能富能贫、能雅能俗、能高能低、能大能小、能硬能柔、能上能下。酸咸苦辣,什么滋味都不妨尝尝,艰难困苦,于人生也是一笔财富一种享受。

   17

   不作无聊之逗(或斗),何以遣有涯之生?可惜,配让我挺身一逗的“斗士”太少了。人海茫茫人无数,安得德才兼备的美人或高手出山与我惊世一斗哉。

   18

   没有武器的日子,文字就是武器;不到行动的时候,言论就是行动。

   19

   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然也。当今中国的“今之学者”,更是把知识学问当作了口头禅敲门砖,满嘴公义公道,满纸真相真理,实则心口不一,言行乖离,所谓的公义真理云云,不过口耳之学而已,表面文章笔底玩物而已。故多数“今之学者”,所学与所行完全脱钩、文章与道德严重脱节,只可遥看,不可近观,只可读其文,不可见其人。

   20

   网间世间人物,论品格,可分为英雄狗熊,论性情,可分为有趣无趣。生平所见,绝大多数皆是无趣狗熊榜上人物,人格既毫无足观,性格又索然寡味。英雄何少,狗熊何多,英雄狗熊,大多无趣。有趣狗熊都寥寥无几不易寻,况有趣英雄乎?

   21

   俗话说,知夫莫若妻,虎父无犬子。其实未必。妻不知夫的家庭,虎父犬子的现象,古今中外,普遍得很。姜尚王阳明,能治国不能齐家,舜禹能平天下不能教儿子为贤,孔子能教颜渊为圣,七十子为贤,不能教儿子伯鱼也为圣贤。可见教子难于教他人,齐家难于治国平天下,故周敦颐《周子通书》曰:家难而天下易,家亲而天下疏。疏者易裁,亲者难处也。有人以南怀谨原配离婚和“子不承父业”攻击其学之伪,我很不以为然。南学究竟如何,南老彻悟与否,那是另一个问題,但其妻其子如何如何,说明不了南老怎样怎样。

   22

   精明算计、邪恶用心和背信弃义,最后都会伤害到自己。唾出去的浓痰,发出去的诅咒,射出去的子弹,最后都会落到自己身上。很多人玩弄别人的时候,他自己正变成自己、他人或命运的玩具。

   23

   佛教教义深契我心,但对世人来说,往往有陈义太高之病。如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但愿众生得离苦,不为自己求安乐”的极端利他主义,与“大公无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舍己为人”的所谓的共产主义精神一样,古今中外只有极少数上上根人才能体悟和践履,根本不具普及性,而且极易流于伪。

   绝大多数情况下,只要不过度、不极端,利己利他是一体圆融可以“双赢”的,纵有冲突,也不至于太尖锐,没必要把利己利他非此即彼、你死我活地绝对对立起来。如果改为:但愿众生得离苦,也为自己求安乐,就合情合理合乎中庸之道了。

   24

   性恶论者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是本能的和彻底的怀疑主义者。不相信任何人,不相信自己眼晴所见耳朵所闻,不相信任何公开表述的言辞。性善论者则恰恰相反:对别人太信任!性恶说没有错,只不过仅触及人性中的生理或曰动物层面,性善论才是从根本处把握人性的最高层次最“究竟”的理论。性善是要用心认证的,此论精确不移。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不得不经常提醒自己,不要把人想象得太好,这是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大多数中国人严格意义上已经非人了。然而,我还是常常吃了“把人想得太好”亏。很多人的伪劣,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超乎我的想象!

   25

   这是一个多么寂寞又寂寞的时代。数千年君主专制也从来没有如此寂寞,神州大地依然龙腾虎跃,何其热闹。中共执政数十年,才真正开辟了万马齐喑的空前的局面。龙成虫兮虎成猫,神州竟成了鬼域。马克思加秦始皇,其专制严酷之程度,是历代君主望尘莫及的。但大寂寞或许酝酿着大热闹,衰败到极至,有时正预兆着一场新的复兴和繁华呢。

   26

   世人每好猜测动机,以小人之心度他人之腹。满街熙来攘往,满台鸡鸣犬吠,无非猥琐小人、虚假伪人、扁狭庸才、卑下奴才而已,故动机论者往往一测一个准。但斗筲岂能量大海,尺蠖岂能量高山?碰上不世出的老枭,那就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矣。我的君子之腹、豪杰之腹、义士国士、高人超人之腹,我大慈大悲大仁大义的热心肠,岂是世间猥琐小人、虚冷伪人、扁狭庸才、卑下奴才们“度”得了的。曾有人断言我介入林案并非真心为了救亲人而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无敌。以自己卑劣的心态妄测老枭充满大悲悯大智慧的心灵。可发一笑。

