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回到九龙山]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到九龙山

回到九龙山

   -----还乡漫记

   前言

   多年来学董仲舒足不出户目不窥园(形容也,别死解),终于静极思动,乃趁枭儿暑假,携枭婆枭儿返乡一游。一家三口于7月上旬离开南宁,在老家遂昌龙洋山居近十日,小享亲情乡情之乐,复到安吉、杭州等地漫游及小住。

   原拟杭州之后,与二三子周游列省,访山寻水兼访友寻师。但在浙期间接到“体制内朋友”电话,为我“安全问题”考虑,郑重建议我暂时不要“乱走乱动”为好。看来我“双访双寻活动”的政治条件尚不成熟,且俟来日吧。念及孔子以及历代士子大都拥有周游天下参访讲学的“自由”,不禁深深生起怀古之幽情来。

   一、最深的印象

   每次回到故乡,最深的印象是:绿。地名龙洋,洋又不见,龙又不见,只有绿,只有近近远远、低低高高、浓浓淡淡、重重叠叠、满山遍野、从山入水的的绿,绿满双眼,绿泌肌肤,绿入心扉。就是坐在家里,绿也会排门而入、推窗而来。

   竹摇翠绿,松挺浓绿,草连深绿,芭蕉铺张着绿,河水倒映着绿,有的绿得温柔,有的绿得浓烈,有的绿得平易,有的绿得庄严,有的绿得低沉,有的绿得响亮。这里真成了绿的大本营,绿的大海洋,绿的大宝藏,绿的大世界。

   生活在这样的万绿丛中,实在是够豪华够奢侈----不过,这种豪华和奢侈,不是终日为生存而忙碌的农人和终生追名逐利的市井之徒能够领略的,也不是“出山”之前的少年的我有资格领略的。“不知衣底神珠好,莫识山中宝藏真”啊。

   除了绿,还有两个很深的印象。一是晴夜的星星,或大或小,或亮或暗,或远或近,密密麻麻,无数无量,这是山村独有的夜景。忆及小时候夜晚偎在祖父或祖母脚边一边看星星一边听长辈讲古聊天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夜。独坐河滩,渐向深宵,坐进往事,热泪涔涔。

   二是雨夜的黑。那是一种浓极深极的黑,深不见底,密不透风。天上不见一点星光,地下不见一只萤火虫,天地之间没有一点一滴一丝一毫的光亮,天地打成一片,四周黑成一团,置身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仿佛自身也成了一团黑。这也是山村独有的夜景。

   至于乡情亲情的浓郁,是不消说的了。祖母和父母乐开了怀。父亲天天兼用鱼篓和鱼网,下河捕鱼给我们吃。老家各种土菜都异常鲜美,鱼味尤鲜。

   曾设家宴邀请一些邻居和故人聚一聚。智卫(谐音)君,少年好友也,很多年没有联系了,现为村支书,也来“赴宴”了。此君待人热情诚恳,处事正直公平,在村里人缘甚好,对家父也颇为尊重和关照。其父曾任乡信用社主任,八十年代中旬曾破格贷我400元人民币。忆及其父子两代待人待我的好,何其难得,实深感激。

   二、我的忧伤

   绿在故乡,绿在浙江。绿是普遍性、全省性的。从龙洋到遂昌,再从遂昌经龙游经建德经杭州到安吉,一路上小车大都在山青水秀的万绿丛中行驶。浙江真是好大的一块风水宝地。振飙建议移都浙江,从政治、军事、文化、地域等各方面分析了浙江作为中国首都的优胜。我想,仅从降雨量之丰、山水风光之佳方面,浙江比北京就适宜得太多、优胜得太多了。此次所经遂昌、安吉二县,一是全国最佳生态旅游县,一为全国第一生态旅游县。