   27

   大量网络文字充满了仇恨的毒汁和愤怒的火焰。打开多数网站论坛,不用详看,一股股暴戾之气就会扑面而来。有些文章,即使客客气气平平和和,也掩饰不住字里行间散发出来的阴毒气和血腥味。一点不奇怪,这是一个充满仇恨的噬血时代。专制特权阶级制造的罪孽太多,压抑得太久的民怨民愤早已普遍地蠢蠢发酵了。

   28

   记得一次闲聊,张星水大律师曰:你与你的文章一样,没有一点仇恨:我大喜,引以为知音。因为多数读者的文字敏感度和心灵感应度普遍都很低,看我疾言厉色骂得凶恶,就以为老枭为人必定尖酸刻薄冷酷毒辣,并被怒火烧红了双眼,被仇恨填满了胸膛。他们无法感知我文字后面的温柔敦厚和平理性,无法感知我豪杰之气霹雳之声后面的赤子情怀菩萨心肠。

   29

   有些人是只可煮酒不宜"论文"的。例如,你说当前走上反专制道路就做好了坐牢准备,他们会理解为一心只想坐牢;你说不怕坐牢,他们会理解为坐牢事小名声事大,一坐成名天下知,何乐不为…。他们的思维永远是非黑即白的,对人的理解也常常是牛头马嘴的。你对他的思想略有异议含蓄批评,他以为你别有用心了;你不肯配合他有损于自已人格、有害于同道团结、不利于民运事业的言行,他以为你是向“某方面”示好了。你摸一摸岩石的头,他以为你手腕开始铁了,你拈一支花朵而笑,他以为你脊梁有点软了。在他们眼里,不仅儒学与民主水火不容,爱己与爱人、利己与利他、维护私权与维护公利都是无法调和的矛盾或"悖论"。我有个奇怪的发现,中国人读西籍或信基督,往往会把脑子弄成一根筋一团酱糊,不懂中庸,不知经权,待人接物做事论理动辄走向极端,偏激。

   30

   据说某独知提及儒学,态度比以前温和客观了很多,很感快慰,夸他从善如流君子风范,他断然否定,骂我出名心切,是借他的大名进行炒作,表示要到各大论坛辟谣。插洋队员如此贼眉,国内土鳖更加鼠眼。我为践前诺,对有关林案文章的作者制剑以赠,聊表谢意,居然有“民主志士”在枭文《"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后跟帖断言:这是在借致谢之名自我炒作。这些人其实蛮可怜的,无论平时怎么藏拙,怎么大言炎炎虚焰熊熊,一不小心就露出尾巴的小来。

   31

   精明过了头,往往变成愚蠢。精明地算计着一时得失,结果因小失大;精明地猜测着别人动机,结果失之千里;精明地排斥着同仁,结果自毁形象;精明地伤害着朋友,结果变成孤寡…。老子曰:大智若愚;老枭曰:精明若智,实大不智。即使仅从功利的角度考虑,为人有时还是“傻”一点好。可惜前车覆辙,知鉴者少,“精明”的错误正“未有穷期”。

   32

   有人劝我不要将儒学强加于人,不知我只是老婆心切,殷勤“说法”。别人可以不听,可以批评,可以痛骂,尽其在我,取舍由人,何曾强加?我一介“老匹夫”,无势无权,又怎能强加?老枭“不得志”而不甘于仅仅“独行其道”,对于明显的偏谬之见勇于棒喝,但自知学无止境,义理无穷,岂敢固步自封?故一生广泛求教,闻过而喜,求真求法,诚心天鉴。四十多年锤炼保养,思之熟证之真,才敢“登坛”。仍竭诚希望高明者补漏指谬对我开骂。

   33

   对于余杰,老枭一向不怎么瞧得起(有数年前多篇嘲余旧文为证),拒郭事件发生之后,尤所齿冷。但也不赞同某些人把他们当作敌人没完没了地缠打下去,更反对无限上纲地把矛头指向独立笔会。本来,我的这个态度有多篇枭文谈及,早已非常明朗。可有人居然为此质疑我是在向余某示好。真是“奇思异想”怪哉怪哉,天下之大,啥人都有。谁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雏竟未休。一些同道口头上公义真理叫得山响,却缺乏基本的思想真诚,也缺乏对他人对朋友的品德信任,看人看事小心眼儿十足,总认为别人的思想批评是别有用心的,是出于个人恩怨或为了传达文字之外的什么信息。“坐圈看人”(圈者,小圈子也)与坐井观天管中窥豹,异曲同工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