   浙江,是最适宜隐居养老的地方。原在遂昌县郊区定购了一所农家小屋,二妹和妹夫重加装修入住了。此地竹青树绿,空气鲜新,视眼开阔,不足之处是屋后青山太小,门前溪水太少,既然二妹和妹夫喜欢,就另寻宝地好了。最好是杭州周边市县,如有好山好水,当购定数亩地,建草堂数间,供读书写作、躬耕种豆及招朋接友之用。欢迎旧雨新朋踊跃荐“地”为荷。

   从县城开车送我们回来的程瑞华夫妇建议,将来在老家建一幢别墅或石堡以养老。然而令我耽忧的是,据说当地将建大电站,我的故居正在库区之中,数年之内,将被淹没。闻言深以为忧。村民说届时会有补偿金的。可多少金钱,能够补偿“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建设”对这片绿色宝藏的污染和破坏?什么补偿,能够抵偿我丧失“故丘”的哀伤?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与我缘份深深呀。

   还有令我忧伤的是,乌溪江与当年相比,已浅窄得多了,溪里的鱼也稀小多了。而电鱼者、毒鱼者络绎不绝,几乎无日无之、无夜无之。用鱼网、鱼篓子捉鱼也罢了,用电、用药,每次都是对鱼类“男女老幼”大量、集体的灭绝,令人心疼,为鱼,为河,为环境。竭泽而渔,此之谓也。

   三、参观“打醮”

   期间曾随侍父亲到遂昌龙泉两县交界处的龙泉住龙镇参加“天后宫”(民间称天妃娘娘庙)的“打醮”。该庙全由民间信仰人士集资和捐肋建成,舅舅是“理事会”成员之一,八十多岁的人了,精神矍铄,声音洪亮,可略窥“信仰力量”之一斑。周边信士来者颇多,午饭开了二十多桌,在这个僻远的山镇,应该算得上是一次难得的盛会了-----开光典礼那天更盛,庙里庙外、满山遍野都是人,午饭开了一百多桌,可见农民信仰、精神方面的极度饥渴,佛教信仰及天妃娘娘、梨山老母之类“民间信仰”在农村大有“用武之地”。

   我认为,政府在广大农村信仰建设方面应加以适当引导和帮助,以佛教、准佛教信仰为主,辅之以儒学教育(城市则以儒学教育为主辅之以佛学宣传)兼民间信仰,各种寺庙及孔庙孟庙建设的资金,可以由信士集资、民间捐助、政府支持等多种渠道综合解决。

   同时,引导广大信士把各种宗教准宗教信仰与日常工作、生活结合起来,把迷信盲信邪知邪见提升为正信正知正见,把信仰宣传落实为道德培养和心灵教育,让信士把信仰落实于日常生活当中去,落实于思想、见解、言语、行为中去。低下头去“拜佛”以后,应该是仰起头来善起心来做人,而不是转过身去怨人、辱人、恨人、欺人!

   经过文革的严重摧残,信仰缺席、道德败坏、精神空虚、思想苍白、情感淡漠、为子不孝、为父不慈、为人无赖、待人不诚等现象已成中国社会普遍状态。人与人之间不仅严重缺乏友爱关心,而且互相猜忌防范,甚至为了争一点眼前薄利,贪一点物质享受,“无所不用其极”。生而为人,却动物性生存着。不仅城市,农村社会也不例外,这些当今中国“最纯朴的人”也往往庸俗到恶俗的程度,卑琐到卑劣的程度。由于农村生活特别单调,农民素质较为低下,一些表现在村民乃至亲人之间的贪婪和争夺显得特别肤浅和“低级”。

   不少农民认为人死之后灰飞烟散,人生到头一切空空,所以要趁活着时赶紧享受。这种“断灭见”,不妨矫之以佛教的“轮回说”(或其它一神、多神信仰)。关于轮回之问题,兹不深论,且听儒佛双修的马一浮先生一言:“执其必有,便是常见,决其必无,便是断见。必如朱子所谓有轮回、有不轮回,双离常断,乃为正见。如《西铭》所谓‘存顺没宁’,乃是涅盘境界,方能超出轮回”《马一浮集-语录类编》

   在舅舅引导下跪在天后像前抽了一签,签词曰:

   木为一虎在当门,须是有威不害人。

   分胆说是无防事,却生迟疑恐不心。

   词似诗非诗,似通不通,但“有威不害人”五字甚得我心。乐助人是精神高标,不害人则是道德底线。旁有“先生”释签,谓属上上签,只要走出去,求财也好,办事也好,无路不畅通,必有贵人相助云。回顾大半辈子的经历遭际,确实是常遇“贵人”的,欠下的人情债可不少,希望今后有机会偿还,更希望今后自己有机会成为别人的“贵人”,呵呵。

   四、国家的脸孔

   父亲是复员军人,于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应征入伍,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0950部队独立大队,先在福建,后在东北,职别:枪手军衔:列兵,六零年入党,曾任班长,多次立功受奖(假日奖励一次,立三等功一次,五好战士、五好教员奖励各一次)。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腰部受伤,落下“腰椎间盘突出”的病根。现年逾古稀,已无法治愈,病情时常发作,耗去大量医疗费用。在村、乡有关领导多次鼓励支持下,父亲终于向县民政局提出申请,希望象其他一些类似情况的战友一样,得到民政部门的优抚补助(前不久父亲从一“赤脚医生”处购得“德国汉堡灭湿痛”胶囊数瓶,治痛效果极佳,适合长期服用。拟长期大量购买,奈何在杭州找遍大小药店、数家医院和医药公司,均无此药。谨在此恳切希望医药行业的朋友提供信息为荷)。

   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对父亲都很孝顺,父亲的生活和医疗并非没有保障,但我仍十分理解父亲的心情。7-26下午陪同父亲到县民政局提交申请。安置优抚科一位年轻而帅气的民政小官员小翁接待了我们(后又来了一位小张),礼貌,客气,但我感受的是一种骨子的冷漠。

   他们一边要父亲接供服役部队的证明文件、人武部门的档案资料,说没有这些文件资料无法办理,一边又说由于历时久远或者种种“天灾人祸”,相关文件资料恐怕不易找寻。父亲说,原部队的多种奖章奖状及有关证件和文件都在一次山洪中永久丧失了,参过军的唯一凭证只有一本《荣誉登记证》。翁姓官员表示一切照章办事,爱莫能助。此辈眼里只有种种僵化的规定,而没有活生生的人以及人的苦难,十足一付“国家的脸孔”。

   其实,有关文件理应由民政局出面协调办理。父亲一介老农民,步履艰难,一片茫然,即没有能力找到原部队、也没有“资格”查阅复印人武部的档案。如果有关档案遗失,那更是有关部门的责任了!当年国人大都“积极要求进步”,军人尤其“积极”,重伤不下火线,轻伤不上医院,原是军人惯例,父亲也不例外。故既使档案中未注明受伤情况,凭父亲复员五十多年的资格之老,按照有关规定,也应享受一定的照顾。

   看着父亲一脸失望,我只能空言相慰:不急,会有办法的。

   五、一路风光一路情

   在浙江期间,见到了不少故人,受到了他们的热诚款待,并游览了不少风景地。

   在建德市见到了神交已久的伙夫网友,午宴飨我以当地名酒五加皮,然后租了一艘小船在千岛湖转了一圈,再到新安江边白沙亭小憩。初相见时伙夫便隆重介绍新安江水“奇寒刺骨”,我们都感觉言过其实。脱下鞋子扎高裤管下水一试,果然是冷沁心脾,大叫称奇不迭。

   安吉是全国第一生态旅游县,风光极好,佳处颇多,由于时间匆促,仅参观了彰吴镇的吴昌硕故居。从彰吴到杭州途中游灵峰寺。寺在安吉县城西南9公里处,周围林茂竹密,岩奇境幽。灵峰寺为千年古刹,与杭州灵隐有姐妹寺之称,明朝名僧藕益圆寂之地,今已重修。记得在什么书上看到过一副灵峰寺的楹联:“现三十二妙应身,度尽尘刹;施二十四无畏力,福备群机”,何等心胸气度,竞未能在寺中找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